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春夢無痕、晨曦露水,Marilyn Monroe。

「我自私、沒有耐心,又有點沒安全感。我會犯錯、失控、有時候很難應付,但如果你不能面對我最糟的那一面,那你絕對不值得見證我最美好的模樣!」看流水悠悠,看那大江東去不回頭;有時浪淘淘,它有時靜悄悄。愛情像流水,像那大江東去不回頭,永遠向東流,流到滄海不停留,是的,這就是人生。

「我們全都應該在變老之前使盡力氣好好活一場。恐懼太愚蠢,後悔亦是。」

地球的時序悄悄進入了「六月」(June),以羅馬神話裡的茱諾(Juno),榮光女神、華美天后為名的月份;集美貌、溫柔、慈愛於一身的祂,據說在遙遠的銀河彼端,以石榴跟杜鵑鳥守護著世上所有女性的生命,甚至以單一或者是多重的容貌,陪伴著每個女人,從出生到死亡……至於6月1日,也就是開啟星門的這一天,祂更是差派了自己的女兒,「青春女神」尤文圖斯(Juventas)來到世間!

只不過,為了掩飾自己來自天上,那非凡又獨特的神格,尤文圖斯刻意選了一個名字,作為璀璨彗星降臨時的代號。而今日,吾人都是這樣稱呼她的,

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本名:Norma Jeane Mortenson,1926-1962)

是中文詞彙裡的「絕色尤物」,或是英語詞典中的「Sex Symbol」,夢露,宛如春夢無痕、晨曦露水,八個字的縮寫,不只是西元二十世紀西洋影史中最為傳奇的閃耀明星,也可說是無數影迷心中,永遠難以忘卻的螢幕女神……是,我深信,她可能真的是另外一個宇宙或時空的神祉。

夢露出生在有天使之城(早已註定?)之稱的加州洛杉磯,由於生父身份未明,母親又常因經濟壓力過大而陷入精神脫序的混亂狀態,根本無暇照顧襁褓中的嬰孩,所以孩提時期的夢露,說也可憐,經常居無定所,還一度在社工單位安排下被送入了孤兒院。但有小報八卦指出,夢露曾遭受到中途(寄養)家庭在性方面的騷擾與虐待……

16歲那年,透過鄰居自薦紅娘的穿針引線下,夢露嫁給了21歲的航太公司技工,雖然就此中斷高中學業,也可能在缺少愛情的滋潤下組織家庭,但誠如許多衛道人士所言:步入婚姻是走向安穩的「墳墓」!既然蓋棺……那也就期盼著能相夫教子,平淡地度過餘生。

第一任夫婿

不,這不會是絢爛的星痕,這只是淡如清水的日記、流水帳啊……我知道。


造物主的安排,往往出乎意料,卻又似乎理所當然,

夢露萬萬沒有想到,西元1944年底,因謀生所需和參與二戰後勤工作,在降落傘工廠擔任檢驗員的她,自己166.4公分的身高,和94 / 61 / 86的姣好三圍(咦?我幹嘛特別提供?),讓攝影師康諾佛(David Conover)一見傾心!原本奉長官,美國陸軍航空軍(現在的美國空軍)第一影視部隊前來拍攝女職員相片,藉以振奮前線士氣的他,看到夢露……此等驚為天人的上帝傑作,簡直是百年,不!千年難得一尋!雖然控制住一親芳澤的衝動,但差一點,心底的惡魔,壓根兒就是無法控制自己了!(欸!你這形容詞好像有點誇張!)

附帶一提的是,當年第一影視部隊(First Motion Picture Unit,類似「國防部藝工隊」)的人事部門長官,綽號叫「Gipper」,日後更成為了白宮主人,他就是美國前總統雷根先生(Ronald Wilson Reagan)。

康諾佛除了替夢露留下了最早的佳人倩影外,更強烈遊說夢露務必把握年輕歲月,應勇敢去追求一紙專業模特兒合約,如此一來,想要在演藝圈大紅大紫絕對不成問題!嗯,該說是遠見,或者是先知,歷經短暫波折,也果斷搬離夫家,但在經紀人的殷勤仲介與推薦之下,背景平凡的夢露,一步一步,就此踏上了充滿挑戰性,五光十色但全然未知的星河坦途(?)。

短短一年,夢露登上了全美國33本主流與暢銷雜誌的封面!

西元1947年時,夢露在「二十世紀福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的商業電影《Dangerous Years》中短暫亮相,雖然僅有九句台詞的微薄戲份,但她主動且持續地接受專業、完整的表演、唱歌和舞蹈訓練課程,同時在劇場演出壞女人的角色;自認學歷不高的她,為求深入了解電影藝術之演繹風格,並有效快速提升自己的表演水平,夢露還在攝影棚裡待了不少時間,仔細觀察前輩的扮相。當然,現在的夢露已充滿野心,決定往大螢幕邁進,不再只求擔任沒有台詞的平面模特兒。

又一個插曲,夢露的第一段婚姻,止於西元1946年9月,距離開始使用Marilyn Monroe這個藝名,前後不到兩個月的時間。

往後的日子,夢露的戲份,乍看之下依舊未見顯眼,好萊塢,尤其是眾多佳麗的群芳爭艷下,她的粉墨登場,多半侷限在十句台詞左右,或是入鏡僅五分鐘以內!可是,就在幾位忘年之交、紅粉知己的演藝圈密友們(巧合的,居然都是中年男性)協助後,西元1950年12月,夢露簽下了一紙與「二十世紀福斯公司」長達七年的優渥合約。

藉由媒體記者的特稿,夢露,在「實現了從電影模特兒到正規女演員的轉變」之專文推薦中,受邀擔任第23屆奧斯卡金像獎(西元1951年)頒獎典禮的主持人之一,紅毯之上、禮堂之內,足以與Marlene Dietrich、Ralph Bunche等影視名人平起平坐;同一時間,彷若以「光速」似的,於競爭激烈的星河崛起之際,夢露諸多露骨、前衛和超越衛道尺度的媒體談話,如平常不習慣穿內衣等,更讓Marilyn Monroe的名字,成為每周八卦報刊的常客……某種程度上,也算是美國男人當年不可或缺的「國民女友」,嗯啊!你懂得。

西元1953年12月,距離東北亞的韓半島戰役與核武對峙危機,已經落幕將近快五個月了,但美國本土,此刻卻引爆了史無前例的霹靂彈!因為以《願嫁金龜婿》(How to Marry a Millionaire)一片,橫掃全球票房高達800萬美金,奠定尤物一姐地位的夢露,為了不讓早先的隱私淪為有心人士刻意勒索的藉口,打破沉默,勇敢地把自己於西元1949年間所拍下的一組珍貴「裸照」,高價賣給了雜誌出版商海夫納(Hugh Marston Hefner),透過海夫納精準的商業操作(他念心理學跟創意寫作的),加上神來之筆的行銷靈感,夢露從「國民女友」搖身一變,躍上了《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創刊號的封面,成為「好萊塢女神」!

「Dogs never bite me. Just humans.」

不需贅言或翻譯,一句「Dogs never bite me. Just humans.」,夢露似乎隱隱道出了身處璨爛銀河裡的百般無奈;但在大多數(少年男性、成年男性、中年男性、熟齡男性、銀髮男性)觀眾的眼中,難以挑剔的性感、無以復加的魅力,毫不做作,成熟中又帶一絲少女俏皮味的青春肉體,夢露,毫無疑義,是娛樂圈裡最閃亮、最誘人的麗人!

看哪!《七年之癢》(The Seven Year Itch,1955)裡的夢露,隻身站立在紐約地鐵的通風口上,當列車在通風口下穿越時,氣流將她的白色連衫裙吹到了腰身之上,喔!耶斯!耶斯!耶斯!耶斯!耶斯!這是何等精心策畫的曖昧與挑逗啊?

《七年之癢》,愛樂者朝聖的商業名片之一,裡頭的拉赫曼尼諾夫《第二號鋼琴協奏曲》(Piano Concerto No. 2 in C minor, Op. 18),是名鋼琴家格拉夫曼(Gary Graffman,郎朗的老師之一)與指揮家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搭配紐約愛樂(New York Philharmonic)所灌錄的版本……甚麼?你跟我說完全沒印象?

西元二十世紀五零年代中葉,站穩一線女星舞台的夢露,重金接下了多部大卡司商業電影的演出,如《游龍戲鳳》(The Prince and the Showgirl)、《巴士站》(Bus Stop),更與多位天王級男星、職業體育健將陸續傳出了不倫緋聞,進而演變成狗仔隊日夜追逐和私下跟拍的對象,是,Just humans bite me,人才會「咬」人。

Joe DiMaggio
Arthur Miller

遺憾的是,挪開聚焦、亮眼的鎂光燈,戲外不甚完美,更可能是破碎的婚姻生活,James Dougherty、Joe DiMaggio(美國職棒「洋基隊」的明星選手,13度入選全明星賽)、Arthur Miller(美國近代不朽的劇作家),生命中各自與其立下神聖誓約的三個男人,最後竟都以分手收場!

在世人面前努力(假裝)維持亮麗形象的夢露,多年來獨自承受著龐大的輿論壓力,還有來自美國中南部保守派人士長年的抨擊與獵巫(性感會敗壞社會風氣!),終於、終於,陷落了無法自拔的憂鬱地獄!

約莫是在西元1957年的夏天吧,伴隨著子宮外孕、感情觸礁,夢露開始仰賴大量的酒精、藥物,甚至是對違禁(毒)品的依賴,方能維持住基本的清醒作息,在「嚴重的恐懼和經常性抑鬱」心理狀態下,即便她多次進出醫院,也接受了各種物理或宗教上的治療,可夢露始終相信,來日她必定會重返大螢幕,回到五光十色的上流多金社會,繼續帶給大家歡笑……

「我認為當一個人如果出名時,他(她)的每一個弱點都被誇大了。」

西元1959年的《熱情如火》(Some Like It Hot),讓夢露奪下當屆金球獎最佳音樂及喜劇類電影的女主角桂冠。然而,這卻也是她影視生涯最後一次站上巔峰。

西元1962年8月5日,南非白人政府宣布將民權反動領袖曼德拉(Nelson Mandela)逮捕入獄的同一天,夢露,演技正值成熟,也讓大多數影迷們備加關注與期待的性感女星,居然被心理醫師格林森(Ralph R. Greenson)發現猝死在洛杉磯的自宅!

女神走了!女神一聲不響地這樣離開了。

經過洛城驗屍官裁定後,夢露死因為「急性巴比妥(Barbital)中毒」,血液、肝臟,體內多處的藥物劑量竟然都超過了正常人可以承受的致命限度!所以也被檢方列為「可能自殺」!昔日綻放光芒的「Sex Symbol」不再復見,香消玉殞,享年僅僅36歲。

「(夢露的死)應當給所有主要職業為刺探和煩擾電影明星的狗仔們一個可怕的教訓!」

,考克多(Jean Cocteau),法國藝術家、電影導演。

夢露的驟逝,不尋常的體內藥物反應,隨即引起了各方的熱烈討論,除了上段所提及的「可能自殺」外,民間報刊也謠傳著「陰謀論」,也就是所謂「他殺」的疑雲……更有記者將夢露的意外死亡,矛頭指向了美國最高權力核心,「白宮」!好事者強烈懷疑,在夢露可能留下的私人秘密日記裡,她逐一寫下了不能外流的「枕邊談話」,由於事涉國安機密,更牽動敏感的政治黑幕,因此遭到有心者的徹底封口。而夢露的「白宮」好友之一,不是別人,正是美國時任總統甘迺迪(John Fitzgerald Kennedy)。


大江東去,River of No Return,超越半世紀的歷史江河早已緩緩逝去,過往的繁星點點,也如波浪淘盡一般,夢露身旁的諸多人、事、物也都歸於塵土,但她的死亡、他的不告而別,至今卻仍然是個未知且難解的謎團;

試想,美人倩影,或許就一直活在我們的心底,此時此刻,唯一留存的,縱使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應該還是夢露那不變動人的笑顏。

「我自私、沒有耐心,又有點沒安全感。我會犯錯、失控、有時候很難應付,但如果你不能面對我最糟的那一面,那你絕對不值得見證我最美好的模樣!」

看流水悠悠,看那大江東去不回頭;有時浪淘淘,它有時靜悄悄。愛情像流水,像那大江東去不回頭,永遠向東流,流到滄海不停留,

是的,這就是人生。

(為什麼變散文了。)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ilyn_Monroe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