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History is a set of lies agreed upon.」 有限的內捲經緯,望向無涯的離散歷史,在社畜世界爬格子的小編,此刻努力不懈地往五維烏托邦邁進。

死過一次的台灣,我們。

一島共生,一震共殤,眼下早就不分黨派或族群,「大家還好嗎?」……在當年手機、網路尚未普及,國內自媒體也未萌芽的時代,可以聯絡到任何一個親友,儼然是一種如獲至寶的奢侈。
剎那,大地劇烈搖晃著。
仿如凍結的時間,愕然;
此刻,沒有盡頭的隧道,
死過一次的台灣,我們。

距今23年前,西元1999年的9月21日,那一天剛好是我大學新生訓練的第一天,午夜1時47分15.9秒,由於斷層間的錯動,位於台灣本島中央地域的南投縣集集鎮,爆發了芮氏規模高達7.3,震央深度僅僅為8公里的逆斷層型強烈地震......

人在高雄,住在公寓二樓的我,依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惶恐與不安,即使內心對於迎接禧年有諸多的憧憬與期盼,可天搖地動的剎那,來自深處的地鳴,「要活著啊!」,不只是現在式的動作或哲學上的思辨,也變成對未來人生最謙卑也最實際的想法。

當時撼動全台的九二一大震災,地震持續長達了102秒之久,人定終究無法勝天的煎熬跟恐慌,總共不幸造成了2,417名無辜民眾的罹難,29人不幸失蹤(內政部社會司的資料為2,415人別世、50人失蹤),以及超過1,1305名民眾的身體損傷,更導致將近51,711間房屋全毀和53,768間半毀的狀態,也是台灣於二戰之後最嚴重的一場自然災害;

近50倍(或說46倍)廣島原子彈的深層壓力釋放,地表斷層最大垂直錯動量達到11公尺、最大水平錯動量10公尺以上,許多珍貴的重要地標和古蹟景點,在大自然的無情破壞下,遭到了摧毀殆盡的命運!不少看似堅固、可靠的都會區高樓大廈,竟也在此震災浩劫裡完全傾倒,庇護之所成為奪命終點!震度7級的南投魚池,震度6級的台中市區跟嘉義阿里山,乃至於百里之遙的高雄、澎湖、屏東(震度4級),無處得以安然倖免,一島共生,一震共殤,眼下早就不分黨派或族群,「大家還好嗎?」……在當年手機、網路尚未普及,國內自媒體也未萌芽的時代,可以聯絡到任何一個親友,儼然是一種如獲至寶的奢侈。

初步損失難以估計,後續統計全國經損約莫是新台幣3,647億元的九二一大震災,很快的,天涯若比鄰,隨即引起世界各國政府、媒體,或各主要國際機構的關注。不論是日本(捐款新台幣12億零187萬元)、韓國(以國際航空載運物資與救難隊),土耳其(最早出發的國際救難隊,於員林大樓順利救出受困民眾),甚至是遠地的非洲友邦,也都即刻紛紛伸出了金錢或物資上的援手;

許多沒有正式邦交關係的國家,當下也摒除外交上的繁文縟節,直接投入協助工作,像北歐的瑞典,不只捐贈禦寒物資(帳篷、睡袋、毛毯,計5000萬新台幣)外,更親自派出高級官員抵台點交慰問;而中美洲的墨西哥政府更派遣了8位訓練有素的搜救專家(地鼠隊)來台參與救災的行列,甚至不惜生命危險,用簡單的工具就直接開挖,只求找到生還者!

有個插曲:

根據媒體的報導,地震發生之後,中國紅十字會秘書長孫愛明公開表示,任何國際紅十字會要捐助給台灣地震的款項和救災物資,都必須先得到中國紅十字會同意,甚至任何國家要援助台灣地震,也應徵得中國紅十字會的允許方可援助;此外,中國紅十字會希望將中國籌集的救災物資以直航的方式,從廈門直接運到台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各駐外單位也提供「中國台灣省救災專戶」,用以接受各方善心人士的捐款

而時任陸委會副主委許柯生則回應,過去中國陸續發生地震、長江水災等天然災害時,台灣方面也不吝提供捐款和物資,累計高達新台幣15億元,但我方從未作出泛政治化的動作。

一場帶走諸多家庭歡笑與甜蜜的九二一大地震,讓台灣人在歷經西元二十世紀八零年代經濟快速發展,飽嘗財富迅速累積的甘美果實之後,得以有機會重新反思並體悟到防震教育的不足,與國內防震建築概念之缺乏;

但,遺憾的是,在國人水土保持的觀念普遍落後,加上大地震後的版塊推動影響,誘發了台灣超過20,000處的潛在崩塌地,也讓震後土石流的觸發雨量僅需地震前的二分之一不到,亦造成了台灣目前每逢下雨就必須擔心土石流侵犯家園的危機與隱憂。


島嶼,淌淚母親的搖籃,
灰飛煙滅記憶中,翠青;
天光,昇起於伊甸之東,
或許名為失樂園,台灣。

勿忘,我們走過的九二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