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端点星的宇宙好友

我的朋友掉进黑洞里去了 #蔡伟 #陈玫 #小唐 #端点星

【端点星事件】一周回顾:陈玫终于有消息了,律师却连监督警方依法办案的人都找不到

今天是#陈玫、#蔡伟、#小唐三人失联的第22天,也是母亲节。就在今天中午,陈玫家人终于收到了和陈玫有关的音讯,确定陈玫和蔡伟、小唐一样,也在被指定监视居住中。

陈玫哥哥陈堃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了这个消息:

【寻人】截止2020年5月10日中午12时,我的胞弟 #陈玫 被北京警方带走第22天,我的家人终于接到警方电话,告知陈玫涉嫌犯罪被拘留。警方声称此前陈玫告知的地址有误,导致警方的通知书被退回。今天致电家人核实地址,重新邮寄通知书。目前仍不清楚陈玫的具体罪名和关押地点。陈堃 敬白 2020年5月10日

打电话给陈玫家人的电话号码还是“17310600773”。这个留在蔡伟和小唐通知书上的电话号码,此前也曾联络过蔡伟妈妈,称“蔡伟过得很好”和“不需要请律师”。“17310600773”是到目前为止北京警方唯一用来直接联络三人家属的方式,而且除给蔡伟妈妈和陈玫家人的这两通电话,其他时候三人家属、律师回拨这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北京警方过了22天才通知被指定监视居住人的家属显然已是严重违法,另一方面,律师因警方不配合而无法对案件正常跟进,也是警方继续在知法犯法。

本周律师依旧未能找到和联络到办案部门。5月8日,小唐辩护律师吴律师第二次去到朝阳公安分局找办案单位,陈玫辩护律师梁律师也一同前往。Ta们在联络国保、刑侦、法制支队和督察大队后依然无结果,频繁被挂电话、质疑身份,督察大队长还表示“外地律师怎么能办北京的案件”(这个说法显然是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条规定,律师执业不受地域限制)。

在督促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守法、让办案单位“现身”,正常受理律师跟进工作这件事上,监督部门也变得“选择性失明”。

上周,吴律师和蔡伟辩护律师李律师都向朝阳区人民检察院递交了“侦察活动监督申请”要求检察院监督朝阳分局,保障蔡伟和小唐依法获得辩护律师帮助的权利。本周三5月6日,吴律师收到了检察院回电,称“因本案没有交检察院,查不到(案件信息)”。在吴律师表示了此案尚在侦察且未逮捕,不存在案件交检察院的事,申请的是侦察活动监察后,接线人只表示了书面申请不归Ta管,相关信息会由朝阳检察院第八检察部回复,但并未提供第八检察部的联络信息。

律师再次陷入无法找到查办人的怪圈里。通过多方打听找到第八检察部的电话,打过去却没人接;找检察院其他部门,其他部门既不转接也不给有效的联络信息。这正如律师找三人案件办案单位所遭遇的经历。只能说,在中国,律师不仅很难找到办案警察,连督促警方依法办案的监督人都找不到。这逻辑,和如今不仅仅发声的人会被训诫和抓走,连声援发声的人都会被惩罚和抓走的逻辑是何其相似啊。

同样向检察院交了申请的李律师则在周五时收到了检方的电话,称材料已收到,会尽快处理。但只负责蔡伟案件的侦察活动监督申请处理,其他人的并不负责。

端点星志愿者陈玫、蔡伟和蔡伟女友小唐 被捕已过去三周了。到目前为止,我们对三人在哪,处于何种境况依然一无所知,而因“连坐”而无辜受罪被秘密关押的小唐也还未放出。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