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nXin

connect the dots.

不作恶: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谈乌托邦、前沿和Brogrammers

弗雷德·特纳是研究硅谷的权威之一。作为斯坦福大学的教授和前记者,他撰写了大量关于科技政治和文化的文章。我们和他坐下来讨论了硅谷是如何看待自己的,以及当科技行业表示想要拯救世界时,这意味着什么。

“不作恶”(Don’t be evil)

让我们从“技术向善”这一观点开始。这种想法在硅谷无处不在。它是从哪里来的?它的起源是什么?

这种想法源于20世纪60年代的社群主义(communalism)。简单介绍一下反主流文化:实际上有两种反主流文化。一种是新左派(New Left),他们用政治来改变政治。他们非常关注制度,并不真正害怕等级制度。

另一种是我所说的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这也是科技界获得灵感(gets its mojo)的地方。从1966年到1973年,我们经历了美国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公社建设(commune building)浪潮。这些人远离政治,远离官僚主义,走向一个他们可以改变自己意识(consciousness)的世界。他们相信技术(small-scale technologies)会帮助他们做到这一点。他们想通过创造新的意识转换工具(tools for consciousness transformation)来改变世界。

这一传统推动了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宣称,他们正在通过将人们联系起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是一种联结主义政治(connectionist politics)。像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一样,他们想象着一个完全平等(leveled)的世界,等级制度已经瓦解。他们正在想象一个根本没有政治的世界。

值得指出的是,这种传统,至少在公社(communes)里,有着可怕的遗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公社是非常保守的。

当你消除官僚主义、等级制度和政治时,你就失去了以明文(explicit terms)协商(negotiate)资源分配的能力。你用魅力(charisma),用酷(cool),用对权力的共同但无言的感知(unspoken perceptions)来取代它。你用文化力量代替它,在没有规则的情况下指导我们的行为。

所以突然间,你会看到这些有魅力的人管理着社区,而后面的女人生孩子,在水中加入消毒剂防止人们生病。20世纪60年代的许多公社是我所见过的种族隔离最严重、最具异质性(heteronormative)、最专制的地方。

但是,计算机究竟是如何创造一个没有官僚机构、等级制度或政治的世界呢?信息技术将如何促进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所期待的那种变革?

因此,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在很大程度上失败了。到1973年,几乎所有的公社都消失或解散了。

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大多数曾经居住在公社里的人仍然居住在旧金山湾区。科技界正在他们周围快速发展(bubbling up)。他们需要工作,所以很多人开始在科技界工作。

与公社运动有关的人——特别是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和与《全球概览》(Whole Earth Catalog)相关联的人——开始重新把计算机想象成反主流文化变革的工具,而这在20世纪60年代是行不通的。

斯图尔特·布兰德实际上称计算机为“新的迷幻药”(the new LSD)。幻想它们将成为意识转变(transformation of consciousness)的工具——现在,我们终于能够用计算机做我们不能用LSD和公社做的事情了。我们将能够通过联机系统(online systems)将人们联系起来,并围绕他们建立新的基础设施。

你认为这种技术乌托邦(techno-utopian)的传统会像过去一样深入科技行业吗?

这因公司而异。苹果公司在某些方面非常愤世嫉俗(cynical)。它一直在推销乌托邦思想。它以一种反主流文化的方式,将其产品作为乌托邦转型的工具(tools of utopian transformation)进行营销。从公司成立开始,它就吸收了一系列反主流文化的象征。

在其他公司,我认为这是非常真诚的(sincere)。我最近在Facebook花了很多时间,我认为他们真诚地想要建立马克·扎克伯格所说的一个更加互联的世界(a more connected world)。他们的做法是否符合他们的信仰,我不知道。

大约十年前,我在谷歌呆了很长时间。我看到的是一个有趣的循环。它以“不作恶”(Don’t be evil)开始。于是问题变成了,“好吧,什么是好的?”(Okay, what’s good?)嗯,信息是好的。信息赋予人们力量。所以提供信息是好的。很好。谁提供信息?哦,对了:谷歌提供信息。所以你最终会陷入这样一个循环,对人们好的就是对谷歌好的,反之亦然。这是一个充满挑战的生存空间。

我认为拯救世界的冲动是很真诚的(sincere)。但是人们想要拯救世界的冲动和想要为公司做得更好的冲动相互交织在一起(tangled up with each other)。当然,这是一个古老的新教(Protestant)传统。

这些公司之外的技术乌托邦主义(techno-utopianism)呢?你认为它会像过去一样强大吗?
早在20世纪90年代,“技术向善”的观点就受到了主流的广泛欢迎。我想到了阿尔·戈尔(Al Gore)在《连线》杂志上,关于网络热潮(dot-com boom)和“新经济”(New Economy)的大肆宣传。
如今,这种说法并没有消失——尤其是在硅谷。但是总的来说,这种说法变得更加怀疑(skeptical)。人们更多地谈论技术的阴暗面:监视、数据挖掘、面部识别软件、“假新闻”等等。我们看到了乌托邦基本路线(the basic utopian line)的更多阻力。你认为这是从哪里来的?

我想你可以直接追踪到斯诺登(Snowden)爆料。

15年来,我每年都要教一门叫做“社会中的数字媒体”(Digital Media in Society)的课程。当我在2003年开始教这门课时,我的学生总是说,“哦,特纳,他太消极了。如果只看下苹果的网站,这将是一门更好的课程。”最近,就像,“哦,特纳,他太积极了。他的问题是什么?”

转折点是斯诺登(Snowden)。就公众而言,斯诺登是人们开始意识到监控并开始将其视为一个问题的时候。

关于乌托邦的另一件事是,它在硅谷的存在部分原因是一种营销策略。这是一项最重要的政治行动。如果硅谷能让华盛顿相信硅谷是未来的家园,硅谷的领导人能够看到过去古板的华盛顿的领导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么他们也可以为放松管制(deregulated)找到理由。

是的。

为什么要管制未来?谁想这么做?

所以,这是非常策略性的(tactical)。宣称乌托邦未来的制高点是一个非常策略性的主张。

当涉及到在他们的平台上允许什么内容时,科技公司似乎也更喜欢放松管制的方式(deregulatory approach)。他们的默认做法是不干涉人们发布的信息。这种态度从何而来?

我认为这种自由放任的态度(laissez-faire attitude)根植于工程文化(engineering culture),并得到商业回报。有些人认为这是一个非常精明的商业决策。我认为这其中有一个因素——肯定是有回报的,但我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

工程文化是关于制造产品的。如果你让产品工作(make the product work),你所要做的是履行你的职业道德。工程伦理(ethics of engineering)是这样一种伦理:它工作吗?(Does it work?)如果你做了一些有用的东西(make something that works),你就做了合乎道德的事情。由其他人来决定你的目标的社会使命。这就像莱雷尔(Tom Lehrer)的那首著名的歌词:“‘一旦火箭升空,谁在乎他们在哪里落下?那不是我的部门,’沃纳·冯·布劳恩(Wernher von Braun)说。”

Tom Lehrer - Wernher von Braun

所以我认为,当Facebook和其他公司的工程师被告知他们建立的系统(这些系统显然运行得非常好,其有效性是通过它们产生的利润来衡量的,所以从谷歌的角度来看,一切看起来都是合乎道德的和“好的”)正在腐蚀公共领域时,他们有些困惑。他们不仅是建造新基础设施的工程师,还是传媒人(media people)。

几年前,我花了很多时间和谷歌的工程师们在一起,他们很早就与新闻企业建立了联系。他们在信息控制和管理方面有很强的语言能力(robust language)。然而,当话题(conversation)转到新闻时,他们却不知道话题是什么。新闻是不同的。

以工程技术为基础的公司,实际上是像Facebook这样的媒体公司,正在努力开发新的道德术语来管理他们的遭遇。

基于工程的公司,事实上是像脸谱这样的媒体公司,正在努力开发新的道德术语(ethical terms)来管理他们的遭遇。我认为他们是真心实意地试图运用工程学中的道德框架。当这种道德框架没用时,他们会很困惑。

这些道德框架是什么?

工程师试图通过改变基础设施来达到政治目的。

他们就是这么做的。他们调整基础设施。这有点像古罗马人试图通过重新配置论坛(reconfiguring the Forum)来塑造公共辩论。“我们将有七个新入口(entrances),而不是六个,辩论将会改变。”

工程界对如何介入非基础设施领域(infrastructural)的争论没有一个概念。

让我们稍微回顾一下历史。我喜欢你的书《数字乌托邦 : 从反主流文化到赛博文化》(From Counterculture to Cyberculture: Stewart Brand, the Whole Earth Network, and the Rise of Digital Utopianism)的一个地方是它非常慎重的视角(measured perspective)。

谢谢。我在那方面非常努力。我对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太好了,这让我在自己生活的左翼学术界受到了一些非议。

你似乎对斯图尔特·布兰德(Stewart Brand)所认同的传统有某种感情(也许感情这个词太强烈了,但肯定是一种欣赏),但也有更早的先例,像诺伯特·维纳(Norbert Wiener)和其他人。
但是今天,技术乌托邦主义(因为没有更好的词)似乎被掏空了。这些大公司把它当作武器(weaponized)来销售产品和推动他们的议程。很难不对它的修辞(rhetoric)感到愤世嫉俗(cynical)。
所以我的问题是:技术乌托邦主义(techno-utopianism)有希望吗?我们能从最初的设想中挽回一点吗,或者这是我们应该努力摆脱的思维方式?

任何乌托邦主义都倾向于成为一个整体系统(totalizing system)。它承诺彻底解决零碎的问题。所以在我看来,问题不是技术乌托邦的技术部分,而是乌托邦的部分。

任何全系统方法(whole-system approach)都行不通。我要建议的不是放弃技术,而是把技术作为我们世界的一部分来处理,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参与其中,就像我们参与高速公路系统,支持我们建筑的建筑体系,或者我们组织医院的方式。

我们开发的技术是基础设施。我们还没有一种把基础设施作为政治的语言。这些设备仍然有足够的魔力,以至于人们非常不愿意开始认为它们像柏油路一样普通。

但我们需要开始把它们想成像柏油路一样普通。我们需要建立制度来思考如何制定交通法规。在某种程度上,技术能够促成新的合作和新的社区,为它们提供更多的力量。但是让我们思考一下它们是如何运作的。

乌托邦主义,作为一个整体,不是一个有用的方法。乐观是有帮助的。但是乐观可能是片面的:它允许痛苦和沮丧,它允许差异。不像他们在20世纪60年代常说的那样,一直都是这样。

什么是“政治的基础设施”(politics of infrastructure)?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它有几种不同的含义。首先,它涉及到对建筑环境的认识,无论是建在柏油路面上、混凝土上还是代码上,都有政治影响。我之前开玩笑说要重塑论坛(reshaping the Forum),但我不应该开这么多玩笑,因为论坛是圆形的这一事实鼓励了辩论。

想象一个礼堂(auditorium),有人坐在台上,观众在一旁观看,与之相对的是教友会(Quaker meeting),每个人都围坐成一圈。他们是非常不同的。

所以,结构很重要。设计绝对至关重要。设计是一个世界的政治成为另一个世界的约束的过程。这些约束是如何建立的?它对政治生活有什么影响?

研究“政治的基础设施”(politics of infrastructure)就是研究设计过程中的政治理念,以及基础设施对参与其中的社区的政治可能性的影响。

电子前沿

技术乌托邦传统最明显的象征之一是火人节(Burning Man)。你写了一篇很棒的文章,叫做“谷歌的火人节”(Burning Man at Google),是关于这个节日对硅谷的意义的。

我再也不去了。我去过三次。我受够了。(I’m done.)

在火人节(Burning Man)中,科技行业的一些社会实践和文化机构有哪些?

火人节(Burning Man)之于科技世界,就像19世纪新教教堂(Protestant church)之于工厂。

在19世纪,如果你住在一个小的工业城镇,你会一周工作六天到周六。然后在星期天,你去教堂,老板坐在前面,中层经理坐在他们的后面,所有的工人坐在最后面。你实际上是在演练(rehearse)工厂的秩序。在教堂里,你会表现出你是如何将所有的劳动引向上帝的荣耀的(glory of God)。

在火人节(Burning Man)中,你演练的是基于项目的协作劳动。从硅谷涌来的工程师们实际上是在扮演硅谷工程所依赖的社会结构。但是他们可以在火人节(Burning Man)做一些他们在硅谷里做不到的事情:他们可以拥有(own)这个项目。他们可以和自己选择的团队一起体验完全的“流动”(flow)。在沙漠中,在异常完美的条件下,他们可以做公司承诺但却不能完全兑现的事情。

硅谷的乌托邦式承诺(utopian promise)是:来这里和其他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建设未来。让自己融入这个项目,拯救未来。在火人节(Burning Man),你可以这么做。你选择了自己的团队,你创作了一件艺术品,人们欣赏你的作品,你身处一个自称乌托邦的社区(self-described utopian community)里,至少在那一刻,你塑造了另一个未来。

因此,火人节(Burning Man)是实现硅谷许下但无法兑现的承诺的一种方式。

火人节(Burning Man)正是清教徒理想的典范。清教徒想要什么?清教徒来到美洲时,以为自己是在上帝的眼皮底下。他们设想在山上建一座城市。“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我们,”约翰·温斯罗普(John Winthrop)说。

当我去火人节(Burning Man)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在沙漠里。《圣经》中的以色列沙漠,天堂之眼,以及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是有意义的。这是一种新教思想,一种清教徒思想,一种技术思想,一种公社思想。所有这些都聚集在火人节(Burning Man),这也是我对这个地方着迷的原因之一。

当然,火人节(Burning Man)有许多问题,我为其中的许多部分感到苦恼。然而,在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在沙漠里走了两英里,我回头看了看这个城市,有一个标志,看起来就像加油站的标志,它在转弯,就像加油站的标志一样。它可能是一个Gulf或Citgo标志,但它不是。那是一颗巨大的粉红色的心。有那么一会儿,我开始想象我在硅谷的郊区不是被Gulf和Citgo所统治,而是被爱所统治。

那是贯穿火人节(Burning Man)的一根线(thread)。这是我珍惜的一根线。在所有其他让我疯狂的事情中。

火人节(Burning Man)似乎也体现了硅谷对前沿理念的迷恋。你提到了约翰·温斯罗普(John Winthrop),在《数字乌托邦》(From Counterculture to Cyberculture)中,你讨论了约翰·佩里·巴洛(John Perry Barlow)、凯文·凯利(Kevin Kelly)和其他推广互联网作为“电子前沿”(electronic frontier)概念的人。
在20世纪90年代,它当然成为了一个非常流行的隐喻(metaphor),但是你认为它是怎么成熟(aged)的呢?如果说电子前沿已经像1890年的美国一样“结束”了(closed),公平吗?,还是说,它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隐喻?

关于这个隐喻,首先要知道的是,它不仅来自美国深厚的历史,尤其是肯尼迪时代。

二战后,我们将从一个二流国家,甚至没有一个统一的高速公路系统,变得有足够的财富、足够的资金和足够的技术来做一些事情,比如让嬉皮士乘坐大众巴士在全国各地呆两年拍电影。这是一个巨大的转变。在工业和知识分子方面,像约翰·肯尼迪(John F. Kennedy)这样的人开始谈论“新边疆”(New Frontier)。他们宣扬太空将是新的前沿,技术将是新的前沿,科学将是新的前沿。技术世界尤其关注于此。你提到的那些90年代的人是那个世界的孩子。

反主流文化的一个伟大神话是,它与军工复合体(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无关。这对新左派(New Left)来说是正确的,但对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来说就不正确了。社区主义者(communalists)在很大程度上参与了控制论。他们深信,通过迷幻药(LSD),他们可以关注新的心理领域,建立新的社会领域。

今天,美国人关于新边疆的言论已经消失了。特朗普打算用他那种倒退的、男子汉的(macho)、伪法西斯的(pseudo-fascist)方式让美国再次变得伟大。没有人认为他们生活在边疆。

然而,在科技世界里,仍然有人在服用微剂量的迷幻药(LSD)。仍然有人在尝试多角恋关系(polyamorous relationships)。仍然有人追求意识变化和新的社会结构的交集。这些世界仍然与反主流文化的遗产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因此,尽管“新边疆”(new frontier)的语言已经消失,边疆本身也被监视(surveillance)和商业封锁了,但在科技行业工作的人仍然把自己的生活当作是拓荒者。这很吸引人。

“前沿”的另一个隐喻是其自由意志主义政治(libertarian politics)。在技术乌托邦的传统中,总有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的核心。它似乎源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反体制精神,然后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演变成一种嬉皮式的里根主义(Reaganism)。这就是《连线》(Wired)在20世纪90年代对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大加吹捧。

哦,太可怕了。

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认为科技行业充满了自由意志主义。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科技界的员工有着非常不同的政治倾向——他们认为自己是左翼分子(leftists)或社会主义者(socialists)。毕竟,在民主党初选期间,有很多技术工人支持伯尼(Bernie)。你认为这个行业最近出现了新的政治空间吗?或者,这个行业在政治上总是比它的名声更加多元化?

那只翅膀一直在那里。我一直想弄清楚的一件事是最近是否有变化。这个问题的答案或多或少可以在硅谷指数(Silicon Valley Index)中找到,这是一个关于硅谷的很好的人口统计研究。这项工作已经进行了大约十五年,它表明硅谷的政治保持不变——这让我感到惊讶。十五年来,它一直是一个自由、左倾、民主的地区。

但是在硅谷最受关注的人是首席执行官。我认为,硅谷作为一个自由意志主义空间的愿景,是由像彼得·泰尔(Peter Thiel)这样的人所持有的实际的自由意志主义信仰,和东海岸一家想要提升发明家类型的媒体对自由意志主义理想颂扬的结合。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是最著名的。东海岸的记者们想要让美国英雄神话重焕生机——他们将会找到一个可以实现这一梦想的世界。

然而,为了塑造这些英雄,他们不得不将他们与产生他们的背景切断联系。他们不能讲一个背景故事。他们不能讲一个结构故事。他们必须讲一个英雄故事。突然之间,英雄们自己看起来就像独行侠(solo actors)一样,为了成为安·兰德(Ayn Rand)小说中的自由意志主义理想,他们推开了这个世界。所以我认为这是现有的技术领导者和媒体围绕一个神话的合作。

这与媒体报道埃隆·马斯克这样的人产生了共鸣。

没错: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就是一个经典的例子。我真的很钦佩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我应该说,我在硅谷工作的原则之一就是相信别人的话(take people at their word)。

当我还是记者的时候,我做的第一个新闻故事是关于一个人骗走寡妇的房子。我的工作是找出他是怎么做到的。所以我整个下午都和他在一起。他是一个非常迷人的人。他没有骗我。他详细地告诉了我他是怎么做的。我报道了这个故事,收到了两封信。一封信说,“你终于抓住了那个混蛋。你抓住他了。”另一封信是他的朋友写的。我确信他们会恨我的。但是他们说,“你终于向世人展示了他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商人。”

当我们试图弄清楚硅谷的时候,我认为退一步,从两个方面来看待它是很重要的。如果你在这场辩论中有利害关系,这可能会很困难。但它也给了你更多的空间来看整个世界。

我还想知道,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主导媒体叙事的原因之一,是不是因为无处不在的保密协议(NDAs),让普通的科技员工很难发表公开言论。

硅谷的一个讽刺之处在于,NDAs确实阻止了故事从硅谷传播到华盛顿、纽约、波士顿和其他地方。但在硅谷,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互相认识,所以NDA并不适用。

Brogrammer的诞生

为什么科技产业如此年轻?为什么它如此重视年轻人?这也是20世纪60年代反主流文化的遗产——对年轻人的狂热崇拜吗?

在政府投资的早期,这个行业并不年轻。一开始,硅谷是由联邦资金主导的——有像德州仪器这样的大型军事承包商。在20世纪70年代,几乎所有的芯片都被放入北极星导弹中。当然有年轻人,但也有终身工程师。

我们现在的创业文化始于20世纪80年代,基于项目的工作(project-based work)方式随之出现。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那些一周工作90个小时,没有孩子,并且接受过斯坦福大学、伯克利大学、卡内基梅隆大学和哈佛大学最新技术培训的人,开始得到奖励(premium)。这时年轻人蜂拥而至。

今天,年龄歧视是硅谷的一个主要特征。但关于硅谷的另一件事是,人们往往不会永远住在那里。他们进进出出。我经常认为硅谷是一个岛屿。我相信目前有40%的居民不是在美国出生的。人们来到这个硅谷十年,然后他们回到自己的祖国,创办了一家公司。这是一个长期的移民点。它不像我的家乡,那里的人们已经在那里生活了三代了。

那么,你认为硅谷对年轻人的痴迷更多是出于经济需要,而非上世纪60年代的文化残余吗?

我们的社会倾向于允许年轻人做某些实验,而这些实验在科技世界里也确实很有价值。例如,我们允许年轻人在35岁之前不要结婚或生孩子。这让你有整个二十多岁的时间住在宿舍(tech dorms)里,去尝试各种东西,去做一些我祖母认为会搞砸的事情。我祖母想在27岁之前结婚。她致力于此。她想要稳定。她想买一所房子。她想要扩大她的家庭。她对生活的进步有着非常独特的见解。

如果你对生活进步的愿景包括20多岁时一段很长的空白期,那对科技公司来说是件好事。如果你整晚都待在谷歌,那对谷歌来说很好。公司有来理发师,有餐馆。你可以在公司过你的爱情生活。有多个伴侣,公司不在乎。只要你非常灵活,并且对公司忠诚。

因为你提到了年龄歧视,我想知道你能否谈谈科技行业普遍存在的性别歧视和性骚扰。最近媒体对一系列丑闻进行了大量报道,但性别歧视显然已经成为硅谷的一个核心特征有一段时间了。

在任何一个职业世界里,如果你有非常有权势的男人,他们是年轻女性想要的生活方式的看门人。我认为,科技世界的特别之处在于幻想。

我接触过的很多人都是技术人员,当他们打开自己制造的计算机时,他们都非常兴奋,因为计算机可以正常工作。这些人的职业生涯都是围绕着让东西做事(making stuff do things)。他们有时会这样看待整个世界。他们感受到一种与这种上帝视角相关的控制模式。

在那样的世界里,一个大权在握的看门人可能会想象,一个年轻女子可以像计算机上的开关一样被操纵。她是他们可以控制和管理的系统的一部分。他们有一种需要——一种被满足的需要。他们最后一次开机时,计算机让他们很满意。也许他们能让女人兴奋起来,在同样机械的意义上。这就是我所看到的。

这太可怕了。

我有一个理论,我把它作为口袋理论(pocket theory)提供给你们。我有一类理论,我称之为口袋理论。因为没有证据,也没有研究支持。所以我的口袋理论是,不同的时代有不同的焦点社区(focal communities)——用来思考的地方。十九世纪末,这里应该是伊迪丝·华顿(Edith Wharton)的纽约。或者稍晚一点,西奥多·德莱塞(Theodore Dreiser)的芝加哥。

德莱塞(Dreiser)的芝加哥成了人们过去思考工业崛起后果的地方。各种并非芝加哥独有的事情,比如移民,成为了那个时代人们思考的问题。

我认为硅谷是我们现在思考性别和性的地方。随着新媒体的引入,人们的性行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和我妻子已经结婚三十多年了。当我们恋爱的时候,我们在蓝色纸上写下漂亮的手写信件,然后寄到很远的地方。你得等上几个星期。现在,我们有FaceTime。没有抑制的满足感。

伴随我成长的那种浪漫是需要时间的。这需要抑制你的欲望。这需要考虑另一个人。我的意思是,你能对一个人做的最性感的事情之一就是想想他们,对吧?想想看。在一个你按下按钮,他们的脸就会出现的世界里,这是不同的。在硅谷,按钮式性行为(push-button sexuality)的可能性是非常活跃的。

回到我们谈话的开始,这种性模式(mode of sexuality)似乎是反主流文化的另一种产物。你对科技领域的反主流文化遗产,或者广义上的科技乌托邦传统,有什么结语性的思考吗?

我想再说一件关于政治的事情。

反主流文化的遗产之一,尤其是左派,是“表达即行动”(expression is action)的思想。长期以来,这种想法一直困扰着我们这些左派人士。

但是茶党(Tea Party)掌权的原因之一是他们组织起来——他们建立了制度(institutions)。因此,对于我们这些想要一个不同世界的人来说,挑战并不仅仅是相信互联网所允许的表达多样性是自由的关键。相反,我们需要寻求一种自由,让不像我们的人参与其中,建立起支持不像我们的人的制度(institutions)——而不仅仅是满足我们寻找新伙伴或建造更好的微观世界(micro-worlds)的欲望。

新社区主义者(New Communalists)认为微观世界(micro-worlds)是政治发生的地方。如果我们能建立一个更好的微观世界,我们就能以身作则,为整个世界创造一个更好的世界。我认为那是错误的。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建立一个为与我们不同的人承担责任的世界。通过提高我们的表达能力,或改进表达连接的技术,我们将无法应对这一挑战。

编译自:Don’t Be Evil: Fred Turner on Utopias, Frontiers, and Brogrammers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弗雷德·特纳(Fred Turner):硅谷认为政治不存在

机器政治——互联网的兴起和威权主义的新时代

《全球概览》的兴起和衰落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