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anXin

connect the dots.

新版《Mindstorms》序言: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播下的种子

作者是米切尔·雷斯尼克(Mitchel Resnick),他是儿童编程之父、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学习研究教授、《终身幼儿园》(Lifelong Kindergarten)作者 。这篇文章是他为新版《Mindstorms》所写的序言。

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

《Mindstorms》(中文版是《因计算机而强大》,这本书的作者是西摩·佩珀特[Seymour Papert])出版40年后的今天,当我重读它时,我有两种相互矛盾的反应。

一方面,西摩的许多想法在1980年被视为激进,现在已成为教育主流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西摩的许多梦想仍然没有实现。

为什么西摩的思想可以与今天的现实如此一致,却又与现实如此脱节?

要理解这一看似矛盾的问题,不妨回顾一下1980年《Mindstorms》出版的时候。当时,第一台个人电脑刚刚被开发出来。没有手机或平板电脑,甚至笔记本电脑。当时还没有网络(Web),也很少有人听说过互联网(Internet)。因此,像西摩当时那样预测全世界数百万儿童很快就会像现在这样每天与数字技术互动,确实是很激进的。

更激进的是西摩想象儿童使用电脑的方式。在1980年开始考虑在K-12教育中使用计算机的一小群研究人员中,大多数人都专注于“计算机辅助教学”(computer-aided instruction),在这种教学中,计算机扮演着传统教师的角色:向学生提供信息和指导,进行测验以衡量学生学到了什么,然后根据学生的反应调整后续的教学。

在《Mindstorms》中,西摩提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观点。对西摩来说,计算机不是教师的替代品,而是孩子们可以用来制作东西和表达自己的新媒介。在《Mindstorms》中,西摩反对“计算机被用来给孩子编程序”(the computer is being used to program the child)的计算机辅助教学方法,而主张另一种“孩子给计算机编程序”(the child programs the computer)的方法。

自《Mindstorms》出版以来的几十年里,西摩关于教育技术的思想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现在,世界各地的学校都在增加创客空间和编程课程,为学生提供了1980年几乎无人能想象的机会。西摩的工作应该被视为创客运动(Maker Movement)和编码运动(Coding Movement)的智力灵感。

然而,如果西摩今天还活着,我毫不怀疑,他会对学校里引入制作和编码的方式感到非常沮丧。西摩会将当前的大多数举措视为“技术中心论(technocentric)”(西摩推广的一个术语)。也就是说,这些举措过于注重帮助儿童发展技术技能:如何使用3D打印机,如何定义算法,如何编写高效的计算机代码。

对西摩来说,技术技能从来都不是目标。在《Mindstorms》中,他写道:“我的焦点不在机器上,而是在思想上。”(my central focus is not on the machine but on the mind)西摩当然对机器和新技术感兴趣,但前提是它们能支持学习或带来关于学习的新见解。

《Mindstorms》的相当一部分内容集中在Logo上,这是第一种专门为儿童设计的编程语言。但《Mindstorms》的核心是西摩关于教育和学习的思想,而不是技术问题。在书中,他为后来被他命名为 "构造主义 "(constructionism)的教育理论奠定了思想基础。该理论建立在伟大的儿童发展先驱让·皮亚杰(Jean Piaget)的工作基础上,西摩曾在20世纪60年代初与他合作。皮亚杰的伟大见解是,知识并不是由教师传递给学习者的,而是儿童通过与周围的人和物的日常互动,不断建构知识。西摩的建构主义理论增加了第二种建构方式,认为当儿童积极参与建构世界上的事物时,他们对知识的建构是最有效的。当孩子们在世界上构建事物时,他们会在头脑中构建新的想法和理论,这激励他们在世界上构建新的事物,等等。

西摩在所有不同类型的“建设”(construction)活动中看到了丰富的学习机会:在沙滩上建沙堡,在日记里写故事,在速写本上画画。为什么西摩对计算技术如此感兴趣?因为他认识到,计算机技术可以极大地扩大儿童创造的内容和方式的范围。有了计算机,孩子们可以创建随时间移动、交互和变化的东西,如动画、模拟和交互式游戏。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可以对他们周围世界的动态系统的运作有新的认识——包括他们自己思想的运作。此外,计算机使孩子们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修改、复制、记录和分享他们的创作,为他们探索和理解创作过程提供了新的方法。

让西摩沮丧的是,人们似乎只听到了他的部分信息,常常关注技术而忽视了思想。在《Mindstorms》出版20年后,西摩写了一篇文章,他哀叹这本书副标题的三个部分——儿童、计算机和强大的思想(Children, Computers, And Powerful Ideas)——没有得到同等的重视:“大多数在书中找到灵感和肯定的教育者(以及那些讨厌它的人),在讨论这本书的时候,好像这本书是关于儿童和计算机的,好像第三部分是一个摘要(sound bite),那种弥漫在教育技术话语中的陈词滥调。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其实以为我在写一本关于思想的书!

当然,今天“学习编码”(learn-to-code)计划的支持者会说,他们也对思想感兴趣,而不仅仅是技术技能。他们中的许多人围绕“计算思维”(computational thinking)的概念来设计他们的工作——旨在向孩子们介绍来自计算机科学领域但适用于许多其他领域的解决问题的策略。学习解决问题的策略当然有价值。但是西摩有一个更大、更广阔的视野。他不仅要支持儿童发展自己的思想,还要支持儿童发出自己的声音。

西摩认为计算机不仅是解决问题的工具,也是一种表达媒介。他认为学习编程类似于学习写作,为孩子们提供了组织和表达想法的新方法。西摩希望帮助所有来自各种背景的儿童有机会表达和分享他们的想法,这样他们就可以成为社会中充分而积极的参与者。

如今,人们对在K-12教育中引入人工智能(AI)感到兴奋不已,西摩会怎么看?在《Mindstorms》的第7章中,西摩描述了人工智能研究是如何成为他在教育和学习领域工作的重要灵感来源的。同样,西摩在1980年的著作似乎有先见之明。但是,我再次相信,西摩会对今天人工智能在教育方面的做法感到非常沮丧。西摩对应用人工智能的思想感兴趣,让孩子们参与思考自己的思维,以及学习自己的学习。如今的大多数人工智能教育项目都有一套非常不同的目标,侧重于机器智能的使用,而不是对人类智能的理解。

那么是什么限制了西摩思想的传播呢?为什么他的思想没有产生更大的影响?挑战之一是对教育制度变革的普遍抵制。但是,西摩的思想在传播、支持和解释的方式上也存在挑战。例如,西摩经常使用数学和计算机科学的例子,导致一些人对他的思想解释得过于狭隘,尽管西摩希望他的想法可以应用到所有的学科。西摩经常强调儿童可以自己创造和学习的例子,导致一些人试图实施他的想法,而没有足够重视教师、家长和同伴在学习过程中的作用。

当我想到西摩思想的传播时,我更喜欢把西摩尔种下的思想想象成农民种下的种子。有些是数学思想,有些是教学思想,有些是技术思想,有些是认识论思想。西摩的思想像野花一样在世界各地传播。有些在少数地方生根,但在其他地方却没有。他的一些种子仍然沉睡在地下。

我是一个研究人员和教育工作者社区的一员,我们继续深信西摩的思想和愿景。我们致力于培育西摩播下的种子,并努力为它们的生长提供合适的条件。我和西摩密切合作了很多年,先是作为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生,然后是作为教师同事。今天我的研究仍然深受西摩尔思想的影响,我继续探索如何在不同的学习情境中支持他的思想。作为我工作的框架,我制定了一套四项指导原则,这些原则都是受西摩思想的启发:

  • 项目(Projects)。西摩的观点是“项目胜于问题”(projects over problems)。当然,西摩明白解决问题的重要性。但他认为,当人们积极参与有意义的项目时,他们能够最有效地解决问题(以及学习新的概念和策略)。很多时候,学校一开始是向学生传授概念,然后才给学生机会去做项目。西摩认为,对孩子来说,最好是通过项目学习新思想,而不是在项目开始之前。激情(Passion)。在《Mindstorms》的序言中,西摩描述了他童年时对齿轮的迷恋如何为他提供了一种探索重要数学概念的方式。对我来说,序言中最重要、最难忘的一句话是西摩写道:“我爱上了齿轮。”(I fell in love with the gears.)西摩理解学习者建立兴趣和激情的重要性。他知道,当人们在从事他们热爱的项目时,他们会工作得更久、更努力,并与想法建立更深的联系。西摩曾经说过:“教育与解释无关,它与参与有关,与爱上材料有关。”(Education has very little to do with explanation, it has to do with engagement, with falling in love with the material.)同伴(Peers)。在《Mindstorms》的最后一章,题为“学习社会的形象”(Images of the Learning Society),西摩写了巴西桑巴舞学校,在那里,人们聚集在一起,为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创作音乐和舞蹈表演。最让西摩感兴趣的是桑巴学校将不同年龄、不同经验水平的人聚集在一起的方式。儿童和成人,新手和专家,大家一起工作,互相学习。对西摩来说,这种基于同伴的学习是学习(型)社会的核心。西摩和之前的皮亚杰一样,有时也会因为过于关注个体学习者而受到批评。但是他写关于桑巴舞学校的内容展示了西摩的另一面。《Mindstorms》时代的技术还没有完全准备好迎接我们今天看到的那种基于同伴的在线协作,但西摩认识到了学习的社会层面的重要性。游戏(Play)。通常,人们把游戏与欢笑和乐趣联系在一起。但对西摩来说,游戏的意义不止于此。它包括实验、冒险、测试边界,以及在事情出错时反复调整。西摩有时称这个过程为“艰难的乐趣”(hard fun)。他意识到,孩子们不希望事情变得简单:他们愿意在他们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上非常努力地工作。而西摩不只是鼓励别人玩,让他们玩得开心;他自己过着那种生活。他总是玩弄各种想法,与各种想法角力,用各种想法进行试验。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个人,既如此好玩,又如此认真地对待想法。

西摩不仅仅是数学家、教育家、哲学家和计算机科学家。他也是一名活动家。从20世纪40年代的少年时代开始,当他在家乡南非与种族隔离制度作斗争时,西摩就一直在寻求带来改变。当他发起新的教育项目时,他常常感叹 "现在是时候了!"。他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人,希望有大的改变。在《Mindstorms》和其他著作中,他倡导我们思考儿童、学习和教育的方式进行革命性的改变。在《Mindstorms》问世之后的40年里,变化更多的是进化而不是革命。西摩的许多梦想都没有实现。

但我相信,对于西摩播下的许多种子来说,环境正变得越来越肥沃。人们越来越认识到,教育系统不能满足当今快速变化的社会的需求。更多的教育改革者正在倡导与西摩的理念相一致的变革,为孩子们提供更多探索、实验和表达自己的机会,以便他们能够发展成为创造性的思想家。这些变化是渐进的,而不是革命性的,但长期趋势正朝着西摩的愿景方向发展。

当你阅读《Mindstorms》时,不要被书中描述的1980年代技术的细节分散注意力。相反,想想如何将西摩的思想融入今天关于教育战略和政策的讨论。想想你可以做些什么来培育西摩播下的种子。

编译自:The Seeds That Seymour Sow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什么是Logo?谁需要它?(西摩尔·派普特)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