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獅子王、咖啡香(達成六十萬字的感謝。)

日安!司令官,您的飲料稱之為「Qahwah」,最早被發現種植於非洲的衣索比亞(Ethiopia)境內,後來有人將其果實磨碎,摻入麥粉做成麵包,作為勇士出征時的食物,得以提高作戰時的精神……

踏出駕駛室,無垠的夜空,不見任何天使或邪魔……這裡是寂靜無聲,彷若宗教聖殿的星辰交界之處,銀色太空飛船正進行著每一個盈虧週期間的巡航任務;看起來像是頂級交誼聽的舒適會所,猶如置身古堡內的典雅瓷杯中,不只注入了亮黑色的珍貴液體,更傳來了陣陣香氣四溢的濃醇與甘美。然而,一幅標示著「獅子之心」(Qalb Al Asad)的星象圖,卻明顯指出這裡距離地球約莫有77.5光年之遙;

地球?是616還是666的座標?已經多久沒回去了……輕聲嘆了口氣,司令官不經意地點開了桌上的導覽小冊。

日安!司令官,您的飲料稱之為「Qahwah」,最早被發現種植於非洲的衣索比亞(Ethiopia)境內,後來有人將其果實磨碎,摻入麥粉做成麵包,作為勇士出征時的食物,得以提高作戰時的精神……

而位於衣索比亞西達摩產區(Sidamo)的科巴多村 (Kebado),有近600戶的獨立小農,他們合力採收生長於海拔1,800到2,200公尺山區的衣索比亞原生種果實後,送交「海爾賽拉西」 (Haileselassie)處理場。,

以專門機器去除外附的果皮、果肉,然後放到水槽裡發酵,又經過水洗程序,置於非洲高架棚上自然乾燥……嚴格的流程把關,果實顯得非常乾淨,又不掩其豐富的花香與果香味。

「原來是『海爾賽拉西』啊……」

享受著片刻的餘韻跟悠閒,望向鑽石別針上的獅頭徽章,司令官下達了新的飛行指令……


日安!司令官,先提供您本次申請檢閱的資料:

「猶太雄獅」,衣索比亞帝國(Ethiopian Empire)海爾.塞拉西一世(Haile Selassie I,1892-1975;在位:1930-1974),7月23日知名壽星。

登載寰宇青史的「獅子王」,自比「所羅門王與示巴女王第225代繼承者」的塞拉西一世,堪稱西元二十世紀非洲大陸數一數二的領導人,除了是西元1935年第一位登上美國《TIME》(時代)雜誌「年度風雲人物」的非洲人外,更成為冷戰時期歐、美民主陣營堅定不移的反共盟友!

然私心作祟,竟讓一代獅王晚年不得安息,親手毀掉了自己的帝國……

塞拉西一世誕生於衣國東部Harari的公爵世家,年僅24歲,就以攝政王的名義輔佐新王佐狄圖(Zewditu)。他除了參與國政事務,亦快速擠身權力核心,期間多次參訪西方工業化強國,虛心請益當地政治與社會文化制度,返國之後,他也積極展開了前所未見的改革活動。而藉著外交訪視,他也以國家代理人之姿,與英國、法國簽訂友好邦誼協定,避免在非洲殖民熱潮下遭列強瓜分,以維持國家的完整主權。稍後他更斥資購買洋式武器,一方面鎮壓國內保守派勢力,另一方面也大幅度提升衣國自身的軍事實力。

西元1930年,佐狄圖病逝,塞拉西一世登基新王,頭銜裡帶有「集聖父、聖子、聖靈三位一體之權力」的他,馬上仿效日本於「明治維新」後逐步參考西方模式緩進下《大日本帝國憲法》的架構,頒布了衣國第一部憲法,確立參、眾兩院議會制度與保障人民的財產權、工作權與居住權等。

此外,他也推動當年非洲大陸少見的廢奴政策,廣設教育機構,推動學生學習第二外國語言,更鼓勵人民開報社,經營印刷廠,降低文盲比例;當然,為求鞏固自己領導的正當性與不可侵犯性,塞拉西一世在這部憲法裡也加入了「神格化」的論述,將其形容為「彌賽亞」,是的,暨耶穌基督之後的第二位救世主再來!

西元二十世紀三零年代中期,也就是歐陸瀕臨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前夕,覬覦非洲廣大領土和農礦資源許久的法西斯獨裁者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眼見西方各國正忙著應付索求無度的納粹元首希特勒(Adolf Hitler),無暇理會非洲情勢,於是火速調動陸上大軍,跨海發起全面性的侵略衣國戰爭…

熱愛國家、擁抱人民的塞拉西一世,此刻對外發表多場振奮人心的演說,呼籲全國軍民應一同抵禦外敵!而貴為國王如他,當下甚至無懼砲火、親上前線,率先拿起機關槍來掃射義軍!這種以身作則的行為,讓塞拉西一世贏得舉世無雙「戰士皇帝」的偉大封號,也堂堂登上了美國《TIME》雜誌西元1935年的年度風雲人物!



冰冷的警示音在迴廊裡響起,飛船再過三分鐘之後,準備進入第一層的時空碰撞,也就是跨越「愛因斯坦-羅森橋」(Einstein—Rosen bridge)。


義大利陸上機動部隊的不停逼近,加上墨氏不擇手段,授權軍方使用違反國際公約的限制性毒氣武器,使得衣索匹亞的情勢越來越危急,在樞機大臣們的決議與請託下,塞拉西一世被迫棄守祖國,選擇流亡英倫,也繼續在海外領導反抗運動。

但當時的英國政府,不論朝野,依舊抱持著姑息養奸的綏靖思維……沒事就好,沒打到我米字旗就真的還好!所以英國官方始終不承認塞拉西一世的衣國流亡政府元首身分,而且還透過外交管道表示:衣索匹亞已經亡於墨索里尼之手!百般無奈又寄人籬下的塞拉西一世,只好不斷地經由私人聚會或餐宴來呼籲西方權貴跟有力人士出面協助,並敦請「國際聯盟」妥善處理。

塞拉西一世只有一個信念,衣索匹亞的土地永遠是屬於衣國人的!

所謂風水輪流轉,三年不到,當義大利與納粹兩個邪惡軸心,開始在歐洲大陸連番蹂躪、鯨吞蠶食,也在戰機無間斷轟炸倫敦的威脅下真正影響到了大英帝國的存亡之際,「唐寧街10號」的主人(英國首相)終於想通,內閣也拍板定案……英國決定以官方名義出資的方式,宣布背書並援助塞拉西一世,給予無限量供應的武器與糧食奧援,支持留守當地的衣國反抗軍,更全力推動衣國人重返非洲,展開光復祖國的偉大計劃!

西元1941年,歐陸戰局的天秤緩步出現逆轉,離開衣國五年的塞拉西一世也成功率軍收復了故土,擊退了義軍,毀掉了墨索里尼的非洲王之夢!但是英國人作為昔日的海盜王國(?),真會像慈善家一樣經營不會回本的生意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因為打從協助塞拉西一世反攻的第一天起,英國政府其實就打著一個如意算盤……

英方想藉著塞拉西一世之力擊退義大利,然後部隊再從北非(埃及)南下,於東部非洲建立起一個完整的殖民化體系,隸屬白金漢宮的「英屬東非大帝國」!


扭曲的光芒!旋轉的鏡像!雖然是第三次進入奇異橋接點,但依舊是一次對身心的莫大挑戰跟考驗……司令官估算了一下進入第二層碰撞的時間後,決定再來一杯「Qahwah」……不加糖。


塞拉西一世,這麼多年以來,水裡來、火裡去的坎坷歲月,早已練就了居安思危的身手與腦袋,更何況先前還吃過英國佬的虧呢…所以衣國嚴正拒絕英方所提出的夥伴國經濟復興計劃,堅持衣索匹亞的自主性與完整性;塞拉西一世更對外強調,他自己才是衣國至始至終,永恆不變的最高領導者!

隔年,英國政府在二戰尚未落幕,軸心惡徒未除,迫於非洲其他戰區仍需仰賴衣國軍隊的鼎力奧援之下,正式承認衣索匹亞乃是一個自主獨立的國家,並且也認定塞拉西一世才是合法的衣國統治者。

西元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塞拉西一世迎來非洲的復興歲月,在衣國繼續推動一系列新制改革方案,並大力改革舊有稅制,大興公共工程,並創建國內第一所大學、各級職業技術養成學校等,讓戰後的衣國國力得以快速領先其他非洲國家,成為當時非洲數一數二、不遜色於北非埃及的一線強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美國」,United States of America出現了!

在太平洋上力克日本,用兩顆致命性原子彈打了勝仗的老美,眼見被烽火摧殘的歐洲,英、法、德、荷等,正為國家與社會重建而處於爛額焦頭的階段,根本無法抗衡蘇聯等赤色鐵幕國家勢力版圖的持續擴張,故作為戰勝國之首的美國白宮,於是將目光放到非洲,除了尋求民主盟友外,更適時伸出了金援、軍援的雙手,期盼能夠建立起防堵共產勢力的自由防線。

在此時空背景之下,美國跟衣索匹亞開始建立起雙邊對話……「慷慨」的山姆大叔先是在西元1953年時與衣國簽訂了《兩國共同防禦協定》,後續更簽署了大小十餘項的經貿與軍事合作協議,也進一步在衣國境內興建了美軍專屬的軍事基地;為回饋衣國釋出土地的善意,美國更給予衣國約1億5千萬美元的軍事援助費,更幫忙塞拉西一世訓練出一支強而有力的衣索匹亞地面軍團!

至於這1億5千萬美元的數目到底有多大呢?幾乎就是當時美國在非洲大陸總軍援費的一半!

就這樣,有著「民主巨棒」的護航,自認已擠身世界列強之林的塞拉西一世,慢慢失去了領導人應具備「高處不勝寒」的戒心,反過來認定自己不應該只是在東非有說話實力而已,在全球政經舞台上,也有定奪乾坤的一席之地了……

短短10年的時間,個人野心不斷高漲的塞拉西一世,不再是過往人民所愛戴那位勇於改革的君王了,一步步沉溺在美國所替其量身打造的多金專權網羅裡!

西元1955年,為了紀念登基25周年,塞拉西一世頒布新憲,確定了衣國王位的絕對獨裁跟世襲制,也強勢終止了所有稅制改革方案,更將國家金礦收益直接改為列入皇室私人收入…..越發離譜的是,他還將國內土地所有權全數收回,改為其個人分派!別的不提,當時衣索匹亞皇室編列的年度總預算,居然是政府在農業投資預算的四倍之多!


終於……再次看到了滿天璀璨的星雲,刺耳的警示音逐漸變小,傳入耳邊的……是Andante in F major,阿瑪迪斯的《第二十一號鋼琴協奏曲》(The Piano Concerto No. 21, K.467)第二樂章。


到了西元1960年代,衣索匹亞的政經局勢逐漸動盪不安,境內陸續爆發一連串的反政府、反帝制抗議活動,亦出現了幾次情況嚴重的準軍事政變……多方都把矛頭指向貪婪成性的塞拉西一世以及後方撐腰助陣的美國!但靠著白宮授意CIA等國安組織的私下運作與派出特種部隊鎮壓,塞拉西一世每每都輕鬆過關!

但廣大民意的反撲,卻也讓塞拉西一世對自己的同胞手足越發不滿,嚴厲施行高壓統治,處死或監禁異議者時有所聞!

自然,衣國的經濟也從此向下沉淪,國家競爭力日益減弱,貧富差距也越來越嚴重;西元1970年,昔日稱霸非洲一角的衣索匹亞,外號居然已被譏為是「乞丐國家」……尤其逢衣國史上最大規模的農旱襲來時,塞拉西一世卻被媒體意外捕捉到拿著大塊生肉餵養安置在皇家獅園的寶貝寵物「獅子」!是,「獅子」!照片一曝光後,頓時轟動全世界輿論,更引來諸多政治觀察家與人道主義者的抨擊!

高峰的轉折之後,結尾或許已了然於心,帝王若非善終,想必就是天底下最可怖的悲劇了。西元1974年,忍無可忍的老百姓,還有缺水斷糧的軍人,終於兩相結合,發動了全國總串連,有些諷刺的……向這位昔日人民心目中的偉大元首宣戰!最後,在無人伸出援手,美國使館派駐人員也已抹油落跑的情況下,失去所有依靠的塞拉西一世,萬歲政權在西元1974年的9月12日,被憤怒軍民所推翻!

接手的臨時軍政府向國際發聲,衣國將永遠廢除獨裁帝制……塞拉西一世也被軍政府強行監禁在皇宮裡,無法對外進行聯繫。

西元1975年8月27日,衣索匹亞軍政府對外召開國際記者會,宣布塞拉西一世因老邁染病而不幸逝世,享壽83歲;但根據軍政府高層稍後向西方特定媒體所私下透露出的消息指出,塞拉西一世步上黃泉孤途之前,乃是被軍政府所下令處死!

縱觀浩瀚一生,這位帶領衣索匹亞走向現代化,戰勝法西斯匪徒的一代風雲人物,最終卻以獨裁者的身分被人民推翻,淪為皇宮階下囚,甚至不得善終…或許,在歷史的長河裡,此時又多了聲莫名的嘆息吧。


尾聲:

「拉斯塔法里教」(Rastafarianism)是西元1930年代期間,由中美洲牙買加所興起的黑人宗教運動。拉斯塔法里教的信徒們相信塞拉西一世是上帝的轉世,更是聖經裡所預言的彌賽亞再一次重臨人間。

「拉斯塔法里」(Ras Tafari)即是對塞拉西一世的敬稱,其中Ras是指阿姆哈拉語中「首領」之意,Tafari則是塞拉西登基之前使用的名字。此教派選擇以「猶大之獅」來作為塞拉西一世的象徵,因為他們認為塞拉西一世是猶大支族的後裔,更流有大衛王及所羅門王的直系血脈,亦是《新約聖經:啟示錄》中所提及「猶大支派中的獅子」。


日安!司令官:

本次的航程已經抵達您所指示的新終點。飛船將於三十秒後降落在838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äba)的海爾.塞拉西一世國際機場(Haile Selassie I International Airport)。

歡迎回家!

輕微的震盪後,銀色雙翼艙門之外,「拉斯塔法里」、「拉斯塔法里」的歡呼聲絲毫沒有停歇,滿坑滿谷的熱情民眾,擠滿了整個跑道,高舉雙手迎接救世主降臨……

海爾.塞拉西一世面帶微笑,緩緩跨出。


你喝的,是咖啡;我說的,是人生。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ile_Selassie

https://www.theguardian.com/world/2016/feb/02/ethiopia-queen-elizabeth-1965-royal-visi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