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之眼

科學的盡頭是神學,這話說得不對,無論科學、神學、哲學,終點都是真相,只不過有先後之分;就好比足、心、眼三者,足是逐步趨近,心憑欲望想像,眼能眺望遠方,雖然足可能最慢,心可能失望,但最終都會得到真相。

【文明起源】任人塗抹的歷史

正史、野史、傳記、詩文、傳說、神話、考古、媒體、教科書… 究竟哪個更可信?韓國為何能毫不尷尬地搶當東方文明之祖?大洪水是對地球文明的一次考驗,中華民族在這次考驗中交了怎樣的答卷?

「歷史是個任人打扮的小姑娘」這話胡適沒說過,它之所以廣為流傳畢竟有些道理,縱觀世界各國歷史,處處可見人為塑造的成分;然而,它並非真理,例如中國歷史,能找到正史、野史、傳說、雜記、實證,這樣的歷史就足以相信。

《左傳》大史書曰「崔杼弒其君」,崔子殺之,其弟嗣書,而死者二人,其弟又書,乃舍之;南史氏聞大史盡死,執簡以往,聞既書矣,乃還。

中國歷史應該是世界上最靠譜的,西方雖也有極少數官修史書(例如《弗利德伽編年史》),但更像是官方宣傳,倒有點像是《竹書紀年》的味道,為了鞏固權力美化篡奪而編撰的史書,當然也很像今日許多國家的教科書或新聞媒體。

修前代史如山外觀山,寫當今史如山中見山,考遠古史如暗夜探山。

西方歷史主要是靠野史拼湊而成,希臘、羅馬、中世紀勉強還行,但在此之前,就只能從史詩、神話與聖經中找線索了,因此,年代愈早世界史就愈不靠譜,世界史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而打扮它的人就是近現代歐美學者。

匈奴與突厥是橫跨東西方的遊牧民族,在中國,其歷史、首領、制度、文化一應俱全,但在西方,「匈人帝國」與「喀喇汗」的歷史,基本都要猜全靠編,連一兩千年的歷史都得『徹底打扮』,更何況是遠在數千年前的歷史。

所謂的『美索不達米亞文明』又豈止是「徹底打扮」而已,那根本就是憑空捏造的芭比娃娃,歐美學者早就編習慣了駕輕就熟,關鍵是怎麼編有甚麼作用?將『美索不達米亞文明』與歐美文明掛勾大力吹捧,也就等於暗示歐美才是真文明。

只要歐美學者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其他學者,顯然最尷尬的是中國學者。

歷史悠久無間斷的中華文明,無疑是打臉西方學者的潛在威脅,於是乾脆直接否定希臘以前的中國歷史,換言之,夏商兩代就被西方學者徹底否定了,直到甲骨文出土,中國學者才終於證明商朝的存在。

但是甲骨文中滿是殷商晚期的不堪,迷信、邪惡、殘忍、暴虐的紀載,誰願意自己的祖宗是商紂?更何況,傳播文明的伏羲氏、使民富足的神農氏、威震天下的軒轅氏、道德治理的夏王朝,豈能輕易從華人心中抹去?

傳統學者心中的夏朝範圍

美國書籍在闡述世界古文明時,也會略為提及中國歷史,其中有夏朝但範圍很小,為什麼呢?因為要對比!因為世界都還是小城邦,就連『蘇美爾文明』都支離破碎,憑什麼夏朝獨大?於是歐美權威說什麼,現代學者就信什麼,還認為美國書籍客觀,至少承認有夏朝存在。

現代學者心中的夏朝範圍
夏朝疆域還沒有朝鮮半島大,黃河文明也沒有檀君建國久,韓國學者搶當文明源頭自然毫無心理負擔。(檀君應該是都州國君,大洪水時平壤已是海底)

充滿神話色彩的《蘇美爾王表》與《吉爾伽美什》英雄史詩,與充滿塗鴉印章的今版《山海經》或可相提並論,但去除塗鴉印章之後,《上古記》的文獻價值就非前者可比,因為它是伏羲氏、神農氏、軒轅氏、夏朝的官方記載,而非抒發情感的個人作品。

若按照《海內經》繪製大禹治水後的夏朝地圖,可以發現夏朝的範圍其實與唐朝差不多,或許是地形塑造的境遇,也許是文化道德的因緣,中國的基本範圍在夏朝初年就已經定了。

《海內經》記載的夏朝範圍

《山海經》因為後人塗鴉與鑑賞印章,早已被迂腐的博學鴻儒們污名化了,去除塗鴉印章的《上古記》,能用「實證」說明它不亞於《史記》的「正史」地位,《大荒經》有世界地理證明,《山經》有黃河流域證明,《海外經》與《海內經》有中國歷史與考古科學證明。

考古科學一樣需要大膽假設,更何況有正史文獻可供參考,考古能做的是讓這幅畫呈現虛擬實境的效果,而不是瞎子摸象或管中窺豹。

《海內經》的地理範圍差不多就是《海外經》,但《海內經》是在大禹治水之後,正因為治水成功,所以大禹被推舉為共主,鄰邦則成為等候調遣的「諸侯」,大洪水是對人類文明的一次考驗,遂使東方世界成為天下一家的局面。

大洪水對曾經繁榮的西方世界造成重創,文明大幅倒退;百餘年後,三苗(烏魯克)終於遷徙到了中東,再次將文明帶入的兩河流域,成為現代西方文明的奠基者,除了人口較少之外,文明程度又再次與東方世界齊平。

四千七百年前的世界歷史地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文明起源】美索不達米亞文明

【文明起源】考古科學

【文明起源】萬年文明神造化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