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
李炜

专职当宇宙的尘土\兼职社会观察\soft pastels\Noir Art\Clear Art\Certification Course

撼山河,撼向世界

(edited)
想再去二刷了,大家一起衝一下第一周票房吧!

簡單來說:紀錄片,紀錄了這片土地的音樂如何被收納、傳承,紀錄了陳明章老師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這樣寫好像有點淡薄,但其實看的時候好多段都淚眼盈眶)

*****我是分隔線*****

921那年,我懷抱著電影夢北上到了台北,窩在朋友家樓頂,想趕在截止日前,寫完那年的劇本獎,然後投出去...


第一次聽到陳明章老師的音樂,是勿愛問阮的名這張專輯以及天馬茶坊裡的幸福進行曲,我覺得我聽到的是有別於過往的閩南語歌曲,優美的曲調與歌詞,像是一首又一首的詩,縈繞在耳,當年還沒有文青這詞,但我覺得那就是文青。

從溫暖乾燥的地區搬到濕冷的北部,到現在已經沒有辦法想像待在那個只有清水模頂加小房間的日子,第一次知道原來冬天可以這麼濕這麼冷。沒有床、只有被子、keyboard、相機、電腦,20歲的那天,自己買了一個小蛋糕,沒有開燈,默默的流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T1EiLGKkzA

一個人一支吉他 抱著希望 阮來到親切的台北城 ....

那時候有一個做PA的男友,我也跟著他兼做燈光,這首幸福進行曲,彷彿苦澀日子裡的甜,但不敢相信愛情婚姻的我,終究沒能把握這段情,但也許是上天眷顧他,放他自由

誤打誤撞,還真的摸到了電影圈圈的邊緣,學了剪接,認識了些人,但這也只是過往一絲絲不足掛齒的記憶罷了,現在回想,一個編劇不只要喜歡寫、也要有能力寫,還要有對這世界的熱情,才有辦法推著自己往前,把想要告訴這世界的東西,呈現出來,我承認,這些我都太弱了,寫完了我也沒有勇氣投出去,最後整疊丟垃圾桶,也把自己這塊夢丟掉了。

*****我是分隔線*****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6n_5Exnsfo

這首歌,到現在聽到前奏還是會想哭,音樂一開始,有一段口白:這是一個阮少年時的故事....(現在來聽,還真的情緒就滿上來了...因為當時是少年,現在還真的是回憶了...)

是少年時代的希望,亦是少年時代的衝蹦已經過,講同款的夢,你是不是感覺到這世人很假 --等待東北風

如果有機會,我也想問問當年那個無緣的男友,是不是也覺得我總是講我的夢,但夢想只是夢而已....


看到一半,陪我看的友人突然塞來一包衛生紙,我心想我很壓抑耶~~

電影結束後,她說:你那有,根本哭到不行..... XD

回憶上心頭啊!!

裡面真實的紀錄了一個音樂人的生命,陳明章老師沒有要讓這些音樂成為深不可測的奧秘,他很常說:只有一個人,我也要教...

毫不保留的音樂,聽出毫不保留的生命態度,是能觸動人心最深處的那一塊。

推薦大家這周有空看一下,雖然撥放的影院不多,影廳也很小,但很值得。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