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36 articlesIn total 59080 words

關於純文學定義的一些想法

Cross

他認為給語言下一個定義是不可能的,而且那樣的思維會遮掩語言和意義如何運作。語言有無數不同的使用方式,為了了解語言是什麼,我們必須研究語言如何運作,而我們只能透過研究語言實際使用的例子來理解。

3

過年後忙碌的生活

Cross

閱讀能拯救什麼?寫作又能拯救什麼?

2

談《網路讓我們變笨?》

Cross

如果我們瀏覽網頁的時間多過閱讀書籍的時間、互相傳遞簡短文字訊息的時間多過寫出完整章句的時間、在網路超連結裡跳來跳去的時間多過寧靜沉思的時間,這些舊有的心智功能和思想追求就會變得脆弱,並且開始瓦解。

4

他們都知道我要離職了

Cross

我們在浪費生命,雖然我們的生命是垃圾,但我們仍然在浪費,因為原本垃圾挑挑揀揀未必全都沒用,有些還是可回收的,能重複利用的。

談艾莉絲·孟若〈蕁麻〉

Cross

未來的缺席我能接受,但那只是因為我還不明白缺席的真正涵義,直到邁克不再出現。我生命的領土將如何改觀,像歷經了一場山崩,所有意義隨著土石流被剝除,只剩下失去邁克這件事。

1

談談卡爾維諾《女泳客奇遇記》和《汽車駕駛奇遇記》

Cross

只要我們打電話找不到人回應,我們三個就會繼續沿著白色的車道標線來來回回,不再有起點或終點為我們單純的奔波往返附加各種感受和意義終於擺脫了人和聲音和心情的笨重厚度,簡約為發光的信號。想讓自己與所說的話等而同之、不再因為我們或其他人出現帶來雜音導致話語扭曲變形,那是唯一方法。

1

談卡佛的《大教堂》

Cross

都是沒什麼營養的筆記,不建議讀。

淺談班雅明《說故事的人——論尼古拉·列斯克夫的作品》

Cross

說故事者從死亡那裡借來權威,而他們所能敘述的一切也都已經過死亡的核可。換言之,他們都知道,應該讓自己所敘述的故事重新回到大自然的演變過程裡。

1

初讀《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作品:班雅明精選集》談些不成體系的想法

Cross

靈光的褪去起因於兩種情況,它們都和大眾在現代生活中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有關。換言之:現在的大眾對於「拉近」自己和藝術品的空間距離和情感距離所投注的關切,就和本身那種以接受複製品來壓制藝術原作的唯一性的傾向,同樣地強烈。

1

忙到沒時間寫,先立Flag

Cross

廢話連篇

談朵卡萩的〈諸聖山〉

Cross

牛吃了垃圾,就這樣裝在肚子裡,無法消化。有人告訴我,這就是牛所留下的東西。身體消失,被昆蟲和掠食者吃掉。剩下的便是永恆,亦即垃圾。

談朵卡萩的《轉蛻》

Cross

變形從來就不是建立在機械式的差異上,轉蛻也是如此:它將相似性凸顯出來。從演化的角度來說,我們所有人仍是黑猩猩、刺蝟和落羽松,這些都存在於我們身上,我們可以在任意時候伸手拿取,而且我們之間沒有不可逾越的鴻溝,隔開彼此的僅有縫隙——存在的微小縫隙。Unus mundus。世界是一體的。

為何重讀?兼談不追求完整概覽的書評

Cross

重讀是很愉悅的體驗。如同RPG遊戲,你由一周目的重甲聖騎士,進化到二周目的拳師,動作行雲流水,不再專注於防守對方的攻勢,而是將對手的一招一式看在眼裡,或側身閃避,或輕輕撥開,如蜻蜓般遊走在招式之間。

伊格言《零度分離》裡的〈再說一次我愛你〉

Cross

飛行員開著空落落的飛機,漫無目的漫遊,遠離了航空事業中規定死的航線,那失去冒險精神的飛翔,此處的無目的地、無時間性更為動人,彷彿一艘船即將前往未知新大陸,永不停歇,至死方休。

1

淺談朵卡萩不同作品的差異

Cross

相對長篇,短篇是種暴力的切斷與沈默,有明確的開端與結尾,被禁錮的文字永遠在圈圈裡打轉,同時,短篇也召喚一種子彈般的破壞力,許多人仍在短篇裡尋找高效致命的自殺方式(不論這種審美是否值得讚揚),難以接受散漫與怠惰,也因此就少了自由。

結構主義、李維史陀傳記與雜七雜八

Cross

結構主義,在存在主義拉拔了人的能動性之後,再次將個人打入谷底。所有人皆是結構的一小塊,缺了這一小塊,結構仍然在,如同缺了一角的杯子,仍被視為杯子,仍然能喝水。

1

沒有條理零碎紀錄童偉格《童話故事》裡的3篇筆記

Cross

史嘉蕾·湯瑪斯《我們悲慘的宇宙裡》有一段話: 「『那些你開了頭的事,你永遠也不會完成,』他用一種陌生的聲音說道,『你永遠不會打敗怪物。最終,你將一無所有。』」 真讓人悲傷。以下是零散的紀錄,沒有條理,不成篇章,胡亂塗改,像生活一樣散落一地。

純文學的在與不在

Cross

與不認識的人在匿名群組內吵架,圍繞分析、理論與純文學。被指稱我們的讀書會不是分析只是心得時火都上來了,浪費了很多時間打口水戰。當然這位仁兄從未參加過我們的讀書會,而只是從我一句「理論交給學者,我們專注於分析就好」就做出了結論。他/她(?)的論點不斷在一些飄乎乎的東西上打轉,實在不懂為什麼要浪費這麼多時間據理力爭。

當《美麗的世界,你在哪裡》讀到一百五十頁時讀到豆瓣書評

Cross

《美麗的世界,你在哪裡》讀到一百五十頁時,上班無意中摸魚讀了些豆瓣書評,有了些感想。在一片沒什麼意義的讚美聲之中(豆瓣書評的某種正向評論取向)裡出現了一些質疑的聲音,對於什麼愛爾蘭版《小時代》,或缺乏深度等評論,我也不以為然,甚至更想為此說上幾句。

讀書會淺談《那一天我們跟在雞屁股後面尋路》

Cross

這禮拜和G和T開了讀書會。雖一開始只設定討論其中三篇,但因三人都把整本書讀完了,索性就整本都談了些印象。我認為本書作品的水準頗參差不齊,基本可分為三等,以《疼痛轉生》最優秀獨一篇為最高等之外,以《那一天我們跟在雞屁股後面尋路》和《電梯上樓》為代表的作品為二等,最後則是《蝶》與《一...

太忙,就一句話

Cross

人真奇怪,明明連自家人都不一定相像,卻相信一個國家的人擁有某種共通性。

Y又來家裡踢FIFA

Cross

四塊炸雞,一份棒腿,兩瓶酒。

每個人都應該讀讀朵卡萩的《乘客》

Cross

窗前的玻璃是個冰箱,把男人的倒影凍住了,然而冰箱凍住東西,是為了往未來延伸,這倒像是個能時光倒流的冰箱,往過去延伸,回到小男孩的窗前,給他瞧見那個老男人,那個自己。

我無法推薦《以下證言將被全面否認》的理由

Cross

除了有趣,別無他物。

雜談《永別書》與誠品

Cross

我們有一搭沒一搭聊著,虛耗著,書壓在手臂上,蓄勢待發的語言被掩蓋著。

廢文·桌遊的能指與所指

Cross

一個人型/胡椒/黃金的token,代表了資源,是能指;而人/胡椒/黃金的概念自然就是所指了。

《永別書》第一章讀書會亂紀錄

Cross

除了沒有重點別無重點的紀錄

今年重新寫作後,我對小說的一些思考

Cross

寫新科技極權的生活吧,寫沈迷於tiktok的人吧,寫那些厭倦了婚姻、卻依舊每天打起精神上班、但又清楚意識到自己在浪費時間、對生活充滿了嘲弄與卑微的神經病。

與烏蘇拉的歧見

Cross

他從一個孤僻敏感之人慢慢爬到領袖的位置,靠的就是一種不懷疑自己的自信,以及對眼前不公的憤怒。這種憤怒一直是啟發他做出重大改變的契機,而其他感情很少讓他脫離日常的生活軌道。

夜晚的屁聲

Cross

有幾次我也被屁聲震醒,然而假裝睡,聽妻的躁動。

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