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晴」與「雨」

發布於
四樓資訊教室的藍色窗簾上,映著不可能同時存在的兩個身影,我是這樣靜靜想著。轉念之際,該原諒他嗎?側身望向……他促狹偷笑著,一個不留神,像財狼、似獵豹,從後方撲了上來,輕輕嚙著我的後頸……靈體的交纏、和鳴的喘息、初生的創始洪荒,自我倆的身上,看見了璀璨星辰。
三分線上的穿楊百步;演講台上的侃侃而談,
熱音大會的主力唱將;紀念校刊的統籌主筆,
一個是帶來熱情歡樂;一個是捎來筆墨風雅,

「晴」與「雨」,像分隔浩瀚蒼穹,亦如劈開萬里江海一般,在青翠無憂的校園裡流傳著。男同學帶些忌妒地說:等「雨」勢過了,天才會放「晴」,所以「晴」只能永遠跟在「雨」的後面;可這邊的女同學呢?她們隱約透露出一絲醋(敵)意,「雨」?下雨天多不方便啊,撐傘?溼衣?哼,還不若我們的「晴」,看了就是讓人心曠神怡!尤其校際比賽結束後,跟對手交換球衣的聯誼時刻,褪去7號背心,露出結實上身胸膛的一霎那…瞧!「晴」天多麼「香」啊!

「雨」的文筆,高二時曾在縣賽大放異彩,一篇〈雨暘時若〉的長篇散文,除了以滿分之姿摘下文學獎錦標之外,那可能是空想蜃樓,又彷若拾遺自敘的抒情體裁,更讓身為知名作家的評審委員,閱後驚為天人,甚至想親自引薦出版社跟「雨」接洽……

乍看超齡又真摯的筆觸,有成熟的膽識卻處處充滿無暇天真,把情侶之間的愛戀和糾葛,既赤裸又完璧地一一浮現方格之上,縱使跨越了名為「道德倫理」的紅線尺規,

「那天午後,在我們約定的老地方,他一邊粗暴地抓著我的手,卻一邊又像憐愛珍稀古玩似的,輕輕撫著我剛梳洗之後的臉頰。他的吻,下一刻像狂風暴雨般襲來,舌頭硬是撬開了我的嘴……啊!矜持的高牆宛如被一道閃電劃開了口子,塌落的瞬間,愛,這是愛吧?滿滿澆灌與拼湊了我失喪的靈魂、我零散的軀殼。片刻方歇,沾了我口裡唾液的他,竟然又跟做錯事的孩童一樣,默默將頭靠在我的肩上,玩弄著我的手指,想尋得諒解。
四樓資訊教室的藍色窗簾上,映著不可能同時存在的兩個身影,我是這樣靜靜想著。轉念之際,該原諒他嗎?側身望向……他促狹偷笑著,一個不留神,像財狼、似獵豹,從後方撲了上來,輕輕嚙著我的後頸……靈體的交纏、和鳴的喘息、初生的創始洪荒,自我倆的身上,看見了璀璨星辰。
時間,在這裡被遺忘,『雨暘時若』,說的是我、愛的是你。」

高三上學期的「曙光盃」,擔任最後一次隊長的「晴」,剛結束南區熱音大會師的宣傳工作後,馬上就在分組預賽裡嶄露不凡身手,三場比賽共奪得82分,籃下的封阻、外線的狙擊,甚至是打破僵局的滯空轉身跳投……

「晴」的光芒四射,如白晝馳騁沙場的鎧甲武士,用長劍與盾牌,騎著駿馬,攻破敵方所築起的道道高牆!場邊啦啦隊、應援團的學妹們,加油聲此起彼落,但各個心花怒放之餘,她們所崇拜的「晴」,眼神卻是如此堅毅,不為任何鼓譟聲所動。

「『晴』是阿基里斯(Achilles)吧?」
「誰?什麼里斯?是西洋歌手嗎?」
「是古希臘神話裡的英雄人物喔,被譽為是希臘第一勇士!」
「喔……」

撥了一下方才嘶吼時有些弄亂的髮梢,應援團公關帶著試探性地口吻,咬了咬下唇,繼續問道:

「主編,如果『晴』是阿基里斯的話,那……」
「我就是『帕特羅克洛斯』(Patroclus)。」

「雨」,雲淡風輕地說著,獨自望著遠方。


「老同學,我帶孫子來運動,順便看看你啊。」

有點冰冷又顯著慘白的療養院長廊,數位時鐘對這裡的住民幾乎沒有意義。我把佈滿皺紋的手,搭在目光呆滯的老友肩上,李禹勤,是,李禹勤,我還記得他的本名。開玩笑,叫了三年的「晴」,只有考試或頒獎時,我們這群死黨才會噁心地稱呼全名,風雲人物嘛,運動健將嘛,熱音才子嘛,光用想的,就恨到曾母暗沙去了…

但可惜啊,真的是……唉,五十五年前的那場地震,正巧我大專新生訓練的頭一天,宿舍的被窩還沒人「光顧」,大夥正拿著綠茶、雞排在交誼廳閒話家常,一陣天搖地動外加天旋地轉,我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禹勤人在台南,但羽秦,對,趙羽秦,我們的文青表率,校刊社有史以來最厲害的主編,「雨」,當時人在南投…地震最嚴重的地方,當搜救隊找到人的時候,羽秦已經……

他的爸爸說,救難人員鑿開磚瓦,好不容易拾起了「雨」的右手,最後緊握的,正是〈雨暘時若〉的原始手稿。


一年後,同樣是初秋的九月,禹勤走了。

幾個還「貪戀」人世的同學,一起結伴為單身的他送行,我還打趣著說,不知道誰是下一個擺在會堂中央的主角……

告別式後,按照禹勤的遺願,我們將他的骨灰和羽秦的骨灰混在一起,放入同一個罈子,就像是「阿基里斯」跟「帕特羅克洛斯」的故事一樣。

「晴」與「雨」,不再有分開的時候。


尾聲:

一開始的計畫,我是打算趁著梅雨時令來臨前,預計在課堂上引導季節跟氣候的寫作。雨天、晴天,不同的天氣轉變下,我們該如何動筆創作,從外部場景的描寫到內在心情的獨白,這是一番別有風趣的寫作嘗試。

可當我靜靜看著「晴」跟「雨」二字,思量其呈現的差異點時,一個腦海中的大膽靈感為此油然而生,「晴中有雨」、「雨過天晴」,「晴」跟「雨」,本來就是一體,至於牽起兩者的連結呢?

「彩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部屋極短篇】春光變奏曲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