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漪軒
云漪軒

喜愛做無用的事,認為人生最幸福的時刻,是忘記時間。 🌐 clouddropwave.contactin.bio

【寫一個MV】8|《樹》人魚公主一旦決定愛人,就已經沒有全身而退的餘地了

很可笑是吧?人魚,怎麽會戀上向天空靠近,離水只會愈來愈遠的樹呢?因為,我偏偏妄想,水生根。
很可笑是吧?

人魚,怎麽會戀上向天空靠近,離水只會愈來愈遠的樹呢?

因為,我偏偏妄想,水生根。

酒水可以嗎?

你我隔著一張長桌,一個人,一盆花,手邊同樣放著一杯酒。

相約品酒,但我們壓根沒看酒影浮光,只忘我地凝視著對方。

眼神交接許久,還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我們,是想起同一件事嗎?

那個夏夜,一點都不冷

但我們緊緊靠在一起,窩進沙發裡,全神貫注地盯著電視,緊握著對方快要冒汗的手。

一齣 “Forrest Gump”,誰會看到雙手捏得如此生痛?

「無人。」


那我們,是甚麼異類?

與世相違,那刻你似乎無法接受,戲終後就在飯廳呆坐至天明,甚至下意識拿出酒杯,手不自覺地撫著杯緣。

指腹沿杯反覆來回輕撫,很想喝,但僅餘的一絲理智,勒住了你倒酒的衝動。


眼見我走近,你笑了笑。

看懂一切的我,乾脆拿起酒瓶,拔掉瓶塞,倒起酒來。

「再嚟?」你故作輕鬆地問,我以有何不可的表情回應。

何以要壓抑你早已動情的淚腺?

把酒倒出,你也就把話說出。

摘掉眼鏡,褪去偽裝,淚水才敢肆意流淌。

我情不自禁撫上你的臉,抹去一點點淚珠。


男人的淚,很燙。

男人的吻,卻是溫度適中,暖入心魂。

你吻上我額頭,我輕枕在你肩,兩顆腦袋就如連體嬰般緊緊相依。


你有我,我有你,無論遇上甚麼,我們都不怕,不怕。

所以,約品酒卻不碰酒,看劇竟情深至不能自拔,也正常。

哪需懼怕旁人眼光。


再說,怎奇特,也比不上我。

酒水不合,汗水如何?

你拉我走進紙醉金迷的派對,人影幢幢、燈紅酒綠之下,你似乎更樂意展露自己的心聲。

緩緩靠近的你,滾燙又粗重的呼吸直接噴到我臉上,害我的臉比豔紅洋裝更透紅。

一片人聲鼎沸,而我只聽到愛的氣息,微弱但無比堅定。

又一夜。

剛剛入睡的我,意識尚未模糊,你的手輕撫我臉龐,我都知道。

柔柔且帶點酥麻的觸碰,我暗自期待,久一點吧,再久一點點就好。


只可惜,我忘了,人魚公主沒有你可以抹掉的汗水。

指尖溫熱,轉眼即逝。

汗水,我給不了。

海水,我碰不了。

兩人船P,明明是極其浪漫的驚喜約會,我卻感覺像暗藏悲痛的分手前夕。

孤身一人坐在遊艇頂端,看著下海嬉水的你,我竟感到高處不勝寒。

海洋,我比你更熟悉,卻要疏遠像陌生人。


一臉孩子氣的你示意我下水一起玩,我只能笑著搖搖頭。

為了你,我拋棄了家,可是,你偏偏愛上了我的家。

這一切,我都只能爛在心裡。


不想沉溺於此番愁緒,我忍淚告別了溫柔如昔的海風,轉身入內弄起午餐來。

呵,我能放心觸碰的,也只有食水了。

不知何時上了船的你,悄悄走到我身邊,拿起剛洗好的車厘茄,放進嘴裡,再漸漸靠近我唇,就像想借百力滋接吻一樣。

我卻下意識轉過頭去躲。


對不起,我無法嗅著海水的氣味,就似當著家人面前,做此等羞事。

不曾拒絕你甚麼,沒想到唯一推卻的,就是你最想要的。


海,我不能給。

包容不再專屬我的你,我不能。

點起燭光,誠心閉眼,十指交握,默默祈求,上天讓你回到我身邊。

為你捲煙,為你點煙,為的是教你享受煙絲的氣味。

那你撫我、牽我、吻我,難道不是為了帶我嘗盡愛情的甜蜜嗎?

現在,怎麼突然沒了下文?


莫非,我從未有幸為你點上一根煙,只能遠遠凝望著你捲煙的修長手指優雅飛舞?

莫非,我從未有緣與你品酒對視,只能借著客套握手時直視你迷人的雙眼半秒?

莫非,我從未有福氣跟你約會看戲投入同一種情緒,只能假裝累了來貪戀與你共坐同一張沙發一小時?


莫非,莫非,莫非那杯酒你從來都不是在等我為你倒上,那滴淚你也從來都不是在等我安撫才能釋放?

其實,你從來都不需要我嗎?

細思極恐,我不由自主把雙手緊握起來,指甲深深刺入皮膚,抓出血痕也渾然不覺。

你我曾流戀過的那個抱枕,你我眼波流轉之間的那盆花,你我卿卿我我時旁邊的那盞明燈,你我緊緊相依當下背後的那幅畫⋯⋯所有與你有關的事物紛紛升起,我要仔細看看,看看我們愛過的痕跡⋯⋯


一閃一暗,極度憂鬱的深藍濃濃籠罩整個世界,一張張人臉隱約浮現,一個個身影頻頻閃現。可是,任輪廓再模糊,我也看得出來,誰都不是你。


深藍變天藍再變海藍,不斷幻變的藍讓我繃緊的神經得到片刻喘息,是家的氣息。我正坐在離水極近的船頭,熟悉的家觸手可及。正當我放眼望去一望無際的大海,打算尋找剛在嬉水的你時,竟發現背後傳來陣陣煮食聲,你居然站在我後頭。


到底,哪一刻是真實,哪個你是幻覺?

此刻,雙眼毫無愛意的你,在驚濤駭浪中,淡淡掃了我一眼。

心中警鈴猛然狂響,人魚族流傳千世的傳說,竟要再度上演嗎?


王子遇海難,我救了他,他很感謝我;我照顧他,他很感謝我;我愛上他,他也很感謝我。

感謝我愛他,而不是感謝我也愛他。

因為,王子從來都沒有愛過人魚公主。

「啪!」,一聲巨響,豔極的花,透亮的花瓶,柔韌不斷的水,全都碎得徹底。

如果能把我的心挖出來看,此刻也該是這個樣子。


是時候回到現實。

不必繼續祈求,時間流轉已經沒有任何意義,就此停下吧。


張眼一看,呵呵,原來眼前這面鏡子是假的,壓根看不到我自己,還是床邊那塊鏡子誠實。你看,淡綠洋裝很適合我吧,綢緞上一串串綠油油的花枝正好提醒我,該走到最後一步,把森林全都砍掉了。

悠然自得的我,從容走出房間,準備出門時,經過正在沙發上熟睡的你。

還是忍不住停下腳步。

睡著的你像個孩子,可愛得讓我很想輕撫你的臉,感受那令人著迷的柔軟觸感。

不過,這次我學乖了,在失去理智前成功停下所有動作。


試問,誰還能再承受一次,親手拆穿幻覺的痛苦?

誰敢保證,你是真的?


“It's there. It's not there. It's there. But it's not there.”

我昂然走出大屋,嘗試逃離耳邊喋喋不休的魔音。誰會想到,那時剛蛻變成人形的我,在沐浴間享受如飄浮大海上的日光浴時,看到的第一首詩,竟預言了我此生的結局。

沒有你,這間屋再也稱不上家了。

那麼,我這樣離開,也該不算是離家出走。不過是去一趟遠門,出席葬禮而已。

今天要做的事可多了,我在梯間坐下,出發前再仔細檢查一遍待辦事項。


“Stop all the clocks, cut off the telephone…” 嗯,這個做好了。

接下來要做的是:

“The stars are not wanted now; put out every one,

Pack up the moon and dismantle the sun,

Pour away the ocean and sweep up the wood;

For nothing now can ever come to any good.”

我穿過公園,越過墳場,走進森林深處,再次撫上這棵樹。

是的,人魚戀上樹,人魚妄想水生根,人魚痴想他想要的自己都能給,非常可笑。

但我不後悔。


只是,有一點可惜。可惜在幻覺消失之前,我沒能知曉,假如酒水、汗水,都不是只有我能給的養分,那麼,淚水,可以嗎?

遺憾是淚水煉成的珍珠頸鏈,此刻才成形。

是命運吧。

來不及流淚,來不及送你,來不及愛你,來不及被你愛。

或許只來得及說再見。


臨別的禮物,我放在茶几上了,我相信你會發現的。

如果熟睡的你並非幻象。

日月星辰都失去的世界,極度灰暗,代表一切都是時候了。

“Funeral Blues” by Wystan Hugh Auden.

年少不解詩中意,讀懂已是詩中人。

今天,終於都明白了。


再見,我的愛。

再見,這個世界。


餘生,再不相見。

不,沒有餘生這回事了。


永別吧。


“He was my North, my South, my East and West,

My working week and my Sunday rest,

My noon, my midnight, my talk, my song;

I thought that love would last forever: I was wrong.”

「熱吻過後先看透,愛驚天動地球。漩渦吞走的我,流浪在宇宙。若無人猶豫像我,愛怎麼善後。無心施捨的愛,哪個我會有志氣放手。」

P.S.

以上一切皆為腦補。

為何想起“Funeral Blues”這首詩,是因為MV的YouTube簡介(但也有可能是我想多了哈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樹》:遊走於流行文化與詩情畫意的Serrini

一街都是 Mirror,到底Mirror有多紅?

夢見 / 人魚傳說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