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台灣九合一大選的小小心得(一)

三十年前,民進黨的全國得票率首次超過俗稱的三成天花板(294萬票),並獲得立法院總席次近三分之一強的51席,同時在全國十四個選區獲得當選人中的最高票;國民黨雖然維持理所當然的過半優勢,得票也輕鬆跨越五成門檻(503萬票),但黨的候選人則是首次嚴重跌跤,在新竹市、嘉義市和金門縣選區全數落選。

「政治家一定要很仁慈,比醫生還要仁慈;看到別人痛苦,就tshin-tshiūnn(好像)看到自己親人的痛苦,有這種心才能當政治家。」

,黃信介(民進黨前主席)

西元1992年12月19日,中華民國舉行第二屆,也是中樞行政機關遷台之後的首次立法委員全面改選,更是相隔四十多年總算盼得的國會議員全民直選。黃信介先生當年以卸任黨主席之姿,「元帥東征」,投入所謂的「無敵艱困選區」花蓮,期盼能一鼓作氣,打破後山花園曾未出現過中央級民意代表的窘境……

在八搶二,執政的國民黨甚至超額提名(報准參選)的夾擊之下,信介仙先是一夫當關,拿到了綠營史無前例的26,605票,排名第三,僅次於時任花蓮市長魏木村(26,667票)外,後續引爆的藍營疑似作票風波與申請重新驗票,讓「國家機器選舉不做票就不會贏」的鄉野傳言頓時成為活生生、血淋淋的司法鐵證!

736張莫須有的幽靈選票(534張乃投給魏先生)校正回歸後,也讓情勢大幅逆轉、風雲變色!信介仙躍居第二高票,並由縣選委會呈報中選會……最後在朝野協商的折衷方案下,由中選會補公告黃信介先生當選,並未再次重選。

長達一百多個小時的抗爭過程,花蓮人始終保持理性、和平的態度,沒有發生警民衝突,也無任何憾事傳出。


也是三十年前,民進黨的全國得票率首次超過俗稱的三成天花板(294萬票),並獲得立法院總席次近三分之一強的51席,同時在全國十四個選區獲得當選人中的最高票;國民黨雖然維持理所當然的過半優勢,得票也輕鬆跨越五成門檻(503萬票),但黨的候選人則是首次嚴重跌跤,在新竹市、嘉義市和金門縣選區全數落選。

1992,看似很遠,其實很近,以為咫尺,但隔天涯。


三十年後,想想,地方選舉的板塊移動與投票取向其實很簡單:

投給民進黨的,不一定愛台灣;

支持國民黨的,也不一定支持跟中國統一。

但細分到每一個縣市,每一個鄉鎮,每一個鄰里或部落,恐怕比論文抄襲、公費私用還複雜。

基隆、桃園、新竹,全數綠地換藍天,但真的要放在同一個天秤上?
新北、台中,難道連任者就是勢如破竹?
台南要連任、屏東要接棒,為什麼綠營都差一點翻船?嘉義縣卻依然紋風不動。
高雄歷經一年三投,猶如待機重開,但邁邁市長得票卻不若預期?花媽連任的99萬票、罷韓成功的93萬票,去哪兒呢?
台北,中華民國曾經的「臨時」首都,從白老師筆下的《台北人》到鄉民戲稱的「天龍人」,西元1949年以來民心是否從未質變?

答案,藍綠自己都心裡有數。


某種程度上,扣除掉藍、綠(加上白)基本盤(主動關心政治、地方派系人馬、親朋社團、宮廟教會網絡),也就是近年來每逢選舉必定出門投票,風雨無阻的近一千萬張選票(2022約1,068萬)之外,

其他的「邊緣公民」(中間選民?),這次看似是選擇不投票(不表態)的。

一方面,可能是不滿執政黨三年來,尤其是今年下半年的防疫措施或解禁指引,也或許累積了經濟生計受肺炎影響,失業、倒閉的宿怨(餐飲業禁內用,毫無疑問,是一場可怕的滅頂海嘯)。更多的,也不外乎「無關緊要」的想法…我家巷口的里長、三姨媽兒子的同學爸爸是議員或鄉代、作為同姓鄉親而且紅白帖都會到場致意的縣(市)長或鄉鎮首長,這些人,嗯啊,應該不會主導或足以影響中央政府的外交政策或軍事預算案吧?(立法委員揮手中!)

有趣的是,這些人,大概有三百到四百萬人(2020總統大選約1,430萬)吧,這次看起來也有極大比例不想出來支持對立面(國民黨或民眾黨)的候選人,但更不願投給執政黨(六都的得票數可見端倪)。

但,時下流行的○傳媒、○報或諸多網路大小平台,名嘴或網軍們不分顏色,其鋪天蓋地、無孔不入的偏頗報導或不實評論,煽動仇恨與攻擊對手,汙衊、抹黑樣樣來,受眾就是在於上面這群「邊緣公民」……說是中立也好,說見風向投票也罷,一場小粉紅跟側翼的對壘,開票的結果「似乎」反映出,中間選民寧可不投票,也不想支持特定政黨。

反倒是......

激化了各陣營基本盤之間的更加對立!

民眾黨雖有斬獲,也成功奪下新竹市的科技要地,但正藍軍棄保傳聞(交換議會大位)與可能掀開的司法風暴,還有各地議員選況其實不佳(當選者多半是佈樁多年的藍綠背景政二代),接下來的立委選舉(含補選)才是真正避免泡沫化的考驗,更是柯文哲市長離開台北市之後的難關。當然,藍、白攜手合作也是選項,但就怕變成昔日國、共合作的翻版。

值得想想。


咖啡,恰到好處的苦澀,才能襯托濃郁香氣,若是加了太多「甜言蜜語」,膩了,太過了,不只難喝,遇上刁嘴的饕客,喲呵,整杯倒掉啦。

大砲,擺著,今個兒收點門票或清潔費,是提醒大家以前環境嚴峻,四周都有敵人;天真以為歲月靜好?四海來歸?(不是危機四伏?)

(未完待續)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