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私の部屋,世界、歷史、人的万華鏡。

有歷史的世界是幸福的,否則風花雪月僅是虛無飄渺。流逝的時光,點滴拾遺,於悄然偶遇的空間現場,是悲歡離合,也是千古風流。在社畜禁錮裡掙扎如我,寫作是窗口也是救贖,手中的經緯,指引我向烏托邦邁進。

冰雪、硬頸、芬蘭頌。

芬蘭!看哪!你的日子即將到來!你解放了奴隸制,更不向威權壓迫或低頭,晨曦來臨,新生的國家!
「言語歇息處,音樂鳴奏時。」

天下無雙的不朽雪國魂!西貝流士(Jean Sibelius,1865 - 1957),12月8日知名壽星。

舉世景仰的「芬蘭音樂之父」與愛國音樂家,被譽為古典音樂「浪漫主義」發展後期歐洲土地上最具代表性的「民族樂派」作曲家,西貝流士出生於昔日帝俄屬芬蘭大公國南部海門林納城(Hämeenlinna),家裡是以「高級」瑞典語作為母語的傳統上流世家,父親更是當地著名的執業醫生......

打從孩提開始,西貝流士就與姊姊、弟弟們一起學習鋼琴與大提琴,求學時代雖然選擇在赫爾辛基大學(Helsinginyliopisto)攻讀法律,但也於課外時間在另一所名門學校赫爾辛基音樂學院(HelsinginMusiikkiopisto)修習作曲學;

20歲那年,伴隨興趣使然,他毅然放棄了通往開業律師的順遂之路,留在音樂學院深造,並展開了日後成為職業作曲家的第一步。


西元1889年,自音樂學院畢業之後,西貝流士動身前往藝文水平跟音樂教育訓練較為成熟的德國柏林、奧地利維也納等地,除了再次進修更為艱深的譜曲技巧,也在當地結識了許多音樂界的作曲家前輩,其中布魯克納(Anton Bruckner)等人的思維也深刻影響了他日後的創作風格;

西元1892年,學成返國的西氏,對外舉行了個人第一部大型交響詩作品《庫勒沃》(Kullervo,Op.7)的世界首演,並擔綱指揮一職……

此一取材自芬蘭史詩《卡勒瓦拉》(Kalevala)當中第31到36章詩篇的作品,曲風優美,融入了芬蘭人所熟悉的在地旋律,更加入了以(低等)「芬蘭語」演唱的段落,音樂會受到了民眾跟輿論的熱烈歡迎,也奠定了他身為一線作曲家的基礎。

「從此,一條大道被開闢了!」

,芬蘭資深音樂人,指揮家卡亞努斯(Robert Kajanus)聆賞《庫勒沃》之後的評價,他後來成為西貝流士音樂作品的主要推廣者與支持者。


然而,在音符彈奏之外,無法傾瀉道出的民族嘆息,芬蘭當地的政治情勢,當年可說是相當的複雜多變、暗潮洶湧……

過往數百年間,外邦異族(瑞典、俄羅斯)接連不斷的入侵占領、奪取豐沛資源的情況下,芬蘭在地的年輕人隨著上一個世紀「法國大革命」後的自決意識高漲,大多數民眾早已無法繼續忍受被外族統治,過著次等公民的命運,悄悄地,社會上亦開始有了積極推廣芬蘭母語,自我歷史文化,乃至於尋求民族獨立的聲音!

但是,

這股風潮卻讓當時大公國的最高領導人,也就是俄國沙皇尼古拉二世(Nicholas II of Russia)感到不滿,除以強制性的政令鎮壓,命令所有芬蘭人一定要尊敬並接受「高級」俄語文化外,甚至還以收回芬蘭的自治權,回歸帝俄一統專制來做為要脅!

到了世紀即將畫下尾聲的西元1899年,沙皇眼見芬蘭人民對於自主文化的推動熱潮絲毫沒有縮手或是收斂的意味,反而在新世代、跨時空的末日浪漫下越見激情,於是諭令收回自治權,更全面性禁止芬蘭(語)文化的傳播與散布!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要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要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這是亙古不移的真理,鐵的事實、血的教訓。(希特勒如是說)

此刻,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

錯!Ei!

作為芬蘭藝文活動意見領袖的西貝流士,決定挺身而出,不但沒有畏懼帝俄政權的強勢壓制,反而完成了一組所謂的愛國音樂劇組曲,以《芬蘭人的覺醒》(Suomiherää)為名,透過五線譜上的一顆顆音符,化身成對抗外來強權的最佳無形武器!

政治是一種藝術,

藝術更是一種政治!

整套組曲當中,又以第七首最獲得芬蘭民眾所喜愛,認為最能夠完整表現出芬蘭人愛國的民族情感與追求獨立自主的決心!後來這首樂曲時常被獨立為一首管弦樂曲來演出⋯⋯

是的,那就是大名鼎鼎、堪稱芬蘭「建國之歌」的《芬蘭頌》(Finlandia,Op.26)!

本曲也於西元1941年間被填入歌詞,並在西貝流士的潤飾修改之下,改寫成一首合唱曲,稱為《芬蘭頌歌 / 自由之歌》(Finlandia-hymni),如今本曲更僅次於芬蘭國歌《我們的土地》(Maamme),是芬蘭人在國內或國際間不停傳唱的愛國歌曲!

芬蘭!看哪!你的日子即將到來!
你解放了奴隸制,
更不向威權壓迫或低頭,
晨曦來臨,新生的國家!

《芬蘭頌》以降,西貝流士也努力不懈地持續創作多首經典的名曲,且多半都是改編於芬蘭當地的傳說或者是神話故事,如交響詩《塔比奧拉》(Tapiola,Op.112)等,也獲得無數好評;

當然,他的d小調小提琴協奏曲(Violin Concerto in D minor, Op. 47)跟第五號交響曲(Symphony No. 5 in E-flat major, Op. 82)同樣亦是古典樂樂迷們不可忽略的佳作。

「跟交響樂共處的夜晚,對主題的安排與布局,是交響曲本身能否營造出神秘和魅力的關鍵所在。就好像天父從天堂將一塊塊馬賽克圖案扔下來,要我還原這幅美麗畫作從前的模樣。」

,西元1915年4月,西貝流士的私人日記,


西元1926年之後,享有音樂大師美譽,但疑似患有良性原發性顫抖症的西貝流士,幾乎停止了所有的創作活動。他遷居到鄉間小屋,過著閒雲野鶴的自在生活,遠離了大都市的喧囂與吵雜。

二戰落幕後,西元1957年,西貝流士大師以91歲的高齡辭世,芬蘭政府為感念其一生為芬蘭獨立建國之路譜出如此偉大的音樂篇章,舉行了一場隆重又肅穆的國葬典禮。

數算精彩人生,西貝流士的音樂,一個音符、一個小節,讓芬蘭邁向獨立的最後一哩路,有了無比的信心與力量!

許多音樂研究者都認為,撇開民族、政治因素不提,光那優美的樂曲,西貝流士就足以名列西元二十世紀初期最偉大的交響樂曲作曲家之林,更是實至名歸,當代最著名的愛國藝術家。

值得一提的是,在芬蘭於西元2002年開始流通使用歐元之前,原先的芬蘭馬克(Suomen markka)100元面額紙鈔上的肖像人物,正是西貝流士;

西元2021年時,大師的音樂手稿正式交由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入世界記憶計畫項目(Memory of the World Programme)之一。


尾聲:

我靈鎮靜!光陰如飛過去;
那日與主永遠同在一處;
失望、憂驚,那日都要消散;
重享純愛,忘記一切愁煩;
我靈鎮靜!那日眼淚抹乾,
我們歡聚,永享恩眷平安。

由《自由之歌》重新填詞翻唱的《我靈鎮靜》(Be Still,My Soul),是近代相當著名的基督教聖詩之一。

原詩有六個章節,以《詩篇》46:10「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以賽亞書》30:15「…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及《帖撒羅尼迦前書》4:17「以後我們這活著還存留的人,必和他們一同被提到雲裡,在空中與主相遇。這樣,我們就要和主永遠同在。」為依據。

全首主題是「我們的力量,來自安靜地信靠神的引領。」,在此逐漸冷冽的寒冬時節,身心可能也都正與頑強的惡勢力對抗中,我誠摯地分享給大家。


圖文來源,一併致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ean_Sibelius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inlandia

CC BY-NC-ND 2.0

💕🍀🎄謝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