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rce's Nymphenburg

✵ A spiritual being wandering on earth ☾ Astrology | Tarot | mail: [email protected]

占星隨筆

自學占星的同時,將個體置於宇宙、靈性和理性思考中,記下自身對不同知識體系的疑問和汲汲追尋的腳印——並無解答,但或許答案就在尋覓的路上。

從2019年底木、土、冥三星合相帶來的業力重整力量已將近三年,其間疫情擴散,強行將每個人的步伐的放慢,個人、社會、國家和集體都被大規模的防疫、封城和轉變迫得不得不停止向外擴張的物理步伐。

在陸續解封和演變成與病毒共存的國策時,往日生活已不復存在,斷裂的全球化網絡、泡沬膨脹的經濟體、岌岌可危的企業轉型、不再五光十色的城市、散落的個人慾望和脆弱的人際關係——既然不能向外,面壁防疫的我們,向內探索時,我們是什麼?

疫情期間,占星、靈性、自省、思想和維度的可以輕易在社交媒體觀察到可見的增長和曝光,一方面是娛樂用途,一方面是借由這些思想和心靈的力量安穩自身,在強震不斷而又無力控制的世界中,穩住腳步,撫慰心靈。

是的,在面對自身或甚這類世界普及範圍的難題,我們脆弱的身心,都需要一個岸去停泊——有人訴諸科學,有人訴諸宗教,亦有人訴諸預言和所謂迷信的「旁門」。在此無意展開何者孰優孰劣的爭論,對於個人深信的價值這是個開放話題,但無絕對的左右力量——你還是會回歸你所相信的、根深蒂固的價值系統。

但正因為世界或個人的遭遇往往可以謂之無理——當你身陷無法解釋的苦難和經歷,在痛苦和不安中,你嘗試去尋根歸源,建立方法、手段或系統去回應,賦予事件意義,再整統入自身的經驗系統。有人相信上帝存在對事物的掌控和安排,有人相信理性的前因後果或機率巧合,有人相信命運或注定的命定論,撇除行為差異,這些行徑往往都指向同一種人類行為的共性:人類不斷在歷史過程中,尋找具有普遍性或自我合理的解釋,嘗試用自然或超自然定律,試圖解釋未知或超乎定理的事物、經歷和現象。所以從過千年的人類歷史觀察,我們觀察到人透過歷史、宗教、科學或各類學科去觀察、解釋,更甚或預測、預言,除了為了將現象賦予意義,更是通過合理其表象,得出理性結論,再作為下一次的行為基準,藉此提高自己的生存機率和狀態。

不得不承認單一個面向的知識不足以理解世界,而且各類知識都有其門檻和受眾,宗教或占星相學在長年累月的傳承下,知識和理解均透過累積、印證而不斷洗涮沙礫。所以即使宗教或各種占星相學不一定有科學般絕對的解釋權,不等於宗教和這種占星相學的信仰者,其眾信仰者集體相信而操持(practise)而帶來的集體潛意識不會對未來有改變或導向未來。

占星,或許是透過歸納自然而將自然力量收編人力可解釋的規條,嘗試將「神性」轉化為「人性」。(注:此處的神性不等於指宗教的神,而是泛指可主宰現象的全能力量)

面對不能被動搖的世界紛亂,我們可控的就只剩下想成為的自己的認知;面對地球、國家、個人和無法認知的命運,為何人要營營汲汲追求意義、目標和生存目標及各種肯定?意義於每個人的角度,價值都不一樣,世界沒有唯一的真實,這理解不是虛無主義,而是當人想回歸自己的誕生、經歷、尋找對未來的安慰時,直覺、靈性或占星術,或許是用以訓練更好、更準確或更具解釋和傳達的手段,以一種比宗教更個人化和更包容、接納主體差異的語境撫慰每個人對世界的理解和認知。

我將持續帶著覺知和意識,感受日子的流動,控制自我意識,享受自律與自由,透過占星的指引,專注成為自己。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