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玉井、元帥,雙鴻。

能夠當地主,誰還想當長工?能夠當航海王,誰還想當小蝦米?(來!加入巫老師的LINE群,每天提供三檔飆股,拂曉出擊、黃昏收割,讓你飛越大盤頹勢,笑傲股海、戰勝2330。)

「余清芳,害死王爺公。王爺公無保庇,害死蘇阿志。蘇阿志無仁義,害死鄭阿利。」

死盯著路人不經意露出的渾圓酥胸,踩著輕浮、無才(bô-tsâi)腳步,甫走出中正路市場的小余頓時覺得口渴難耐,慾火燒心的炙熱遐想,七月半的玉井街頭,似乎連夏日涼風都顯得如此詭色又煽情……轉身朝陰溝吐了口痰,疾步衝過了省道上的紅燈,又碎嘴對按喇叭的貨車罵了句粗話後,他想起了前晚道壇吳師父的指點,還有……

老蘇寄給他的LINE訊息(是假的吧?phiàn-siáu-ê?)

「我(lín-pē)是『大明慈悲國奉旨平台征伐天下大元帥余』轉世?」

拿起手機,hiau-hīng喔,每次臉孔識別都會tsáu-tsing…蘋…還不如阿利他家的suāinn-á;掙脫了密集般轟炸的廣告帳號,好不容易,小余點進去了老蘇的聊天室。


西元1915年,福爾摩沙南國,也就是旭日旗依舊高懸的大正四年7月6日,出身民間傳統信仰,自封「大明慈悲國奉旨平台征伐天下大元帥余」的余清芳(1879-1915),憑藉日寇入台已逢二十載,數算氣數盡失之理由,在當年府城(台南)的西來庵五福王爺廟,以一篇《大元帥余告示文》,率眾發起了大規模的武裝起義行動!這起今日被列載於教科書,也是台人所熟悉的抗日歷史事跡「西來庵事件」!由於雙方激戰之處乃位在當時府城山區的「噍吧哖」(Jiàobānián;ㄐㄧㄠˋ ㄅㄚ ㄋㄧㄢˊ;Tapani,今台南玉井),所以此行動亦被稱做為「噍吧哖事件」……

這是日本往昔在台半世紀的殖民歷史上,第一次有組織的宗教力量武裝反抗運動,但卻也是最後一次,由平地漢人(包括部分原住民大武壠族)所發起的武裝抗日行動!

早先擔任過警察,但因涉嫌詐欺而遭官府開除,懷恨在心的余清芳,起初是在亭仔腳王爺廟(現址為台南市中西區青年路121、123號附近),以羅教(無為教)嫡系法脈之宗教領袖自居,更表示自己親受五福大帝諭令神示,除了有神功靈體加持外,手裡也握有「純陽仙祖」呂洞賓加持過的山中寶劍,不只呼風喚雨、得令山河變色,進一步還能隨時「召喚」中華帝國要臣袁世凱與北洋大軍助陣。


「nńg kheh-á(軟盒)一包,大冰美,兩包砂糖、兩顆奶油球,替我lā tsi̍t-ē……」

新來的阿弟仔臉很臭,看起來才剛從學校畢業,應該沒見過世面,我可是「大元帥」呢。


除此之外,余清芳更掌握了台人當時大半民智未開的缺點,鼓吹用捐獻,也就是購買西來庵祈福靈符的方式來消災解厄,而且若轉賣給親朋好友的話,信徒還可抽取原售價三到五成不等的傭金,可說在府城一帶建構起了上下一心、宗教集團似的傳銷管道。

余氏也對外宣稱,若南都眾人響應反日行動,順利擊退日寇,他將在取得治權後,採取一系列的土地改革政策,將沒收的日本官府土地賜給所有參與革命之人!在良田萬甲,他日更可能使婢差奴的富貴大夢驅使下,反日殺敵的教義?利益?大大煽動了台人的情緒,是啊!能夠當地主,誰還想當長工?能夠當航海王,誰還想當小蝦米?(來!加入巫老師的LINE群,每天提供三檔飆股,拂曉出擊、黃昏收割,讓你飛越大盤頹勢,笑傲股海、戰勝2330。)


口中的咖啡差點噴了出來,旁邊談土地開發的禿頭西裝男也轉過來瞪了小余一眼,本來想回敬個禮貌性的「嗆聲」,但看到店門外的龐然大物:LEXUS LM……還有擋風玻璃上「立法院」、「市議會」的通行證時,他連忙深吸了一口氣:

「哈哈,現在的廣告真是無奇不有,sam-pat ting-tong。」

飛越?我不要被「填海」就好了……海線(hái-suànn)的消波塊(bah-tsàng-kak)永遠不嫌少。


雖然說,官府事先掌握了余清芳一幫可能意圖謀反的情資,檢警單位也同步開展拘捕行動,但經過一番集結的余清芳、羅俊、江定等人,依舊在八月初以奇襲之姿,攻擊了南庄、大目降(台南新化)等處的官署與警局,殺害多名日警與眷屬外,還順利在府城山區組織了武裝勢力圈,吸引超過千名的有志壯丁共同加入余氏的「大明慈悲國」行列。

但隨著官府上報,日軍駐守臺南之守備隊步兵、砲兵與憲兵的掃蕩令一出,看似聲勢浩大、氣勢凌人,但空有信念也任何無謀略可言的余氏,很快就展露出敗象……

數算除稍微能搬上檯面的兩門舊式大砲外,余氏陣營所謂的兵器,其實僅有鋤頭、農具與「宋江陣」的練功武器等,而且論其出奇制勝的致勝關鍵,居然眾人乃仰賴一道道靈符的顯威跟助陣……面對裝備精良、訓練有素的日軍,余清芳真要扭轉頹勢,殺敵千萬、戰勝日寇,恐怕得請天兵天將下凡吧?

但,殘酷的事實,余清芳終究是余清芳,「大明慈悲國奉旨平台征伐天下大元帥」是「名片頭銜」,不是「神聖法號」,一幫人原本取得的優勢迅速瓦解崩壞;同年8月22日,在日軍私下密謀的威脅利誘中,余氏在一場於王萊莊(今台南楠西)由鄉親父老所擺設的宴席裡,酒過三巡、賓主盡歡之際……

「大人(tāi-jîn),人在這裡(lâng tī tsia)!」

或許還迷迷糊糊的余清芳,當下隨即遭五花大綁,送交日軍處置。從7月6日揭竿起義到狼狽被捕,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大明慈悲國」抗日團隊就在敵我實力明顯懸殊,戰術幾近全無的情況下,以全盤皆輸的方式退場!跟隨余氏,也篤信刀槍不入的1,957名志士,也在同一時間被日軍一網打盡!

余清芳

一個月後,被台灣總督府視為造反主謀,自比「替天行道」殺害95名日人的余清芳,在9月23日時於台南監獄被處以絞刑,35年的人生倉促畫下了句點。

(據稱在法官受理造反案件之前,余清芳曾親筆寫下絕命信,表示自己乃是受了他人誤導與教唆,才會不加思索加入反日行列。)

用今日理性、客觀的角度,重新回顧這起有點「落漆」(lak-tshat)的武裝抗日行動,雖然是讓人有匪夷所思之慮,但事件平息之後,總督府內的駐台高官們,也逐漸注意到台灣民間信仰所爆發出的組織力量和蓬勃活力,因此日本當局經過商討,決定著手「如何有效管理台灣各宗教信仰」的計畫……如整合不同媽祖廟的信眾,以及跟在地基督教會(長老教會)對話等,都是日本調整施政措施的實證。

當然,眼見起義再次失敗,自家人又慘遭極刑處置的台灣民眾,尤其是平地漢人們,此刻也終於體會到日本帝國的軍事實力非同小可,是過去鋤頭、鐮刀已無法與之匹敵的「狠角色」,所以多數人選擇放棄武裝起義的積極對抗做法,而是走出密室,改採和平、請願之手段,向日本政府爭取更多的自治和民主。
「噍吧哖事件」的大門闔上,卻也悄悄開啟了日後台灣民眾之社會改造運動與政治請願運動的窗口。

小余拿出皮夾裡的籤詩,是光明壇吳師父替他焚香請示後求來的流年運勢,表示小余乃「天選之人」,五行命格主火,除有鎮守大關之能,更可能是「大明慈悲國奉旨平台征伐天下大元帥余」的轉世,若能持續作法祈福,他日必有可為……

半吉
陰靉未能通 求名亦未逢
幸然須有變 一箭中雙鴻

雙鴻……一箭雙……嘿嘿,這是好事吧?

手機震動了一下,原來是簡訊通知,門號為「0911514588」,小余沒看過這個號碼,順手點開簡訊內容一看:

「您為COVID-19確診個案,請前往自主回報系統網站並核對個人資料後,主動回報密切接觸者資料,並通知您工作或就學的聯絡窗口,謝謝您。https: //bbs.cdc.gov.tw/」

一箭雙……小余沉默不語。七月半的玉井街頭,徐風輕輕吹過,有芒果的香氣。


尾聲:

以陸軍大將身分接任台灣總督的安東貞美,抵台赴任時遇上了「噍吧哖事件」,參加過「西南戰爭」與「日俄戰爭」的他,評論余氏一幫的造反時,談到:

「『義和團之亂』(1900)已經是十幾年前清王國發生的事情了,為何今日臺灣還有此類的暴動?盲從暴動者至少也該知道,迷信是不能依賴的。這事不只是我們統治的失敗,亦是教育的失敗。」

物換星移,到了太平洋戰爭結束後,隨著寶島光復,中華民國政府則是將余清芳視為「抗日烈士」,入祀忠烈祠,更在臺南忠烈祠立神主祭祀,同時設碑紀念。


附記:

蘇阿志(蘇有志,1863 - 1915):當時的西來庵五福王爺廟董事,民間俚語中「王爺公無保庇」者,乃因蘇有志藏身於王爺神案(桌)底下,但卻遭日警揪出。另說是蘇有志命鄭利記將西來庵起義的銀錢、帳冊放在王爺神案的夾層,但是事跡敗露,遭到日方查獲,成為法院判決蘇氏死刑的鐵證。

鄭阿利(鄭利,1874 - 1915):當時的西來庵五福王爺廟董事,民間俚語中「蘇阿志無仁義」者,據說是日軍恐嚇要對蘇有志用酷刑,逼他供出其餘黨羽,蘇氏在心生畏懼下,立刻供出了鄭利。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pani_incident

https://www.siraya-nsa.gov.tw/zh-tw/event/calendardetail/11332

https://travel.ettoday.net/article/1207588.htm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趣台南︱台南吃不停之高 CP 值餐廳篇!!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