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chinaworker / 中國勞工論壇

中国劳工论坛新账号 中国劳工论坛简介: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e6%88%91%e4%bb%ac%e6%98%af%e8%b0%81/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美国:韦斯特的独立总统竞选活动蕴含巨大潜力

在全国和全球范围内,工人阶级和年青人正在寻找一种反击方式。不幸的是,目前领导力量的真空和社会斗争的低潮,使许多普通人解除动员。一个强大而独立的韦斯特竞选有机会能帮助重启新的群众斗争浪潮,并成为美国政治中的一场地震。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链接: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3/09/14/41549/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链接: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链接: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 [email protected]

在2024年对抗右翼与亿万富豪

社会主义替代(ISA美国)执行委员会

(本文首次发表于2023年6月16日)

6月5日,身为活动家与教授的韦斯特(Cornel West)宣布作为独立的左翼力量挑战2024年美国总统之位。他的竞选宣言受到媒体的广泛报导,而他的竞选启动视频点击量已达1900万次。

直到本文撰写之时(5月底),总统竞选仍主要是极其不受欢迎的拜登对阵右翼危险人物特朗普,这不过是重复往届的一对一重赛,韦斯特的参选有机会为劳动人民和被压迫者提供一个求之不得的左翼选择。在这个社会危机、战争阴霾和全球资本主义深度萎靡的时代,工人和年青人对两党政治的不满情绪可谓一触即发。民主党建制派在没有进行初选辩论的情况下,一意孤行地将亲企业的新自由主义者拜登塞进劳动人民的怀里,这只不过是火上浇油。

随着失控的通货膨胀继续肆虐,民众被剥夺了政府的资助计划,野火灾害毒化了空气,以及右翼对跨性别人士和堕胎权展开攻击,工人阶级需要组织起来。由资本企业控制的民主党不会从这些威胁中解民倒悬。在拜登眼皮底下,移民在南部边境继续被残害,危险的天然气管道工程继续施工,警察预算也继续膨胀。右翼的力量之所以得以增长是因为民主党不是工人阶级的真正出路。他们是一个由亿万富豪支持的政党,永远不会为我们而战。我们需要打破「两害取其轻」的怪圈,这套怪圈只会带给我们气候灾难、永无止境的战争和严重的不平等。

富豪们拥有着两个政党,而劳动人民也需要拥有属于自己的政党!在总统选举年,自然会有更多的人关心政治,因此有一个独立的左翼候选人至关重要。在这种情况下,社会主义者可以利用选举作为平台,作为演说平台、进而推动社会变革的群众运动,并连系到对独立参选行动的必要性,以作为建立群众性工人阶级政党的一个步骤。

桑德斯与韦斯特

就像桑德斯在2016年和2020年的作为一样,韦斯特正在就劳动人民所面对的关键问题而展开竞选──诉求包括所有人都能享有医保、取消所有学生债务、以及保证高质量的教育和住房。在这些攸关工人阶级切身福祉的议题上,韦斯特是一个令人信服且真正的左翼候选人,而由他来领导强而有力的独立竞选运动,则可以激发起数以百万计的工人和年青人的热情。

但真要取得成功,竞选运动不可避免地要迎接一系列重要挑战,这就需要有意识地建立起大规模的基层民众参与,并坚定地抵御民主党和企业媒体扑面而来的粗暴攻击。竞选活动将需要投入到当前最重要的斗争中,包括全国各地正在如火如荼的劳工斗争,以及年青人反对针对跨性别群体的攻击斗争中。不幸的是,在过去,桑德斯的竞选活动只在非常有限的范围内做到了这一点。

与桑德斯一样,韦斯德也是“民主社会主义者”(我们认为他应该更公开地说明这一点)。但与桑德斯不同的是,韦斯特正确地选择了独立参选,从而与民主党划清界线,并承诺他将一直参与直到最终大选。

虽然我们在2016和2020年都支持桑德斯并为其助选,但在当时我们就提出,他选择在民主党中参与初选是一个根本的错误,这样的选择对工人阶级造成一个切实后果,就是误导了他们投入到了民主党这个亲资本主义的“老板党”中。我们也还强调,民主党领导层是不会坐视他获胜,而是会动用他们所掌握的一切武器去阻挠他。很可惜,事实证明我们是对的,他的两次竞选都在与最终大选相距甚远的位置上,就被不民主的“民主”党领导层叫停。更可悲的是,从那时起,桑德斯变得越来越明显地屈服于民主党领导层。桑德斯和左翼“小队(The Squad)”【译按:美国民主党内一个由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奥玛(Ilhan Omar)、普雷斯利(Ayanna Pressley)和塔利布(Rashida Tlaib)等人组成,被视为美国国会中最进步、左翼的国会议员)对民主党的忠诚,却变成了民主党恶毒攻击工人阶级的武器,包括阻挠铁路工人罢工。这严重削弱了组织劳动人民运动的能力,也浪费了桑德斯在竞选中“反对亿万富豪阶级的政治革命”所产生的势头。

韦斯特作出独立竞选的决定至关重要,可能比桑德斯的竞选对亿万富豪阶级构成更严重的威胁。民主党建制对这一现实心知肚明,他们已经在动员起来,要对韦斯特的竞选进行攻击。

民主党攻击韦斯特

《国家》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原标题为“科内尔.韦斯特没资格参选总统”(这个极具侮辱性的标题后来已被修改),重弹了“破坏者”的老调,即投票支持韦斯特就等于投给特朗普或德桑提斯【译按:佛罗里达州的州长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支持限制堕胎权利以及反对移民等右翼政策,近期更签署了一系列针对性少数和跨性别人士的法案】。这个论点也被用来反对几乎所有独立的工人阶级候选人。如果这个论点被接受,那么劳动人民将永远不会有争取真正代表权的时候,实际上这就等于让美国资本主义下的政治格局不会受到挑战,继续由亿万富豪控制。我们应该清楚认识到,民主党建制深深恐惧于韦斯特所代表的工人阶级挑战,他们希望韦斯特参与到民主党的初选当中,这样他们就可以将韦斯特踩在脚下,一如他们对付桑德斯那样。

另一种攻击──可能来自于左翼──发生在韦斯特竞选活动的两天后,MSNBC的贾汉.琼斯(Ja’han Jones)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康乃尔.韦斯特‘左翼’总统竞选中的右翼基因”,文章列举了韦斯特与右翼人士的一些交往互动,并居心叵测地质疑韦斯特竞选活动的左翼性质,暗示他代表民主党建制派时存在右翼倾向。这种套路其实也是直接来自于民主党建制派的剧本,之所以会被如此迅速地使出,说明了民主党建制派是多么迫切地希望韦斯特放弃挑战拜登那摇摇欲坠的地位。

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SA)的《雅各宾》(Jacobin)杂志也在攻击韦斯特的独立参选路线,说选民不会“注意到”他,相反,他应该在民主党初选中挑战拜登,以接触“他在现实中可获得的最大受众”。但实情是,韦斯特的竞选活动刚开始一星期,就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媒体关注,况且民主党也操控了党内初选,包括明言不会举行初选辩论。因此事实其实与《雅各宾》的说法恰恰相反:绝大多数劳动人民最关注的是最终的大选(而不是初选),通过独立参选,韦斯特有能力在2024年11月接触到更多人。

这些攻击才刚刚开始,随着竞选形势的推进,攻击的数量将会更多,也将更为猖狂。

反抗右翼

目前的政治时刻也带来了一些重大的外交政策挑战,而桑德斯的竞选团队在当时却不必处理这些问题。特别是正在进行中的乌克兰战争问题,战争是由俄罗斯帝国主义的野蛮入侵所引发,但背后也由美帝国主义及其战略利益所驱动的。虽然我们完全谴责普京的入侵,但同时我们也必须清楚的认识到,西方帝国主义之所以支持乌克兰,并不是为了要去团结乌克兰的劳动人民,而这场战争也不符合任何地方的工人阶级利益。这场战争如果进行下去,将会有更多数以万计的乌克兰和俄罗斯工人为此丧命。同时也可能引发更广泛的战争和破坏,因为美中帝国主义之间更广泛的冲突正在加剧,并可能在台湾问题上爆发战争。当下再也不可能像桑德斯于2016年和2020年的竞选中那样,回避棘手的国际问题。能终结乌克兰战争的唯一力量是工人阶级的团结,以及以工人阶级为中心的全球反帝反战运动,反对俄罗斯和美帝国主义的残暴行为。

韦斯特在战争问题上采取了总体而言有原则的立场,尖锐地批评普京和俄罗斯帝国主义的入侵行为,但同时也明确反对美帝国主义的行径根本不是为了“捍卫民主”,也反对其背后的战略和利益动机。在他的纲领中,韦斯特正确地呼吁结束战争并解散北约。

值得注意的是,在韦斯特参选前,特朗普也在竞选中伪装成一个“反战”的候选人,这样既虚伪也危险,因为这可能令很多劳动人民出于拒绝战争的意愿而投票给了一个右翼候选人。韦斯特对选举的挑战之所以如此重要,是因为他做了特朗普永远都不会做的事,那就是呼吁削减军费预算,将资金重新分配,以资助基本社会服务。

韦斯特还宣布,他打算向那些过去曾投票给特朗普的人大力宣传,他在几次的采访中也提到:“我要去特朗普的地盘”。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要打败右翼,就要以明确的工人阶级议程去接触那些独立选民和共和党选民(甚至一些通常投票给民主党的人),他们对政治建制感到愤怒,否则他们可能被像特朗普这样的骗子所欺骗。

韦斯特最初是通过人民党(People’s Party)发起竞选的。人民党是一个在桑德斯2016年竞选后成立的组织;但它一直受到严重的内部问题困扰,当中包括对创始人布拉纳(Nick Brana)非常严重的性骚扰指控。人民党和其他一些组织采取了错误的做法,试图“团结左翼和右翼”,在2月份与右翼团体举行了“怒反战争机器”的集会。要赢得支持特朗普的那些工人的倾听,靠的不是跟那些反动小团体联合起来;相反,要的是一个坚定的工人阶级方案,反对帝国主义战争,捍卫所有被压迫者,并通过主张阶级利益来吸引那些倾向于右翼民粹主义的人。

幸运的是,韦斯特后来改变了路线,宣布他将转而寻求绿党的提名。这是在赫奇斯(Chris Hedges)【译按:赫奇斯是美国记者、作家和政治评论家。曾在《纽约时报》担任外国特派员,并撰写了多本关于政治、战争和社会议题的书籍。以对企业权力、帝国主义和民主状态的批判性分析而闻名。】在纽约市“工人罢工反击战”(Workers Strike Back)的活动中,与我们在西雅图的同志萨旺特(Kshama Sawant)对话后,赫奇斯公开表示他正组织韦斯特与绿党会面。

诚然,绿党也有着自己的弱点,而且也从来没有充分立足于建设社会运动或工人阶级斗争,但他们有一个主要的优势,就是他们在绝大多数州分拥有投票权(译按:意味着绿党在这些州的选举中可以较容易地将候选人的名字列在选票上,而无需经过艰难的登记程序或收集大量选民签名)。我们完全同意韦斯特的决定,并认为这就可以消除了这场运动的一个关键障碍,哪怕这本身并没有解决在美国为劳动人民建立一个新的群众性左翼政党这一需求。缺乏这样的一个政党有许多历史原因,但桑德斯在2016和2020年没有像社会主义替代当时所敦促的那样,发起一个政党并在独立的基础上继续推动他的竞选运动,这使桑德斯也要为缺乏这一政党而负上责任,这是他的一个根本性失败。

韦斯特与人民党的竞选活动中所犯的错误表明,需要建立一个强大的基层竞选活动和竞选团队,以应对即将要面临的众多复杂问题,因为我们即将要对美国的统治阶级发起严重的挑战。其中将会有要求和拜登和民主党屈服的巨大压力,包括要求韦斯特在选举最后几个月里退选。这必须予以坚决拒绝。

前进的道路

我们还认为,韦斯特应更加一贯地强调他的竞选平台中对劳动阶层日常生活影响最大的关键要点。这种一贯性也许就是桑德斯那有瑕疵的竞选活动中的最大优势:任何参加集会或以任何方式关注桑德斯竞选的人都不会忽略他对全民医保、全国每小时15美元最低工资、以及免费大学教育的诉求。尤其是在企业媒体的残酷攻势下,如果韦斯特不把工人阶级诉求放在最显眼且核心的位置上,他的竞选活动将存在无法有效动员数以百万人积极行动的危险,而百万民众的积极参与正正是他的竞选活动所需要的。

这也是社会主义替代的市议员萨旺特成功的核心部分。萨旺特在2013年首次当选,当选的基础正是15美元最低工资(当时被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乌托邦”)、向富人和大企业征税以及租金管制等诉求,并围绕着这些诉求开展基层运动。这些诉求在我们的宣传中得到了孜孜不倦的强化,而不是像大多数竞选活动那样不着边际地侃侃而谈或个人论述。从那时起,萨旺特仍在西雅图赢得了历史性的15美元最低工资,对西雅图最富有的企业征收“亚马逊税”,并在亚马逊和民主党建制激烈反对下赢得了另外三次选举。这是因为萨旺特和社会主义替代利用职位作为组织运动的枢纽,持续不懈地为明确的工人阶级要求进行斗争。

我们在西雅图成功的另一个关键在于,就像桑德斯一样,我们建立了充满活力的基层运动,有着大量的志愿者,他们被我们的战斗性工人阶级方案所动员。而这次要成功的话,韦斯特也需要这样做。

在全国范围内,人们极其渴求这样的榜样,韦斯特的竞选活动有潜力在更广泛的范围内唤起这种渴求。社会主义替代将在未来几星期里,在组织内进行民主讨论,探讨为韦斯特的竞选活动而斗争,其中也包括关键的选票进入权(译按:选票进入权指候选人能否在选举中被列入选票的权利)的斗争。我们也将在“工人罢工反击战”中举行这样的讨论,并帮助建立目前急需的群众运动。

社会主义者应该致力于将独立的左翼选举政治与发展中的运动联系起来,比如在工作场所建立工会,阻止共和党对妇女、跨性别人士和工人权利的攻击。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工人政党,不仅在选举中斗争,而且也在工作场所、社区、校园和街道上,在这些地方,我们可建立起我们的斗争力量,并打败资本主义的不公正。这个目标应该反映在我们如何在选举中与大企业的两党作斗争。

在全国和全球范围内,工人阶级和年青人正在寻找一种反击方式。不幸的是,目前领导力量的真空和社会斗争的低潮,使许多普通人解除动员。一个强大而独立的韦斯特竞选有机会能帮助重启新的群众斗争浪潮,并成为美国政治中的一场地震。

CC BY-NC-ND 4.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