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自由 毋寧死

射手座,熱愛自由。人生苦短,快樂與幸福,是目標;自由是目的地。

【席耶娜】華燈初上真人版|比戲劇更有戲的奇女子

在紙醉金迷的世界裏,她保有樂觀及人性光明面,以及令人動容的理想⋯⋯

華燈初上的熱潮隨著落幕很快退去,但席耶娜的末代條通日式酒店仍象徵性的存在著。為什麼一家不賺錢的小店要繼續經營下去?席耶娜有著更大的理想,說是酒店界的傳道者也不為過,她一直用她的方式推動著,希望政府正視酒店及性工作者的權益。所以,華燈初上也可以說是因席耶娜而誕生。

接受生命的安排,席耶娜樂觀且喜愛自己的職業

席耶娜有著無可救藥的利他細胞,她年輕負債是因為做一家精油直銷,後來去一趟法國發現精油真象不若上線說的那麼利害,她當場難過痛苦,不忍心那些相信她的朋友,她決定幫所有朋友退貨,已開封的她就用半價全部買回來,就這樣,她用害死人的「借錢免利卡」欠下第一筆卡債,4年時間幾十萬滾成了千萬巨債,為了還卡債,席耶娜走上了酒店這條道路。

席耶娜對自己的職業不以為恥,即使在日本及澳洲打黑工時,她有些不好的經歷,然而天性樂觀的她說:

「我只記得美好的事」。

以續命條通文化與照顧酒店從業人員為己任

她在酒店業多年打滾下來,從小姐到媽媽桑,她越是在酒店這個產業中,她越是有一份責任感:她想讓更多了解酒店文化,也讓酒店產業有正向發展,而不是一份見不得的工作。

她為此在2016年成立了條通商圈發展協會,2017年提議舉辦「條通藝術季」,讓「活水」進到條通商圈,想讓更多年輕人認識條通文化。2020年疫情爆發,她在此時籌組臺北市娛樂公關經濟職業工會,藉由條通商圈導覽行程,幫助經濟弱勢的酒店從業人員。2021年疫情進入三級管制,酒店不能營業的五個月期間,她把自己的酒店變身為物資中繼站,把物資分送給沒有工作的酒店工作人員。

席耶娜的高聲量不為自己所用

席耶娜在華燈初上上演期間也跟著爆紅,接受各大平面媒體採訪報導,關於她的故事上網都能找得到。甚至,幾個知名的podcast節目,像是吳淡如跟黃大米都有訪問她,席耶娜在擁有聲量之後,並非用這些聲量來創造一己之利,她更加賣力的想讓大眾因了解酒店與條通文化,長期希望這個產業能夠被政府承認合法,這樣才能維護從業人員的權益。

到目前為止,席耶娜說她做的很多事都是賠錢在做,包括她轉型創辦的擒慾實驗所也是賠錢,還被精打細算的吳淡如在節目中當場教育一番。不過,席耶娜對於負債的壓力似乎已經很能適應,她倒覺得做的開心就值得了。

真性情在訪談中表露無遺

在吳淡如訪談的最新一集節目中,席耶娜提到她的一位日本客人也是她的貴人才野先生,最後吳淡如請席耶娜講一下想對才野生生說的話,席耶娜直接崩哭,聽著聽著,我也忍不住眼眶泛紅。

席耶娜給我的啟示

我對席耶娜的故事非常有感,因為我過去有一段時間看不起自己的工作,厭惡整個公務員生態及環境,因而萌生想要逃離公務員的那段過程。然而,席耶娜在坑人、心機深重的酒店文化下,沒有受那些黑暗面影響,她看到的總是光明、美好的人性面,所以她熱愛自己的工作、事業,並且在它式微時為它奮鬥。

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愛上自己的工作;如果有一天離開公務員,也不是因為逃離,而是感恩。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