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直至最後的勝利時再見!Che!

捍衛理想初衷,守護本土在地精神的反動志業,Che日後躍居西元二十一世紀全球反資本主義、反主流文化壓迫的「反世界村」浪潮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象徵人物與不朽圖騰!

「說出來可能會被人嘲笑吧?引領革命者持續向前的,是偉大的愛!」

「紅色羅賓漢」切.格瓦拉(Che Guevara,1928-1967)

雙子星的璀璨光芒,是支持者口中永垂不朽的游擊隊員,或是政治家所稱沾滿鮮血的社會主義劊子手?Che,既浪漫、魯莽又滿懷理想,正呼應著「Gemini」的究極矛盾,也讓他被尊稱是西元二十世紀第三世界革命運動的第一英豪(沒有之一),卻也是當年西方所敵視,左翼思想下的反叛急先鋒(同樣是沒有之一)!

誕生於阿根廷羅薩里奧(Rosario)權貴階層的Che,雖然自小患有哮喘症,但依舊熱愛戶外運動,對於政治活動,更是充滿著好奇與熱情;在大學醫學系求學期間,更是只要一有空檔時間,他與好友就騎著摩托車四處遊歷,親身體驗到土地與人民之間密不可分的感情,以及西方資本主義入侵拉丁美洲後對當地所造成的貧富差距,資源壟斷等不平等現象!

留下了《革命前夕的摩托車日記》(Diarios de motocicleta),原本在西元1953年6月畢業後即可順利成為執業醫生的Che,於心不忍拉美同胞繼續深陷苦海,決定獻身革命,期盼在有限的人生旅程裡,使盡全力對抗一切由西方國家機器所主導的壟斷式資本主義、新殖民主義和帝國擴張主義……

同一年的平安夜,在家家戶戶慶祝耶穌降生的歡欣時刻,日後被追隨者視為是新世紀彌賽亞的Che,抵達了革命運動的第一站:瓜地馬拉。短短不到5個月內,他親眼看見美國白宮為了捍衛私人企業在南美洲的利益,竟由中情局培養瓜國軍官發動集體武裝政變,放縱軍政府上台獨裁!輾轉逃離是非之地,來到墨西哥避難的Che,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卡斯楚兄弟(Fidel Castro與Raúl Castro),大家有志一同,點燃了五零年代中葉所揚起的古巴戰火!

西元1959年1月,歷經兩年的游擊隊生涯,從醫官變成戰士的Che,取得50萬古巴人的支持,順利趕了走親美的政權,迎來首次勝利的果實。但就任軍事監獄檢察長的他,也隨即展開對前朝政客和軍警人員的殘酷清算,據估計,他下令處決了約600人左右;而代表古巴參與聯合國大會的Che,不只對戰犯不抱憐憫之心,更主張政治工作者應簡樸度日,不可沉迷於權力當中!

在寫給老戰友的信裡,他如此論述道:

「不少革命者現在都待在豪華的大轎車裡,或是在漂亮女秘書的懷抱中逐步喪失了往日的銳氣!所以,為了保持革命者的完美形象,我只能一生都選擇戰鬥!」

說到做到,是「美德」,但政客的字典裡(幾乎)是沒有收錄這個字彙的,可Che讓人敬佩的一點,正是他在擔任古巴公職期間,「認真」抵制舊政府時期的敗壞官僚主義,要求自己不看電影、不上酒吧,就連高升古巴央行總裁一職時,Che甚至嚴正拒絕議會立法加薪的回報!數算Che唯一的消遣,可能就是參與勞動工作,在甘蔗田裡,在煙草工廠裡,男人的身影與眾多庶民相疊著!

離開古巴之後,Che先於西元1965年時啟程剛果,後來隨著武裝起義失敗,又重返南美洲的玻利維亞,投身革命活動。但此刻美國中情局早已布下天羅地網,全程監控著這位活躍分子的動向……

就在西元1967年的10月,一位來自Che所屬游擊隊的叛逃者,給予了玻國軍方明確的方向與位置,玻國政府軍更仰賴著美方的先進武器,加上美國陸軍特種部隊的特別訓練下,在10月8日時逮到了Che!

Lahiguera破舊的校舍一角,官方的鷹犬望著腿部受傷、奄奄一息的男人,但始終不發一語,無法從中獲得任何有助於逮捕其他共產黨黨員的情報時,面對Che,審訊官問了一句,當時應該算是嘲諷亦是好奇:

「你現在在想什麼?」

「我在想,『革命』是永垂不朽的!」

宛如史詩般的證詞,又近乎殉道者的遺言,隔日下午,Che以身中九槍的方式,悄悄道別了39歲的朽壞肉體。永垂不朽的「革命」志業,他為了全世界的社會主義運動,毅然放棄舒適圈的優渥工作,大權在握時,卻又為了自己的理想放棄了高官厚祿!一心重返戰場,最後更戰鬥至死!如此打死不退的魅力與精神,Che的故事,讓他逐漸變成了大時代裡不可抹去的傳奇與神話!

捍衛理想初衷,守護本土在地精神的反動志業,Che日後亦躍居西元二十一世紀全球反資本主義、反主流文化壓迫的「反世界村」浪潮當中,最具代表性的象徵人物與不朽圖騰!尤其伴隨全球各大洲或經濟共同體內,在社經資源緊密結合下所產生的負面後遺症,還有弱勢(第三世界)國家經貿地位之越發邊陲化,或者是環境保護更顯惡化等重大議題之際,面臨新冠肺炎的疫情撲朔迷離,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獨夫惡行,昔日Che所主張的各種自主論述,也重新成為反對「地球村」統合者所信仰的圭臬。

即使在白宮或部分主流傳媒的定調裡,Che根本不是英雄,充其量只是膽大妄為、宣揚鬥爭的莽夫……但就在他離開人世後的32年,西元1999年時,Che正式被美國權威《TIME》時代雜誌評選為「西元二十世紀百大影響力風雲人物」之一!堂堂列入「英雄和時代象徵」的他,共同列名者包括了李小龍、安妮.法蘭克與海倫.凱勒等……對了,還有美國人的「偶像」,甘迺迪總統!

「我們這個時代的完人」,更早的時日,Che已被知名的法國哲學家沙特(Jean-Paul Sartre,1905-1980)讚譽有加。當然,對許許多多各世代興起的追隨者而言,毫無疑問地,Che,即便他有著爭議的評價或不堪的紀錄,但絕對是獨一無二、近代拉丁美洲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與革命家!

¡Hasta la Victoria Siempre!(直至最後的勝利時再見!)

五月天的《摩托車日記》,阿信的詞,怪獸的曲,呼應著Che的足跡!

橫越過南美洲,一萬兩千里的貧窮,
我騎著 狂妄的 一股衝動
無垠的大地啊 種不出一個夢
只看到那無數的 飢餓的孩子和絕望佃農
嗚 誰在等待英雄
嗚 我把左輪瞄準無情天空
誰願意和我 一起寫一個傳說
你還夢不夢 瘋不瘋
還有沒有當初 浪漫溫柔
誰願意和我 一起寫一個傳說
就算誰能 消滅了我
卻奪不走我們 作夢的自由
印地斯的天空 千年沒有出現彩虹
失業的 老人在 彈著斑鳩
誰露宿在街頭 誰卻住在皇宮
日記上寫滿了夢想 我決定要用這一生背誦
嗚 誰在呼喊自由
嗚 我用生命挑戰宿命宇宙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he_Guevara

https://news.sky.com/story/che-guevara-bolivian-army-officer-who-executed-revolutionary-guerrilla-dies-aged-80-12562633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65天的知名壽星】過紅海的男人,兩位。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