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車諾比,下一刻(終)。

可車諾比核爆後的真確死亡人數或罹癌人數的相關統計呢?「有一段對話,我依稀記得一些片段。有人說:『你要明白:這已經不是妳的丈夫了,不是妳心愛的人,只是一個具有強烈輻射的放射性毒物。』」是,既然「人」已成為不可碰觸的毒物,那統計數字就是多餘的了。
「有一段對話,我依稀記得一些片段。有人說:『你要明白:這已經不是妳的丈夫了,不是妳心愛的人,只是一個具有強烈輻射的放射性毒物。』」

,《車諾比的悲鳴》(Voices from Chernobyl)

西元1986年的4月30日,在車諾比電廠核爆的五天之後,全球各地正唯恐「車諾比」化的驚魂未定之餘,烏克蘭的執政黨高層,共產黨中央政治局舉行了一場重要會議,討論是否要取消次日舉行的「五一勞動節」慶祝活動。列席科學家根據手邊的報告,指出基輔都會區的放射性數值仍在可控制的正常範圍內,即使蘇聯已決定要全部撤離核電廠半徑30公里之內的所有住民,但政治局傾向不取消或延後慶祝活動,而是從原本的4小時節目濃縮到2小時內完成。

5月1日一早,烏共第一書記謝爾比茨基(Влади́мир Щерби́цкий)親自帶著家人走上街頭,唱紅歌、搖紅旗,更呼籲基輔市民切莫受到外界對於核安的無知渲染而心生恐懼…

可是,那一天,沒有諸葛孔明的借東風,反倒是烏克蘭上空出現了風向驟變,車諾比核爆後的二氧化鈾以及核連鎖反應產生的多種放射性核廢料(如:銫-137、碘-131或鍶-90),大規模吹往了基輔…無法視見的輻射塵,一一撒落在繪有列寧、史達林等的人形標語底下。當然,愛國歌曲、振奮口號響徹雲霄之際,無人得以察覺,也無從發現。

至於「銫」-137(Cesium)…「銫」以拉丁文「caesius」,也就是天藍色為名,該元素是化工以及電子業的重要金屬元素一。其放射性同位素銫-137的半衰期大約為30年,也可運用於醫學、工業測量以及水文學。雖然「銫」僅有輕微的毒性,但其放射性同位素萬一釋放到了大氣環境中,將對全體生物的健康造成極大的威脅。

小劑量的銫-137,會導致生物不孕或誘發癌症

可愛的狗兒若每公斤體內含有4.1微克的銫-137,三個星期內將失去性命

車諾比核爆後,氣流將反應爐內最少百餘公噸,最悲觀的數據約莫是「180公噸」…的放射性毒物,灑在各種動物和植物身上:德國跟義大利的野生蘑菇、芬蘭與瑞典的野生羚羊、波蘭、奧地利的淡(湖)水魚,乃至於挪威的馴鹿,通通被驗出…

銫-137!

除此之外,碘-131,也就是科學界所稱的「放射碘」(Radioiodine),人類在攝入後會主動積聚在甲狀腺處,經年累月下…不用,很快就會對身體造成一定程度的危害…

碘-131,當下跟著牧草進入了乳牛的胃;被放射性物質汙染的牛奶,進入了烏克蘭、白俄羅斯跟俄羅斯小孩子的胃;可「甲狀腺癌」(Thyroid cancer),卻無法從孩子淒厲哭鬧的身上轉移給心如刀割,卻束手無策的父母跟醫護人員…

西元1986年5月11日,33歲的車諾比四號反應爐值班主任阿基莫夫,因全身高達100%的放射性燒傷,死於急性輻射中毒。

三天後,托普圖諾夫死於急性輻射中毒,25歲。

5月26日,核爆後仍堅守崗位到清晨交班,四號反應爐的警衛伊萬年科,死於急性輻射中毒。

霍傑姆丘克,35歲的反應爐主泵高級操作員,也是核爆之後的第一波受衝擊者,至今未尋獲任何遺骸,死亡日期被記錄在4月26日,更追授蘇聯三級勇敢勳章。

伊格納堅科,35歲,第一批攻上屋頂救災的電廠消防隊員,在未被上層告知下遭到了致命性的輻射傷害,5月13日病逝。當時懷有身孕的妻子,沒有第一時間緊急疏散,而是在醫院照顧伊格納堅科,結果被其身上釋放出的放射線所影響,腹中孩子也因先天心臟衰竭和由放射性污染所導致的肝硬化,出生後隨即夭折。伊格納堅科追授蘇聯紅旗勳章和金星烏克蘭英雄勳章。

那加特洛夫呢?電廠副總工程師呢?

硬是撐過那4,000毫西弗的放射性照量,但臉部與大腿依舊承受輻射燒燙傷的他,同年8月時被捕,並馬上被開除共產黨黨籍,後來更以「對潛在易爆企業處置失當」之罪名,被判刑10年有期徒刑;只不過,加特洛夫僅入獄三年就獲得釋放。西元1995年過世之前,他寫了一本書,表示差勁的共黨工程設計圖與建築思維,才是車諾比核爆的主要原因,而非電廠工程師。

依據聯合國各相關救援單位統計,整個車諾比核爆事故,至今一共造成了最少「兩千億美元」(加入通貨膨脹)以上的損失,不只是人類史上最昂貴的一場災難,更逼迫著蘇聯政府耗盡財務資源,一步步走向了政權解體之路;

可車諾比核爆後的真確死亡人數或罹癌人數的相關統計呢?

「有一段對話,我依稀記得一些片段。有人說:『你要明白:這已經不是妳的丈夫了,不是妳心愛的人,只是一個具有強烈輻射的放射性毒物。』」

是,既然「人」已成為不可碰觸的毒物,那統計數字就是多餘的了。

「車諾比禁區」(Чорнобильська зона),面積約2,600平方公里,略小於屏東縣(2,775平方公里),而大於台中市(2,214平方公里),是世界上放射性最高的危險地區之一,就當地銫-137或鍶-90的衰退速率推算,在幾個世紀之內,都不適合人類定居…預計是要等到320年之後,銫-137才會衰變到目前強度的千分之一;但部分核安學者則提出更保守的看法,認為最少要經過900年以上的時間,車諾比的土地方能真正安全無虞地迎接如過往熙熙攘攘的人群…

尾聲:

「西元1986年5月1日,『普里皮亞季遊樂園』(Pripyat amusement park)準備熱烈揭幕,位於普市文化中心的西北方,裡頭有高26公尺的摩天輪、太空飛車、碰碰車與海盜船等遊樂設施…」
「老師,甚麼是『西元』?」
「啊,忘記修改參數了,我是指『舊元』1986年。嗯,用現在的時態換算,是『新元』(neo age)前584年的意思…」
「那為什麼會有『舊元』呢?」
「喔,因為那是以前的『舊生物』所生存、繁衍的年代啊,我們已經是全新的『創生物』,當然就使用新的曆法囉。」
「老師,『舊生物』是不是科學博物館裡面…上下半截分別有四條長短不一的觸手,還有高低起伏的地方,加上一個奇形怪狀的類球體,上面有幾個難看的孔洞,據說也會分泌液體…可最後全部滅絕於初階核子戰爭跟傳染病的『那種』呢?
「答對了!好棒喔!」

彷若金屬碰撞的冰冷回聲,聽來莫名刺耳,在寂靜無擾的密閉空間裡更顯得十分突兀,新元316年的第三十八個原子迴盪週期日,創生物的智慧學習課程,來到了《舊生物的大滅絕:序章》…

車諾比核爆之後,普里皮亞季遊樂園土壤中高達25,000微西弗的輻射量,想想,已經不重要了。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rnobyl_disaster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rnobyl_Nuclear_Power_Plant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車諾比,那一刻(上)。

車諾比,這一刻(中)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