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nXin

connect the dots.

什么是Logo?谁需要它?(西摩尔·派普特)

编译自:Logo Philosophy and Implementation这本书的开篇文章What is Logo? And Who Needs It?

西摩尔·派普特(Seymour Papert )目前是麻省理工学院LEGO学习研究教授兼认识论和学习小组组长。他积极参与LCSI的研究和开发,使LCSI与教育和技术领域的创新保持同步。
1993年,派普特博士被软件出版商协会(Software Publishers Association)授予终身成就奖。他是第六个获此殊荣的人。他出版了几本书,包括《头脑风暴》(Mindstorms)、《儿童机器》(The Children's Machine)和《互联家庭》(The Connected Family),所有这些书籍都是关于计算机、儿童和学习,受到好评。20世纪50年代末和60年代初,他在瑞士与让·皮亚杰一起工作,这使他对儿童成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世界上伟大的宗教老师都明白,如果你想传达一个强有力的观点,你可以通过讲故事而不是通过编造抽象的定义来做得更好。本着他们的精神,我相信这本书的故事,每一个都描述了在不同的国家大规模的Logo实施,将会对“Logo”一词所传达的强大理念做出重大贡献。

那为什么需要介绍呢?这些故事本身还不够吗?当然:这些故事就足够了。但是,这些故事将通过评注来增强观点,与我以宗教老师为榜样的做法是一致的,也完全不违背这样一个原则:具体的故事比抽象的理论更能传达思想。

这一点与“边做边学”原则的两个扩展中的第一个相同:通过做我们学得更好...但是,如果我们把我们的所作所为与谈论和思考我们所做的结合起来,我们会学得更好。这本书的章节是由那些不仅做了重要的事情,而且思考和谈论其行动的人写的。我计划在这篇介绍中做的只是一点点谈论的部分。

一个好的起点是思考各章中描述的几个项目有什么共同点。是什么让它们都成为Logo项目?

一个简单的答案似乎是,他们都使用一种称为“Logo”的编程语言。他们确实如此,但这还不够,因为当你阅读这些章节时,你会发现对作者来说重要的不是编程语言本身,而是某种做事的精神:我(我猜所有的作者)会看到许多使用Logo的项目完全违背了“Logo精神”。另一方面,我可以想象,尽管我很少看到,基于计算机的项目在精神和范围上,可以与本书中描述的那些使用不同编程语言的项目相比。所以提出的问题变成,“什么是Logo精神?”“为什么这种精神很少出现在没有Logo的电脑工作中?”

我自己有时也会使用许多Logo主义者以定义的形式给出的答案:“Logo是一种编程语言加上一种教育哲学”,后者通常被归类为“建构主义”或“发现学习”。但是,虽然Logo精神与建构主义的理解是一致的,例如,巴西章节的作者所理解的,但是它比建构主义的任何传统意义都更重要,甚至比“教育”更重要。实际上,本书的一个特点本身就是一个方面的例子。当你读到它的时候,我希望你考虑这样一个想法,“什么是Logo”的正确答案不能是“一个X加一个Y”。这是一种更全面的东西,唯一一种具有正确完整性的实体是一种文化,了解一种文化的唯一方法是深入其多个角落。

这本书的特点开始说明我的观点,事实上,虽然这本书是由一家对Logo有商业利益的公司出版的,但是它还是报告了Logo实施中的困难和简单成功的例子。这种对“否定”的接受是Logo精神的一个非常典型的特征:其他人可能会形容为“出了问题”,Logo主义者将其视为一个机会,以便更好地理解一个人在努力做什么。Logo主义者反对学校专注于给出正确或错误的答案,认为这无异于教育失职。当然,拒绝“对”与“错”并不意味着“一切都有可能”。纪律意味着坚持原则:一旦你开始一个项目,你会竭尽全力让它运转起来,并且只有在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放弃。生活不是“知道正确答案”——或者至少不应该——而是要让事情运转起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会在阅读这些章节时看到,作者“实践他们所宣扬的”,或者更确切地说,“用实践来代替说教”,这样做使得故事的寓意比任何抽象的词语都更加引人注目。

Logo文化对“让它发生”的态度背后的思维框架,远不止是“教育”或“教学”的原则。与其说它反映了“教育哲学”,不如说它反映了“生活哲学”。但是,就教育的一个方面而言,它比通常意义上的建构主义要具体得多。把事情做完、完成事情——以及把事情办好——的原则足够重要,并且与任何流行的教育理念有很大不同,因此它真的需要另一个名字。为了涵盖它和一些相关的原则(其中一些将在下面提到),我修改了“建构主义”这个词来指代一切与完成事情相关的事物,尤其是是通过制作来学习,这个概念包括但远远超出了通过做来学习的概念。

我将回到建构主义的概念,但在这里我想强调对于教育决策者来说,“n字”建构主义和“v字”建构主义之间最重要的区别是什么。“v字”指的是关于数学、科学和其他知识是如何学习的理论,以及如何教授这些知识的建议。“n字”也指学习和教学的一般原则,但它也包括传统学校忽略的一个特定内容领域,但它正在成为现代世界的一个重要知识领域。选择建构主义作为传统学科教学的基础,是专业教育工作者必须考虑的问题。我个人认为,证据非常有力地支持这一观点,但许多教师持相反观点,我尊重他们的观点。但是建构主义的内容领域是另一回事。这不是关于教育学理论的决定,而是关于未来公民需要知道什么的决定。过去,大多数人离开这个世界时,与他们发现这个世界时只有一点点不同。标志着我们时代的快速和加速的变化意味着,每隔几年,每个人都会看到比前几代人一生中所看到的更大的变化。因此,这是我们必须为自己、为我们的孩子、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星球做出的选择:获得必要的技能,以理解的方式参与新事物的构建,或者接受依赖他人的生活。

这本书中的故事超越了描述“编程语言+建构主义”的另一种方式,在哥斯达黎加的故事中被一名学生捕捉到,他惊讶地看到一名教师在学习,不禁感叹:“哇,我从来不知道教师必须学习。”Logo精神的一个重要方面是培养教师从未见过的情境,因此必须作为真正的共同学习者加入学生的行列。这是一种常见的建构主义实践,在这种实践中,学生们被要求做出自己的发现,但是他们“发现”的东西是老师已经知道的,或者假装不知道,或者在不与学生分享时自我克制。当老师和学生面对在项目过程中自然出现的真实问题时,欺骗和约束都是不必要的。这两个问题都面临挑战。两者都可以付出全部。

我想通过以下类比来强调最后一点。成为一名好木匠的最好方法是和一名好木匠一起做木工活。通过类比,成为一名优秀的学习者的方法是和一名优秀的学习者一起参与学习活动。换句话说,学生应该遇到作为学习者的老师,并分享学习行为。但是在学校,这种情况很少发生,因为老师已经知道要教什么,所以不能真正地学习。我认为Logo体验的一个重要部分是这种学习中的学徒关系。无论是在计算机系统的意义上,还是在活动文化的意义上,Logo是通过努力丰富新的和意想不到的情况来塑造的,这些情况对教师和学生都是挑战。

决策者经常对Logo的可行性表示怀疑,他们说“但是我们的老师做不到”。我总是问:“为什么不呢?”几十个国家的决策者告诉我,这是因为他们的老师受教育程度有限,不习惯这样的想法,保守,懒惰,由工会主导……你能想到的。这本书中的几个故事,特别是圣保罗的故事、泰国的故事,以及哥斯达黎加的故事都与这些信仰有关,将其暴露在迷信和不愿改变的封面故事之间。故事中报道的经验证实,持怀疑态度的决策者是绝对正确的,但只有当“做不到”意味着“在没有机会学习的情况下如何做”。他们还建议,“获得学习的机会”可能需要比通常提供的多得多的东西——在一家电脑公司的“培训师”的指导下,员工需要几个小时的发展时间。但这是可以做到的。事实上,这一系列更令人印象深刻的特点之一是让人们深入了解Logo文化如何严肃地将教师视为智力代理人。教师开发项目的组成部分不仅提供了非常多的时间和支持,而且在构思和组织方面也非常出色。这需要付出代价,但是,克洛蒂尔德·丰塞卡(Clotilde Fonseca)提供了令人信服的理由,认为如果世界上有哥斯达黎加领导人在教育方面所表现出的政治意愿,就很少有国家做不到这一点。

接下来,我要谈谈许多读者可能认为在这些故事中没有得到充分体现的一些东西:互联网和万维网的作用。事实上,对于许多人来说,“信息高速公路”的低调存在,可能会让这些故事给人一种来自另一个时代的感觉。(我们很快就被最新的潮流所超越了!)这种看法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因为网络的重要性只有几年的历史,而且因为这些故事被挑选出来是为了展示在短短几年内可以做些什么,所以不可避免的是,这一组成部分要比五年后编写的这本书的后续部分少。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老式的感觉对当代关于计算机和学习思维中连通性的不平衡关注提供了有益的纠正。为了解释我的意思,我引用了我在1998年科林·切里(Colin Cherry)纪念演讲中提出的一些观点,你可以在http://ConnectedFamily.com网站上找到。(正如你所看到的,我可能想纠正人们对网络的关注,但我肯定不会忽视它的价值。)

在那次演讲中,我抱怨了流行文化的有害影响,使用“信息技术”这个名称来指代更恰当地称为“数字技术”的东西。从“信息”的技术意义上讲,所有数字化的东西都属于信息论。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信息”这个词有一种流行的感觉,那就是获得一些信息。但是,大多数计算机的用途都与普通意义上的信息无关。想象一下制造一艘宇宙飞船。设计宇宙飞船的任务太复杂了,如果没有电脑,任何人类的大脑都无法完成,甚至从计算的信息方面来看,引导它的控制机制广泛使用数字芯片。

简而言之,我喜欢承认——只是稍微简化了一个复杂的问题——数字技术的两翼:作为信息媒介的技术和作为构造媒介的技术,其中装束更像木头、砖块和钢铁,而不是像印刷或电视。当然,两翼同样重要;但是,大众的看法是被信息翼所主导,因为这是人们不断看到和听到的,也是信息媒体在人们生活中的主导作用的体现。

现在让我来谈谈教育,了解了这种对技术的片面认识已经对人们如何看待它对教育的贡献产生了深刻的扭曲。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是因为教育本身有两个翅膀,也可以称为“信息”和“建构”。学习的一部分是获取信息,这些信息可能来自阅读书籍、听老师讲课或访问网站。但这只是教育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关于做事,制造东西,建造东西。然而,这里也存在不平衡:在很大程度上,由于缺乏合适的技术,学校在学习做东西方面落后,比着占主导地位的信息方面处于劣势。

在我看来,当前关于技术和教育讨论趋势的关键是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实,即信息和建构之间的不平衡。数字技术对教育的最本质的贡献在于纠正这种不平衡,事实上,由于人们普遍认为学校和计算机在信息方面都有很强的优势,这种不平衡进一步加剧。数字技术中未被承认的二分法与教育系统中普遍未被承认的二分法之间的匹配严重阻碍了教育改革。因此,尽管有很多关于将更多控制权掌握在学生手中和通过促进取代教学的讨论,但事实上,计算机在学校中的形象已经成为支持传统教学角色之一。

为了让这个讨论回到Logo文化对老师的看法,当我听到网络将如何让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来教每一个学生时,我想表达我的恐惧。在我们看来,世界上最好的老师是与学生有着密切和共情关系的老师,这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数字技术的主要帮助方式是为优秀的教师提供更多的机会,让他们与优秀的学生一起完成项目,在项目中,他们将共同实践非常强大的想法。这种观点丝毫没有贬低互联网的价值。恰恰相反,这使人们更加认识到它的力量。当两者结合在一起时,数字技术的真正力量——构造和信息方面——就会显现出来。在我看来,网络受到了批评,因为它助长了大量网络冲浪中所见的肤浅的“蚱蜢心态”。对于这些批评,正确的回应既不是为之辩护,也不是禁止冲浪,而是通过将互联网的使用融入到建构主义的项目工作中,使之更有目的性。对于参与项目的学生来说,网络是一个高度集中的工具,可以找到相关的材料、相关的想法甚至合作者。

提到非常强的理念,让我回到我的承诺,即在边做边学的原则上再增加一个扩展。是的,做是学习的好方法。通过交谈和思考,它变得更好。但我们通过这种特殊的行为学得最好,包括构建我们自身之外的东西:一个孩子建造一座塔,写一个故事,建造一个可以工作的机器人装置,或者制作一个视频游戏,这些都是构造的例子,这个例子不胜枚举。所有这些活动都有几个共同的特点。这些活动受到现实的考验;如果活动进行不下去,那么理解原因和克服障碍是一项挑战。它们可以被展示、分享和与他人讨论。但是,在Logo文化中,其中一些创意之所以特别受到重视,是因为它们与强大的思想接触,使其能够成为个人占有这些想法的过渡性对象。

在这方面,霍拉西奥·雷吉尼(Horacio Reggini)对这本书的贡献是引人注目的,尽管其他人紧随其后。让我讲一个过于简单化的历史故事来说明一点,并介绍两个认识论词。这个故事是关于几何学的,顾名思义,它始于测量地球的艺术。但一开始,它是一个平坦的二维地球,无疑是商业和管理领域的一部分。几何学在进入三维空间后变得非常强大。金字塔可以被建造,恒星的运动可以被用于航海。这种思想壮举的努力和兴趣,加深了人们的思考,以至于欧几里得在建立他的公理和证明体系的过程中,把几何带回到了平面上。但是我们的教育体系有一个悖论:我们希望孩子们至少能学到欧几里德的一些东西,剥夺他们发展心智的机会,而正是这种机会让几何学获得了它的力量。为什么会有人做这样愚蠢的事?

我认为答案非常明显:罪魁祸首是技术的影响。

对于那些认为“技术”意味着电脑和飞机之类的东西的人来说,这将显得很荒谬。学校几何课程的相关方面早在这些课程存在之前就已经确立了。但是铅笔和纸,粉笔,石板,甚至是在沙滩上画画的木棍也是技术。正如艾伦·凯(Alan Kay)喜欢评论的那样,如果技术在他们出生之前就存在,大多数人就不会称之为技术。但是它的有害结果也是真实的。正是这种古老的技术将几何学拉回到现实,因为它本质上是一种在平面上绘制静态图形的技术。因此,它剥夺了几何学最强有力的用途和最强有力的知识联系,不仅与恒星,而且与机器工作方式、花朵、地震以及其他强有力的思想,从而削弱了几何学的力量。我认为,雷吉尼(Reggini)对3D Logo海龟的精彩运用,是一种勇敢的尝试,旨在重新赋予被削弱的几何概念以力量。不仅如此:铅笔技术削弱几何的另一种方式是将其限制在静态绘图中。我目前的工作主要是扩展早期的想法,即通过打破静态障碍,使用海龟来重新赋予几何概念以力量。

在提出最后一点之前,让我回顾一下我在本书章节中提到的Logo文化的一些特征。

  • Logo编程语言远远不是它的全部,原则上我们可以想象使用不同的语言,但是编程本身是这种文化的一个关键元素。
  • 假设儿童能在很小的年龄编程也是如此。
  • 假设儿童可以编程意味着更大的事情:在这种文化中,我们相信(纠正:我们知道)不同年龄、不同社会背景的儿童能够做的远远超过他们认为能够做的事情。只要给他们工具和机会。
  • 机会不仅仅意味着对计算机的“访问”。这意味着一种知识文化,在这种文化中,鼓励个人项目,并促进与强有力的想法接触。
  • 这样做意味着教师的工作更加艰难。但是我们相信,这是一份更有趣、更有创意的工作,我们相信大多数教师会更喜欢“创造性”而不是“轻松”。
  • 但是教师要做这项工作,他们需要学习的机会。这需要时间和智力支持。正如我们相信孩子们能做的比人们期望的更多一样,我们对老师也同样有信心。
  • 我们相信建构主义的学习方法。
  •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不仅对学习,而且对生活都有一种精心设计的建构主义方法。
  • 我们相信成为一个好的学习者是有可能的,因此,老师应该在孩子们面前做很多的学习,并与他们合作。
  • 我们相信,要让学习变得有价值,而不仅仅是为了存起来以后用。
  • 这需要大量艰苦的工作(我们已经做了30年)来开发丰富的项目集合,在这些项目中,每个孩子的兴趣可以为二十一世纪的生活做准备,就必须满足这些强有力的想法。

即便如此,也不是全部。

三十年艰苦工作背后的“我们”,蕴藏着这个问题答案的精髓:为什么像本书中描述的教育项目那么少,但是基于不同的编程工具?Logo代表了很多人:已经有超过100本书专门讨论Logo,更多的人把它作为更一般话题的一部分认真地讨论,成千上万的老师发表了简短的论文,报道他们用Logo做的事情。Logo的真正资产包括文化成长的两个必要条件:社区和时间。

展望未来,我肯定会看到新的、更强大的编程系统的出现。有许多编程系统被建议。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一种替代的教育编程文化不会很快出现,也不会永远出现。这一过程需要时间,所有迹象表明,任何此类运动中可能的领导者、竞争者都支持Logo文化的核心原则。这种说法并不是基于一种傲慢的信念,即我们这些Logo哲学的发明者比其他人都聪明。它基于这样一种信念,即Logo哲学根本不是发明出来的,而是把学习从前数字知识技术的人为约束中解放出来的表现。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