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中国劳工论坛新账号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对抗资本主义的反LGBTQ+攻势──建立战斗性的解放运动

现在资本主义正在处于危机当中,并试图挖掘一切可加利用的偏见和分裂,以分而治之的策略维护自身并威胁着我们过去所赢得的权利。愈来愈多的年轻人,特别是性少数年青人明白,为真正的解放而战意味着反资本主义体制。但我们也需要发展一个能取代现行制度的明确方案。这个替代方案就是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丰富的资源和财富被用作使所有人能自由发展,而不是成就少数人的利润。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3/08/25/41342/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要么社会主义变革,要么就是资本主义下日益加剧的压迫和不平等

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同志骄傲」声明

(本文首次刊登于2023年6约25日)

在这个「同志骄傲月」,LGBTQ+群体以及我们的基本权利正在面临着排山倒海的攻击。从英国跨性别少年布丽安娜·柴(Brianna Ghey)被残忍杀害,到美国各地出台数百项反跨性别法案,让人感到我们正面临关系到生死存亡的攻击。

全世界工人阶级性少数群体面临日复一日的危机,而这一波攻击更是建基于这些日常危机之上所发生。基本社会服务的削减,对LGBTQ+群体影响特别深刻,他们面临着高贫困率、无家可归的处境和基于性别的暴力。哪怕是在跨性别健康照护合法的地方,想要获得到这些健康照护服务也非常昂贵,或者轮候时间长达数年。

不过,虽然现在的这些攻击来势汹汹,但这并非是不可避免,也不是无法战胜的。现在我们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组织起来,建立一个战斗性的LGBTQ+运动,以击退右翼分子,为建立一个没有任何形式压迫的世界而战。

反LGBTQ+的攻击在全球范围内不断加剧

仅仅在美国,今年全国就有49个州提出了超过500项反LGBTQ+法案。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在竞选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过程中加倍强调「文化战争」的言论,并签署了一系列法案,包括禁止对未成年人进行性别肯定照护(译按:提供给跨性别人士的医疗和支援服务,旨在肯定和支持他们的性别身份。这种照护包括性别变换手术、激素治疗、心理辅导、社会支持和教育等,以确保跨性别人士能够以自己认同的性别方式生活)、将跨性别人士使用与其性别身份相符的公共浴室定性为犯罪、针对变装表演等。虽然美国右翼对LGBTQ+群体的打压在国际上备受关注,但这些攻击绝不仅限于美国。

在欧洲,针对性少数和跨性别人士的法律和政治言论也与日俱增。在匈牙利,极右翼的欧尔班政府通过了一系列反LGBTQ+法律,包括禁止跨性别人士合法地变换性别的法律,以及禁止在学校性教育课堂中讨论同性恋议题。而在英国,议会有史以来第一次援引《1998年苏格兰法令》第35条,阻止苏格兰的《性别认可改革法》,这一法案将允许跨性别人士在免除医疗诊断的情况下合法地改变其出生证上的性别。同时,在NHS性别障碍诊所的轮候名单上,90%的轮候者已等待了超过18星期以上。

在俄罗斯,专制政权正在加强对跨性别人士和LGBTQ+群体的攻击。一项新的法案正在审议中,禁止性别肯定照护,同时允许政府在未经当事人同意的情况下对双性儿童进行手术。法案也将禁止人们在文件中更改他们的名字或性别──对于已经作出过改变的人,他们所进行过的更改将被强制撤销。

在同志骄傲月开始时,乌干达一项反同性恋法律成为全球头条。这部法律规定对同性恋可判处终身监禁,甚至死刑,这是世界上最残酷的反LGBTQ+法律之一。从全面的反LGBTQ+禁令,到右翼政客使用险恶的责难言论,将LGBTQ+社群作为社会问题的替罪羊,这些攻击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现象,因此需要一个全球性的协调回应。为了赢得包括医疗保健、心理健康服务、以及负担得起的住房这些基本权利,并击退最近那些对我们的身体和生活的攻击浪潮,我们需要组织起来!

揭露彩虹资本主义

近几十年来,我们看到社会对酷儿和跨性别人士群体的态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许多国家里,婚姻平权和基本法律保护方面取得了胜利。虽然政客和大企业会有另外的说法,但事实上这些胜利并不是自上而下施予的,而是在更广泛的工人阶级支持下,由性少数群体领导下战斗性斗争的结果。许多劳动人民理所应当视同志骄傲月为一个年度庆典,以庆祝我们对LGBTQ+文化,以及我们运动所赢得的成果。

但在同志骄傲月期间,企业每年六月都以彩虹标志和商品销售混入其中。这现象在过去十年中,尤其是当同性婚姻在许多国家合法化时特别明显。但当那些对性少数群体权利的打压全面展开以来,这些企业许多都避免、甚至干脆取消与同志骄傲运动有关的标志。对于唯利是图的资本家、以及他们的亲财团政党代表而言,是否支持LGBTQ+群体不过是基于冷冰冰的利润计算──而今年,他们觉得置身事外能获得更多利益。

这些攻击从何而来?

分而治之是资产阶级的核心工具,目前右翼的反扑表明,在现有体制下,我们所赢得的任何成果都可以被夺走。劳动人民面临着众多危机,而右翼则通过「文化战争」去煽动他们的支持者,以试图转移劳动人民的注意力。从气候灾难到战争,再到生活成本的激增,资本主义制度带来了接踵而至的危机,而我们就是为此买单的人。

反LGBTQ+法律特别针对跨性别青年并非偶然。右翼利用工人阶级的困惑,借「网络诱拐者」(译按:Groomer,指在社交媒体上以假身分骗取妇女或儿童信任,之后对其实施侵害的犯罪行为)和捍卫女子体育公平性等话题,以保护妇女儿童之名,掩盖攻击LGBTQ+之实。除了利用社会上仍然客观存在的,对LGBTQ+群体的偏见外,他们还利用了劳动人民对与社会脱节的不满和对各种机构的不信任,试图制造对跨性别人群的敌对情绪。

虽然右翼特别注重利用跨性别群体作为他们的新一批社会问题替罪羊,但这些攻击是与更广泛的反动潮流息息相关。从反移民言论的日益增加,到试图阻止学校在课堂上讨论性别、性取向或种族主义议题,再到在美国和其他地方对堕胎权的新一轮攻击,右翼正在节节进击。此外,反LGBTQ+法案本身不仅是对性少数的攻击,而且还针对公共教育和医疗保健领域的工作者,并为进一步打击其他劳动者打开了缺口。虽然右翼利用了普通民众缺乏对性少数和跨性别群体的认识,但仅仅靠教育和与LGBTQ+人士接触并不足以击退右翼。这些攻击是有意为之的政治战略一部分,必须要有组织的政治回应。

组织起来,对抗右翼的反扑!

同时,全球范围内左翼运动的弱点为右翼思想的发展提供了空间。从2020年起,围绕「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巨大抗议活动,到波兰政府几乎全面禁止堕胎所触发的民众反抗运动,这些运动已经为左翼思想打开了在2020年代的巨大空间。在这些运动中,LGBTQ+群体在许多情况下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让我们看到了我等工人和青年团结起来时能拥有多么巨大的力量。然而,这些运动并没有带来民主且大规模的工人阶级组织突破,而如果我们想要从根本上击退右翼,这样的突破不可或缺。

然而总体上来说,这并没有为右翼带来决定性胜利。虽然进步的运动暂时被击退了,但潜在的问题却仍在悄悄地酝酿,最终将再次爆发。我们不必去接受我们的身体和生命被右翼挪用作为政治炮灰。虽然现时的情况令人望而生畏,但必须指出,右翼这种愤世嫉俗的散播恐惧行为,其根本来源并不是因为工人阶级普遍存在反跨性别的偏见。能指出这一点,将能够启发到年轻的性少数人士去尝试寻找组织和反击的方法──如能有一个方案可以团结工人阶级反对这些右翼攻击,并与跨性别人士一起提出有利于社会大多数人的诉求,那些右翼的攻势就可以被击败。

需要什么类型的运动?

右翼的攻势构成了对新的抵抗运动的需求。尽管右翼可以造谣惑众,但他们并不能成功地扭转过去几年来社会对LGBTQ+群体愈趋正面的态度变化。我们所看到对LGBTQ+群体的反扑不是自然而然地来自普通民众,而是由右翼势力、部分媒体、政治和商业机构自上而下地推动。

为了适应当前形势,运动需要打破迄今为止主流LGBTQ+组织那套有局限性而且非政治性的方法。这种方法专注于游说,并与资产阶级政客和大企业建立联系,以之作为「稳步推进」的手段。但在一个两极分化严重和右翼重新崛起的时代,我们很快就能看到「自由派」资产阶级企业对LGBTQ+权利的承诺根本一文不值。

现在需要的是一场由LGBTQ+群体,年青人,妇女和工人组成的新的群众运动,以抵抗来自右翼的攻击。同时要求自我认同权利(指每个人有权自主地确定自己的性别身份,不受外界的规定或限制),通过向富人征税以支付免费的跨性别医疗保健,并增加对性别认同和心理健康护理的资金,以减少轮候时间。这应该包括在街头上发起大规模抗议行动,中小学和高等学校罢课,就像在美国所发生的工人行动(当中包括了罢工行动,以抗议反跨性别法案)那样。对于众多新的反性小众少和跨性别人士措施,教育和医疗工作者首当其冲,因此他们特别适合作为工人的力量来反对这些措施。今年的同志骄傲活动应该成为大规模抗议的场合,以作为建立现时所需的抵抗运动的重要起点,而不是像许多地方那样,成为商业化和去政治化的活动。

建立战斗性的同志骄傲月运动

LGBTQ+运动需要与所有被压迫者和整个工人阶级的斗争联系起来。那些针对我们权利的力量,同时也在针对妇女、移民、难民和有色人种。他们攻击全球女权运动、气候运动和左翼,也正在攻击国际上劳动人民和被压迫人民的生活水平。他们试图将一个反动而专制的方案强加给整个工人阶级。这意味着我们需要一个以团结为基础的运动,共同抵御右翼的所有攻击。一个战斗性的工人阶级运动可以将反压迫斗争与重新崛起的全球劳工运动联合起来,所围绕的诉求包括免费医疗,住房、良好的工会工作以应对生活成本危机,结束歧视和反LGBTQ+的法律。

这意味着要恢复作为「同志骄傲」根源的激进传统。在1969年石墙暴动之后,所出现的性少数运动与其他关键的社会斗争密切相关,包括反战运动、民权运动和妇女运动。反资本主义以及社会主义思想有着重大影响,民众之所以能广泛理解对性少数压迫,与他们同样面对着更广泛的压迫和不平等有关。当中有着一些性少数群体与工人阶级团结斗争的鼓舞人心例子,比如在1984-85件英国煤矿工人罢工中,「男女同性恋支持矿工(Lesbians and Gays Support the Miners)」的运动与矿工及其社区建立了真正的联系。1985年,一支矿工队伍参加了伦敦的同志骄傲大游行,矿工工会支持工党改变政策,以支持LGBTQ+权利。

我们需要一个拒绝「彩虹资本主义」虚伪承诺的运动。虽然资本主义利用了LGBTQ+社群作为一个市场来销售,并在有利可图的时候将这个体制以自由和进步的面貌装扮,但实际上,这些行为不会带来真正的解放。资本主义的核心就是不平等。恐同症、恐跨症和资本主义市场的联合运作带来了什么?在美国,它带来了LGBTQ+青年高于平均水平两倍以上的无家可归风险,同样地,跨性别人士的贫困机率也是两倍。

与分而治之的资本主义作斗争:加入国际社会主义道路!

资本主义的基因中包含了僵化的性别定型、恐同症和恐跨症。资本主义带来了核心家庭结构,妇女承担了绝大部分无偿家务劳动──包括照顾孩子、做饭、清洁和护理工作,而这些家务劳动却是作为系统再生产所必需的领域。而这样的角色设定,其源由是来自于强调男性和女性的理想化概念、围绕性别和性取向僵化期望的意识形态。对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者刑事化、病理化,以及其他形式的针对性社会控制,现今仍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广泛存在。资本主义仍然依赖于妇女的无偿劳动,其劳动产值每年达11万亿美元。

尽管LGBTQ+群体的斗争在许多国家处得了巨大的进步,但资本主义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现在这个体制正在处于危机当中,并试图挖掘一切可加利用的偏见和分裂,以分而治之的策略维护自身并威胁着我们过去所赢得的权利。

愈来愈多的年轻人,特别是性少数年青人明白,为真正的解放而战意味着反资本主义体制。但我们也需要发展一个能取代现行制度的明确方案。这个替代方案就是民主的社会主义社会,丰富的资源和财富被用作使所有人能自由发展,而不是成就少数人的利润。这意味着将财富从资产阶级精英中夺走,将其置于工人和社区的民主控制之下。在这个不再依赖不平等和分裂,而是依赖团结的新社会中,僵化的性别定型、对性别和性取向的社会控制以及对LGBTQ+群体的压迫将不再必要,因而最终得以终止。

我们要在社会主义变革,以及资本主义下不断加强的压迫和不平等之间抉择。为了赢得我们所需要的变革,我们现在就需要组织起来。ISA是一个建基于30多个国家支部的国际社会主义组织。我们毫不妥协地争取解放性少数和所有被压迫者,这与我们建立一个工人阶级替代方案和社会主义世界的总体斗争息息相关。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