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炜
李炜

专职当宇宙的尘土\兼职社会观察\soft pastels\Noir Art\Clear Art\Certification Course

傘的哀愁

關於囤物癖的一種覺察

台北的冬天總是溼答答的

多雨的季節來了,基本上傘是應該上下班必備單品

我總是窩在同事的傘下,她質疑的看著我

:阿妳的傘咧⋯?

我說那支快要走去壞掉的路上了,我怕再用會壞掉。

:妳就把記憶留在心底,不需要實體的東西啊,不然妳要留多少東西來保存這些記憶?

我說可是如果要丟掉那隻傘我會哭⋯

不然,還是我就天天儘量用?每次都用力回憶傘下的那天?

直到有一天它壞掉了,記憶也就跟著流逝(自以爲洪水法?)

:記憶不需要實體的東西,即使東西在,回憶也是在妳心裡啊⋯⋯

想到這裡會覺得鼻頭酸酸

不是回憶的問題

不是想要保留物品的問題

是那場雨中有著未盡的遺憾

是那顆心落下時沒有被接住的痛

眼淚像雨,滴滴絲絲,落在地上⋯

像沒人看見碎了一地的我的心

物在、人在

只是沒有期望的未來

那是否該把握人還在的時候

再多些回憶?

相愛不只有一個人可以決定

拿掉『相』

愛終究是一個人的事

只有自己決定要不要繼續愛下去

不要牽拖第三人進來

因為怪罪別人太容易

愛情終究是兩個人的事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s the first to support this articl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