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k

靜默地寫。

妳還記得笑的初衷

由海決定






妳給了世界什麼,再問也是對海的親吻假象。



彎下了腰捧起一手海裡的懊惱,從頭滑下,迅速的比果斷還快,有一些經過肩還有一些打到了一點點腳趾,給了一點碎花,不太像是腳剛剛才遇到過的浪。



妳往前跑了幾小步,海一樣深,膽怯的,都不深及腰。



由浪決定自己的屹立不搖。


由浪判定自己的堅定凝住。



倒不了的,太像不沉默的樹葉,瘋狂的和風呢喃。



手舉了起來,柔過海水,身段被海一分為多,隨浪隨海風隨倒影的月影,目送自己,混濁一陣清醒一陣,斷斷續續,來來回回。



嚐海,像有過的心,忘了放置身心許久,忘了那樣的樣子,原來像什麼。




妳送了世界什麼,再說也像個貧瘠的要愛不到的狼狽者。


妳送了原來的面容,只有原來。


早已不要的,那是。




妳還記得笑的初衷,也是來看過的,


生命與海。看起來一樣。


不回望的,讓逝去代替重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