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ire5266

興趣:音樂 舞蹈 塗鴉 及因物價飛漲而接近放棄的做甜點(材料貴 目前目標:翻譯綠蔭之冠

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13

我回來了! 發現關聯作品找尋不到綠蔭之冠 The Viridescent Crown Chapter012

【】記號為譯者加注,包括擴充完整語意或提出訂正意見。

‘’記號呼應原文,大多為旁白或角色心內話。

「」是角色台詞或加強語氣單詞

展卷愉快!


語調輕鬆但內容嚴肅。

尤斯看了蘭一陣子思考著。「妳是常吃含鉛食物是吧,怎麼經歷那種事【還若無其事的吃束西】?」

對這種行為的解釋因人而異。有對之稱為愚蠢的,也有說是讓人咋舌地膽大。

妳又是怎麼想的呢?

他延長沉默的時間,但是蘭看他的樣子沒有波動。無論我看她多久,都看不出她有在擔心。

尤斯很了解自己。他有著多疑和卑鄙的個人特質。撇開好壞不談,他知道他就是。尤斯輕輕吐氣說:「姐姐是唯一能夠背叛我的人。」

蘭對這話皺眉。「我不會的。」

「是。」尤斯點頭。

蘭的眼睛厚【此句我找不到有其他釋義】,但尤斯對於自己說這話訝異。會被背叛意味著對那人信任。

信賴。

尤斯這樣解釋她的行為。如果獵人見了一小鹿是從未接觸人類的,好奇地接近 人而人手中有食鹽,不管有多少位獵人,他們不會下狠手對鹿捅刀【但願現實如此…英翻把片語寫了錯字,翻譯起來有夠亂麻的。】

在尤斯眼中,蘭的作為就是如此。伸出她的脖子說,「相信我吧。」

‘妳制造了許多疑惑點呢。’

‘呃。他對他也談不上誠信。’尤斯如是想而點頭。「好,我們做個交易吧。」

「這是明智的選擇。那,我可以訂定細節嗎?我需要零用錢。」

尤斯在蘭低語咕噥時翹眉。「錢就從公爵府私有金庫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吧。」

「負數的私房錢…」蘭小聲地說。尤斯點頭,「那倒沒錯…」

「但錢到帳的話,妳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沒問題。」

「不是,我不是要『給拉齊亞家主』的錢,而是給蘭,我要經過同意的個人零用錢。」

尤斯的藍眼稍微瞇了下又打開。「可以。」

「很好,那我們結盟成立啦!」

「妳是【拉齊亞家】的奠基者。所以當我成為家主之後妳打算做什麼?」

「誒?這麼想來,我還沒考慮過…。」

想作為千金待在拉齊亞的話,果然還是要結婚的吧?一般這時候會和男配有連繫…但這裡的男配不是我的菜。

蘭在腦內調查的時候,尤斯從座位上站起來。

他靠近而蘭抬頭。尤斯的手指拂過她的眼。「都消失了呢。」

「什麼?」

「疲勞的痕跡。」

蘭對於他的話笑了。「因為我整整睡了三天呀。」

啊啊,所以我的頭腦才清醒了啊。也是,最近工作真的很辛苦。誇張地說,我覺得像重獲新生。

「我可以在晚上更近一步的談嗎?關於處分和同盟問題。」

「好的。」蘭點頭。

尤斯的手往下移動並輕拉她洋裝的衣領讓它更敞開。【好像有點色氣…】

禮貌地問候後,尤斯離開了房間。蘭思考,在嘴內又咬了下沙拉。

‘尤斯既不恨我,也不愛我。只是利用我而已嗎?‘我覺得好迷茫。

‘但我不認為他討厭和我相處。‘沒道理人會帶飯給討厭的人吧。’如是想,蘭解決了沙拉。         ﹡            ﹡           ﹡

事情卻比想像的還要麻煩。

叔父主張羅比獨自策劃侵犯蘭,還說都是因為太愛她才會這樣。

「難道你愛我就可以侵犯我嗎?」在蘭碎碎唸時,尤斯冷冷回應:

「他說這是年輕人的熱情。」

年輕人的熱情?!

蘭對於羅比愛就無所不為的思想吐舌。坦白說,她感到生氣。

更過分的是,叔父為子辯護說,他不是存心侵犯她,他只是想看她的睡顏。

一個非常喜歡自己表妹而魯莽地做出得到她的計劃,那為成為女管家的蘭。

男爵如此為兒子辯護。

「哼。」蘭問尤斯:「你怎麼想,尤斯?」

「我認為我們不能就這樣算了。」

「我就是這麼想的。然後,」蘭露齒笑。「我能做個有點野的丫頭。」

尤斯想了會說,「妳不必。」

「誒?為什麼?」

「最初我是考慮將他處死刑,」「但取而代之的是下達驅逐令,然後剝奪林德堡男爵家的繼承資格。」

「變成單獨的爵位?」

「是的。」「事實是,家主在領地人民間的聲譽會變差,沒有必要做到這地步。」

蘭沉思,「真的嗎?」若她能趁此機會根除她叔父的勢力就再好不過了,但此舉對於涉及在內的尤斯是不近人情的行動。

‘但我們策劃捕獲所有的叔父的那不勒斯【?】在這大宅裡。‘這是好的自我保護。「但將羅比無限期地關進監獄比較好吧?」

「不。」尤斯回答得很明確。他抬那藍眸注視蘭說:「原諒我。」

這是那麼糟的懲處嗎?

噢,它【英翻寫it】可能成為一名奢華囚犯或其他類似的事。

這是蘭的弱項。她並不知道這個世界的所有事物,尤其是風土民情和司法體制。

「唔,我會執行的。我會下達不得讓叔父進入天空城堡的禁令。」尤斯略微低頭。

「那樣不錯。」

「那我們就執行吧。」

蘭說著,蓋上印章並遞過文件。拉齊亞領地十分廣闊所以有獨立法庭。但這個案子是血親間的問題,蘭自己也算得上是法官。

說不定林德堡男爵還會上交請願書,不過她打算無視掉。

這彰顯和林德堡站邊就是本家的仇敵。

若人不是傻瓜,不會背棄拉齊亞公爵選擇林德堡。

「另外的問題是挑出被解僱的人。我們反正在結算財政時也會縮減人員。」

這個做法使人去審核別人。蘭遞交捕拿人員的文件。

尤斯打開文件說,「我們正進行一項十分吸引人的計劃。我放了長線在公會內,而他們說約有兩名自願者。」

「我要求他們儘快到來。我想我們即將能發揮影響力。」

「你覺得債權人們【英翻寫debtors不合上下文】不會起疑嗎?」

「是啊,還不到時機。只要他們僱人挖礦,他們就掉進謠言陷阱了。我已對挖礦者放風聲我發現水晶礦。」

「你【?人們?】很快就會察覺真假晶礦之別。」

「是呢,但時間所剩不多。把真相藏起來也保不了多久,頂多五到六個月。噢,因此我考慮賣掉一些母親的飾品給黃金玫瑰的頂級人物。」

「飾品?」

「是,那是我取得錢的原因。並且我將還她從跟隨者借的錢。【略一句,Won because I’m shy. 不翻】」

她之所以平均地從三個家族借款是因向這追隨的家族借錢是最自在的事。

那借來的錢,光追隨者部分的數量就約50,000維拉特。而向沙爾蒙候爵用土地抵押借來的有300,000維拉特。向希米歐伯爵借了200,000維拉特。

債款的金額大,利息是巨大的,所以幾乎不可能年年付那利息。最初的借款合約要150,000維拉特。

‘該不會拉齊亞公爵想要賴帳吧!‘蘭嘆氣。

在原著,叔父插手拉齊亞事物的同時,還把土地拆分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賣掉了。只剩下爵位和天空城堡的空殼。

在此時,去稱呼他公爵是可咒罵的。最後,瘟疫的來襲造成重創,叔父、大多數的百姓以及家臣們因此致死。

這樣的公爵位被尤斯繼承了。你能理解他還要走多少辛苦路嗎?

‘換作是我,我會直接放棄拉齊亞。我不敢打包票。’

無論如何,不管情勢發展,尤斯並沒有放棄拉齊亞。

‘至今為止,我以為他是男主。‘或許拉齊亞對於尤斯塔夫是至關重要的存在。‘然後希娜登場了。‘

那女性空降的那一刻,翻滾了這方土地的悲劇並轉而稍微幸福起來!

又另一個艱辛【的故事?】。

蘭不寒而慄。「尤斯。」

「是。」

「如果沒有尤斯,我早就從公爵家離開了。」

她說的不是她寫的小說,但她記綠下書時對每一個人物的感情都不曾消失。

羅斯步入房間在尤斯想要對蘭的話說些什麼的時候。「那真是幸虧主君在這兒。」

他說著並啪噠一聲放下茶杯。茶水稍微溢出並流向杯沿。

羅斯轉身而這一次禮貌地放下杯子在尤斯面前。

多麼令人討厭!

羅斯瞪著蘭,但蘭淡定地不說一字。尤斯身邊有個像他如此忠誠的騎士是好事。

那時,尤斯起身離侳並交換他的茶杯和蘭的。羅斯臉轉紅。

尤斯平靜地說:「妳的指尖弄髒了。」

「嗯?沒事的。」這麼說著,蘭對羅斯微笑且快速端起杯子。「謝謝你,尤斯。」

「小事不用謝。」尤斯如是說並坐回位置上。羅斯靠近並擦拭尤斯的杯子,用自己的手帕。

誰叫你灑了我的茶水?

‘順帶一提,尤斯真了不起。’與其說‘不要那麼做’,用行動表明【態度】更明確。羅斯在將來不會再做這等舉動了。

蘭想著,啜飲涼掉的茶並遞交文件。

「姐姐,我是說妳先前提到的飾品。」

「呃?喔是。」蘭往上看。

「妳確定處理掉妳的財寶沒問題嗎?」

「是,只是賣二手得不到多少錢,所以我將只售出一部分不會虧太多的。我確定此舉動會帶來流言。」蘭笑著看尤斯。「我會留下其餘的珠寶給未來的公爵夫人。」

我從未見過希娜,但我肯定她是位漂亮的人。

我這次不再讓你受苦。更正,一個知道未來的人,用「這次」來敘述對嗎?

‘對蘭而言,這世界就好像她原創的一樣。’如果她這樣說也無傷大雅。

結論已得出。

「未來的公爵夫人?」尤斯反問,

而蘭點頭說:「是啊,她說不定會從天上掉下來,對吧?」

不知為何,尤斯表現出焦躁的跡象,蘭覺得尷尬。

‘怎麼了?難道他遇上心儀的人了?不可能吧現在?那麼,我工作得不夠努力嗎?‘

因繼母與導師而造成的創傷之一是厭女症。

‘但這次,應該沒那麼糟…‘蘭憂心地看著尤斯塔夫。

‘唔,可能是輕微症狀。或許他長大會緩解吧?’讓我們一起最大限度的觀察吧。蘭在心內點頭,下定決心。

確實對於尤斯有所欠缺。我母親支持蘭,那死而復生的女孩。在蘭掉進這個世界,母親的支持越發深刻,使現在的蘭困惑不已。

雖然蘭為她失去她的女兒感到歉意,蘭儘可能地遵從她母親。

其結果,她不能積極地向尤斯求助【?】。

所以即使我討厭尤斯那揮之不去的回憶。或許他把蘭轟出去【?】。

‘那個不是我做得最好的事嗎?‘至少,阻止了你被下藥在餐點裡,處罰,掌摑,和污辱。‘我擔憂,我害怕。’

蘭想著,提出處理一些珠寶的主意。噢,對了,還有—

我徵求萊葳莉安排伊盧米納蒂伯爵的女兒的事,但我會再問問伯爵。

同時,蘭連絡萊葳莉在電臺頻道上。即使它是魔法的交流頻道,太遠的距離就不能通訊了,幸運地,萊葳莉在拉齊亞境內。

我聽聞是由於冰之水晶起的運輸作用。

‘這對我而言是好事。‘

蘭說著打招呼的話邊想著。「哈囉,萊葳莉女士。」

「好久不見,家主。」

蘭因為她聽萊葳莉的聲音有些疲憊,關切道:「妳這幾天忙嗎?」

「忙翻了。但現在不做何時做?所以有什麼事呢?」這就像寸蔭寸金的人急著進入正題。蘭提出她想賣珠寶,且她培育萊葳莉要求的治療師【?】。

「我會派其他人員專門處理首飾。並且妳所要求的治療師。」

萊葳莉嘆氣。「我不認為他有動身意願。精靈族治療師是難以用金錢打動的。」

「原來如此。」蘭輕輕咬唇說:「那麼我會送一些東西給他。假設來說,他不能忍受他看了還不感動。」

「天啊?」萊葳莉的聲調充滿了愉悅的好奇心。

「怎麼辦到呢?」

「我會寄封請求信。」

「然後我會連絡妳並派員給妳,次日。妳可以透過管道發送。」

「好的,若妳還需要別的什麼就連絡我。」

「呼呼,我好期待十二月的來臨。」

十二月是社交季的頭一月。蘭對於萊葳莉的話笑了。

「我也期待十二月的到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