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我住的地方無雨

最後的引擎聲響,如雷。






說真的,我們分開了之後其實更好了,他也更好了,不再跟你住在心裡面了。





拿起那把刀,鋒利的將風一下割開,我的前方此刻一望無際,不再隨你們飄盪,不再和你們打同一張傘,不再和你們濁那一攤水。


影子重疊重疊疊,何時我已經被你拋下可以稱為失去記憶的那張照片,我燒盡所有的火柴也滅不了在心中那張褪去不了的印記都被你緊緊掌握在手裡不放手。


我也不放手,我也不放手。




那一把刀,我忘記鋒利的那一面是朝向我的,我不放手,我任憑,我放著放棄,我放不下我自己,我饒不過我,我丟不下你說的每一字每一句每一段每一聲呼喊過我的聲音我卻早已聽盲。


告訴我吧,告訴我吧。




這樣是什麼,這樣算什麼,他朝著我迎面而來,給了我最讓人想躲進回憶裡面不敢探出頭的笑,那一聲聲的笑,像是將我從回憶裡再硬生生往下沉淪沉淪到失去自我的深處裡連伸手喊叫都沒有用。


都沒有用,都沒有用。




他算什麼,他能是什麼,那你呢,你也不算什麼,連一個說出來的話都拼湊不了道歉的解釋,那拼湊出來的都看成棉花糖果,一顆又一顆地塞進我的眼裡面一點都不疼一點都不痛一點再一點點就可以將我埋沒。


滅下來的,都滅下吧。




只聽見最後的引擎聲響,如雷。



一身愛過的亮麗都被脫下。



被甩去帶來的暴雨裡,沒有光日可以歇息。




說真的,我們分開了之後其實更好了,他也更好了。


我住的地方,雖然無雨,

也無彩虹了,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