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嘉俊
呂嘉俊

傳媒人,前《飲食男女》執行編輯,字字研究所創辦人,同時經營出版和飲食主題書店。著有《好好吃飯》和《味緣香港》。試圖以歷史、哲學、經濟、政治分析飲食活動,大部分時間一無所獲。

幸好糉子還未加官燕魚翅……

能夠令各大商人「高抬貴手」,令糉子仍然保存在質樸狀況,大概是因為端午本來就不該大肆慶祝。

原文刊載於*CUP媒體

一直怕傳統節慶食物變得商業化,中秋的月餅可加入不少名貴食材,巧立名目推高價錢,過年時的蘿蔔糕添上黑毛豬火腿、和牛,則可成為美輪美奐的送禮商品。

能夠令各大商人「高抬貴手」,令糉子仍然保存在質樸狀況,大概是因為端午本來就不該大肆慶祝。在新曆 6 月,農曆 5 月,本來就是憑弔的日子,關於死亡和為國捐軀。小學生的課本已教曉我們,屈原投江自盡,人們划龍舟、包糉子來紀念一代忠臣,成為端午節的習俗。

沒錯,仍有人會把原隻鮑魚塞進糉子內,但始終未能普及,大家喜歡的還是最簡單的鹹肉糉、裹蒸糉、鹼水糉。不用把名貴食材加進去,心神不如都放在研法之上,因為要做好一隻糉子其實不容易,在細節執行上便需花點心機。

先說材料,主要餡料有糯米,一般要浸泡過夜,烚來易腍。上海人和福建人會在糯米上加醬油調味,比廣東糉多一陣豉油鮮香。豬肉,廣東人多用五香粉醃五花腩,客家人則把豬肉炒香,才放入米內包裹。綠豆通常都會去殼,也有人用連殼的原粒綠豆來做,豆味會較濃。

閱讀更多:呂嘉俊:幸好糉子還未加官燕魚翅……

呂嘉俊*CUP專欄
呂嘉俊Face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