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14 articlesIn total 800165 words

Limn:乌托邦黑客

ConanXin

编译自:Utopian Hacks - Limn,作者:Götz Bachmann 在奥克兰的一个实验室里,一群精英而非正统的工程师正试图重新想象计算机能做什么,应该做什么。正是在这里,在这个位于硅谷的实验室里(或在靠近硅谷的地方,这取决于你如何划分它的边界),我正在进行的民族志以此为基础。

2

重新连接(Reconnected,Real Life Magazine)

ConanXin

单纯的去中心化互联网并不能使其凌驾于政治之上,也不能使其免于被企业收编。

2

传记 Whole Earth:回顾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的行星影响(Planetary Impact)

ConanXin

约翰·马科夫 (John Markoff)是普利策奖得主,自1977年以来一直报道硅谷,他在1980年代初就认识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他在最近出版的《全球概览:斯图尔特·布兰德的许多人生》(Whole Earth: the Many Lives of S...

彼得·泰尔(Peter Thiel):施特劳斯式的时刻(The Straussian Moment)

ConanXin

原文:The Straussian Moment (Peter Thiel)吾曾探究未来,凭眼极力远眺,望见世界之远景,望见将会出现之种种奇迹;看到空中贸易不断,玄妙之航队穿梭往来,驾紫色暮霭之飞行者纷纷降落,携带昂贵之货品;听到天上充满呐喊声,交战各国之舰队在蓝天中央厮杀,降下...

1

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谈开始和保持好奇心

ConanXin

原文:Stewart Brand on Starting Things and Staying CuriousStewart Brand on Starting Things and Staying Curious从迷幻药到网络文化,从嬉皮士社区到商业初创公司,从《全球概览》(W...

1

元宇宙:它是什么,在哪里找到它,以及谁来建造它

ConanXin

编译自Matthew Ball的文章“The Metaverse: What It Is, Where to Find it, and Who Will Build It”(2020/1/13) 技术经常制造出没人能预测的惊喜。然而,技术的发展往往会提前几十年就能预料到。

3

20世纪80年代的超文本工具

ConanXin

本文简要回顾了 80 年代的一些超文本系统(hypertext systems)。前互联网时代充满了奇妙而强大的系统,而这些系统现在已经被遗忘了,但我们绝对可以向它们学习,试着理解为什么我们在 1990 年代和 2000 年代出现了巨大的衰退,以及为什么我们现在享受超文本系统的复兴。

2

设计控制论(Design Cybernetics)导论

ConanXin

摘要:控制论(cybernetics)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技术和科学进步的基础上,在20世纪中期兴起的,它影响了设计理论和研究。控制论(cybernetics)最初被认为是一种理论框架,是一种跨越学科边界的通用语言,但人们很快就在以目标为导向的控制工程中发现了更突出的应用。

一个没有 Sci-Hub 的世界

ConanXin

亚伦·斯沃茨 (Aaron Swartz) 自杀时年仅 26 岁。他是在被法律起诉的阴影下自杀的,政府的律师打算对他进行最大限度的惩罚。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临长达50年的监禁和100万美元的罚款。斯沃茨的罪行不仅是法律上的,而且是政治上的。

2

阿尔贝•加缪:危险地创作(Create Dangerously)

ConanXin

这是阿尔贝•加缪(Albert Camus)于1957年在瑞典乌普萨大学(Uni­versity of Uppsala)发表的演讲,题目是“Create Dangerously”(危险地创作)一位东方贤哲,在他祷告时,总是祈求神灵让他远离尔虞我诈的是非之地。

思考未来学校时对技术中心主义的批判(Seymour Papert)

ConanXin

内容基于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在“信息时代的儿童:创造、创新和新活动的机会”(Children in an Information Age: Opportunities for Creativity, Innovation, and New Activiti...

为什么固定电话是完美的工具

ConanXin

伊凡·伊里奇(Ivan Illich)肯定会赞同互联网。伊凡·伊里奇(Ivan Illich)公共知识分子、激进的牧师伊万·伊里奇(Ivan Illich)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出生在维也纳,他在 30 多岁的时候开始重新思考世界。1961年,他经由纽约市和波多黎各抵达墨西哥,在库埃...

交互设计简史:互动从何而来?

ConanXin

控制论的概念执行“有目的的行为”(purposeful act),比如拿起桌上的一本书,不是一个简单的单向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大脑的神经元向肌肉发出指令,它们必须采取行动才能实现预期目标。相反,在任何“系统”(共同作用以执行特定目标组件的组合)中,在每个阶段,信息被反馈到中枢神经...

回到未来:Myspace 和 Z 世代数字身份

ConanXin

2020 年 1 月 21 日,多莉·帕顿 (Dolly Parton) 在她的 Instagram 上发布了一张四面板图片,并配文说:“让你成为一个能做到这一切的女人。”多莉帕顿挑战赛(Dolly Parton Challenge)诞生了。

3

“慈爱的机器”:替代技术、环境和反主流文化

ConanXin

编译自:"Machines of Loving Grace": Alternative Technology, Environment, and the Counterculture,作者Andrew Kirk,也是《Imagine Nation: The American Co...

1

适用措施:从“适用技术”到“去增长”

ConanXin

编译自:Real Life Magazine的“Appropriate Measures: Changing the tech we use is not enough to mitigate the environmental and social harm of mass t...

1

SXSW 2021访谈:大卫·阿尔瓦拉多(David Alvarado)和杰森·苏斯伯格(Jason Sussberg)在"We Are as Gods"中与真正的先驱者一起寻找新的领域

ConanXin

这部关于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生平及其遗产的纪录片目前正在西南偏南(South by Southwest)在线电影节上首映。其片名《We Are As Gods》来自于斯图尔特 · 布兰德(Stewart Brand)最著名的作品《全球概览》(Whol...

1

触摸未来:系统、意外发现和恩典的故事

ConanXin

未来不是一个目的地。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创造它。这也许是对著名作家和未来学家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大胆诠释,当被问及遥远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时,他回答说未来已经在这里了,只是分布不均。我经常思考吉布森的这句话,想知道在我的周围,未来可能潜伏在哪里。

我喜欢阅读1980年代的计算机杂志,你也应该读一下

ConanXin

编译自连线杂志的文章:I Love Reading 1980s Computer Magazines, and So Should You(2021/1/26) 副标题:这不仅仅是怀旧的事情。回顾过去常常会带来新的东西。想象一下,走进一家贺卡店,得到一首由电脑专门为你写的诗。

1

受压制的信息学

ConanXin

编译自:Logic Magazine上的一篇文章“Informatics of the Oppressed”(2020年8月31日),作者Rodrigo Ochigame 副标题:压迫性算法存在已久。拆除这些算法并建立解放性替代方案的激进项目也是如此。

1

宫本茂希望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纽约客)

ConanXin

副标题:这位传奇设计师拒绝游戏中的暴力,试图成为一个好老板,并建立任天堂的“迪斯尼乐园”。编译自:纽约客的一篇文章"Shigeru Miyamoto Wants to Create a Kinder World"(2020年12月20号),作者是Simon Parkin1977年...

1

假性记忆,书写机器

ConanXin

编译自:Noema Magazine上2020年12月的一篇文章“Prosthetic Memories, Writing Machines”作为一种外部的、越来越智能的记忆形式,人工智能可以拓宽书写系统对人类思维物理边界的影响。7月,人工智能研究公司OpenAI大张旗鼓地发布了其最新的语言生成器GPT-3。

你说你要革命?超文本与媒体法则

ConanXin

部分编译自:斯图尔特·莫斯罗普(Stuart Moulthrop)的“You Say You Want a Revolution?Hypertext and the Laws of Media”(1991),斯图尔特·莫斯罗普(Stuart Moulthrop)是当代美国最著名的超文本小说家和理论家之一。

1

阅读的未来取决于学习难学东西的未来(艾伦·凯)

ConanXin

编译自:艾伦·凯(Alan Kay)的“The Future of Reading Depends on the Future of Learning Difficult to Learn Things” 当我们从现象中解读意义时,我们是在“阅读”(reading)。

提高我们提升的能力:呼吁投资新未来(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

ConanXin

编译自: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Engelbart)在2003年的演讲:Improving Our Ability to Improve: A Call for Investment in a New Future。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Douglas Engelb...

文本的未来(艾伦·凯)

ConanXin

编译自: Future Text Publishing上最新发布一本合集“The Future of Text”,艾伦·凯(Alan Kay)写的“文本的未来”(The Future Of Text)是其中一篇。我们是发明东西最多的物种,通过创造语言和文化的外因(exogenet...

1

人、机器和有关的世界(诺伯特·维纳)

ConanXin

编译自:Men, Machines, and the World About(1950),作者是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 我想从历史的角度指出让我对人、机器和世界的问题感兴趣的各种事情,因为它们与我将要谈到的关于这个问题的现状有关。

Zettelkasten方法简介

ConanXin

编译自:Introduction to the Zettelkasten Method 你为什么要读这篇简介?Zettelkasten方法不仅仅是完成一些工作或项目的工具。这是一种关于如何处理生活中知识的整体方法(holistic method)。

2

Discord是如何(有点意外地)创造了互联网的未来

ConanXin

副标题:Discord的创始人只是想创造一种与游戏玩家朋友交流的方式。他们创造了更伟大的东西。原文:protocol网站上的一篇文章How Discord (somewhat accidentally) invented the future of the internet 大多...

发明媒介(Inventing the Medium)

ConanXin

原文来自The New Media Reader,这篇文章的作者是珍妮特·默里(Janet H. Murray)。这是一部里程碑式的著作,第一次将计算机作为表达媒介建立谱系。虽然这本书的名字是《新媒体读本》(The New Media Reader),但它的主题是单一媒介(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