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你可以摧毀花朵,但無法抵擋春天!」

「布拉格之春」裡的「帶有人性面孔的社會主義」(socialismus s lidskoutváří),是捷克共產黨主席團當年統一採納的政治綱領,不只迎合著學子慷慨激昂的口號:「杜布切克!自由!」(Dubček! Svoboda!)……民調將近八成的施政滿意度跟支持率,更是對杜布切克推行改革的最佳後盾!

「你可以摧毀花朵,但無法抵擋春天!」

「布拉格之春」(Pražské jaro)推手: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ček,1921-1992),11月27日知名壽星。

被譽為是鐵幕時代東歐共產勢力圈的第一「人格者」,也是功敗垂成的體制內改革旗手,曾經貴為前捷克斯洛伐克(Československo)共產黨第一總書記,如同一國之君的杜布切克,兒少時期由於國內經濟狀況嚴峻,乃與家人一同移居到謀生機會較好的蘇聯與其轄下的吉爾吉斯。而擁有政治學專業學識的他,最早是以投入反法西斯主義侵略運動而在捷克嶄露頭角,雖然一度參與起義政變而負傷在身,但也獲得了(共產)黨內長官的賞識跟提拔,成為社會主義陣營不可或缺的要角。

西元1968年1月,歷經職務外派的洗禮與回到蘇聯再次進修,杜布切克,以不到五十歲的年紀,還有蘇方對其信任與支持,順利接掌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總書記一職……

但當年杜布切克深刻見識到了在高牆之內,蘇聯一黨專政下,扭曲價值觀所導致的民眾生活慘狀,更擔心過於狹隘的社會主義將會是阻礙國家前進的絆腳石,甚至可能點燃年輕學子跟愛國志士的行動改革之火,所以決定推動以人性化統治為出發點,減少特務或警察系統濫權的全面政經改革運動,意圖領眾走出一條自由的活路,期許他日逐步脫離蘇聯老大哥的掌控…捷共能真正為捷克人服務。

「布拉格之春」裡的「帶有人性面孔的社會主義」(socialismus s lidskoutváří),是捷克共產黨主席團當年統一採納的政治綱領,不只迎合著學子慷慨激昂的口號:「杜布切克!自由!」(Dubček! Svoboda!)……民調將近八成的施政滿意度跟支持率,更是對杜布切克推行改革的最佳後盾!

然而,諸多透明化、自由化的政策方頒布不久,連初步成效都尚未明朗之際,遠在北疆的莫斯科,紅場辦公室裡的高層們卻已經感受到了捷克斯洛伐克腳下的政治氛圍相當不對勁,似乎也讓共產大佬意識到,捷克好像有計畫性地打算效法西方世界所信奉的自由價值與民主化......眼看社會主義的「神主牌」與「存在感」浮現空前危機,蘇共決定聯合轄下「華沙公約組織」(Warsaw Pact)的各成員國,來個先下手為強,用結實的拳頭來阻擾改革腳步繼續向前!

同年8月20日,蘇聯空軍以民航機搭載特勤突擊隊的方式,在班機進入捷克領空之後,隨即假借機械故障之理由,要求捷克方面准予緊急迫降,結果在取得塔台進場許可,於首都布拉格國際機場降落後,蘇方立刻就憑著類似「木馬屠城記」的手段,發動了一連串讓人瞠目結舌的奇襲…

蘇聯先是以絕對的武裝優勢,占領了守軍不多的機場與塔台,再讓蘇聯空軍軍用運輸機幾乎以一分鐘一架次的超高流量運輸,大軍殺入了布拉格城區!同時,配合著從邊境挺入的匈牙利、保加利亞跟蘇聯陸軍坦克部隊,整個局勢可說是瞬間完全落入了紅軍的手裡……(救命?你連喊救命的時間都沒有!)

身為最高領導者的杜布切克,第一時間就被蘇聯軍方逮捕,直接「雙開」!免除所有黨、政職務!

可是呢,雖然莫斯科當局非常開心,自認已成功終止了顛覆社會主義的改革運動,但此等敵意入侵他國國土的行為,早就引起世人的嘩然與注目了!還沒看到「喜迎王師」的陣仗之前,西方國家已紛紛出面,同聲譴責蘇聯的做法過於強勢,不只蠻橫,簡直就是土匪、流氓。

只不過,於聯合國安理會所提出之《蘇聯干涉捷克內政,應即刻依令撤軍》的表決裡,蘇聯代表團毫不羞恥地動用了自己作為常任理事國的否決權,讓師出無名的蘇聯軍隊免於撤軍之求……早夭的民主化運動,「布拉格之春」的未竟全功,卻也讓原本檯面上平靜的「華沙公約組織」產生了些許微妙的化學反應,內部亦悄悄出現溝通裂痕。而蘇聯無端入侵捷克國土的爭議,後續也引發了接續東歐各國零星的反蘇動盪!(今天去小捷家,明天會不會來我小南或小德家?)

失志推動改革卻遭拔除大位的杜布切克,在短暫且羞辱式的外放駐土耳其大使一段時間(據說要暗殺他之後再營造出叛逃西方,下落不明的假象)後,很快就又被調回待命,而捷克共產黨亦奉莫斯科方面的指示,以專責派遣的方式,由特種部隊出面,將他遣送至位於境內偏僻的伐木場,

當然,這裡沒有伐木場總書記,也非工廠學習團主席,杜布切克即使生活衣食無虞,但成為了被軟禁、監視的對象。一者是懲罰他斗膽對抗蘇聯!二者則是要讓他徹徹底底脫離政治圈!

公理正義,不是永遠沉默,光明,終有到來的一天…「你可以摧毀花朵,但無法抵擋春天!」

就在布拉格之春落幕21年後,西元1989年11月,隨著中國六四天安門事件的觸發,捷克境內掀起了追求自由民主、推動現代化政經變革的「天鵝絨革命」(Sametová revoluce)……在大環境趨勢下,共產黨再也無法壓抑民心,百姓怒吼的聲音更早就凝聚成了一股無法摧毀的殷實力量!

「共產黨不倒!捷克不會好!」

響徹雲霄的吶喊當下,此刻的杜布切克,在無數人民的歡呼聲中,再次回到了熟悉卻又陌生的政治舞台,並且與哈維爾(Václav Havel,1936-2011)攜手,帶領著所有的捷克人民,以沒有任何限制與束縛的公民投票,迎向自由民主的最後一哩路!

不到一個月後,捷克聯邦議會刪除了憲法中「共產黨處於領導地位」的條款,捷克斯洛伐克長達四十個年頭的共產主義統治時期宣告結束;新的捷克斯洛伐克聯邦成立,由哈維爾出任總統,至於杜布切克先生,這位德高望重的民主前輩,則在眾人請託之下,應邀擔任聯邦國會的議長與斯洛伐克社民黨的黨魁。

杜布切克先生當年的勇氣與決心,今日依然值得我們敬佩!民主花開、自由綻放的春天,是誰,都沒有辦法抵擋的。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lexander_Dubček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rague_Spring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