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博拉希谟叶哈雅扫罗十三世
伊博拉希谟叶哈雅扫罗十三世

田中在大地上的影子,吴易使者的继承人,哈里发,奥斯曼第一公民,众凯撒之凯撒,众可汗之可汗,十三圣地之仆,罗马之苏丹,科斯坦丁尼耶、埃迪尔内和布尔萨三城之哥萨克,大马士革和开罗之巴西琉斯,巴比伦、阿勒颇、巴士拉、摩苏尔、伊拉克、阿塞拜疆、格鲁吉亚、柏柏尔、切尔克斯、鞑靼、库尔德、的黎波里、塞浦路斯、希腊、莫里亚、鲁米尼亚、波斯尼亚、阿尔巴尼亚诸地之酋长和保民官

【转载】《写在阿连德之后》——小约翰可汗

本文转自小约翰可汗的专栏

奇葩小国26-智利p1

奇葩小国27-智利p2


我在上中学的时候,经常感叹古人的愚蠢。



中学时的我,好奇希特勒为什么要进攻苏联?崇祯帝为什么不南迁?唐玄宗为什么信任安禄山?日本人为什么要发动珍珠港事件?这些事情简直蠢的不可思议,我觉得我要是他们,分分钟逆转局势。


但后来随着我年龄的增长,我才发现,他们并不蠢。


当人的信息来源只有片面的信息时,对事物的认知如同盲人摸象,很容易的轻松做出一个主观判断,这很正常,但其实很多事情都跟大家想的是不一样的。


后来我慢慢明白了,在读历史的时候一定要秉持一个观念——千万不要觉得古人比我们蠢。


每一个看起来离谱的决策,在当时都是有合理性的。


以阿连德为例,大家对他的看法,就很有代表性。


在过去,很多人简单的将阿连德的问题归结于“没有掌握枪杆子”,实际上这是一句很不负责任的话。


我是学政治学专业的,我的大学老师在上课的时候曾经强调过——政治社会是一个混沌模型,混沌模型根本无法进行简单的概括总结。


很多网友说阿连德是个圣人,不想掌握枪杆子,实际上这是错的。阿连德一直想要掌握一直想要拥有一支支持政府的武装,但是原因如我视频里所说,他是总统,没法抛弃法律组织私军,争取军队的努力又失败了,这枪杆子你让他怎么抓?


再说了,认为中国的经验套在智利身上就有用的,这是典型的刻舟求剑。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情,天下根本没有放之四海皆准的政治法则。动不动让人“抄作业”是一句非常搞笑而且愚蠢的话,就像你跟一个普通人说:你为什么不按照苏炳添的方法练跑步?他的训练方法是现成的,你抄他的作业不也一样能百米跑进十秒吗?


还有人在美国制裁智利的时候说,阿连德为啥不工业化啊?那我问你一句——你为什么不当高考状元啊?是因为不想吗?


这就是毫不唯物的唯心主义。


中国能够进行武装革命,是因为中国够大,大到足以缓冲掉绝大多数帝国主义的干涉。庚子年八国联军搞侵略,都没有敢瓜分中国,因为太大了,实在吞不下。红军长征辗转两万五千里,能躲过敌人的围追堵截。同样的事儿放在智利,你让智利的“红军”怎么办?跳大海?


在南美搞武装革命,结果就是个死。古巴革命能够成功是非常幸运的,一来是因为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美国当时警惕性不高,二来是因为巴蒂斯塔非常反动,在国内外人见狗嫌。三来是因为卡斯特罗在革命期间并没有特别鲜明的左翼色彩,更像是一场单纯的反暴政的革命,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才会有古巴革命的成功。但如果以为这样的事情是处处可复制的,那就是不唯物了。


另外,就算阿连德掌握了枪杆子,结果可能还不如不掌握。


1973年的智利,局势已经到了无法挽回的程度。粮食危机不同于其他危机,那是一天都不能忍的。认为智利人反对阿连德是“叛变革命”的人,就像是《大明王朝1566》里说“苦一苦百姓”的谭纶赵贞吉一样,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当时的情况摆在眼前,只要阿连德在台上一天,美国的制裁就会继续一天,百姓就一天没有饭吃。如果阿连德掌控了武装,也许智利没有军事政变,但智利的老百姓早晚会起来反对阿连德,到时候他怎么办呢?变成一个靠武装维持总统地位的反动派?


很多人说阿尔塔米拉诺是内奸,这就是典型的“开除左籍”了,你不能因为他蠢就开除他的左籍,阿尔塔米拉诺是真左派,后来他去了法国,跟密特朗一起折腾法国社会党。晚年他又回到智利,继续在智利跟社会党一起搞活动。


有人说,阿尔塔米拉诺怎么能这么蠢?连形势都看不清?可是他当年看阿连德,就跟大革命时期的人看陈独秀是一样的,阿连德跟阿尔塔米拉诺私交甚笃,两人是好朋友。而且阿尔塔米拉诺手里当时并不是全无武装,是有一支力量不算很强的武装的,只不过后来很快被消灭掉了。阿尔塔米拉诺的行为从现在看确实蠢,但是如果他坚持斗争成功了,就是另外一种评价了,


至于说让阿连德学慈父的……我无话可说了。


实际上,美国人说他们没有直接参加政变是基本可信的。1973年的政变与美国的利益严重不符。对于美国而言,这场政变不发生比发生好,这点在政变发生前中情局的报告里已经写的很明白了。


当时的情况是,智利进行全民公投后,阿连德几乎100%会下台,因为民不聊生的百姓不可能饿着肚子支持他。普通百姓没有那么高的觉悟和洞察力,阿连德在短短三年之间让他们从贫穷变成了青黄不接,再支持他的人也没法再给他投票了。一旦阿连德公投下台,社会主义在拉美的名声会彻底毁掉,这对于美国非常有利。而911政变的发生,让阿连德变成了一个殉道者,这对他的形象有了极大的提升。


皮诺切特参与主导了政变,但其实他并不是政变的始作俑者。政变最初的谋划者是另外几个军头,皮诺切特是最后时刻才参加的。皮带帅确实是屑中之屑,阿连德非常信任他,但是他根本没打算放阿连德一条生路。所谓的“会有一架飞机送你去任何国家”只不过是个幌子,皮诺切特当时下完令后就跟身边军官表示,如果阿连德坐上了飞机,谁能保证它不会被打下来呢?


皮诺切特是个垃圾,但是他在当时的确挽救了智利大多数人。虽然他清除左派的手段极其残忍,但是军政府的上台确实让美国停止了制裁,迅速缓解了智利的粮食危机。在之后,智利进入了一段平稳的发展期,总体上过得算是拉美国家里还不错的。


不过,总有一些人吹什么皮诺切特的“智利奇迹”,这就是搞笑了。众所周知,20世纪有四大经济奇迹——白人南非、巴列维伊朗、民国黄金十年、智利皮诺切特。


皮诺切特时代的智利经济,只不过是一个资源型国家的正常表现而已,智利经济完全随着铜矿价格而起落,铜价涨他就富,铜价跌他就穷,贫富差距巨大。说皮诺切特经济奇迹,只是因为他用了“芝加哥男孩”的经济理论,符合了某些人的幻想而已,照着靶心画靶子,总能打中。


前几年,智利曾经一度被吹成了“南美唯一的发达国家”,被移民广告里吹成了拉美小天堂,搞得有很多人以为智利有多富裕一样。结果就这个小天堂,在2019年因为地铁票价上涨了3毛钱(30比索)而导致全国大动乱,连本来准备举办的Apec峰会都取消了,发达国家,就这?


但是作为对比,不得不说,在皮诺切特的统治下的智利人是要比阿连德统治下幸福的。


原因很简单,对于拉美国家而言,你挣了十分钱,美国老爷拿七分你拿三分,你心里不痛快,但你能活。你想要拿七成,结果只能是你一分都拿不到。


有朋友可能会说了,你把大伙的观点驳斥了一遍,为什么你在视频里不写明呢?


实际上,大家有这些想法和疑问是非常正常的。因为大家都没有仔细的研究过这一事件,对他的认知来自于单一信源,信息有限的情况下,做出的判断有偏差是正常的。


至于我为什么不完全写出来呢,,因为篇幅实在是太有限了。


虽然我做的B站视频是知识类的,但是究其本质,依然是个娱乐产品。它的最主要的作用是引起人们对历史的兴趣,但是它并不是严肃历史作品,而是一家之言。就像《明朝那些事儿》是一本很出色的书,它里面讲的事情也都是真的,但是它终究不是二十四史,不可能面面俱到。


我们做视频也是一样的,必须在客观性、娱乐性和全面性上找一个平衡。讲述历史本身固然非常重要,但是能让观众能够接受同样重要,把论文念出来可以很好的保证全面性,但不会有人愿意听的。阿连德上下两期超过了两万字,看起来长,实际上这已经是我竭尽全力化繁为简所能展现的内容了,一个政权的倒塌,一个国家的历史比这要复杂的多的多,两万字的篇幅根本不足以展现事情的全貌。


在生活中和网络上,我特别讨厌动不动跟人说“多看点书”的人,我认为只有自己啥都不懂的情况下才会跟人这么说,因为他自己本身说不出啥来,只能用这么一句不咸不淡的话故作高深。但是今天我要跟大家说——一个短短不到一小时的视频是不足以让大家了解一件如此复杂的事情的全貌的,如果真的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还真的是得自己去看书。


那我做这种视频又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知道,世界上真的会这样的事情。


这些年来,网络上很多人鼓吹所谓的“独立思考”,实际上说这话的人大多数想说的是:“你要独立(像我一样)的思考”。其实,独立思考根本不是一件主观上的事情,而是一件客观形成的,自然而然的事情。当人的认知水平足够多的时候,你自然会对一件事情做出一个相对比较全面的判断,有自己的想法。人不能跟着别人的三观走(比如不能跟着我的三观走),更不应该由别人替你思考。但是这样独立思考的前提是,你的认知水平至少要达到一定的阈值,否则就是“思而不学则殆”了。


我个人始终觉得,人的认知水平和情绪的波动程度应该是负相关的,你了解的东西越多越不容易激动,很多人经常在狂喜和暴怒间来回切换,本质上还是懂得不够多。


而“奇葩小国”系列,也许能给大家提供一些这样的契机,引起大家对这类内容的兴趣。很多朋友在弹幕上打上“离谱”,是因为大家惊讶于“哇,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呀?”。


是的,世界上就是有这么离谱的事情,而离谱的原因,需要你自己来探索。


阿连德的故事其实是个很典型的故事,因为你在看多了以后会发现,他几乎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他走温和派,民主过渡的路线,他的结局大家看到了。


他走激进派呢?上山打游击?估计萌芽期间就被人灭了。掌权以后学慈父?智利本来是个和平民主的国家,你学慈父不是疯了?至于内部统一政党不要内讧,我只能说,革命政党和选举政党完全不是一回事。拼刺刀的组织和打嘴炮的组织表面上可能是一样的名头,实际上根本不是一个东西。阿连德根本不可能统一他的人民阵线,也不可能拥有大家想象的执行力。


更何况,就算智利上下团结一心,又如何呢?


美国开动国家机器以后,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阿连德政权逼的山穷水尽。因为智利和美国相比太弱小了,美国有一百种方法制裁智利,智利却没有任何反制手段能够伤害美国分毫。


“开流节源”的制裁原则,跟美国在冷战末期打压苏联的核心思想是同样的。可是在对苏的时候,即使在苏联解体前夕,经济极度困难的时候,西方国家也没有敢给苏联断贷,反而苏联解体借的贷款是最多的。欧洲生怕苏联狗急跳墙,不敢把苏联往死路上逼,因为苏联有上万枚核武器和五百万正规军,苏联可以拉着全世界一起死。所以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苏联也拥有比智利多的多的选择。


勇敢的蝼蚁依然是蝼蚁,而病倒的大象还是大象,这就是历史的现实。


至于阿连德的选择,根本不重要。就像一个小学生和泰森打架,小学生学什么门派的武功,真的没什么意义。


结尾的这首《Deadman's gun》,是游戏《荒野大镖客》的主题曲,荒野大镖客有两部,真是艺术品中的艺术品,而这两部讲述都是关于“宿命”的故事。阿连德其实与游戏中的约翰.马斯顿和亚瑟.摩根一样,剧情推到最后,主角一定会死,这既是游戏,也是现实,这是他们逃不脱的宿命。


人间事,岂能尽如人意?




作者:小约翰可汗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12647980 出处:bilibili

NO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