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udy
Cloudy

需要这个没有审查的空间,记录我所有真实的瞬间。

对话记录:性欲、梦、不可知与艺术创作

这一次,我们从性、梦境、不可知事物,谈到艺术创作、小说、和影视作品。

定期整理我认为有保存价值的对话,记录我们互相质疑、认同,一起雀跃、深思的瞬间,以不至于让它们消失在时间长河。这些对话对我的意义就像十年前的QQ空间相册,我想很多年后我们可能会因为文字或照片的证据回到过去时刻。

 

这一次,我们从性、梦境、不可知事物,聊到艺术创作、小说、和影视作品。

 

-

 

我:上次对话结束后,我花几个小时整理了出来,没想到工作量不小,近两万字,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读完并对我们所讨论的内容发表看法。我给你起的英文名还不错吧。

 

Wild: 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们聊的东西很多!非常喜欢(英文名)!而且我一下就get到了。在这次谈话之后我又有了一些关于这一系列事件的思考,主要对于你这几次叙述事件中的另外一方的恐惧反应。

 

在这次和神秘学相关的讨论中,我们是没有达成共识的,但我们彼此的态度都很开放。即使是这样,我在某一个瞬间依旧会产生“如果你将这件事情放在网络上,然后我因此被攻击了”的恐惧。那一个瞬间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她们会恐惧。从那种短暂的恐惧体验脱离以后,我恢复了平静,并开始反思,我在想这种不安全感是否多多少少都在影响我们的表达和生活。在中国这个语言观念被高度审查的地方,也许这种对公开与观念碰撞的恐惧是我们保护自己的方式。

 

我:其实最后聊神秘学,在你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你的这种恐惧感。这不得不说,女性的感受很敏锐,哪怕我们只是打字。

 

Wild:是的,我当时的状态和平常聊其她话题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我:但是你应该能感觉到,我并没有对你的负面看法,观点不合也很正常,更何况这不是一个什么原则性、本质性的问题。

 

Wild:是的,这也是我后面很快恢复平静的原因。因为这和X平台上那种「你接触神秘学,你就不是激女,你是驴」的这种情况不一样。

 

我:我觉得未来,你可能会说服我,我不确定我一定是对的。

 

Wild:我也不确定。

 

我:我认为两个能顺利沟通的人,其实就不会发生在社区里遇到的那种事情,但我们会因为那些经历而感到恐惧。

 

Wild:是的,我现在还在学习神秘学相关的知识,也许我能找到一种平衡,也许我找不到,最后放弃或者不放弃神秘学,我都不确定,但我很期待,将来的我到底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我:我没攻击你的观点,但也许我把你的观点呈现出来,别人会攻击你,这个的确是有可能的,比如X平台的激女看到这篇帖子,可能既会骂你也会骂我。可是我觉得我呈现的,只是我们的想法、以及我们的经历,并没有我们的个人信息,因而他们针对的也只是那个观点,即便总是有人上升到人身攻击。

 

Wild:是的,没错!我现在觉得无所谓了这其实,别人的看法始终是别人的。

 

我:而且我们很明白,她们的局限性在哪里,所以也不必放在心上,但如果因为这样的原因就不表达了…

 

Wild:那就太可惜了。

 

我:一是会影响自己的表达能力和欲望,二是说不定每次写出来,偶尔会遇上有其他志同道合的激女加入我们、参与讨论,对吧。

 

Wild:哈哈哈哈没错!我现在会觉得,这一点和课题分离也许也相关。太过在意她人的看法,是分不清自己的课题与她人课题的体现。

 

我:是的,我其实从小就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尽管感受到自己有时处于视线焦点、我也常常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从小我所有的行为,都非常警醒、注意不受到别人影响。

 

Wild:那真的很好!我是在大概高中以后才慢慢开始发现的,直到我成功出国,才算是真正的开始实践尝试“不受她人影响”。

 

我:【链接】《论性欲》我写好了,等你回复我的观点。

 

Wild:我看完了!写得特别好,里面很多思考是我在阅读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的,比如性欲与羞耻感的关系。我大概晚点会再看一遍!这次只粗略地读了一下。

 

我:我觉得这不算是激进女权主要关注的一个主题,她和女权的联系也不是绝对紧密,我只是奔着求知、求真,去理清事情逻辑。… 不对,不能这么说。联系还是挺紧密的,这和女权对于女性身体的态度有关。

 

Wild:是的,讨论这样的主题我觉得依旧会有必要,如果完全不清楚性欲是什么,那又要如何该与自己、和自己的性欲相处呢。

 

我:只是没见过女权的其他人去提出类似的观点,她们不太会归因于羞耻,因为她们会觉得 这种情绪是不正常的、是应该改善的,她们不会把它解读为游戏,而解读为男权社会的遗毒。这是和女权大部分人是底层出生有关,越是高层越能把性理解为一种游戏,它和现实中的政治态度没必要保持一致,这一点我倒是忘记论述了。

 

Wild:是的,我印象里还有一些人会将性欲和自己满足自己性欲的过程看作是解压和抚慰,对于这种我也是赞同的。不过这种解压和羞耻感应该不冲突。

 

我:自慰这个词不就是这个意思吗,自我抚慰。不冲突,但这个观点并不深刻。因为自慰的时候在想什么,才是重点,这才是她在探索自己的羞耻感。

 

Wild:是的,我想了一下是的,这种观点是停留在表层的观点,我感觉这个对我很有启发,探索自己的羞耻感提上日程!

 

我:说实话,我现在都没法对任何人大方地说出让我兴奋的性行为,因为我真的觉得很羞耻,且我觉得比大部分人会感到兴奋的行为都要羞耻,而我知道这些兴奋点的背后有很多社会文化的原因。就像之前和你分析gpt解梦一样,这两件事挺像的。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也是,这让我想起来反倒是高中,我没有觉醒的时候,当时我还会跟朋友聊这些,虽然是以同人作品同好的角度去聊。

 

我:自由女权爱聊这些,黄色博主也爱聊,sm圈天天聊。

 

Wild:哈哈哈哈哈哈没错。

 

我:我之前在X平台其实很关注几个四爱博主,这些在激进女权眼里都是大忌。

 

Wild:没错。

 

我:我关注的四爱博主被激进女权批判过,当然,她的政治观点我也不同意,特别包容派。只是我当时对他们的关注,还被截图出来用以批评我。

 

Wild:我有位线下的朋友也是四爱,我能看出来她身上的局限性。

 

我:实际上我对他们的关注,是为了形成我今天所写的观点。

 

Wild:没错,这又是经典的关注=爱。关注这个行为本身不应该被赋予任何情感含义,这不代表关注者对于被关注者持有固定的正面或者负面情绪。

 

我:我分析了异性恋从性欲角度上的不合理性,这不是爱情的角度,而是性欲的角度。

 

Wild:是的。

 

我: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就是异性恋男老爱说自己性欲强,好像他们有多厉害似的,每个人都那么认为自己,实际上他们就很普,性欲来源很常见,并没有说多色情,或者性欲多了不起。

 

Wild:确实是诶。

 

我:男同的性欲我过去也有很多关注,只是这里没说,因为确实和女人没啥关系。我个人认为男同的性欲真实得多,你会看到他们玩很大,经常各种羞耻play,是异性恋不太会玩的。

 

Wild:哈哈哈哈哈哈是的,我对男同也有这样的印象,玩得很花。

 

我:因为他们敢于面对这样的羞耻感,并把这些做出来,而不只是想象。

 

Wild:是的。

 

我:这方面男同的探索可以说是最多的,女性的思考和探索在这方面很少,黄片我一个也没见过特别大胆的。

 

Wild:在性欲强度的维度上,我感觉同人女都比异性恋男强,不过同人女并不是真的在做,而是想象,写作,绘画,之类的。

 

我:女女的黄片,其实是有市场需求的,但是完全不受重视。

 

Wild:是的是的。

 

我:异性恋男 70% 人光插入就满足了,剩下 30% 人因为实在太阳痿了,也喜欢玩sm,然而他们的那种sm 我论述了,和女人之间是不成立的。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精准了!

 

我:可能那个比例我说高了,阳痿男挺多的。哦对了,我唯一一个非常认同、且非常典型的女同之间探索羞耻感的黄色小说,我发你看一下,它没有任何深刻性,但我相信这是女人写的,而不是男人想象的,真的非常羞耻,符合我所说的一切。【链接】

 

Wild:好的!我晚点看看!

 

我:我发现我和其他激女之间的一个本质分歧在于,其实我认为自由主义的观点,本来应该是对的,只是他们斗争的方式错了,导致明明在追求权利,却变成了把权利拱手让给男人,但是很多激进女权全盘否定自由主义的观点,认为性欲的追求与探索,也是落体和放大化性欲的表现,真正的自由,本来是一种很好的东西,我认为也是激进女权应该追寻的。

 

Wild:是的我很赞同。

 

我:我还忘掉了一个论点是性欲的特殊性。因为它是超越、脱离日常现实生活的,而食欲等基本欲望是完全属于我们的现实生活。我不知道你是否曾也有过这种感觉,就是食欲和性欲其实是冲突的,就是在我吃东西的时候,我不会有任何性欲,但是在我有性欲的时候,我也不会想吃东西。

这因为你在进食的时候,你吃的食物来自于这个物质世界,它是你跟这个物质世界发生关联的一种通道,通过进食,你实际上是在做一件特别现实的事情,就像刷牙洗脸,是在完成自己日常生活的需要,是非常严肃、和遵从社会文化约定的。但是当你进入性行为的时候,实际上是在沉浸在自己的想象当中,比如说你想象自己是一只小狗,或者是想象对方是一只小狗,这是一种脱离现实的想象,所以说,它跟现实生活中的其他行为,其实是有所矛盾的,在这个过程中,你遗忘了现实中真实的身份,沉浸在一种虚构的刺激当中。

Wild:啊是的,这种特殊感我也有感觉。举个我自己的例子就是,有时候我在感到恐惧的时候,如果我想起了和性欲有关的事情,我的恐惧就减轻了。这种“进入游戏状态”的感觉和日常的生活确实是不一样的。

 

我:很好的例子,嗯,我把这些论点补充进那篇文章了,等我公众号解封,加进去,但感觉敏感词太多,可能发不出来。那个黄色小说你有看吗,不太长,大概十页左右我记得。

 

Wild:我看了两三页,确实能感觉到是女性写出来的!

 

我:是吧,里面其实也有男性,但男性的角色完全没有被关注和重视,虽然这女人肯定不是女权,甚至她提到:女人应该和男人在一起。但是她和其她女人之间的这种感受,是自然倾向的表达。

 

Wild:是的,感觉很生活化。

 

我:你觉得这小说刺激吗,我觉得对我来说挺刺激的。我对这种设置秩序的肉体行为拥有强烈欲望。因为它非常羞耻。

 

Wild:还行!1-10打个分的话6或者7吧。原来如此。

 

我:这种性欲的表达,完全没有插入的存在,我觉得还挺真实的。

 

Wild:我感觉看这种小说的时候代入角色的不同也可能会影响对人的刺激。

我:是的,因为他们是同学关系,身份的存在也会加强刺激。虽然也提到抚触性器官的部分,但这不是中心,也不是唯一。

 

Wild:是的是的,没错,代入上位者和下位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种的话感觉和儿童自然习得的夹腿/枕头一样,没有后天的男性文化干扰。

 

我:是的,我觉得我未来也可以写一个我认为最刺激的黄色小说,我以前就想写,但没有今天的性欲理论。

 

Wild:好啊好啊哈哈哈哈哈。

 

我:很显然他们双方都很爽。

 

Wild:没错。

 

我:他们双方的不同的爽,我都能理解。

 

Wild:我会更倾向于上位者的一方,但是下位者我也能理解。感觉一种是身体、另一种是精神了。

 

我:其实都是精神层面的愉悦,精神的征服与屈辱,肉体上对于下位者来说,只会是痛苦,可能一点儿也不舒服。

 

Wild:啊—有道理。

 

我:当然,每个人的爽点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这个小说所提到的具体做法,是羞耻的极端表现,所以也达到了兴奋点,但还有其他的很多种形式。

 

Wild:是的,明白哈哈哈哈哈。

 

我:这种小说,我在网上找不到第二篇,其他的就算是女性写的,也是精神男人,自己写自己:娇喘。

 

Wild:是的,我回忆了一下看过的,还真的没有第二篇这种文。

 

我:虽然这文章也没啥深入的理论或哲思,但是它很真实,一切贵在真实。

 

Wild:是的是的。

 

我:我又想了一下,如果女性去现实中实践,其实会比男同做得好的多。因为她们更注重细节,会把氛围、对话等各方面做的非常到位、极致体验,从而激发性欲到极致。而男同除了粗暴的对白,就是直接开干,行为逻辑简单。

 

Wild:是诶,这个角度我没有想过。

 

我:女性的性欲如果认真感受和构思,会得到一场高级电影般的体验。

 

Wild:是的是的,而且本身女性之间的性行为也更加安全,虽然对一些人来说疼痛也属于性欲的触发点,但我感觉疼痛还是容易导致不好的回忆和感受。

 

我:我个人就不喜欢疼痛,无法在身体上吃苦。

 

Wild:哈哈哈哈哈我也是。

 

我:但我喜欢那种轻微的疼痛,酥麻的感觉可以接受。

 

Wild:没错,我个人能接触的是其她部位的皮肤被咬之类的疼痛,私密部位不行。

 

我:因为疼痛会在现实生活中留下性欲上头时的痕迹,导致你冷静、不上头的时候,你也能感到疼痛,那就不美了。尽管你上头的时候享受这种疼痛,这就像喝醉的时候摔一跤没感觉,但是你酒醒了就会痛苦。

 

Wild:是的是的,这种体验会让我很难再开启第二次。一想到第二天会痛,就不想做了。

 

我:其实屈辱和疼痛之间,是有值得讨论的关系的。屈辱,实际上是你不受到任何实际的伤害,从精神上被羞辱。

 

Wild:是的,屈辱我感觉很像一种精神疼痛。

 

我:就像你直接承认你是别人的奴隶、你低人一等,你没有受到任何身体伤害。而疼痛,是一种外化的形式,也许一个人疼痛,却并不一定臣服。我觉得羞耻感其实并不能从一个外化的行为上得到体现,我身上很疼,但我并不羞耻,所以就不爽。

 

Wild:啊是的是的,很有道理,这个会让我想起sm里面的brat属性,这种就是,属于权利下位的角色不选择臣服,而是玩弄和打破规则,挑衅上位这样。会感觉一般这种角色期待的是惩罚。

 

我:嗯,我知道这个,但它的本质也是臣服于对方,不然的话,他不会选择扮演下位者,他只是挑衅一下、来刺激对方征服他,来获得更大的被征服感而已,实际上内心早就是认同他们的身份区别的,这只是游戏过程。

 

Wild:那这样说的话屈辱其实也属于我的兴奋点了哈哈哈哈哈哈我想了一下这种游戏过程还是很对我胃口的。

 

我:哈哈哈,总结过了嘛,屈辱是所有人性欲的来源,只是很多人没认真思考,满足于简单的亲亲抱抱。但比如你仅仅是摸一个女人的胸部,其实也是一种侵犯对方私密部位的行为,能让你获得一种权力,而这种权力是其他人没有的,你能从这种权力中获得快乐。

 

Wild:是的,没错。

 

我:我觉得我现在已经站在女权顶峰了,哈哈哈哈。关于性欲的这场结论,真的让我觉得很先锋,虽然我早就有这些想法了,但是通过这篇文章理清了思路。

 

Wild:是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登上顶峰!说到这里我想起来,一些激进女权博主所讲述的女女性关系里不应该有对任何一方的压迫,在我们这场讨论里,无论是屈辱,上位者下位者,都属于压迫的范围内,但我真觉得这样的描述很空中楼阁。

 

我:是的,因为他们把性爱和现实生活中的政治态度视为一致,而我们认为是一种游戏,游戏里面没有现实的伦理。

 

Wild:是的。

 

我:这就像,关于动物保护问题,有的人认为杀公猫公狗她无感,因为是雄性动物,雄性都是可憎的。这也完全是把人类的男权文化代入了动物世界。

 

Wild:是的。

 

我:动物的性别问题,显然和人类的文化是不一样的。

Wild:没错,将人类文化问题带入到动物中属于移情了。

 

我:雌性动物也没有人类女性那么自由落体,雌性动物不可能像自由派女人一样忘记自己的权利、或被奴役。这两件事情可以类比,性行为也是一样,不是所有事情都应该以女权严肃态度来对待,这只限于「人类社会」的范围。“社会”,而性欲、性行为就不属于社会。

 

Wild:雌性动物是由本能主导,而生物的第一本能就是活着,活得舒服。雌性人类被男权文化驯化之后本能就被压制了。

 

我:是的。说到这里我想起我对上次那段「柳暗花明般」的对话的反思。那样的对话和我的欲望之间产生了联系,是因为我觉得亲密关系就会需要这种对话,感觉灵魂都更上一层楼了。尤其是加上冲突,让这件事更深沉、也更有魅力了。但这种想法也许是一种傲慢的、是上层阶级的施虐性质的得意。因为底层是不会从这种事中感到快感的,他们更多感到压力和恐惧。

 

我对她的欣赏里面,有一种权力既得者的凝视与悲悯,因为这在谈论她的事、她的生活,我自己高高在上、事不关己。我在看她如何在生活里挣扎并对此做出评价。评价:好,不错!这人真好,打动我了。实际上我是在凝视她人的痛苦,而只有站在这样的位置,才会让我感到性感,感到欲望。

 

我觉得这件事很性感,之所以我会这么觉得,是因为当从性欲角度去打量这件事的时候,才会有的一种想法。

Wild:是的,上层施虐的得意那里总结得好好。

 

我:我刚刚在想如果我写一篇黄色小说会怎么写,又联想到上次这件事情,我就想,女性之间的激烈性爱会发生在她们深刻的谈话之中、之后。她们有敌对、厌恶、不耐烦、轻视,然后转化为惊讶、认可、虔诚、自我反思。然后感受到性欲。

 

Wild:很好诶!我很喜欢这个!

 

我:我觉得跟你聊了这么几天,我发现你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不会不懂装懂,这一点简中很多人都不行。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见我们谈话下面,有人给我留了一条言,她同意了你的观点。那条留言我驳斥了她,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在同一个观点与立场的情况下,你和她之间的不同。你不会引用你自己理解不了或读不懂的话,而那个人,我敢肯定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哲学,然后就引用了别人关于哲学和神秘学的观点,被质问的时候,她一定无法作出解释。

 

Wild:哇谢谢!这个确实,因为不懂装懂没有意义。我没有看那个留言,我去看看。不过你公众号现在解封了吗?

 

我:你可以阅读文章,只是我登录不了后台,这次得要一周才解封。

 

Wild:我刚刚看了一下,我感觉她说的话有点空。就像之前你说过的,我们之前讨论的,无论是梦还是衣柜事件都是非常解释主义的事情,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神秘学事件”就会得出充满科学的结论,用超自然角度解释自然也就得出了超自然结论。我们怎么看这种事情它就会是什么样。

然后我最近也在思考所谓神秘学对我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我就感受到,我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被神秘学理论帮助了的人。甚至连很多神秘学知识可能都不太清楚。而接触神秘学,可能更是一种好奇心?借用对性欲的比喻的话神秘学对我也是一种游戏。

我从小就很喜欢幻想魔法类型的作品,对我来说信任神秘学也许也是我自身的一种投射,毕竟在这个没办法施法的世界里,对我来说相信一些无法接触的未知的存在是很浪漫的事情。

 

我:我对她最有意见的是关于哲学那句话,什么哲学家的智慧到达不了的地方。这句话说明她根本不了解哲学,就敢说出这么蔑视哲学的话,我很讨厌这种,我觉得没有求实精神。她根本就不知道哲学是什么,对我来说,哲学就是认识自己、认识内心、认识世界的一门学科。

 

Wild:这个其实和神秘学理论中的内观很像,或者说俩家从来都不能说是完全分开的。以及在那个人评论里提及的灵性体验,我现在也会在想,是“灵性体验”降临在了人身上,还是因为想要灵性体验所以得到了灵性体验。并且大脑其实是一个有求必应的器官,和大脑好好沟通的话,是可以得到主观上期望得到的体验的。

 

我:而不管答案是什么,我可以看到的是,她对此没有思考,她在追求一种语言上的唯美,而不是思想上的深入。

 

Wild:是的,她的话就是,很空,看起来感觉一大段,但是仔细一看没有内涵。

 

我:完全就这种感觉,我的评论区,其实大部分经常都是这样的人,他们觉得我很文艺、他们自己也很文艺,对我说的话总是一知半解,沉浸在自己的误解中感到满足。

 

Wild:他们追求的其实是一种感觉,不管语言思想上有没有进阶,感觉到了就行。

 

我:他们追求的是文字中的共鸣,一旦共鸣了,却又没有继续深入思考事情背后的本质。很多女人都爱这样,比如甲,比如乙。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实话这次对神秘学的思考对我来说挺重要的。直面了一些我过去不敢直面的东西和课题。

主要是我自己在这之前不敢面对吧,毕竟如果直面神秘学就是一个解释主义的东西的话,那其实就很自欺欺人。不过我现在觉得我也不会一下就把所有神秘学相关的东西都切掉,我还是很喜欢接触,学习这样的东西,也期待从中得到更多利于我创作的灵感。

和以前相比的话,我现在的心态就更平和了,既然本来就是因为好奇心和玩游戏一样去接触这样的知识的话,那就继续好好玩这个游戏吧。

我有很多梦其实都很适合用来创作!我之前有个梦的场景中有一个废弃的高塔,高塔的台阶上有天使的尸体,所有天使都很安详地,整整齐齐地躺在台阶上。

 

我:其实就算这东西完全是被虚构的、是杜撰的,它也能带来很好的创作灵感,有很多谈论鬼神的作品。

Wild:是的,这让我想起一些鬼神作品里比较常见的理论是,因为人信鬼神,所以鬼神存在,而鬼神的力量也受到人类信仰程度的影响。

 

我:有个爱女的网络小说,背景是女生宿舍,主人公姓唐,不知道你知不知道。…想起来了,叫《女寝大逃亡》,这是搞笑类型的。它里面所提到的鬼,就一直在被女主角征服。

 

Wild:啊我看过!这种类型我看挺多的,有个类似题材的,“她作死向来很可以的”, 这也是主人公一直在征服鬼的类型。这一本的世界观和女主背景的相关设定我特别喜欢。

 

我:如果真的有鬼,我觉得这些作者们很合理的推测是:鬼界也有秩序、有逻辑。就像动物大迁徙以及猫狗的习性逻辑一样,都是很有秩序的。

 

Wild:是的,并且如果真的有鬼,鬼与人之间的接触也一定是有秩序制约存在的。

 

我:所以说,不可知,不一定是力量无比强大、会完全吞噬人类、令人类无可奈何的存在。只是我们不能了解而已。

 

Wild:是的,一方过强过弱,天平都会失去重心最后失控。哈哈哈哈哈如果你也喜欢看这种类型的话我可以翻翻我的书单推几本类似的给你。

 

我:我不我不,我都读大部头,不读网络小说。我当时读这个,纯粹是因为了解一下近几年爱女小说怎么写的,但是看多了,发现题材特别单一,然后文学水平也很低。

 

Wild:好的哈哈,是的。大概都是那种套路啦,就是看谁写得更爽,谁设置情节更巧妙。

 

我:我大概看了五六部网络小说吧,我给你说说,其中肯定有你看过的。

 

Wild:好的哈哈哈哈。

 

我:《她对此感到厌烦》就不用说了,这本是写的最好的。《重生后,黛玉举锤向天道》,这本我心里第二,这是调研了历史文化知识的一本书,破除了在中国封建时期对女性的各种压迫与制约的不合理秩序,重写了《红楼梦》,真的特别好。

 

Wild:这个我没看过,等我空来看看。

 

我:《我们负责回收盗版系统》,还有《逃离封建老家,加入全女战队》。你会发现他们的名字都很有套路,都有剧情感,而没有文学性,这是为了商业化。

 

Wild:这个我很眼熟,但应该没看过,在我的待读书单里。

 

我:这几本反正都各有各的优点吧,但是我觉得对我来说读到这里已经够了,我还有几千本文学作品要读,我可以给你推荐。

 

Wild:不了不了,这个等我啥时候把学校文科作业补完再说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主要是我推荐的,你肯定会读得进去,你不会头大的,你不相信我吗。

 

Wild:这样!行,我相信你。

 

我:《巴别塔》— 匡灵秀。作者是美籍华裔,剑桥大学哲学硕士,牛津大学理学硕士,目前在耶鲁大学的东亚语言与文学系攻读博士。为什么我觉得你会感兴趣呢?因为它跟我们留学生的身份是有关的,这是一个在鸦片战争背景下二代移民的故事,主人公从瘟疫流行的中国被英国教授救走,带到英国接受了顶好的精英教育,然后进入牛津学习。从这段经历中可以看到西方教育的很多特点以及和中国教育的不同,非常引人深思。

同时期中国社会正在水深火热,即将遭到侵略,然而英国民众对此并不知道也不关心,甚至都不知道中国这个国家是否真的存在,他们只关心和自己利益有关的事情,这很正常,就像今天的中国人也并不关心其他国家人所经历的苦难,但这部小说在中文写作中提供了移民的这样一个视角去回顾历史,以及讨论自由主义之下的伦理问题、以及战争的非正义性。 

书里边对英国文化与食物的描绘非常深入仔细,对移民身份认同的问题也讨论到位。主人公在牛津认识了不同背景的朋友,他们的政治立场与谈话都与个人背景紧密相关。这本书的文学性也是极好的,语言非常优美,介绍的历史不会让你觉得枯燥。无所不能的白银作为魔法设定贯穿整本小说,也因此这小说被评价为第二个《哈利波特》。

为什么可能你去读一些西方的大部头,比如说像俄国或者德国或者法国的书,你会觉得很无聊呢?这几个国家的一些书是被公认为最难读的。这是因为你没有生活在当时那个历史环境,因而无法理解那些既不和你生活在一个时代、也不生活在一个国家的人的行事原因。然后语言翻译过来也会让你觉得很难以理解,因为不符合中国人思维和逻辑、表达习惯。 

阅读时你需要找到其他国家的事件与你自己的生活之间的关联,比如你在理解一个法国发生的革命事件,或复辟也好,你不能觉得他是离你很遥远的,是跟我们中国人完全无关的。实际上他对你可以有很多启发,跟你之间的关系大了去了,你可以看到中国的文化大革命到今天人们对于政治的软弱、逃避,以及不敢抗衡的状态,跟法国人的看法与行为之间有什么样的区分、这是由于他们是由不同的历史文化塑造的。你可以看到法国的文化和我们之间有什么不同。当你理解了这些,并思考到这一层,你就会产生非常激烈的情感,你在读这些书的时候才会感觉到有趣。你会发现这些事跟你是有关的,而不是在你在旁观一件你无法理解的事情。

但是我给你推荐的这本书它是当代华裔写的过去历史架空,你读起来一定会简单易懂,而且会很容易地找到与我们的生活之间的联系。你会思考很多东西,它就像《那不勒斯四部曲》或者《你当向鸟飞往你的山》这样的当代作品,读起来都不会困难。

但是这本书它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它仅仅是深入了种族这一个视角,从国籍身份中去叙述主人公在里边儿是怎么挣扎的。但是阶层和性别,尤其是性别,它都写的非常不好、非常浅显和幼稚,尽管如此,这本书还是很值得读的,我相信你读了之后,我们一定能讨论很多,我们可以讨论很久。

Wild:啊——懂了!这个让我想起来在很多二次元作品的设定中,魔法本质上是一种语言,与元素之类的东西沟通的语言。在现实生活中更类似给自己或者她人下心理暗示吧?

 

我:相信我,你读了这本书,你可能再也不想读网络小说了。

 

Wild:哈哈哈哈哈哈好!!

 

我:而且你会想一口气把它看完。这作者就比我大一岁,96 的。

Wild:哇塞。

 

我:但是因为我也能看到这本书的局限性,我相信我以后能比她写的好的多。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

 

我:你要快点看完这本书,然后我给你推荐下一本。

 

Wild:好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喜欢把问题讨论的特别深刻的作品,至于剧情是什么,在我看来只是形式。话说我写的《牙痛》你看了吗,我觉得我写小说就是这种风格,剧情很简单。

 

Wild:我瞄了两眼,没有看完,等我看一下。

 

我:好,很短。

 

Wild:很喜欢你的风格!!!把牙齿丢出去那里,写得太好了。还有其中提起的“震荡的感觉”我很感同身受,我之前有个梦有类似的体验。

 

我:其实除了「扔出去」这里是我编的,这是为这个故事升华的意义,其他的都是梦里见到的。

 

Wild:哈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但是不妨碍。

 

我:因为我醒来立刻其实跟另一个人讲了我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在那时候,其实并没有把牙齿拿出来、丢出去这个情节,然后那个时候对方就说,嗯,这是一个很不错的小说,她说,你讲的是痛苦和灵感之间的关系,痛苦促进灵感,然后我当时就在想,我很反对这样的观点,因为我之前加过一个女同,然后,嗯,等一下我丢个垃圾跟你讲。

我之前在豆瓣上加了一个女同,她是在中国某个大学读文学的博士,然后自称是青年诗人。她写的诗全都是那种女同性恋之间的情情爱爱,就是那种小情小爱,以及反抗父母不同意女同、不理解女同的。就说实话,她对整个社会没有深入的洞察,而这些是和她作为女同的身份处境紧密相关的,因此她只是只是纠结在这种小情小爱当中,无法让她的作品上升一个层次,因为没有洞察力。当时她加了我,然后因为我在国外嘛,就聊到了我的反贼立场,然后她就说什么:但是很多人出了国就没有灵感了,比如说谁谁谁,然后举的例子都是一些中国爹味男作家,她可是欣赏这些人得很,把自己等同于那些他欣赏的男诗人、并以这些人为参考去努力,标准就不对,这能写出什么好东西呢,她看不到他们之间性别的区别,所造成的视角与创作区别。 

她就觉得就是要留在中国、留在洼地,留在这个痛苦的环境中,才能给她灵感,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是什么样的,她都没出过生活过。都没感受过,就觉得一定是不好的,是会毁灭她的灵感、令人麻木的,尽管出国生活并不是天堂,但这真的是一种井底之蛙自圆其说的、过于幼稚的想象。她然后跟我说:「艺术本来就是带着镣铐跳舞」,这种看似唯美的流传的“名人名言”真是令我作呕。 

她所说的这种镣铐太虚伪,明明就是她可以挣脱的,她却自己选择不挣脱,然后还要在里面无病呻吟。还要用这种假惺惺的痛苦来取得别人的赞誉、得到她艺术上的成就。她这种痛苦就是一个工具,而不是生活中真实的、无法摆脱的痛苦。艺术是为了表达真实,否则它就是废品,还不如去做清洁工或修理工来得有意义。

然后我当时对她说,你所谓的这些灵感都是男权的,她说那我们不能离开地球呀,她根本没有想过可以脱离男权的思维方式,在女权的思维节奏里面进行创作,因为艺术又不用受现实社会的限制。她说的这些话证明这人就很没水平,你知道吗,洼地太多这种受政党教育长大的人,所谓的青年诗人,写出一些看似经过了文学训练的光滑的句子,且不说语言上完全无法触动人,思想上就这个水平,让我觉得待在中国、受到审查制度和政治文化奴役的那些青年根本就写不出好东西。

 

Wild:我懂SOS。

 

我:我的梦里的确有震荡的感觉,但我就是被震荡醒的,甚至醒了之后,剩下的半句话「牙齿是你的灵感」才在我脑子中浮现,甚至不是对方的声音,也不是我自己的声音,只是我大脑中的一个念头,告诉我牙齿是我的灵感,我不知道在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下为什么我会产生这么一个饱含哲学式对应关系的深奥理解。很神奇。于是想到那个和女同对话的经历,我就把这个梦的含义通过创作,加了一个行为,升华了它的意义。手动升华。

 

Wild: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效果很好!经常会有那种说法,说什么画的好的多少有点精神疾病。但我完全不这么认为,我本人是出国之后才越画越自由了的,摆脱了应试教育,摆脱了一定时间一定要画完一张画的状态,才终于有种得心应手的,放松的状态。在这个过程中我的精神状态很好,或者说越来越好了。

我也整理下我的那个「震荡的」梦和你分享。         

这个梦我没有是怎么整理过,所以它会出现一些逻辑上的错误,反正重点是那个震荡的感觉。大概是我高中,高三集训的时候,我们美术生高三会有段时间需要出去做集中的训练,美术方面的训练。然后在梦里我的角色变成了一个侦探来到我现实生活中。在我的那个画室,去调查一些灵异事件。这个灵异事件里面死了很多人,死得只剩下我日现实生活中认识的那几个好友了,然后,我就作为一个侦探,我去调查它,我要去找出到底是什么鬼,哪个鬼魂在作乱,作为侦探,我身上有个笔记本,每一次,在我的每一次任务中,它会对我进行一个提示。

当我翻开那笔记本的时候,里面出现了一句话,说「永远不要听从鬼的建议」,我把它记下了,我开始进行访问、开始了解这个事情。首先我就去问了我当时的舍友,她本人非常平静,我就跟她聊了一些东西,然后这中间聊的什么我都忘了,我都没有印象。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就是聊着聊着她突然跟我说,我建议你怎么怎么怎么样,然后当时我的状态就是我完全听不清建议后面的词。她到底说了什么建议,具体说了什么建议,我是听不清的,然后我只记得那个「建议」,她说了那个建议,然后我当时就是脑子一热,我就问她,你就是那个鬼吗?

然后她就用一种非常平静、甚至有点可怜的眼神看着我,她说「这个要问你自己」。然后,整一个梦境就被加速,震荡就是我在我跟她之间的对话中产生的,梦境加速之后,那种震荡感觉还是在持续,然后我就感受到,就像那种书被很快速地翻过了,我就看到了结局。

结局是,我就是那个鬼啊,我就是那个一直在狂杀人的那个鬼。

现在想来应该是当时集训压力太大了,在梦里扮鬼解解压。

 

我:哈哈哈,你这梦也挺有意思的,你的逻辑,比我的《牙痛》丰富多了,其实我的梦都没有这么复杂的逻辑,这可以体现出我们性格或爱好的一些区分。

 

Wild:是的,我很多梦都很有故事性。

 

我:我的通常情节简单,绝对不会有那么多秩序与设定,但是内心感受复杂,我爱读的小说也是这样的。

 

Wild:是的,跟我们看书的喜好很相关。

 

我:所以我说,很多事情都是内心的折射。你看过电击少女/戴洛奇小镇吗。

 

Wild:前面没看,后面看过。

 

我:这是两个比较符合激女价值观的电视剧,一个是所有女性突然拥有电击的能力,由此性别权力颠覆,然后描绘全世界对此的反应,包括富裕和贫穷的国家。一个是小镇里顺直白男一个接一个死去,全女警察组探查原因。

虽然它们讨论的价值都有很不错之处,但我不太喜欢电视剧,而更喜欢读书。是因为电视剧总有太多对大场面的描绘和无意义的场面堆叠,那些场面表现的都是相同的情绪或道理,我会觉得非常重复,而大部分观众会觉得很新奇,这是为什么大家都爱看喜剧片、看动作片,沉浸于那些大场面。这里主要说的电击少女。

《黑镜》和《真实的人类》是我最喜欢的虚构类电视剧,都是讨论科技下的伦理,我觉得小说和电视剧如果无法触及到哲学,都无法触动我。

 

Wild:《黑镜》我是高中时期看的,现在如果再看肯定会感觉不一样。

 

我:《黑镜》是很高级的。我初中特喜欢的一个电影叫《碧海蓝天》,当时觉得特别唯美高级,现在想起来就是一个男人自以为是的英雄主义、自我感动,他的想象与爱中完全没有真实的女人。

 

Wild:(此处为我介绍了几部设定新奇的动画作品)

 

我:我突然想到 6b4t里脱二次元这件事,其实脱二次元的原因也是因为二次元大部分作品都是男凝的,如果以女性角度去做新的作品,那这个文化本身也没啥问题。

 

Wild:是的。scavenger reign是比较符合激进女权政治观念的作品,女性角色都很坚韧靠谱,男性角色都很拉垮。

 

我:我搜了一下,看来你很爱看动画啊,也对,你本来就是搞这个的,因为我从不看动画。

 

Wild:我专业都是动画,不看动画不就完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看动画就跟你不看书一样,都是要完蛋的。

 

我:你喜欢《三体》吗。我搜了你提到的那个动画,我是觉得,我不大喜欢任何有复杂设定的东西,我不是完全不能接受超现实,但是我觉得超现实的元素必须每个元素和现实中有所对应。

 

Wild:从来没看完过,我对《三体》的印象就是因为性别歧视太多导致翻译人员工作量超多。

 

我:我也非常不喜欢这本书,看了几页就觉得男人的语言读不下去,听别人描述过两次,我不喜欢那种大量的规则,还有类似《权力的游戏》,也是属于我看不下去的。

 

Wild:《权力的游戏》我也没看,很多作品我都是那种,我知道很火,但是我没有感觉,所以没看。

 

我:我最近打算看金草叶的书【截图】。我想看看这书是不是有说得那么好,我觉得比较符合你的品味。

 

Wild:是的,看简介我好奇心马上起来了。

 

我:她的书都是这种类型,但你要先看巴别塔!!

 

Wild: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问题。如果作品和现实有对应,我会觉得作者别出心裁,如果没有对应,我也完全能接受,这样子的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喜欢所有的设定都有深意。我在写《牙痛》的时候,虽然它只是一个特别短特别简单的故事,但我也有考虑这一点,比如荀和灵感之间的对应,她的名字,找寻一个人、和找寻灵感的对应。

 

Wild:是的,这个我也很喜欢!说起来二次元这个话题,我感觉激女讨论的比较多的都属于日漫类型,但其她国家的动画也有好的作品,狼行者,hilda,coraline,都是在激女安全区内的作品。

 

我:是的,这么说来,我当时的《性别分离》那篇文章,对二次元的总结也太浅了,我毕竟没有深入调研过所有的动画作品,行业本身没有问题。

「男孩是在醒来之后得知这一切的,那时他已身在广州某家英国商行里的一间窗明几净的房间里,裹在身上的被褥比他此生触摸过的任何东西都更柔软洁白。」 

这是《巴别塔》的前几页我的划线句,写的是一个底层男孩第一次接触到高级被褥时的感受,前几段的描写有点像《百年孤独》。

 

Wild:这段描写很好诶。

 

我:它里面写的好的太多了。

 

Wild:我感觉我得先睡觉了,现在我这边已经两点了,等我明天醒来赶完作业细讲一下二次元的部分。

 

我:好,你睡吧,我想到啥和你留言。我最近可能写点诗歌,要是有兴致再写点小说,理论部分暂时没啥新的想写的。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