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纪末板凳
世纪末板凳

你往何处去

今天没有新闻

沉默的积分不会收敛

卧轨的火车 - 魂断记

这黑压压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呢
2018年修宪的时候,受了刺激,第一次写政治诗,很稚嫩。没想到后来写的大部分都是政治诗,不知要归功于我的敏感性,还是令人叹为观止的时代,能一次次给我新鲜的刺激。
我是隔了几天写的这首诗,因为在这里“消息失去时效性,事情放在今天讲,或放在昨天都是一样”(原稿语句)。以“今天”为题,好像是为了总结2月25日那天,沸腾的赛博空间的主题,想让自己记住这一天——当然,现在看来,只记住了“今天”这个词——同时也致敬了北岛办的《今天》杂志。是的,四年前的赛博空间的确沸腾了一阵,为此我还做了个长图(但可能已经随着公众号消失了,一些痕迹见文末),这在今天是难以想象的。

今天,另一只靴子终于落了地——并且以最恶劣的方式。赛博空间已发不出声音——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只能转发一首寸铁的《无题》,在这里复活《今天》,“咬紧牙关,以沉默做自己的武器”。我知道,与我一起沉默的人们也知道,沉默的积分虽然如此缓慢,但不会收敛。


今天


今天没有新闻

火车将变质的香蕉

抛入大海的那天之后¹

No breaking news anymore

有人试图让你相信

这是一个耗散系统

而你知道沉默的积分

永远不会收敛


词汇在你眼前消失

语言逃逸在风中²

从最高频段的广播里

你听到无尽的人歌人哭

它们上干云霄摧毁整个银河³


接下来是第二个寂静的夏天⁴

以后的每一个夏天都是

余下日子里最好的夏天

大片的黑暗擦肩而过

更多的黑暗迎面而来⁵


打开天气预报

阴转雷阵雨

雨中的城市一切开始腐烂

电台,报社和美术馆

只有清醒的荒诞和违和感

将继续指导你的生活


你想起遥远的往事

98年9月21日,阴天,阵雨

58年5月5日,阴天,阵雨⁶

一个世纪匆匆过去


2018.3.4 作;2022.10.23 复活



延伸阅读

1.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2. 子孢的过咬蛇《歌谣在一夜之间全部蒸发》

3. 腰《一个短篇》“幽暗的最高频道还在……”;杜牧《题宣州开元寺水阁》“人歌人哭水声中”;杜甫《兵车行》“哭声直上干云霄”;RADWIMPS《カイコ》“人々のため息だけ でも ゆうに銀河一個は埋まるほどと 仅仅是人们口中的叹息,便足以掩埋一个银河”

4. 2017年夏天,大批影视下架,谢熠为此写了《寂静的夏天》。现在看来,那大概就是急转直下的开始

5. 白象+++《陌生人》

6. 模仿 卧轨的火车《魂断记》句式;2018年的一个甲子以前,1958年5月5日,大跃进开始;两个甲子以前,1898年9月21日,戊戌变法失败;而2018年2月25日,正式提出修宪,在某种意义上算是另一次“戊戌变法”。

那时我想,干支纪年一次次地轮回。但没想到,两年后,庚子之难的轮回还要更甚。再两年后,竟还能更更烂——我时常想,当年不该写下“黄昏层层叠加,直到极夜”——虽然这并不是我的错。(想死,但感觉该死的另有其人.jpg)



一些时代的碎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于是海风吹脱梧桐树

后记 | 直到极夜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