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民主共和、永清黃虎(上)

理應普天同慶、四海歡騰的就職大典,當下竟搞得好似「多人運動」被抓包、「確診外出」被抓包、「通敵被捕」的謝罪記者會!明眼人怎麼看,怎麼想,都當是一場粗糙又可笑的家家酒!建國、獨立是假,清國在台製造群眾抗日行動,似乎才是真的。
(內白)

啊哈!良辰吉時,黃道吉日,台灣民主國開國紀念日!萬歲!萬歲!萬萬歲!

(第一幕)說書人甲上

說書人甲(嚴肅樣):「日寇強橫,欲併台灣。我等如屈從,則家鄉將淪於夷狄;台灣同胞,誓不服倭,與其事敵,寧願戰死。爰經大會議決,台灣自立,改建民主國。但為禦敵及推行新政,必須有一元首,巡撫承宣布政使唐景崧為萬民所敬仰,故由大會公推為台灣民主國大總統…」

說書人乙上

說書人乙(手持書本):話說在西元1895年的5月25日,隨著甲午戰爭後清、日兩國的氣勢消長,以及《馬關條約》的正式簽訂,駐紮台灣的清國官吏與仕紳等,為求不讓清國輕易地將台、澎等附屬島嶼割讓給取勝的日本帝國,同時也希望能號召群眾抵抗外寇,故有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之稱的(停頓一秒,換上李春姬口吻斯米達)「台灣民主國」,又稱「The Republic of Formosa」,在各界汲汲奔走之下,於當日上午九時,在台北城宣告正式建國!

說書人甲(激昂樣):在眾人同仇敵愾之下,台灣民主國決定將台北城訂定為新國家的首都,藍地黃虎造型的「黃虎旗」為國旗,更推舉當時清國駐台巡撫唐景崧出任最高領導者,也就是大總統的位置;而丘逢甲則擔當副總統兼團練使,固守桃園南崁。除此之外,具軍事背景,人在台南的劉永福,也執掌保國衛民的大將軍一職。

說書人乙(西皮快板):見清軍潰敗在大洋下,不由老夫咬鋼牙。咱不再團結的話,失守台島你差不差?

說書人甲(嚴肅樣):…萬眾一心,誓同死守。倘中國豪傑及海外各國能哀憐之,慨然相助,此則全臺百萬生靈所痛哭待命者也。特此布告中外知之。

說書人甲、乙下,乙還差點被博文(伊藤?)牌布簾給絆倒。

(第二幕)說書人甲上,手裡拿著大字報。

說書人甲:「台灣民主國」是對外建國了,但為求與「清王國」維持著密不可分的從屬關係,同時亦宣示新國家成立之背後,仍擁有「永屬大清」,台島乃天朝永不可分割的領土,所以民主國訂定了一個帶著封建色彩的年號,稱為「永清」…永清元年吉月吉日也。咦?民主共和國還保有年號的哩?乖乖隆地咚,韭菜炒大蔥也。

說書人乙上,還拎了一個發光(陸奧宗光?)的小夜燈。

說書人乙:眼看吉時已到,唐景崧準備就任元首大位之際…

說書人甲(驚訝樣):哎呀!唐、唐、唐景崧居然不是穿著西式禮服上位,反倒是披上了所謂前朝,也就是清王國的官服,用遙拜紫禁城的方式,左一個哭哭啼啼,右一個心不甘、情不願,勉強接受了總統的職位。但據史學家的考證,唐總統根本不是自願上任的,是被在地士紳,還有丘逢甲等人拿槍威脅之下,勉為其難才應允的。

唐景崧

說書人乙:是,那該怎麼形容這個就職大典……謝罪典禮?

說書人甲:理應普天同慶、四海歡騰的就職大典,當下竟搞得好似「多人運動」被抓包、「確診外出」被抓包、「通敵被捕」的謝罪記者會!明眼人怎麼看,怎麼想,都當是一場粗糙又可笑的家家酒!建國、獨立是假,清國在台製造群眾抗日行動,似乎才是真的。

說書人乙(誠懇附和):對!果然就在不到二十四個小時之後,原本內定民主國的國會議長,台灣首富林維源,因婉拒不成,決定避走廈門,不再過問台島政務。

說書人甲:很快的,我們的唐、總、統,元首位置才坐不到10天,訓練有素的日軍近衛師團,就揮軍登陸寶島,從澳底上岸!守將曾喜熙僅聽聞日軍可能從此地進攻,尚未短兵交接下,近千人的民主國部隊即自行潰散!

說書人乙(搶麥說話):A…U…D…I…日耳曼來的車子都很棒,頭燈又炫!

說書人甲(翻了個不失禮貌的白眼):日軍從澳底上岸,接連攻破基隆與獅球嶺,六天之內就逼近台北,於是乎,唐總統帶了一些盤纏,選擇:

說書人甲攤開大字報
1、同島一命、軍民齊心、決一死戰!
2、在社群平台或自媒體上發文,尋求國際社會支持!
3、抵制日貨、禁用日貨、抗議倭寇入台!
4、化身youtuber,用開直播的方式來募集戰爭資金!
5、以上皆非。

說書人乙(摸摸下巴):我猜是……1吧?他是總統,理應登高一呼!

說書人甲:唐總統呢,他的答案是……5!永清元年的曆志才剛開始沒幾天,一方面為了躲避日軍的追擊,一方面也不想再繼續演戲下去,唐景崧於是易容成老婦,搭上德國運煤輪船鴨打號,自淡水啟航,回到了內地廈門!

隔日,「VP丘」得知消息之後,甚麼?自己莫名其妙變成了國家最高領導人,也等於成為日軍的頭號追捕對象!據傳當時「VP丘」火冒三丈、怒不可遏…

說書人乙(指著大字報):我猜接下來是……1吧?他現在是代總統,理應登高一呼!

 說書人甲(冷笑):丘副罵歸罵,但還是很識相地從國庫拿了多達十萬兩白銀的軍費,然後拋下自己親如兄弟的義勇軍們,攜家帶眷,乘船前往廣東嘉應……真是

孤臣無力可回天87!

說書人乙(驚訝狀):87?

說書人甲(驚慌失措):啊!抱歉、抱歉,注音輸入法忘記切換了,我原本是要打「啊」,絕對不是要打87……

說書人乙:

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

扁舟去作鴟夷子,回首河山意黯然。

說書人甲:是,這是「VP丘」離台之前的感嘆。

說書人乙:

主席有權能提名,小強無力可回天;

孤帆去作瀟湘子,回首桃園意黯然。

說書人甲:咦?這是羅……


燈光連忙轉暗
(未完待續)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epublic_of_Formos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apanese_invasion_of_Taiwan_(1895)

https://disp.cc/b/163-8VSQ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