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紅玉半開菩薩面,丹砂濃點柳枝脣。

如果說「方格子」是陳列精美的都會區書坊,「Potato Media」是快速崛起,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積點活動的超商附屬報刊書籍架,那「馬特市」……某種程度上,就是孩時記憶中的大型書店(火車站前),有繪本、雜誌、手作書、旅評,還有同人跟政治書,也有18禁(咦?),包羅萬象、五花八門,但要自己用心去摸索……
紅玉半開菩薩面,丹砂濃點柳枝脣。
尊前還有個中人。

芍藥中的名品紅玉,猶如美人的姣好面孔,

牡丹裡的名品伽藍丹砂,更像是柳枝美唇

和知心好友齊聚飲酒,不僅有鮮花作伴,眼前還有可愛的美人,(啊!這樣的時刻,真是幸福愜意的自在人生)。


詞牌《浣溪沙》,宋代蘇軾於揚州知府任職時所親筆提下的千古吟花名作。除了上半段的「芍藥櫻桃兩鬥新,名園高會送芳辰。洛陽初夏廣陵春。」儼然已是豔冠群芳的文學經典之外,醉臥花海的良辰美景,宦海浮沉的灑脫不羈,「天上人間富貴花」,更是將意境帶往了風雅離凡的塵世之巔……

即使宮廷之內眾權臣為了變法(王安石等)一事弄得烏煙瘴氣,但「笑盡天下」的悟與澈,著實證明了東坡居士的佛學涵養,說他八風吹不動?吾等可能連一點微風拂過就「山崩地裂」了吧?

這篇文章,我要特別獻給 @Red 紅哥前輩,小弟能行走於「馬特市(Matters)」的貴人之一,正因為有他的介紹跟推薦,才能認識那麼多線上文友,也唯有透過紅哥文章裡的分析或感想,讓我能夠了解自媒體創作平台的生態(殘酷與樂趣);而能夠跟學識淵博的「舒嫚」一起並列,寫入紅哥的文章裡頭,那更是我的榮幸;

當然,很多市民好友也都一直默默地支持著我,讓小弟能維持創作動力,且深深感念著您們毫不手軟的Likecoin奧援(鞠躬),但紅哥的讚賞,加上精彩專文提及了(不敢說「評論」)我的劣筆專文(饒舌?),以及我們身上諸多的共同點(在超商上班過真的很神奇,但我不是老闆,呵呵),真的,明白我的明白,知道我的知道……確實是書寫人生中的無價瑰寶,毫無疑問。


從莫內到莫札特、從食譜到時事,紅哥的留言始終扮演著提高我文章觸及率的角色,也適當提醒著我:身為作者視角的對立面:讀者的感受程度為何?哪些關鍵字或引用的句子是能帶來共鳴與反思的?而且不同於「方格子」平台上人人「相敬如賓」的保持距離(沒有不敬的意思),紅哥留下的話,或是對文章內容的呼應,更讓我確信一件事:

原來,文章還是有人會看的。

如果說「方格子」是陳列精美的都會區書坊,「Potato Media」是快速崛起,隔一段時間就會舉辦積點活動的超商附屬報刊書籍架,那「馬特市」……某種程度上,就是孩時記憶中的大型書店(火車站前),有繪本、雜誌、手作書、旅評,還有同人跟政治書,也有18禁(咦?),包羅萬象、五花八門,但要自己用心去摸索……而且有些還要像挖寶似的去整合、理解與體會……看起來最花時間,但成就感最大,因為我們踏入的不是賣場,而是寶山,更不是速食店,而是另外一個有緣大千。紅哥 @Red 一定懂的,讓我再cue一下。

加入「馬特市」雖然還不到一年的時間(10個月吧),但我已經在此看見了包括紅哥在內,各行各業的書寫高手,無論您是位於丹麥、西班牙、日本、澳門、香港、法國、美國,還有台北、新竹、台中、高雄、屏東(特別是竹田喔)等地,藉由您的視野跟筆觸,滿足了我欠缺之處,也提升了我的想像空間……充其量,我只是一個習慣用黑白文字來描繪架空世界的素描者,但唯有您們,才是最後幫我上色的畫家,嗯,有點感性。

再次感謝紅哥的專文介紹,留言在您的留言處,總覺得會喧賓奪主,所以就自個兒寫了一篇銘謝文……


慾海沉浮名利爭,石光電火步此生;
紅塵情事揮不盡,觀世不笑是痴人。

紅,

在傳統西方的神秘色彩學中代表具有男子氣概和勇氣的象徵,而紅色顏料更是史前藝術中最早被人類所使用的顏色之一,古埃及人習慣在慶典儀式上把臉染成紅色,羅馬帝國的將軍則是將他們的身體染成紅色,用以慶祝凱旋歸來。

謝謝您,紅哥。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行動圖書館,舒嫚加吳博。

2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