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眼

《推背圖》第47象:約五百年後 讖曰:偃武修文,紫微星明,匹夫有責,一言為君 頌曰:無王無帝定乾坤,來自田間第一人;好把舊書多讀到,義言一出見英明

【政治權力】中國特色的政治

什麼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它不同於共產主義,也不屬於資本主義,看完這篇文章,或許能助你找到終極的答案。

無論古今中外,得民心者得天下,這道理不僅適用於人,也適用於其他生物,例如群居的野生動物,通常是最雄壯敏捷的當王,因為,不雄壯不足以保護族群,不敏捷不足以獲得獵物,因為生存需要所以武力強才得獸心。

人類的社會遠比野獸複雜,因此人們的需求也更多,所以能讓人們過得更安全更幸福,才會被大家推選為王,例如當人們在樹上風吹雨淋時,有巢氏教人築巢;當人們吃生肉腐肉得病時,燧人氏教人用火;當人們沒法子愚昧困苦時,伏羲氏教人文明。

《史記》神農氏世衰。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農氏弗能征。於是軒轅乃慣用干戈,以征不享,諸侯咸來賓從 … 咸尊軒轅為天子,代神農氏,是為黃帝 …

神農氏教人們種植與醫藥,使人們過得更富裕健康,但隨著各族群的發展壯大,對環境資源的爭奪也愈發激烈,於是黃帝用武力主持公道。這就猶如繞上圓錐,又回到武力稱雄的原點,只不過所處的位階不同。

《史記》帝堯... 能明馴德,以親九族。九族既睦,便章百姓。百姓昭明,合和萬國... 命羲、和,敬順昊天,數法日月星辰,敬授民時...
眾皆言於堯曰:「有矜在民間,曰虞舜。」... 堯曰:「吾其試哉。」... 使舜慎和五典,五典能從。乃遍入百官,百官時序... 命舜攝行天子之政,以觀天命...
堯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於是乃權授舜。授舜,則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則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堯曰「終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 ...

禪讓是古代崇高的政治典範,只可惜禪讓沒能成為制度,但這段歷史經驗卻能夠啟發後人;首先,舜是被推舉出來的,其次,他經過長期培養、通過考核,最後,他代堯行政數年才完全執政;因此,推舉、培養、考核、攝政就是禪讓政治的主要步驟。

推舉的主要目標是推選人才,重點在於人品人格與志向信念;培養的主要目標是栽培養成,重點在於決策品質與執行能力;考核的主要目標是考驗鍛鍊,重點在於行政操守與政治智慧;攝政的主要目標是順利接班,重點在於邦國安定與進步持續。

制度化與標準化的目的,是要能夠培育產生出高品質,而不用期待天然生成高品質;堯舜就像是天然生成的君主典範,中國五千年歷史,就只出了這兩位禪讓明君,大禹本意也是禪讓,但可惜沒能建立制度,最終共主世襲卻成了制度。

共主世襲制度雖不如禪讓制度,但相較於皇帝世襲制度,那可就好得太多了;三代共主雖然世襲,但只要無道失德傷害百姓,就會被其他諸侯推翻,救萬民於水火之中,興王師行王道而成為新共主,而不用背上篡奪弒逆的反賊惡名。

當皇帝世襲成為制度,那可就太慘了!無論什麼阿狗阿貓如何胡搞瞎搞,只要是皇帝就是不可忤逆的天子,官吏大多是忠君愛財的狗,百姓就只能如羔羊般任人宰割,誰要是看不慣想造反,誰就是十惡不赦的亂臣賊子,不但身敗名裂親屬受累(如誅連九族)甚至還殃及路人(如知情不報)。

當然專制兩千多年,好皇帝不是沒有,但壞皇帝確實佔多數,因為中國不僅專制而且腐化。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其實這並不是他的發明,而是他真的讀過古書,未被周朝搜刮乾淨的夏商古籍。.

《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吾於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

三代共主的起因是大禹治水,因為黃河、長江流域的人民,希望有個能統籌全局的朝廷,當發生天災、戰亂、糾紛時,能夠為他們主持大局伸張公道,所以才有朝夏的共識,也才會有夏朝的建立。這與後世政教合一君權神授的專制愚民截然不同。

三代直至周初,共主都稱王而不稱天子,僅五帝三王被史書名為天子,估計是後儒追尊而非原本如此;「共主」是共同推戴的人賦人權,只要失德就可以被推翻,而「天子」的權勢是蒼天賦予的,誰要是想推翻就是逆天而行,就是十惡不赦的亂臣賊子,就會受到天下唾罵遺臭萬年。

開中國腐化之先的是周公旦,在他設封建制周禮之後,天下宗周政教合一,於是周王就成了天子,即便是債台高築的赧王仍是『天子』。

宗法制度用於祖譜可以,因為祖宗永遠是祖宗,用於階級貴賤則不可;於是有趣的現象發生在姬旦的封地魯國,魯侯被卿大夫奪權架空,魯卿被家臣奪權架空,而家臣則被其家奴奪權架空,至於周王也被諸侯奪權架空,於是孔子力圖恢復周禮,興辦教育遂成儒家學說;孔子尚且見識如此,儒教信徒能不迂腐?

讓中國由盛轉衰的關鍵,就是儒教科舉制度,它讓中華民族的精神靈魂徹底腐化,『腐』主要包括迂腐、貪腐、陳腐,其毒害程度:迂腐為輕(見識淺陋),貪腐為次(誤國害民),陳腐為最(至死不悟);迂腐是因為坐井觀天,貪腐是因為朱門酒肉,陳腐是因為因循保守。

陳腐是影響最為深遠重大的腐化。舉例而言,孔子說:「微管仲,吾其披髮左衽矣!」於是迂腐的儒子將衣冠的表象,當作中華文化的靈魂,到了清代,又豈止是披髮左衽而已,官員們的穿著根本就是『衣冠禽獸』,但到了清末,最反對服裝改制的,也是這幫有趣的腐儒。

到了現代,西風東漸,喪失自信的中國人,什麼都學西方;蘇式共產專政出了個史達林,歐式資本民主還出了個希特勒,美式資本民主還能維持政治穩定,卻已不能期望其政治高明,其實西方政治仍在嘗試,還從未真正成熟過、腐爛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