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方丈
咖啡方丈

佛門啡訊 隨興寫作,主要圍繞咖啡以及咖啡行業。 偶然插入佛學,哲學或時事主題。

談談小說所謂的文筆這個字眼是多空泛

很多時候,我們會聽到或用到文筆這個字,去形容一本小說或者一位作家。

然而,其實很多人並不能具體說明究竟「文筆好」是一個怎樣的狀態。不如說,基本上很多使用文筆這個字的時候,在我眼裡其實並沒有好好去使用這個詞。

對於這點,我可以告訴很多作者,你們完全不必要執著和拘泥這個字眼。說穿了,文筆這兩個字基本就是一個空泛又空白的詞彙罷了。


比如隨便在一個網文論壇的討論區,標題是文筆好究竟是什麼概念?隨便就有幾個以下答案。

網友A:景物描寫很充分?

網友B:至少主角配角不要太公式,劇情新穎些,讓人不會看了有想放棄的感覺,文字流暢些?

網友C:就是人物性格飽滿,不要長篇大論的用修辭,描寫的特別細膩,有很強的代入感。

網友D:你很想看下去,會急不及待的想看完。

......很虛無縹緲的沒什麼共通答案吧?

不信的話,你隨便在網上百度google文筆好的定義基本都會有千花百門,毫無共識可言的答案。

在知乎上,有一個回答比較得我心的。

文筆究竟是指什麼?

文筆,其實是籠統的說法。文筆好,往往就是「寫得好」三個字的升級版,含義很廣泛,指向又很隨機,因人而異。

文筆這個詞就是含義太多,所指複雜,必須再深究一層,再準確定位以後才好討論。


比如今天你寫了篇小說,找上邊ABCD的網民去評論你的著作,他們先回答:文筆不好。

你必定會反問:所以即是那裡有問題呢?

網友A:景物描寫不充分。

網友B:主角配角太公式,劇情不夠新穎,文字不夠流暢。

網友C:人物性格平白,過於長篇大論的濫用修辭,描寫不夠細膩、代入感不夠。

網友D:沒有讓人急不及待的想看下去。

發現了嗎?這根本不需要說句文筆不好嘛!絕大部份人在說文筆不好的時候這四個字根本就多餘的!你認為是那裡有問題直接指出那裡有問題就好!


在過去我曾經針對M站一位創作者的短篇發過意見,雖然估計沒人察覺到,但我現在告訴你,在評論裡我‧不‧曾‧使‧用‧過‧文‧筆‧這‧兩‧個‧字。

小說|林子深處的血

對於林子深處的血 我是負評的


我認為她那裡有問題,我就直接把問題的部份指出來,再說一下我認為該怎樣去修改這個問題。完全不需要在前邊說一句「哎呀你文筆不好啦~」


今天我覺得為什麼需要拿文筆這兩個字出來解釋一下,是我一直以來就覺得,很多人甚至作者都陷於「文筆」這個文字遊戲裡被迷惑了。

你是評論的,OK,你誤用濫用一下雖然不太好,但我覺得沒問題,讀者始終是寶貴的。

但你今天是作者,就不能輕易陷於這種文字遊戲讓你搞不清楚問題的重點。

廣義來說,小說這文體面要對的問題基本只需要分成兩部份--

,編劇。所指劇情、故事的部份。

,寫作。所指文字、行文細節的部份。

而有時則有些問題會兩者兼有,例如角色--不過今天不說這個。


作者必需時時刻刻審視自己的作品和參考讀者的意見,你就必需要知道究竟問題在出那。在解決問題前你不能準確分辨問題所在又如何解決問題?

例如四個網友ABCD的問題分類可以怎分類?

網友A:景物描寫不充分。

,毫無疑問

網友B:主角配角太公式,劇情不夠新穎,文字不夠流暢。

先丟開角色,明顯先是,後是

網友C:人物性格平白,過於長篇大論的濫用修辭,描寫不夠細膩、代入感不夠。

角色可能也有問題,也有問題,而後面三句前兩句是寫,最後一句編寫皆有可能。

網友D:沒有讓人急不及待的想看下去。

毫無疑問,是。 

就像《大小說家如何唬你一樣》:

每當我們拿起一本書,我們總是能企盼能看到特別的事情。我們總是渴望見証某人人生中的關鍵時刻,而且就剛好在那當下。

令人入迷的不只是我們能隱約看出有個大麻煩正在醞釀,還有它潛伏已久,即將形成一個危急存亡的局面。這表示我們從第一句話話開始,就必須讓讀者看見一條布滿麵包屑的路徑,引領他們走進林子深處。


讀者的意見有時候過於直觀而非具體清晰而深入:卡卡的,文筆不好--或者--看得很順,文筆不錯。

其實你很難清楚他讚賞或認為有問題是的那部份--編還是寫出事了?因為文筆這個詞彙在我眼內實在過多的濫用而無法建築起共鳴的答案。

不管是你的讀者跟你或者作者之間使用文筆這個詞,都必須要有前提和共識在能明確的討論下去,但是--

既然我都覺得你行文有問題,角色不好劇情難懂等等我都說得那麼具體了,我還有必要使用文筆這個字嗎?

對於林子深處的血 我是負評的

再重複一次我的點評,事實上我對她的故事(編)沒多少意見,有的也是劇情和角色一些個人認為不夠說服力的邏輯部份。著墨的八成都在文字部份(寫)如何改善。

大體而言,小說雖然由組成,然而就像《大小說家如何唬你一樣》所說:

迷思:漂亮的文字戰勝一切。

事實:好的故事戰勝漂亮的文字,無一例外。

故事必須有辨法讓讀者在看了第一句話之後,就產生一種想要繼續往下看的迫切感。除此之外,不管是迷人的角色、精彩的對話、生動的意象,或者美妙的文字,都只是點綴而已。

我不是要貶低漂亮的文字。我跟大家一樣喜歡雕塑出來的美妙文字。但別搞錯了:學會「把文字寫得漂亮一點」跟學會「寫故事」可不是同一回事。這兩者之中,漂亮的文字是次要的。因為,如果讀者不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文學寫得再漂亮也沒有用。在我們這一行,這種精雕細琢卻沒有故事性的小說,通常是被歸類為「寫得漂漂亮亮、但讀者卻不屑一顧」的故事。


不管一個作家能夠用多精美、優雅的文字和詞彙去精心雕出每一章、每一句甚至每一字,

故事沒有聚焦就是沒有聚焦,跟你懂不懂用精美、優雅地去雕句堆字是沒有關係。


所以所以所以你應該搞清楚,小說永遠是編重於寫,大多數讀者說你文筆好或不好,其實是說你故事根本有或者沒有聚焦,絕不可能因為你沒用一帆風順去代替順利兩個字,描述美少女用五百字而非六百字來放棄好嗎。


*    *    *


順帶宣傳一下預定會寫完的小說--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序)

不過我也很清楚,一定是我當教練去出寫作教學的短文比我當選手去寫小說一定更多人看,OK的,我完全懂。

But,兩者可以一起做,對吧?

當然,未來寫更多的寫作教學文都是我的預定的計劃之一,這早就心有定案--不過不代表我放棄當選手,但如果教練更好出路的話,我當然爽快認命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