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庫

「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成立的初衷,是希望將台灣社會中被主流媒體忽略或扭曲的公民行動,以影音形式紀錄下來。十年來,公庫已累積超過3千餘則影音紀錄。我們期望這些紀錄是各界查詢與理解社會事實的管道,因此亦採CC授權作為公共資源。 我們相信,另類媒體的獨立與公共性 須透過群眾認同、涓滴集資才能真正達成 ◈捐款挺公庫:https://donation.civilmedia.tw/

跟騷法上路兩月受理685件 婦團:妥善保存證據、提昇個人資安

《跟蹤騷擾防制法》自今年6月1日上路以來,光是6月單月就受理394件跟騷案件,截至7月31日為止共受理685件跟騷案件,其中九成的受害者為女性,又以運用網路及數位工具的數位跟蹤騷擾佔大宗

文/公庫記者吳容璟

因此現代婦女基金會8月10日召開記者會,公布數位騷擾的四大共通性:持續加害難以阻斷、假訊息影響個人名譽、利用網路科技跟監埋伏、破壞被害人生活圈等,呼籲民眾在遭遇數位跟蹤時應妥善保存證據、提昇個人資訊安全並報警求助,另也呼籲執法人員要更有同理心,理解數位跟騷案件的嚴重性。

七成受害者遭數位工具跟蹤、性騷擾

現代婦女基金會董事王如玄提到,從屏東電信行曾姓女士的案件可知,前期的跟蹤騷擾行為若是坐視不管,都有可能造成後續人命上的隱患,而團體上半年共協助101位被害者,其中九成受害者是女性,個案被跟蹤騷擾的時間從半年內到長達26年不等,兩造關係則是前伴侶佔六成、前交往對象佔三成,由於曾是親密關係讓對方更能輕易掌握日常生活中的消息,包括手機電腦、各種通訊軟體的帳號密碼、家人與交友圈等。

王如玄表示,協助的案件中有七成受害者遭遇「數位跟蹤」的狀況,包括加害者會不斷「傳送威脅傷害被害人、親友或毁損財物的訊息」、在網路上「傳播被害人流言和丟臉的事件」致使名譽毀損、「以GPS追緝被害人行蹤」並提前至現場跟監、埋伏等。

此外,更有六成以上遭到「數位工具性騷擾」,包括密集收到過分要求或進一步性暗示的訊息,也有加害者在網路上批評被害人外表和身體,或散播色情猥褻影像並影射內容就是被害人等,更有加害人會侵入被害者的手機或電腦竊取資訊,甚至變更或接管帳號。

王如玄表示,從陌生人對自己「人肉搜索」或分手暴力和瘋狂追求的案例中可見,數位科技的普遍讓原本只是在網路上和親友分享的資訊,反而轉變成加害者掌控自己行蹤的手段,進一步造成實體生活的跟蹤與破壞,成為像是「背後靈」般的存在,因此提昇個人資訊安全成為首要之務。

現代婦女協會提醒,民眾應拒絕下載來路不名的軟體、不點擊不明連結,確認社群媒體的隱私設定、移除網路上的個人資訊,並避免「打卡」等標示自己所在位置的舉動,如果懷疑手機遭到GPS追蹤定位,可檢視手機系統中的隱私權和定位設定,進一步排除不知名的程式或帳號,若懷疑汽機車遭到GPS跟蹤,可先觀察車體有無螺絲鬆動及被拆裝過的痕跡,並請業者協助偵測與卸除,並記得全程錄影為證,提供後續報案佐證。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刑事警察科副教授吳啓安

警專教授:緊扣跟騷法四大要件 隨時截圖、錄影蒐證提昇定罪率

臺灣警察專科學校刑事警察科副教授吳啓安指出,跟騷法自6月1日頒布施行至7月31日為止警政機關共受理685件跟騷案件,其中女性被害人佔九成共618位,同樣以通訊騷擾為大宗,警政署已制定相關處理機制,只要民眾到派出所報案便會協同家庭暴力防治官及婦幼隊到場協助,對於外界擔憂書面處理緩不濟急的部分,他則舉例有一個台東的案子,因為對方在跟騷法頒佈施行前就有跟騷情況,在7月還持續跟蹤,警察機關也予以書面告誡,但對方仍跑至被害女性家中意圖不軌,因此已將對方預防性羈押。

吳啓安強調,跟騷法四大偵辦元素為:針對特定人、反覆實施、行為與性與性別有關(八種跟騷態樣:監視觀察、尾隨接近、寄送物品、冒用個資、不當追求、妨礙名譽、通訊騷擾、歧視貶抑),違反特定人意願使人心生畏怖等。因此呼籲民眾報案時緊扣四大要件才有辦法成案。

針對親密關係的網路跟騷,吳啓安提醒在親密關係結束之後,一定要重新登入個人帳號、變更密碼等,自己的生活環境及交通工具也要定期檢視,不要讓人裝設不當設備或軟體。他也強調,很多被害人在收到不當文字或色情圖片時,第一時間會覺得噁心、不想看就直接刪除,但這將導致證據遺失,因此一定要「先截圖再刪除」,保存證據才能提供報案時的資料佐證。

此外,拆除GPS或airtag等跟蹤設備時也記得全程錄影,若警覺已遭到跟蹤也可自行反蒐證,透過自拍或錄影順便紀錄人事時地物,證明該跟蹤行為「反覆跟持續」,這些都有助於未來偵辦時較高的定罪效果。

現代婦女基金會研究員王秋嵐

法官說:不要看就好啦、封鎖他就沒事了 

現代婦女基金會研究員王秋嵐指出數位跟蹤有四大共通性:持續加害難以阻斷、假訊息影響個人名譽、利用網路科技跟監埋伏、破壞被害人生活圈。個案時常反映,即便封鎖對方的帳號也沒用,因為對方會不斷申請其他帳號繼續騷擾,或是轉而打給自己的同事或親朋好友,讓被害人惶惶不安。

王秋嵐說,許多加害者還會在網路上製造謠言,讓被害人花很多時間澄清卻常常百口莫辯,致使個案在工作、人際關係上都備受耳語、名譽毀損,對方還會透過網路每天確認個案的社群平台如Facebook、Instagram等蒐集個案的生活動態,而後人就會出現在現場等待他、跟監、埋伏等,還會駭入帳號監看自己的對話紀錄和定位等。

「被害人逐漸變得孤立、不敢與人接觸,生活幾乎是社會性死亡」,王秋嵐說,更糟糕的是被騷擾對象還會擴及家人、同事,被害人只好辭職、搬家,甚至不再出門、不再使用社交平台,但這對於屬於網路原生代的被害者而言就形同在社會上失去聲音、沒有生活也沒有生命。

王秋嵐指出,目前有超過一成以上使用GPS定位手法跟騷,也有個案是遭到蘋果系統的「AirTag」(物品追蹤器)跟蹤騷擾,對方會講蘋果用品安裝在個案的交通工具或使用物品上並進行定位,雖然後續已找到對方AirTag的序號也交由警方偵辦,但案件處理速度不快,目前被害人仍持續遭到跟騷中。

「這些執法人員對數位騷擾,到底有多少敏感度?」王秋嵐批評,執法人員可能不清楚被害人活在怎樣的世界、受到的衝擊有多大。有一個案的家人同事不斷遭到通訊騷擾,對方還用社群軟體不斷放話、嘲諷,雖然不到威脅殺害的程度,但時常放話下一步要如何騷擾,讓他們終日惶惶不安,對方也已收到警局的書面告誡

但當被害人欲向法院申請保護令時,法官卻告訴被害人「那你們就不要看就好啦,你就封鎖他們就好啦」讓所有人傻眼,被害人更不知所措,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王呼籲執法人員應更有同理心,接下來也會努力讓執法人員了解數位跟騷的危險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