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台灣人不在台灣,喜愛旅行、編織、藝文、烹飪、園藝、健行、攀岩,對一些舊東西情有獨鍾,用文字寫出生活與過去連結的樣子。 Medium: 線人工作間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三)

有沒有人好奇過,為何說是聖誕節,但我們從小總是畫一位長鬍子穿紅衣的胖爺爺來送禮?明明耶穌才誕生,聖誕老公公卻刷盡滿滿的存在感,在聖誕節誕生的主角本人—在牧羊小屋裡剛出世的小耶穌,去哪裡了?他會來到斯洛伐克送禮喔~

2020疫情下的第一個聖誕月不像往年欣然答應和朋友的聚會約,把不同社交圈的熟人舊識都見過一輪,聖誕市集的取消,更措手不及加深空氣裡彌漫病毒擴散的不安,平安夜路經布拉提斯拉瓦老城,只剩下零星的行人,成就我記憶裡最落寞寂寥的聖誕街區。但這一年卻有我經歷過最熱鬧的平安夜,守護傳說的愛人和朋友帶來一些些不同以往的聖誕月溫馨。

12/6在斯洛伐克是聖尼古拉斯節(斯文稱作sviatok sv. Mikuláš),尼古拉斯的長鬍子形象才是這裡人心目中的聖誕老人。關於尼古拉斯的傳說眾說紛紜,端看不同地區的當地信仰,有人說他能保佑女人找到可靠丈夫(西方版長鬍子月下老人?),有人說他可以守護分娩中的婦女,有人說他可以讓被謀害的嬰兒起死回生,有人說他是孩子的守護神…

現在流傳最廣泛的傳說是—

聖尼古拉斯節的前一晚,天使和惡魔會伴隨聖人尼古拉斯一起出現,分送糖果和甜食給這一年都很乖巧的小朋友,小朋友在那之前需要認真清潔好自己的鞋子,隔天一早才會在裡面發現糖果。

說到底,斯洛伐克人不分老少都愛甜食,聖尼古拉斯節又給了大人一個好藉口在超市掃貨一滿口腹之慾,公司也會在這天發送甜食給員工。對我來說甜食從來都是小而美,這些量無法承受的甜食往往都在聖誕節前轉手給當地的朋友小孩,讓他們開開心。

2020-2021這兩年的聖尼古拉斯節,M總愛發來不明所以的暗號或照片,而後我遵循暗示去探個究竟,就在我家公寓門口外灰塵滿滿的電表間找到一袋專屬於我的零食,傳送暗號的M表示,這絕對是前一晚聖人尼古拉斯送給我的,他一點都不知情,絕對不知情,絕 對 不 關 他 的 事 。

聖誕節前幾天我再次很奇蹟收到一本包裝好的書,是誰要給我的呢?我問了好幾次,M總是說,「應該是小耶穌要給你的吧?!」「是小耶穌~」「是小耶穌要我交給你的,我什麼都不知道,我 絕 對 不 知 道 裡 面 是 什 麼 。」好吧,我就勉強把答案藏在我心裡,表面上就當作是聖尼古拉斯或是小耶穌送的了。

對的,他說的是「小耶穌(斯文Ježiško,也作為感嘆詞,相當於「天哪/神哪」意外驚嘆之意)」。在斯洛伐克聖誕節送禮的從不是聖誕老人,更不可能是真人,而是小耶穌。而且,這裡的孩子,相當堅信小耶穌是真實的存在,他們活在大人編織出來的聖誕傳說裡,這裡的大人,會在拿出禮物送人的時候再三堅持是小耶穌要他/她轉手的…

我的亞洲台灣腦對於這傳說非常出戲,當M費盡心思要我去找糖果,接近平安夜時抵死也不承認聖誕禮物是他送的時候,我內心是在不解風情喃喃自語,「為什麼不說就是你送的…」

2020年的平安夜,我到同樣住在布拉提斯拉瓦的朋友家過節,吃完孩子圍繞餐桌的熱鬧聖誕餐後,便是送禮的溫馨時刻。家裡爸爸負責支走三隻小朋友到房間關燈玩耍,最小的兩位懵懵懂懂跟爸爸走開,最大的則是幾天前才從同學那裡得知小耶穌都是爸爸媽媽假扮的,狐疑望向還留在客廳的我和他媽媽。

朋友的底線是堅持不讓孩子看見禮物拿出來的時刻,那大概是我一生中最溫馨又刺激的送禮時分了,小朋友注意力無法集中太久,我們的時間並不多,我幫朋友手忙腳亂從四處的櫃子深處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禮物,擺到客廳的聖誕樹下,放好後跟在朋友身後再次摸黑迅速走到住家另一端,朋友把小鈴鐺藏在身後開始搖鈴,「鈴鈴鈴」宣告小耶穌的工作告一段落,關在另一間房的爸爸對最小的孩子們說「小耶穌剛剛來過了,我們到客廳的聖誕樹下看看吧。」

朋友的大兒子則是不管爸爸,偷偷從搖鈴起就找到我們和鈴聲,見證他媽媽如何宣告耶穌到來的儀式,現場十歲的他沒有像幾天前再向媽媽問起小耶穌的真實性,拆完包裝看到禮物是最新的任天堂電玩,開心露出笑容。

那個聖誕節對他來說,已經不如以往般的童話,

許多小孩知道小耶穌其實是爸爸媽媽假扮後,都大哭一場,這是斯洛伐克孩子的童年必經之路,差別只在這殘酷的事實由誰開口。朋友的孩子在我們眼前很堅強沒流下眼淚,我想他以自己的方式去解讀小耶穌送禮了吧,長大後送聖誕禮物,八成也會像M一樣從頭到尾堅持是小耶穌託他轉達的。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人物的微觀世界

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人與地各有歸屬、疑惑、信念,從過去到現在的相遇,啟發許多生活靈感的正能量,觸動挫折受傷的負能量,漸漸捕捉世界不同的輪廓,形成現在的我,來認識不斷變動的世界。 小人物是有緣人,沒有任何標記的「人物篇」紀錄所到之處的有緣人;小人物也是我,「山路」寫山野間風景奇遇、「在記憶邊陲的那些」寫文史小旅行;偶爾出現的「底片攝影」寫世界的過去式,「讀書」寫書本映照出的世界,「植悟」寫因種植體驗到的四季生活。

019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二)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一)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