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舒曼,浮生若夢。

後代的樂評們,是如何評論舒曼的曲子呢?「那些沒有常懷赤子之心的人,即便空有超技琴藝,很抱歉,依然詮釋不出他樂曲中那真摯、無邪的情感……還有極致濃烈、至死不渝的真愛!」

「在人們心底黑暗之處,點亮一盞燈,這是對藝術家的呼召!」

「浮生若夢」,舒曼(Robert Alexander Schumann,1810 - 1856)

雙子宮的憂鬱王子,生涯遊走兩極界限的執著和瀟灑,舒曼,愛樂者不可遺漏的名字,堪稱與自我主義畫上等號的個性派巨匠,也是西元十九世紀古典音樂「浪漫主義」成熟時期的代表名家,更譜出《狂歡節》(Carnaval,Op.9)、《兒時情景》(Kinderszenen,Op.15)等精彩作品,但……

但,夢醒時分,一切都是後話。

舒曼誕生於薩克森王國的茲維考(Zwickau,位在今德國東部),父親是書店老闆兼出版商。孩提時代的小舒曼,相當熱衷於文學創作,同時也對音樂有著濃厚的興趣,所以在12歲那年,經由父親的鼓勵下,自己組織了一個小小的室內樂隊,更加入了一個專門討論詩歌與藝術的純文學社團,儼然就是年輕有為的日耳曼文青。

然而,一心支持舒曼成為專業藝文人的父親,卻在他16歲時撒手人寰......考量相依為命的母親,也盼望自身能達到養家活口,小康穩定的最低生活要求,舒曼於是放棄了藝術家的抱負,轉而往成為執業律師的目標邁進!

但命運使然,亦或是宿命的羈絆,心中一直懷抱著音樂人夢想的他,最終還是在西元1830年時毅然告別了萊比錫、海德堡等專業法學院,斬斷(結束)4年的法律人生活,重返人生初衷,希望自己能變成一位散播美妙音符,帶來歡樂的鋼琴家!

當時「高齡」20歲的舒曼,於同年聖誕節後,開始認真地拜師學藝,並向維克(Friedrich Wieck)修習鋼琴彈奏技巧……20歲?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在20歲時已經譜出30首交響曲、11部歌劇,名聞遐邇、人人稱羨,那你呢?舒曼先生?

知道自己起步已晚,但又想加緊腳步追上前人,舒曼決心拼了命練習,但他沒有料想到,人非機器,錯誤的機械式苦練是會走火入魔的......因為手指肌肉的嚴重使用過度,反而造成了舒曼在手指觸感(觸鍵)上的麻痺,最後竟導致他的右手中指在此傷害下宣告永久失去知覺!是被音樂之神拋棄呢?還是被愛樂女神捉弄?

舒曼,夢想碰壁的年輕人,又全然沒意料到,在此痛苦自責當中,西元1835年,居然在老師的家裡,電光石火間,遇見了日後一輩子的真摯與最愛:克拉拉(Clara Schumann / Clara Josephine Wieck,1819-1896),是,愛情故事都是這樣的劇本,克拉拉正是老師的千金。

哦,愛情來了!可是,現實卻是異常殘酷的。武功被廢的音樂才子?恐怕連才子二字都擔當不起,更何況在競爭激烈的藝術擂台上有其存在的價值?

這還不打緊...克拉拉的父親,aka舒曼的老師,維克認為舒曼年紀整整大克拉拉九歲,等於接近快一個世代,而且舒曼琴藝亦遠遠不及從小接受完整訓練的克拉拉,加上老師細心從旁觀察到,舒曼個性極度內向、敏感,更缺乏可靠的謀生能力,說甚麼都不像話!因此為了女兒克拉拉一生的幸福,維克對於兩人的交往,毫無疑義地舉起「紅牌」!強烈反對!

愛情真偉大,真的偉大,感情的濃烈淬鍊與如同鋼鐵般毫不變移的堅持,似乎每一次都可以化解一切苦難與衝突……畢竟,羅曼史的劇本確實都是如此!

到了西元1840年,歷經多年的煎熬和溝通,克拉拉的父親,維克終於(無奈?)放下成見,接受了愛做夢的舒曼……Clara和Schumann如願結為了連理;

Clara and Robert Schumann around 1850.Credit...Corbis, via Getty Images

放棄職業鋼琴家道路,轉而參與樂曲創作和專業音樂評論的舒曼,透過發行出版多首成功的個人曲集,贏得了歐陸樂界初步的名望,更進一步獲邀擔任音樂雜誌的主編工作,也順道提攜了眾多的音樂界後輩新秀。

掌聲響…這是皆大歡喜的落幕嗎?灑花?

誰知道?全知全能的上帝,接下來仿佛在舒曼的身上開了一個大玩笑……西元1845年,剛完成並出版生涯第一首,也是後來一生唯一一首鋼琴協奏曲(a小調鋼琴協奏曲Op. 54)的舒曼,作品雖是美麗與執著的無暇結晶,但他始終無法承受旁人給予過大的期許,而此等排山倒海、傾瀉而來的壓力,讓舒曼逐漸出現了疑似精神崩潰、心神失常的徵兆!

經過幾年來自輿論的抨擊與質疑,期間也曾擔任過中型市鎮樂團總監(同樣飽受批判)的舒曼,在西元1854年年初,隨著家族內擁有遺傳性精神疾病(舒曼的姊姊據信是跳河自盡)的引信被拉開後,終於,終於,再也無法承受多年來投身音樂工作之下,種種的包袱與「指教」了……

冬末春初,2月27日,舒曼的夢醒時分?他選擇跳下冰冷的萊茵河(Rhine),打算就此畫上人生的句點!

該說是幸運嗎?河中的船夫目睹了整個跳河的過程,趕緊將船划到舒曼身旁,把他救上岸邊,挽回了音樂人寶貴的性命;然而,後續透過醫生的詳細診斷,很不幸地,這位當時名聞歐陸的作曲家與藝文人,被院方正式宣告,必須強制送往精神病院靜養,不適合再與人相處。

兩年後,西元1856年7月28日,克拉拉在療養院陪伴舒曼度過人生最後一道夕陽;即使病入膏肓,但舒曼抽蓄的雙手依舊如孩童般貪婪地緊握住克拉拉。

隔天下午四點,舒曼,悄然告別了他短暫的46年人生旅程,浮生似影、繁華若夢……直到生命的終點,克拉拉,為了藝術為了愛,沒有拋下舒曼,兩人不渝的愛情,至今也成為古典音樂界永傳的佳話!

「缺乏熱情,無以成就藝術之美。」

,舒曼,宛如千載長河中曇花一現的璀璨彗星,但依舊值得我們脫帽致意。


尾聲:

後代的樂評們,是如何評論舒曼的曲子呢?

「那些沒有常懷赤子之心的人,即便空有超技琴藝,很抱歉,依然詮釋不出他樂曲中那真摯、無邪的情感……還有極致濃烈、至死不渝的真愛!」

愛做夢的舒曼,為你、為我,點起一盞心燈,

但或許殘酷的實像,

我們,是的,我們才是真的從來沒有醒來過。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Robert_Schumann

https://www.nytimes.com/2018/11/19/books/review/robert-schumann-judith-chernaik-biography.html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65天的知名壽星】,天主之愛,阿瑪迪斯。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