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台灣人不在台灣,喜愛旅行、編織、藝文、烹飪、園藝、健行、攀岩,對一些舊東西情有獨鍾,用文字寫出生活與過去連結的樣子。 Medium: 線人工作間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四)

2021年尾,最忠於自我的聖誕節,走滿喜歡的雪路

天,才剛抵達斯洛伐克北部žilina就看見滿滿的新雪,我在車站月台拍幾張雪地冬景,彷彿看見一個與我相約的熟悉背影等不及而走下地下道,貪戀雪景的我選擇緩緩跟上,即使到了地下道還是不見人影,依然不急不徐又到其他月台上多拍了幾張照片。我就要開始在車站大廳和附近的公車總站徘徊找人時,卻怎樣都找不到,再次回到大廳竟然收到驚天動地的訊息「我等不到你所以搭火車先走了。」(?????!!!!!)

žilina火車站

娃…我呆滯看向火車時刻表,下一班直達的火車是兩個小時後,非直達的火車也要一個半小時才能到,我私訊和我相約的爬山阿姨討論對策,買了火車票又退票,聖誕節旅客很少根本沒有計程車司機會在車站外撈乘客,我打給幾家在車站貼上貼紙留下聯絡方式的計程車司機,當場比價問到省掉3歐的司機,22歐的計程車要是換成火車其實車票連1歐都不到,別無選擇的我在聖誕節大漏財,坐上計程車直奔附近的村莊。

中間又歷經斯洛伐克文版本的外國人與司機大亂鬥,一陣文法和發音的混亂下,司機開到目的地Hlboké nad Váhom的隔壁村莊,再來一番語言上的困惑後,總算順利和阿姨在疫情的第二年相見,開始聖誕節的山野之旅。

我坐上阿姨的朋友K開的越野軍車,出發之前阿姨就再三強調「和K出來玩,會是我一生難忘的體驗」。從小村莊的幹道彎進小路上山,軍車駛上凹凸不平的雪地山路,踉蹌到不行的震動喚起我和阿姨的探險魂,我們在車裡又笑又叫的,誰也料想不到四年前的我們只是在公車上因問路交談的陌生人。

聖誕節探險的主角之二K和阿姨

這台瘋狂的越野軍車停在從前用來伐木的林務車廂旁的小坡邊,2022的聖誕節晚上,我們要睡在那林務車廂裡,不過首要之務是盡快卸下背包裡的睡袋和睡墊,換成輕裝,趕在天黑前出門走一遭。

我們先是從車廂所在的緩坡慢慢往上,下切鑽進放牧人家關羊群的電網內(私闖民宅?),眼見牧場主人還勤奮在小屋附近劈柴,K不想被發現,開始催促我們走快點,我們自以為輕巧快步從電網另一頭鑽出來,我不禁心生疑惑,牧場主人真的沒看見或只是懶得搭理,畢竟這寒天一隻羊都沒放出來,自然也偷不成。我們來到河谷低地的村子末端,也就是Hričov城堡廢墟的山腳下。在涼亭簡單補充一下熱量,就開始往上。

這座山很有趣,很多大大小小的洞穴位在岩石下方,而且洞穴內部竟然比外面溫暖很多,事後回想阿姨曾提議我們當晚睡在洞穴裡,或許真的不錯,只是要克服洞裡累積的溼氣寒意也需要一番真功夫,無論是體格訓練或是裝備乘載方面…因此當我見到林務車廂並且我們把睡袋放好才出門的時候,就鬆了一口氣,還好在實測新睡袋前不用去睡洞穴。

從上山到離開城堡,一路都在下雪,城堡上只有美麗的雪景,毫無展望可言,聽說附近還有機場,在雪的遮蔽下,連影子都看不見。有雪什麼都好說,展望也不是那麼重要了,一片白茫茫的大地雪景,帶來冷靜和舒暢,我特別享受在寒天這樣緩慢上升的心律帶來的暖意,有一股從生理影響心理的能量。

Hričov城堡廢墟

這天的雪很舒服,乾乾的新雪踩起來非常爽快,從稜線下切回村莊的時候也不至於太可怕,我常常想知道斯洛伐克人飛快下山的秘密是什麼,還有他們的膝蓋和眼睛是不是和我完全不同構造。沒有頭燈照地面,我無法判斷雪下是否可能有樹枝,也無法判斷路面是否已近濕滑,但是整個昏暗的傍晚時分只有我在用頭燈走山路…

在外面走了一個下午,我們剛好在天光散盡的時候回到車裡,阿姨馬上倒香料在鍋子,煮掉一罐白酒、兩罐紅酒,我喝了一杯熱白酒和熱紅酒,再吃鴨肉、馬鈴薯沙拉、水果,更感飽足,另外還有過於飽足隔天早上才吃的巧克力捲。

在車廂烹煮熱食與熱飲中
阿姨早上四點起床低溫燒烤的鴨肉料理和沙拉

車廂的火爐開口在外面,K在外面忙了一陣子,為我和阿姨兩位女性升火取暖,裡面開始變暖後,叫我們出去,我才發現他一邊升火,一邊在很多塊木頭上面的積雪中央挖了小洞,擺進白色小蠟燭,冰雪裡好多盞白色的雪燈,夢夢幻幻的。阿姨取笑K是個浪漫的男人。

溫度零下,剛下完雪濕度算乾燥,我在新睡袋裡睡得安好一點都不冷,K睡在車廂外雪地林木間的吊床上,他在打理床鋪時,套上幾件保暖衣物,要不是他從我們見面到走山路都穿短袖,我真的會怕隔天早上走出門上廁所看見一具屍體。

早上起床拍下的床,K還活著

晚上我還穿睡褲和他們出門散步,大概五分鐘走到許多村莊城鎮都有的朝聖之路終點,在一個洞裡有沉睡的耶穌雕像和好幾盞蠟燭,洞口另一邊是二戰間斯洛伐克第一任總統(爭議性政治人物、在二戰結束時被處死)的紀念碑。

我的睡褲沒有防雪設計,完全無法抵擋掉進鞋子內的雪,雪化成冰冰化成水後,襪子和鞋子慘烈的濕掉了。要在雪地上玩,最重要的就是要帶好夠用的備用保暖衣物,幸好又冷又乾又有暖氣,隔天起來發現整雙鞋因為沒有乾盡的水氣而凍成硬塊,內層幾乎都乾了,換了另一雙襪子後穿起來不至於太不舒服,繼續趴趴走。

攀爬中的探險夥伴

聖誕節第二天我們沿著村莊往山谷的小路,到瀑布流水區轉了一圈。真實現場也沒有這麼輕描淡寫,雖然用不到冰爪,但還是需要拉瀑布旁的鐵鍊沿岩石上攀大約十公尺,要是一個不小心滑落下場也會非常慘烈,爬到瀑布中段後,再從匯集的小支流邊走向上游,可以說是超級迷你的冬季溯溪。

走向自然或是人文並兼具身心挑戰的探險,不知從何時開始已成為我人生的一部分,在疫情前的每一年陪我成長,2020開始,差點以為難以讓探險魂復活了,沒想到在2021的結尾又重溫探險的驚奇感,希望可以在新的一年持續下去這樣的感覺。和爬山阿姨相約成功也相當不容易,她是一位我心裡很喜歡的長輩朋友,非常羨慕兼喜愛她的身體協調能力和活力,還有許多花花草草的知識。她讓我相信一件事—某處靈魂相近、該見面相識的我們總有一天會在路上遇見彼此。

聖誕節第二天早上起床拍的車廂,外面多了不少冰柱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小人物的微觀世界

卡在時空縫隙的虫

人與地各有歸屬、疑惑、信念,從過去到現在的相遇,啟發許多生活靈感的正能量,觸動挫折受傷的負能量,漸漸捕捉世界不同的輪廓,形成現在的我,來認識不斷變動的世界。 小人物是有緣人,沒有任何標記的「人物篇」紀錄所到之處的有緣人;小人物也是我,「山路」寫山野間風景奇遇、「在記憶邊陲的那些」寫文史小旅行;偶爾出現的「底片攝影」寫世界的過去式,「讀書」寫書本映照出的世界,「植悟」寫因種植體驗到的四季生活。

019
CC BY-NC-ND 2.0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二)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一)

聖誕文字市集 // 這些年我在斯洛伐克過的聖誕節(三)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