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中国劳工论坛新账号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社会主义如何能拯救地球

只有全球工人阶级和年轻人团结一致、有组织的力量,才能通过让利润脱离主导地位,阻止气候变化。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一步,是组建我们自己的工人阶级群众性政党,并拥有明确的社会主义纲领和坚定的领导。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3/10/10/41686/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Greyson Van Arsdale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

(本文首次发表于2023年8月31日)

在2020年,微软首席执行官(CEO)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CNBC节目中呼吁全球最富有的人采取行动以应对气候变化。其宣布了公司的目标是到2030年实现负碳排,声称:“公司的宗旨是为人类和地球问题找到可盈利的解决方案。”

毕竟,这就是资本主义的精神所在——社会的所有需要都是商机,只要进行色彩适当的包装和吸引人的营销,解决方案就能带来利润。在资本主义的支持者看来,这就是资本主义“行之有效”的地方,普通人有动力去解决问题并取得巨大进步,因为他们可以顺便把自己的腰包鼓起来;这就是美国中学十年级经济学课程老师所说的“双赢”。

只不过,海平面在上升,野火在肆虐,风暴在增加——而资本主义就是想不明白这一点。

就连微软这家公开承诺实现环保理想的榜样公司也落后进度。他们自己也承认,2022年,微软的排放量仅下降了0.5%,而公司营收却增长了18%。正如纳德拉本人在2020年的那次采访中所说,“‘盈利’是关键词”。

世界上最富有、最有影响力的人物聚集在联合国气候变迁大会(COP)和达沃斯等会议上,共同商讨应对气候变化的盈利方法。去年,他们所能做的就是讨论将《巴黎气候协定》的气温上升限制从1.5度提高到2.0度。(仿佛我们还没有遭受到这种炽热、我们还没有达到1.5度气温上升幅度似的)

当然,有些人已经开始在“绿色”替代品上赚到钱了。预计今年电动汽车市场规模将超过5000亿美元,需求从2020年的4%增长到2022年的14%。当然,这得益于联邦政府的大力扶持——拜登的《通货膨胀削减法案》包括大幅扩大7500美元的电动汽车税收抵免,使许多人购买电动汽车的成本大大降低。这对电动汽车制造商来说无疑是一条救命稻草,因为制造商仍未想出办法让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大幅降低——电动汽车的制造成本仍比燃油汽车高出约40%。

如果不考虑单个行业的盈利能力,而是考虑整个制度,这个问题就会变得更加严重。在过去五年里,热浪和自然灾害对经济造成的损失以及对房屋和建筑物造成的破坏都在急剧上升。

夏威夷在8月发生毁灭性大火后,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FEMA)已批准560万美元的救灾资金——但岛上建筑物的损失估计高达32亿美元。直接援助资金将提供给2000多户家庭,但申请援助的家庭已经超过了这一数字的两倍(4400户)。数以千计的家庭需要真金白银才能重新站起来——而仅仅向人们提供重建生活所需的资金是永远无法盈利的。要确保变暖世界中数十亿人的安全,就必须进行广泛而大规模的变革,而资本主义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为何社会主义能为资本主义所不能为

在一个以民主的计划经济为基础的社会主义世界里,工人而不是老板将控制社会。工人将拥有整个工厂,并决定如何分配资源。

这意味着,当资本主义经济一直在努力维持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盈利时(该行业正以令人震惊的速度向空气中排放污染物),社会主义可以迅速摆脱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由于没有首席执行官需要救助,工人们可以将目前污染工业的大量资源转而用于提高真正可再生能源的生产。

更妙的是,由于世界上最富有人群的资源将被重新分配以服务社会,因此,如果这些工人愿意,他们中的很多人实际上都可以优渥地退休。在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有近五分之一的工人年龄超过55岁,而且仍然在世界上最耗费体力的领域之一工作。

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社会主义社会的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大规模扩建社会住房和公共交通,这将需要数十万工人和大量资源。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只有在这些项目承诺“投资回报”牟利的情况下,这才有可能发生。但在社会主义世界里,只要工人们通过民主方式决定优先事项和完成方式,就可以实现。是的,就是这么简单。

这并不是说社会主义世界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也不是说逆转地球变暖就会很容易。应灾和救灾将成为主要问题,许多沿海社区需要制定计划,将数百万居民迁往内陆地区。基础设施将需要彻底改造,以提供持续的安全饮用水——美国的许多社区仍然没有安全食水。需要开展大规模的、国际协调的植树造林活动,开始将大气中过量的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但是,所有这一切都将首次在工人手中成为可能,而不是在亿万富翁手中成为空想。

一个民主计划的社会主义经济将为人类开启我们现在难以梦想的可能性。正如资本主义的逐利动机会产生涟漪效应,进而引发不平等和压迫的海啸一样,围绕人类和地球的需求设计社会也会产生自己的涟漪效应——人类的潜力可以在其中得到充分挖掘。

社会主义世界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在美国,气候运动一直难以形成真正的群众性和持续性。但即使是在国际上气候运动发展程度更高的地方,自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势头也似乎停滞不前。今年6月,著名高中生活动家通贝里(Greta Thunberg)在毕业之际结束了每周一次的“未来星期五”罢课活动。她在推特上评论道:“我们仍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当权者被允许以贪婪、利润和经济增长的名义牺牲边缘化人群、受影响人群和地球。”

通贝里说得非常正确——我们仍在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而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前景。这也就难怪,为什么一些活动家会采取一些博眼球的策略,比如向名画泼汤,试图吸引人们的注意力来应对气候变化。对一些人来说,这感觉就像我们已经输了。

但事实是,几十年来,气候运动一直受到束缚。这场斗争之所以受阻,一方面是因为它的诉求仅限于资本主义条件下可能或合理的范围,这并不是因为年轻人害怕激进变革,而是因为非政府组织(NGO)的错误领导在很多情况下与资产阶级政党联系在一起。这就排除了诸如结束化石燃料行业和禁止新钻井等激进但必要的诉求。另一个原因是气候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未能从工人阶级中汲取力量。

现在早就该是扳回劣势的时候了。青年气候运动与更广泛的劳工运动相联系,并意识到从根本上推翻资本主义以真正结束气候变化的必要性,这将与以往所有的气候斗争有着根本的不同。

只有全球工人阶级和年轻人团结一致、有组织的力量,才能通过让利润脱离主导地位,阻止气候变化。实现这一目标的关键一步,是组建我们自己的工人阶级群众性政党,并拥有明确的社会主义纲领和坚定的领导。

为了取得胜利,我们还需要强大的工人阶级组织。这意味着要继续在我们的工作场所建立组织良好、真正民主、所有工人都积极参与的战斗工会。这些工会需要与反对气候变化、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的社会运动联系起来,作为重建战斗性劳工运动斗争的一部分,并在工人阶级的基础上指明前进的方向。

对于在大风暴和烟雾弥漫的世界中长大的年轻人和学生来说,扭转气候变化的前景似乎完全是理想主义的。但实际上,历史上所有进步的胜利——从民权运动到推翻君主制,再到周末和八小时工作制——都是由工人阶级赢得的,我们的工作还没有结束。一个能够应对气候变化、结束剥削和压迫的社会主义世界值得我们为之奋斗。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