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人?台北人?

台灣島上的中國人,依舊是台灣島上的中國人,也只不過是台北市的中國人(台北人)、台中市的中國人(台中人)、高雄市的中國人(高雄人),無論在竹籬笆的牆內或牆外,「還我河山」的標語,終究無法領人回到中國大陸當中國人,「堂堂正正」,回到中國當中國人。

「也許天長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一生中只要有那麼一刻,你全心投入去愛過一個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恆。你一生中有那麼一段路,有一個人與你互相扶持,共禦風雨,那麼那一段也就勝過重生了。」

坦白說,中國文學,不,先拿掉唐詩、宋詞,然後《封神榜》跟《聊齋誌異》等也不算在內,近現代的華語文學作品,我曾經是如此「鄙視」過……當然,天馬行空的年少輕狂,眼目所見,盡是讓人留連忘返的推理或奇幻領域,東方快車(Orient Express)、末日火山(Orodruin),乃至於是破心術(Legilimency),無一不是經典之作。然而,隨著年齡的增長,自以為是的稜角與驕氣逐漸被社會的染缸給磨平之後,雖不至於淪為四字「苟且偷生」,但「處之泰然」一詞,可能已成為職場或日常生活所唯一的奢望,喪氣?餒志?不,這才是人生。

夜深人靜,當咖啡的濃烈再也無法抵禦苦悶的襲來,杯中的威士忌也僅僅作為是失眠時的陪伴之際,靜默地望著桌上的《惘然記》、《台北人》,一字一句的讀來與咀嚼……

《花橋榮記》的桂林和台北,《孤戀花》的癲狂與解脫、《一把青》的死別跟重生,一樣的鉛字印刷,可身處不同的時空下,我終於(赫然)發現自己的愚蠢跟無知……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ipei

「人」,就這麼兩劃,可認真說起來,喜怒哀樂,生老病死,自喜欣歡愉到悲泣哀慟,數盡其變化萬千,恐怕連一套《康熙字典》也收錄不下,

遙想……

生於斯、長於斯的大江大海,黃河之水跟泰岳之峰,伴隨著西元1949年的板蕩易手,讓往昔熟悉不過的錦繡河山日後僅能存於夢鄉、地圖與……看似詭異莫名的街道名上

國共內戰的敗北偏安與六百萬軍民的渡海大遷徙,反攻大陸、解救同胞(別忘了殺朱拔毛!)激昂口號似乎言猶在耳,可「八六海戰」的失利,國光計畫的胎死腹中,一條條的「南京路」、「桂林路」,一家家的「北平烤鴨」、「四川牛肉麵」,還有電視機前,「代表」一個個省分(選區),從廣西龍茗到黑龍江海倫的國民大會代表與立法委員……

台灣島上的中國人,依舊是台灣島上的中國人,也只不過是台北市的中國人(台北人)、台中市的中國人(台中人)、高雄市的中國人(高雄人),無論在竹籬笆的牆內或牆外,「還我河山」的標語,終究無法領人回到中國大陸當中國人,「堂堂正正」,回到中國當中國人。

https://en.wikipedia.org/wiki/Taipei

《台北人》,14則短篇故事,「明」著是歷史記憶與故人舊物的追朔與緬懷,但「暗」處卻是一整個民族……對於「國家」的認知與裂解……

「中華民國」到哪裡去了?

「首都」是南京?北平(京)?台北?

「一年準備、二年反攻、三年掃蕩、五年成功」,是哪一年?

「一二三、到台灣,台灣有個阿里山。阿里山上有神木,我們明年回大陸。」,是哪一個明年?

到最後……

我是誰?我在哪裡?我要往哪裡去?

時間,世上最殘酷的致命武器,沒有滿天煙硝、更沒有轟隆作響,一點一滴,奪去一切。

但時間卻也是最好的親密夥伴,「也許天長地久可以做如此解,你一生中只要有那麼一刻,你全心投入去愛過一個人,那一刻也就是永恆。你一生中有那麼一段路,有一個人與你互相扶持,共禦風雨,那麼那一段也就勝過重生了。」

話,白先勇(1937 -)老師說的,7月11日,也剛好是他的生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