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眼

科學的盡頭是神學,這話說得不對,無論科學、神學、哲學,終點都是真相,只不過有先後之分;就好比足、心、眼三者,足是逐步趨近,心憑欲望想像,眼能眺望遠方,雖然足可能最慢,心可能失望,但最終都會得到真相。

【上古記】北山經

《北山經》的記載位於何處範圍多大?神農嘗百草的故事真實嗎?《北山經》的「人面」生物是什麼?《北山經》的「人魚」又是什麼?

作者:伏羲氏、神農氏
校勘:嚴無


北山經

北山經之首,曰單狐之山,多機木,其上多華草。逢漨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泑水,其中多芘石文石。

又北二百五十里,曰求如之山,其上多玉,無草木。滑水出焉,而西流注於諸毗之水。其中多滑魚。其狀如鱓,赤背,其音如梧,食之已疣。其中多水馬,其狀如馬,文臂牛尾,其音如呼。

又北三百里,曰帶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青碧。有鳥焉,其狀如烏,五采而赤文,名曰鵸䳜,是自為牝牡,食之不疽。彭水出焉,而西流注於芘湖之水,中多儵魚,其狀如雞而赤毛,其音如鵲,食之可以已憂。

又北四百里,曰譙明之山。譙水出焉,西流注於河。其中多何羅之魚,一首而十身,其音如吠犬,食之已癰。有獸焉,其狀如貆而赤毫,其音如榴榴,名曰孟槐。是山也,無草木,多青雄黃。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涿光之山。囂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河。其中多鰼鰼之魚,其狀如鵲而十翼,鱗皆在羽端,其音如鵲,食之不癉。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棕橿,其獸多麢羊,其鳥多蕃。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虢山,其上多漆,其下多桐椐。其陽多玉,其陰多鐵。伊水出焉,西流注於河。其獸多橐駝,其鳥多窩,狀如鼠而鳥翼,其音如羊。

又北四百里,至於虢山之尾,其上多玉而無石。魚水出焉,西流注於河,其中多文貝。

又北二百里,曰丹熏之山,其上多樗柏,其草多韭韭,多丹囗。熏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棠水。有獸焉,其狀如鼠,而菟首麋身,其音如獋犬,以其尾飛,名曰耳鼠,食之不䐆,又可以禦百毒。

又北二百八十里,曰石者之山,其上無草木,多瑤碧。泚水出焉,西流注於河。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題白身,名曰孟極,是善伏,其鳴自呼。

又北百一十里,曰邊春之山,多蔥、葵、韭、桃、李。杠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泑澤。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文身,善笑,見人則臥,名曰幽鴳,其鳴自呼。

又北二百里,曰蔓聯之山,其上無草木,有獸焉,其狀如禺而有鬣,牛尾、文臂、馬蹄,見人則呼,名曰足訾,其鳴自呼。有鳥焉,群居而朋飛,其毛如雌雉,名曰,其鳴自呼,食之已風。

又北八百里,曰單張之山,其上無草木。有鳥焉,其狀如雉,而文首、白翼、黃足,名曰白鵺,食之已嗌痛,可以已痸。櫟水出焉,在而南流注於杠水。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灌題之山,其上多樗柘,其下多流沙,多砥。有獸焉,其狀如牛而白尾,其音如詨,名曰那父。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人面,見人則躍,名曰竦斯,其鳴自呼也。匠韓之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泑澤,其中多磁石。

又北二百里,曰潘侯之山,其上多松柏,其下多榛楛,其陽多玉,其陰多鐵。有獸焉,基狀如牛,而四節生毛,或曰旄牛。邊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櫟澤。

又北二百三十里,曰小咸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

北二百八十里,曰大咸之山,無草木,其下多玉。是山也,四方,不可以上。有蛇名曰長蛇,其毛如彘豪,其音如鼓柝。

又北三百二十里,曰敦薨之山,其上多棕枬,其下多茈草。敦薨之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泑澤。出於昆侖之東北隅,實惟河原。其中多赤鮭,其獸多兕,旄牛,其鳥多柝鳩。

又北二百里,曰少咸之山,無草木,多青碧。敦水出焉,東流注於雁門之水,其中多䰽䰽之魚。食之殺人。

又北二百里,曰獄法之山。瀼澤之出焉,而東北流注於泰澤。其中多䲃魚,其狀如鯉而雞足,食之已疣。有獸焉,其狀如犬而人面,善投,見人則笑,其名山𤟤。

又北二百里,曰北嶽之山,多枳棘剛木。諸懷之水出焉,而西流注於囂水,水中多鮨魚,魚身而犬首,其音如嬰兒,食之已狂。

又北百八十里,曰渾夕之山,無草木,多銅玉。囂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海。

又北五十里,曰北單之山,無草木,多蔥韭。

又北百里,曰羆差之山,無草木,多馬。

又北百八十里,曰北鮮之山,是多馬,鮮水出焉,而西北流注於塗吾之水。

又北百七十里,曰堤山,多馬。有獸焉,其狀如豹而文首,名曰狕。堤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泰澤,其中多龍龜。


北次二經

北次二經之首,在河之東,其首枕汾,其名曰管涔之山。其上無木而多草,其下多玉。汾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河。

又西二百五十里,曰少陽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赤銀。酸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汾水,其中多美赭。

又北五十里,曰縣雍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其獸多閭麋,其鳥多白翟白䳑。晉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汾水。其中多鮆魚,其狀如儵而赤麟,其音如叱,食之不驕。

又北二百里,曰狐岐之山,無草木,多青碧。勝水出焉,而東北流注於汾水,其中多蒼玉。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白沙山,廣員三百里,盡沙也,無草木鳥獸。鮪水出於其上,潛於其下,是多白玉。

又北四百里,曰爾是之山,無草木,無水。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狂山,無草木,是山也,冬夏有雪。狂水出焉,而西流注於浮水,其中多美玉。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諸餘之山,其上多銅玉,其下多松柏。諸余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旄水。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敦頭之山,其上多金玉,無草木。旄水出焉,而東流注於印澤。其中多𩣡馬,牛尾而白身,一角,其音如呼。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鉤吾之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銅。

又北三百里,曰北囂之山,無石,其陽多玉。有獸焉,其狀如虎,而白身犬首,馬尾彘鬣,名曰獨𤞞。有鳥焉,其狀如烏,人面,名曰鶌鶋,宵飛而晝伏,食之已暍。涔水出焉,而東流注於邛澤。

又北三百五十里,曰梁渠之山,無草木,多金玉。修水出焉,而東流注於雁門,其獸多居暨,其狀如彚而赤毛,其音如豚。有鳥焉,其狀如夸父,犬尾,名曰囂,其音如鵲,食之已腹痛,可以止衕。

又北四百里,曰姑灌之山,無草木。是山也,科夏有雪。

又北三百八十里,曰湖灌之山,其陽多玉,其陰多碧,多馬,湖灌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海,其中多䱇。有木焉,其葉如柳而赤理。

又北水行五百里,流沙三百里,至於洹山,其上多金玉。三桑生之,其樹皆無枝,其高百仞。百果樹生之。其下多怪蛇。

又北三百里,曰敦題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是錞于北海。


北次三經

北次三經之首,曰太行之山。其首曰歸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碧。有獸焉,其狀如麢羊,馬尾而有距,其名曰䮝,善還,其鳴自訆。有鳥焉,其狀台鵲,白身、赤尾、六足,其名曰䴅,是善驚,其鳴自詨。

又東北二百里,曰龍侯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決決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其中多人魚,其狀如䱱魚,四足,其音如嬰兒,食之無癡疾。

又東北二百里,曰馬成之山,其上多文石,其陰多金玉。有獸焉,其狀如白犬而黑頭,見人則飛,其名曰天馬,其鳴自詨。有鳥焉,其狀如烏,首白而身青、足黃,是名曰鶌鶋。其名自詨,食之不饑,可以已寓。

又東北七十里,曰咸山,其上有玉,其下多銅,是多松柏,草多茈草。條菅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於長澤。其中多器酸,三歲一成,食之已癘。

又東北二百里,曰天池之山,其上無草木,多文石。有獸焉,其狀如兔而鼠首,以其背飛,其名曰飛鼠。澠水出焉,潛於其下,其中多黃堊。

又東三百里,曰陽山,其上多玉,其下多金銅。有獸焉,其狀如牛而赤尾,其狀如句瞿,其名曰領胡,其鳴自詨,食之已狂。有鳥焉,其狀如赤雉,而五采以文,是自為牝牡,名曰象蛇,其鳴自詨。留水出焉,而南流注於河。其中有臽父之魚,其狀如鮒魚,魚首而彘身,食之已嘔。

又東三百五十里,曰賁聞之山,其上多蒼玉,其下多黃堊,多涅石。

又北百里,曰王屋之山,是多石。㶌水出焉,而西北流注於泰澤。

又東北三百里,曰教山,其上多玉而無石。教水出焉,西流注於河,是水冬幹而夏流,實惟幹河。其中有兩山。是山也,廣員三百步,其名曰發丸之山,其上有金玉。

又南三百里,曰景山,南望鹽販之澤,北望少澤。其上多草、藷薁,其草多秦椒,其陰多赭,其陽多玉。

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孟門之山,其上多蒼玉,多金,其下多黃堊,多涅石。

又東南三百二十里,曰平山。平水出於其上,潛於其下,是多美玉。

又東二百里,曰京山,有美玉,多漆木,多竹,其陽有赤銅,其陰有玄䃤。高水出焉,南流注於河。

又東二百里,曰蟲尾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多青碧。丹水出焉,南流注於河;薄水出焉,而東南流注於黃澤。

又東三百里,曰彭毗之山,其上無草木,多金玉,其下多水。蚤林之水出焉,東南流注於河。肥水出焉,而南流注於床水,其中多肥遺之蛇。

又東百八十里,曰小侯之山。明漳之水出焉,南流注於黃澤。有鳥焉,其狀如烏而白文,名曰鴣𪄶,食之不灂。

又東三百七十里,曰泰頭之山。共水出焉,南流注於池。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竹箭。

又東北二百里,曰軒轅之山,其上多銅,其下多竹。有鳥焉,其狀如梟白首,其名曰黃鳥,其鳴自詨,食之不妒。

又北二百里,曰謁戾之山,其上多松柏,有金玉。沁水出焉,南流注於河。其東有林焉,名曰丹林。丹林之水出焉,南流注於河。嬰侯之水出焉,北流注於汜水。

東三百里,曰沮洳之山,無草木,有金玉。濝水出焉,南流注於河。

又北三百里,曰神囷之山,具上有文石,其下有白蛇,有飛蟲。黃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洹;滏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歐水。

又北二百里,曰發鳩之山,其上多柘木。有鳥焉,其狀如烏,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衛,其鳴自詨。常銜西山之木石,以堙於東海。漳水出焉,東流注於河。

又東北百二十里,曰少山,其上有金玉,其下有銅。清漳之水出焉,東流注於濁漳之水。

又東北二百里,曰錫山,其上多玉,其下有砥。牛首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滏水。

又北二百里,曰景山,有美玉。景水出焉,東南流注於海澤。

又北百里,曰題首之山,有玉焉,多石,無水。

又北百里,曰繡山,其上有玉、青碧,其木多栒,其草多芍藥、芎藭。洧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其中有鱯、黽。

又北百二十里,曰松山。陽水出焉,東北流注於河。

又北百二十里,曰敦與之山,其上無草木,有金玉。溹水出於其陽,而東流注於泰陸之水;泜水出於其陰,而東流注於彭水;槐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泜澤。

又北百七十里,曰柘山,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曆聚之水出焉,而北流注於洧水。

又北二百里,曰維龍之山,其上有碧玉,其陽有金,其陰有鐵。肥水出焉,而東流注於皋澤,其中多礨石。敞鐵之水出焉,而北於大澤。

又北百八十里,曰白馬之山,其陽多石玉,其陰多鐵,多赤銅。木馬之水了出焉,而東北流注於虖沱。

又北二百里,曰空桑之山,無草木,冬夏有雪。空桑之水出焉,東流注於虖沱。

又北三百里,曰泰戲之山,無草木,多金玉。虖沱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漊水。液女之水出於其陽,南流注於沁水。

又北三百里,曰石山,多藏金玉。濩濩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虖沱;鮮于之水出焉,而南流注於虖沱。

又北二百里,曰童戎之山。皋塗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漊液水。

又北三百里,曰高是之山。滋水出焉,而南流注於虖沱。其木多棕,其草多條。滱水出焉,東流注於河。

又北三百里,曰陸山,多美玉。郯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

又北二百里,曰沂山,般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

北百二十里,曰燕山,多嬰石。燕水出焉,東流注於河。

又北山行五百里,水行五百里,至於饒山。是無草木,多瑤碧,其獸多槖駝,其鳥多鶹。曆虢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其中有師魚,食之殺人。

又北四百里,曰乾山,無草木,其陽有金玉,其陰有鐵而無水。

又北五百里,曰倫山。倫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有獸焉,其狀如麋,其川在尾上,其名曰羆。

又北五百里,曰碣石之山。繩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其中多蒲夷之魚。基上有玉,其下多青碧。

又北水行五百里,至於雁門之山,無草木。

又北水行四百里,至於泰澤。其中有山焉,曰帝都之山,廣員百里,無草木,有金玉。

又北五百里,曰錞于毋逢之山,北望雞號之山,其風如䬅䬅。西望幽都之山,浴水出焉。

《北山經》解說:

按《北山經》所載,因該是兵分三路,北山、北二、北三依次由西而東,探勘路徑自南而北,均自河洛地區出發向北探勘,大抵範圍在今東河套至太行山。

《北山經》山勢走向及山溪流向統計
食之已疣。…食之不疽。…食之可以已憂。…食之已癰。…食之不癉。…食之不䐆。…食之已風。…食之已嗌痛。…食之殺人。…食之已狂。…食之不驕。…食之已暍。…食之已腹痛。…食之無癡疾。…食之不饑。…食之已癘。…食之已嘔。…食之不灂。…食之不妒。…

在北山經中,記載了大量的藥理知識,其中「已」就是醫治、治療或治理之意,今日「治」的用法如此廣泛,應該是後來受大禹治水的影響;至於「不」則是防範於未然之意,中醫重視養生調理免疫之學,始祖當然就是【神農氏】。

「食之殺人」應該是吃到有劇毒的東西,䰽䰽、師魚都是毒魚類;例如河豚,現代人明知有毒,仍會為了美食而甘冒生命危險;相較之下,神農氏試吃各種不見得美味的東西,甘冒生命危險累積藥理知識,就顯得特別崇高值得敬佩。

有鳥焉,其狀如雌雉而人面,見人則躍,名曰竦斯,其鳴自呼也。
有鳥焉,其狀如烏,人面,名曰鶌鶋,宵飛而晝伏,食之已暍。
有獸焉,其狀如犬而人面,善投,見人則笑,其名山𤟤。

鶌鶋「宵飛而晝伏」應該是貓頭鷹無誤,竦斯應該也是有人面特徵的鳥類,貓頭鷹頭大、眼大、面平就是「人面」的特徵;「山𤟤」估計是短鼻犬,眼大、面平、笑顏也是「人面」的特徵。

龍侯之山,無草木,多金玉。決決之水出焉,而東流注於河。其中多人魚,其狀如䱱魚,四足,其音如嬰兒,食之無癡疾。

所謂「人魚」應該就是今日的「娃娃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上古記】中山經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