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文集散地

在方格子看到相同文章相同大頭照時請不用懷疑,都是我!謝謝。

我與Matters

自戀式的反省文。

來馬特市的理由很簡單,為了書寫廢文。得認真地說,我喜歡遨遊網路,畢竟知道自己是名懶癌重症患者,出門買飯都嫌麻煩的不健康人類。


發明臉書的人,肯定深知社交的眉角,起先於大學內部的網路測試,後拓展於全世界成為社交龍頭,真有你的祖克柏。


臉書辦帳號十年,看透許多社交圈風風雨雨,也許在臉書上,能設定一個虛擬人物帳號來代表自己,猶如MMORPG(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你可以跟許多未知的人互動,可能來自於家人、朋友,有著共通話題,聊著聊著,於是社交圈形成。


當網路社交的活動開始,我想必須先考慮一個問題:「隱私安全」。祖克柏曾寫道:

「無論是不是真的(隱私)安全,要怎麼做才能讓臉書看起來是安全的( What makes this seem secure, whether or not it actually is)?」

假如你問我這一題的答案,我可以很確切明白的告訴你:「不管祖克柏怎麼做,我都覺得臉書很危險。不為什麼!」這種答案,很難與喜歡臉書的人溝通對吧。(笑)


台灣人愛用LINE,我個人是拿它取代傳統手機簡訊,而LINE本身的事業也愈做愈大。(笑) 簡直LINE版本的臉書!新聞廣告演算法樣樣來,我還真不懂一直不斷快速吸收這些無關緊要的資訊到底有甚麼好處?噢!能快速地增廣見聞!只是對於有懶癌基因的我來說,快速吸收這樣大腦運轉速度也得跟上,好累!(倒地不起)


無名小站剛發跡的那些年,舉凡有點名氣的幾家部落格業者我大多使用過,除了因應時代潮流被迫關閉之外,使用SNS(社群網路服務)勢在必行,只能默默低頭跟部落格說掰掰。說掰了之後呢?流浪到臉書,剛開始總有蜜月期,最後分手的關鍵,簡直跟唾棄否課幫一樣,大量廣告和神祕演算法影響閱讀版面,該看的看不到,不該看的通通出現在電腦手機螢幕裡,我該哭還是該笑呢?


我懷念部落格傳統的文字交流,不受限於時間地點框架,不在乎瀏覽人數多寡,哪怕只有一位願意留下文字回覆足跡,都是種溫暖。你我互不相識,卻能透過文字單純撫慰彼此,感覺就像現實中的"筆友",所以才會有一詞叫做"以文會友"(亂講!


在西方音樂史中,廣為大眾所識並津津樂道的"筆友與贊助人關係",就有那麼一位代表:梅克夫人與柴可夫斯基。梅克夫人贊助柴可夫斯基長達十四年,兩人始終未曾謀面,說彼此是朋友,是又好像不是,似是而非。我與馬特市的市民,會不會也是這樣的關係呢?


將馬特市改成收費制度,我不反對,但是否願意長久留下來,得看自己口袋深不深。沒辦法,投資畢竟有風險,因為馬特市有來客幣呀!(大笑)

在馬特市訓練自己的腦內思考邏輯與辨析能力,大概是我之前沒想到的。

社交討抱刷存在感 VS 嚕幣賺錢買咖啡喝

你,選擇哪一個?


一個人不能事奉兩個主;不是惡這個、愛那個,就是重這個、輕那個。你們不能又事奉 神,又事奉瑪門(瑪門:財利的意思)。太6:24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如果馬特市改成收費制度,你願意留下來嗎?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