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五月天、勞動天,福氣啦!

西塞羅說,勞動使人忘憂。但他應該沒有想到,過勞…直接無憂(無慮),因為已經到天上享福了。

「脫下鞋子的人,不怕河水!」,中亞民族俗諺。

手機頁面跳轉到5月1日,如沐春風的時令已悄悄來到尾聲,但主掌五月,為世人生育帶來祝福的「邁雅」(Maia)女神或許無法想像,才三年不見,地球居然已經不像祂去年所看到的面貌,西元2019年的5月,一級方程式賽車進入第五站的「西班牙大獎賽」;當時的美國總統川普造訪日本,與首相安倍、新天皇德仁國是會晤;NBA季後賽西區聯盟決賽,金州勇士以四戰全勝之姿擊倒拓荒者。而在台灣,立法院更是順利三讀通過了《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

可是看看現在,彷若停滯、冰封的死寂星球,幾年下來,盡是燒不完的肺炎罹難者遺體,口罩、疫苗跟快篩,竟比叮噹作響的貨幣更值錢!世界僅剩少數幾塊的樂土能夠自在活動不受限制,甚至連以祂兒子荷米斯為名的「Hermès」都宣告關閉全體生產線…可怖之餘,恐怕只能戴上Prada製的醫療口罩躲在家裡了,呵呵。

東扯西扯一堆莫名的甜美回憶後,我們再回來5月1日,這一天其實是世界上許多國家官方制定的「勞工節(勞動節)」,也被稱做為「國際勞動節」(International Labour Day),更因為是五月的第一天,亦直接稱作「May Day」…是的,從「邁雅」(Maia)知名衍生出今日的「May」。

然而您知道嗎?

就在大多數人因「勞工 / 勞動者」的身分得以獲得休假一天,勞工節的背後,卻有著另一個正式且嚴肅的稱呼,那就是「國際示威遊行紀念日」!不是歡樂無比的封街慶賀,而是忍無可忍的誓死怒吼!佐以「洋蔥」和「辣椒」...一段底層勞工們的血淚辛酸史...

話說在136年前,西元1886年5月1日,美國境內有高達35萬名以上的基層勞工,由於再也無法承受工作場所長年之險惡和正常體力難以負荷的過長工時,於是號召彼此,走上了全美各地車水馬龍的街道,以預備好長期罷工的姿態,呼籲當時的財團企業主應即刻改善惡劣的環境,同時能修正那毫無人性,但卻已成為雇傭常態的每日「14到15個小時」之工時制度!

此外,勞工們呼應著世界工會組織「第一國際」於瑞士日內瓦所做出的勞工權益論述,希望政府有關單位或立法者能勇敢和財團當權者脫鉤,儘速修法通過每日8小時工時的較人性化工作制度,讓他們得以在8小時殷勤工作之餘,仍保有8小時,最低限度的睡眠與休息時間。

最多勞工朋友挺身站出的地方,是工業與運輸大城,位於伊利諾州的芝加哥(Chicago)!

為了工時制的議題,勞資雙方你來我往,經過了48個小時的斡旋,勞團領袖也在示威現場發表了幾次演說,可芝加哥市府卻依舊不為所動,不願正面回應人民的訴求,警局高層更擔心這些示威人士可能會引發後續的治安問題,而且罷工的渲染力將會讓整個城市工業體系無法維持運作,企業主們也會因此歸咎於執法單位處理無能,所以在市中心早日恢復平靜的優先理由下,市長決定派出大批保安警察,開始對抗議者進行鎮壓、驅趕的動作…

可是,眾人萬萬沒有想到,5月3日,手持真槍實彈的警方,居然在驅逐過程中誤殺了兩名手無寸鐵的勞工,使得整起抗議事件風雲變色!

5月4日當天,在芝城另一個抗爭現場,180名警力遭遇了不明示威者擲以炸彈的襲擊,多人殉職,但警方也為此掃射還擊,爆發了慘烈的流血衝突,當場造成了數人死亡,百名以上的示威者送醫!日後被歷史學家定調為「乾草市場屠殺事件」(Haymarket Massacre)的勞團抗議活動,藉由親資方的法官開庭審理,並交由財團奧援的報刊主導風向輿論後,有多名的勞團幹部被扣上了「無政府主義者」的帽子,還被懷疑意圖叛亂,顛覆政權,五人遭到芝加哥法院判處死刑(另有兩人無期徒刑、一人十五年有期徒刑)!

「總有一天,我們的沈默,會遠比今天你們所要壓制的言論更為宏亮有力!」 

,August Spies(1855 – 1887,臨刑前所留)

到了西元1889年7月,社會主義與勞動者色彩鮮明的「第二國際」組織,延續著「第一國際」的抗爭精神,在法國巴黎召開第一次全球正式代表大會期間,為紀念這數名因勞權而不幸身亡的勞運先驅,於是提案將日後每年的5月1日定名為「國際示威遊行紀念日」以及「國際勞動節」(International Workers' Day)!

與會者也連帶做出決議,面對遍佈世界、諸多不公不義的貪狼老闆,以及對金錢權勢搖尾乞憐的無能政客,未來所有的社會主義派盟友將失志以集體罷工、停止勞動的串聯手段來做為勞工鬥爭,向資本主義、金錢至上思維宣戰的最佳工具!

生氣中?

至於血腥慘案的發生地美國,受限於發達資本主義之下,複雜交錯的政商合作結構,也顧慮五一跟無政府主義、乾草市場屠殺的過度聯想,國會並未即刻修法工時制度來補強或關懷勞動者權益,是直到了事件爆發51年之後,在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1882-1945)執政期間,西元1937年,國會與白宮才拍板定案,在「新政」相關的《Fair Labor Standards Act》裡規定了所謂的8小時工時的人性化勞動法案;

此外,美國的勞動節也不是國際慣用的5月1日,而是「每年9月的第一個星期一」,考量從國慶日到感恩節假期中,氣候適宜,且能讓大多數勞動朋友休假到戶外野餐的日子。當然,也能夠默默「閃開」五一。

就我們中華民國(台灣)來說,第一部攸關基礎勞動法律的《勞動基準法》,乃起草於西元1982年,公布實施於西元1984年(現行版本為西元2018年三讀通過版),當年主要是在美國工會對國會議員施壓,要求以《貿易法301條款》等迫使台灣提升勞動條件的背景下,政府方制訂施行勞動基準法,以防止台灣等開發中國家廠商對勞工提供較差的勞動條件,進而創造(壓榨)出低於美國廠商的產品生產成本,在國際貿易戰的競爭中用不公平的手段取勝。

但早在西元二十世紀八零年代初期,因協調和處理勞資糾紛的黨外「台灣勞工法律支援會」(勞陣)就已經掛牌成立,訴求從政治民主到產業民主,發起人包括李勝雄、邱義仁、楊青矗等,日子也就選在五一當天。同時,在持續調整基數的《基本工資審議辦法》(西元1988年)上路之前,西元1955年11月,時任中華民國總統兼中國國民黨總裁的蔣中正先生,即在黨內會議裡要求台灣每月最低所得應不得低於300元。爾後,經過11,040元(西元1991年)、15,360元(西元1996年)、20,008(西元2015年),到23,800(西元2020年)等多次推演,不只月薪擁有基本規範,就連時薪也從首次訂定的51.5元(西元1992年)上修到168元(西元2022年),尤其近四年來,最低工資有顯著的成長幅度,對於社會上較為弱勢的勞動朋友或打工族來說,確實不無小補。

加班?

最後,單一個體的勞動力雖小(嘿嘿,我沒罵人!),但團結起來的力量依舊足以撼動社會,誠如全球各地在防疫初期最缺乏的口罩、護目鏡等醫療器材,若沒有台灣廣大的勞工不眠不休投入趕工,必定就沒有口罩國家隊的興起,也不會有來自國際社會後續的正向回饋!

「TaiwanCanHelp」的意義,說真的,構築在勞工朋友的汗水與淚水…或許慣老闆的存在照舊,既厭世也可能百般無奈,但還是要向廣大的勞動者好友們說聲,5月1日,勞動節快樂!您辛苦了!請繼續加油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