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板凳

你往何处去

于是海风吹脱梧桐树

乃末好哉!

顶楼的马戏团 - 海风

明朝侬又要吹啥个风?
这首诗的缘起是4月22日人们关于《四月之声》的行为艺术式的接力行动(才几个月,当时浓烈的心情已经模糊,就像过去的每一个相似时刻),那时我觉得,有必要为上海写一首诗。事后我都难以想象,这篇首次尝试的新题材在一天之内就写成了,而且完成度很高,令我相当满意——这大概归功于多年身为精神上海人的厚积薄发(误),当然,还有更早些时候李承鹏那篇文章的铺垫。
四月每天都有人问,上海怎么了?说到底,在驯服成为共识的情况下,你还拿着腔调,你就是被敲打的对象。于是斯文扫地,于是礼崩乐坏。但奇特的是,在许多叙述里,腔调反倒被打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真是咄咄怪事。前几天补了《爱情神话》,屡见不鲜的评论是:为什么全是上海话对白?为什么不说普通话?
这些就是我写这首诗的必要性。

后来上海解封了,像无事发生——“你上海了我,还一笑而过”。但是我们都知道,有些东西永远失落了,“从此我再也没看到那天的晚霞”——当然,这种失落已经持续了很久。再后来,轮到自己,居家隔离了一星期,吃免费的盒饭——但这并不值得感恩戴德。如今,同样的剧情在成都照搬照演,甚至还有灾难叠buff。诚实讲,我现在的心情是麻了,随便吧——很遗憾,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但这样的硬直状态不会一直下去。至少,那时的情绪已被我存进文字,读一次,便被唤醒一次。
目田在最后一次推送里说,Memory is a Weapon.
记忆是我们的武器。


晚春


四月你没有来

谷雨过去了,侬¹

呒没来,如果所有

约定的春天都不会来?

上帝不响

像一切由死土决定

丁香,开或者不开²


“停一停”——弗好哉……

“倒回去”——弗好哉……

“再倒……”——乃末好哉!³


你已经习以为常,一个钟头

就能从江苏到陕南

百年来没有人提醒你,它们

其实相隔万水千山⁴

今朝阳台站了几个飞行员

伊拉讲,要时刻警惕小转弯

所以她为了一件旗袍便去了彼岸⁵


记得老底子吤大个世界

后来侬讲,再造个新世界

却原来是,一天一个世界


墨赤乌黑的天空在流血

但我不晓得该哪能做

于是海风吹脱梧桐树

于是巨轮搁浅苏州河⁷

从此我再也没看到

那样无与伦比的晚霞

大概是自己犯了错?⁸


伤阴骘哉!罪过,罪过

侬究竟做了啥事体——

以至于永远背对我 ¹


2022.4.23 作;2022.9.6 复活

*斜体字三段,原版作悬挂缩进


延伸阅读

1. 王江山《这个四月你没有来》“我知道你一定做了什么事,以至于要永远地背对我”;谷雨是春天最后一个节气;无规律地穿插一些吴语(含义部分从略),以期制造一种(拙劣的)跳跃感,同时在普通话与吴语的跳跃中达成押韵

2. 金宇澄《繁花》“上帝不响,像一切全由我定”;艾略特《荒原》“April is the cruellest month ...”;cf. 畸笔叟《残忍的四月

3. 吴地人看到坏事将要发生,说:弗好哉(不好了),等到的确发生了,便说:乃末好哉(这下好了),cf. 畸笔叟《“乃末好哉!”》;引号内为《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浅野忠信的话

4. 江苏路安定坊附近,曾住有傅雷(1908-1966)一家、顾圣婴(1937-1967)一家、张爱玲的弟弟;茂名南路159弄11号,靠近陕西南路,林昭(1932-1968)故居;当时看地图,两地已解封,但中间隔着封控区相望(见下图),本来一小时步行可达,如今像是真正的江苏到陕南的距离

5. “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队啊”——陈毅,1952年;上海话“小转弯”即“右转”;张爱玲只想了一秒钟,知道自己还是喜欢漂亮的旗袍,就走了;cf. 李承鹏《上海是预示未来一百年的大河

6. 上海有大世界、新世界,兼有“一天世界”即“一塌糊涂”意

7. 顶楼的马戏团《海风》、《苏州河恋曲》意群

8. 三岛由纪夫《金阁寺》(见下图)

9. 吴地人看到小的恶事,说:罪过罪过,若大了,便称“伤阴骘”;cf. 畸笔叟《做人不好“伤阴骘”


“你已经习以为常,一个钟头 就能从江苏到陕南”
“从此我再也没看到 那样无与伦比的晚霞”
“于是海风吹脱梧桐树”,摄于2018
“于是巨轮搁浅苏州河”,摄于2018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李承鹏 | 上海是预示未来一百年的大河

茫茫黑夜梦游,待一场快雪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