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自科西嘉啟航......玫瑰、狐狸、B612。

寫詩人的浪漫、天行者的勇敢、巨蟹宮的深情,旅途或生活中的所見所聞,一筆一劃,忠實不做作的將回憶完整刻印在稿紙上,Vol de Nuit、Terre des Hommes,飄渺雲霧、峻嶺層峰之上的視野與胸懷,他依稀記得,那些文學獎的桂冠與榮耀,靜靜置放於紐約中央公園旁的公寓閣樓裡……

「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西元1944年7月底,充滿罪孽與痛楚的煉獄之門猶未闔上,地中海上的科西嘉(Corse)島,一架F-5B偵查機緩緩啟航,準備飛往法國南部,進行例行性的巡視作業……當時的花都正承受著納粹黨與其附屬傀儡「維琪政權」(Régime de Vichy)的蹂躪,黯淡無光,昔日藍、白、紅映襯的蒼海晴空,只剩下黑色軍靴踐踏艷麗玫瑰的作噁聲響。

飛行員輕聲道別了塔台的指引,五分鐘後,眼下一望無際的白晝,還有六個小時的燃料備載,8點30分,透過雷達的信號回傳,他開始了獨自一人的拍攝任務;憶起曾經在撒哈拉沙漠的墜機,於尼羅河畔,巨大沙丘間迷走的幻覺,又不禁想到了故鄉里昂(Lyon),也思念起不幸早逝的小弟法蘭索瓦(François),以及半途而廢的建築人日子……「法國美術學院」(École des Beaux-Arts)。

朝陽的光芒或許將繁星的閃耀掩沒,但不代表無涯銀河就此沉默不語,作為飛行員,每當翱翔天際,或者是輾轉徘徊在每一個異鄉城市,莫斯科、西貢或馬德里,他總是這樣告訴自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星星,但其中的含意卻因人而異。」

寫詩人的浪漫、天行者的勇敢、巨蟹宮的深情,旅途或生活中的所見所聞,一筆一劃,忠實不做作的將回憶完整刻印在稿紙上,Vol de Nuit、Terre des Hommes,飄渺雲霧、峻嶺層峰之上的視野與胸懷,他依稀記得,那些文學獎的桂冠與榮耀,靜靜置放於紐約中央公園旁的公寓閣樓裡……但這絕不是終點,他嘆了一口氣。

望著儀表板上的指針跟數字,腦海裡浮現出了蓄有小鬍子的惡棍輪廓,飛行員不由自主地加重了緊握操控桿的力道,四千多萬的法蘭西同胞,還有難以估算的歐陸蒼生,從加萊(Calais)到阿姆斯特丹,從塞納河到多瑙河,納粹與法西斯的不仁不義,將萬物、百姓視為芻狗,自己唯一能貢獻心力之處,除了文字,就是飛行了。

你說,萬呎高空,完成了以生命作為賭注的飛行之後,那種滋味是甚麼?殊勳?瑰寶?盛名?他自言自語回覆著:百年世紀之後,僥倖不若伊卡魯斯(Icarus)般,可能也僅剩風、沙,還有星辰(Wind, Sand and Stars)罷了。至於雞蛋鬆餅、琴湯尼(Gin Tonic)與可樂,則是回到世間時的饗宴,即使一天看不著「43次」的日落,飛行員已全然心滿意足。

海平面上的和煦夏陽,旭光穿透了雲層,宛如一頭蜷曲的金髮,徐風隨心而動,雲朵的變換更像是調皮男孩的天真嬉戲,可能吧,他猜想,雲彩中的美善見證,不會出現自傲的國王、墮落的酒鬼與滿腦數字的企業家,還有古怪莫名的虛榮(自負)者。

「如果你愛著一朵盛開在浩瀚星海裡的花,那麼,當你抬頭仰望繁星時,便會感到心滿意足。」

就在這個時候,飛行員意外地在狹小的座艙裡聞到了「玫瑰」飄來的芳香,那是既驕傲又任性,曾經被視為是人生全部的「初戀」;年少時的輕狂與執著,費盡心底所能付出的一切,只求呵護掌心中的「獨一無二」……哪怕窗外是一片花海,以摯愛玫瑰之名,正是無悔的犧牲與守護。

「人類再沒有時間去了解其他事物了,他們總是到商店買現成的東西,不過世界上還沒有可以購買朋友的商店。」

愛過了?不!有痛才是真的愛過,因為終於理解何謂「真心」,飛行員輕撫著護目鏡,一頭「狐狸」,伴隨著偵察機一同飛行在地中海的上空;從「我」到「我們」,縱使有愛就又痛,有一天,故事裡的男女主角必定都會知道人生沒有對方並不會不同,可相遇相知相愛相惜的時刻,就算只有一小時、一刻鐘、一霎那,已成就「我們建構的永恆」……Apprivoiser,隱隱帶出了Aimer, c'est agir。


前方是蔚藍海岸(Côte d'Azur)嗎?海岸線好美、好美,終於回到了祖國的天空了……飛行員調整了一下角度,幾個降落前必然的搖晃下,偵察機平安停靠在機場的跑道上。

「請你幫我畫一隻綿羊!」

細微的聲音自機身下方傳了過來,飛行員笑了笑,沒錯,是這裡,他的家鄉,他朝思暮想的承平樂土,「B612」星球。


尾聲:

西元1944年7月31日,法國著名飛行員,也是《小王子》(Le Petit Prince)的作者安托萬‧德‧聖‧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在一次執行對法國南部納粹占領區的偵察任務時失蹤,沒有在預定時間內平安返抵基地,據信是遭到德國的擊落;二戰結束,法國重光之後,聖‧修伯里追授「法蘭西烈士」的封號,其個人所有創作(包括素描、詩歌、繪畫、攝影等)的版權保護期在法國境內都將順延30年。

西元2004年4月,法國文化部所隸屬的「水下暨海底考古研究部」,證實在地中海接近馬賽(Marseille)外海之處,發現了聖‧修伯里的座機殘骸。


6月29日生日快樂:不曾褪去的赤子情懷,不再老朽的浪漫騎士:Antoine de Saint-Exupéry。


20歲的時候讀《小王子》,對於愛情跟友情是很有感觸的;

40歲的時候再讀《小王子》,嗯,值得一杯不摻水的威士忌。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toine_de_Saint-Exupéry

https://my.meural.netgear.com/editorial/209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