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博Fun客
赛博Fun客

www.cyberfunkz.com 我们是一群赛博Fun客。就像“放客“(funk)音乐一样,我们时髦、新潮、不拘一格。 我们游走在数字空间,力图打破⼈们意识形态中的各种边界。我们以数字艺术为通⽤语⾔来畅所欲言我们对现实世界的思考和对 Metaverse 的遐想。

NFT能给艺术家带来喘息空间吗

自21世纪以来,资本涌入的艺术品市场频频爆出艺术品拍出天价的消息。艺术商品化和金融化的趋势发展,但艺术的特殊性制约着规则的建立,NFT的诞生是否能给浑浊的艺术市场注入新生机?

自21世纪以来,资本涌入的艺术品市场频频爆出艺术品拍出天价的消息。

达芬奇的《救世主》拍卖价高达4.5亿美元,Kaws作品THE KAWS ALBUM也被苏富比拍出115,966,000港币的价格。但是,对于新晋艺术家而言,究竟多少能流入自己的口袋呢?

其实,金钱驱动下的艺术产业已经半“奴役”式的将“涉世未深”的艺术家当成廉价劳动力。美国艺术界的《钱暴》,Big Bucks一书中也描绘出了艺术表面光鲜亮丽的画廊,却在背地里压榨艺术家和藏家的黑暗一面。

浑浊的艺术品交易市场

当代艺术品一直都在朝着艺术商品化和金融化的趋势发展,发展过程中如果市场没有受到相关规定的制约,任其自由发展,最后结果必然是弱者利益的不断被挤压。金融市场为什么需要禁止内幕交易,要求所有上市公司公开披露财报?为的就是保护市场中弱势参与者的利益。在艺术市场中,艺术家与藏家的利益也同样需要得到保护。但由于艺术品交易市场发展的不完善与其作为商品的特殊性,法规的制定与执行一直是个问题。这也导致了原本的艺术净土,掺入了金钱利益的纷争。

在传统一级市场艺术品交易中,画廊作为一级市场交易中的代理经纪人,负责对接艺术家与藏家。但自古以来的“中间商”都是要“赚一赚差价”的。画廊交易也有不少暗箱操作。

大多数画廊都不会对作品明码标价。在纽约的艺术品交易相关规定中,即使明确规定了艺术品也需要披露价格,但大多数画廊视若无睹。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在于画廊与艺术家的关系虽然是合作,但也是一种“零和”关系。通常,小画廊由于成本问题不会选择培养新晋艺术家以取得共赢,而是会采取以利润导向定价方法,一边打压艺术家的艺术品收购价,一边与藏家进行营销抬高藏品价格,以求在中间谋取更大的利润。

这种不平等的钱权交易,不仅充斥在一级市场的“暗箱”交易中,甚至还隐匿在较为公开的二级市场拍卖行。即使艺术拍卖行业的两巨头,苏富比和佳士得也是如此。

往往藏家以为的成交价,并不是最终的交易价格。

那么拍卖行又是如何在背后动手脚的呢?

首先,在艺术品拍卖前,拍卖行会找到一些第三方担保人确保最低的成交价格,如果拍卖最终低于这个最低成交价,则会有担保人以最低价格进行交易,如果高于这个最低成交价格,担保人则可以获得一定的分成收益。

除此之外,在拍卖过程中,不同藏家之间都是不平等的。就像奢侈品购买一样,拍卖行会根据藏家的购买力分成三六九等,只有最具购买力的顶级卖家才能到现场,而次级购买力的可能就会被安排在观看拍卖直播。

艺术界的评判标准本来是主观的,但是却在资本的加入仿佛变成了一个金钱至上的单向度世界。可想而知,位于产业链最弱势的新晋艺术家又会被处在如何的位置。

NFT的诞生给了小众艺术家挣脱掣肘的希望

最近,知名拍卖行佳士得通过拍卖NFT标志艺术家Beeple的作品火爆出圈,而NFT的新艺术形式也广泛引起了艺术圈行内人的热议。部分艺术从业者对其不屑一顾,认为NFT艺术品形式的出现并不能根本解决艺术品交易中存在的问题;而另一部分则认为这是给小众艺术家赋予了实现艺术价值的新途径。为此,以下文章也从三点分析了NFT给艺术家带来改变。

Credit: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2021) By Beeple

增加艺术家的收入分成

传统艺术家的销售模式中,一般直接直接对接艺术家与收藏家,平均收入占整个产业链的收入比重约3-5成。而在二级市场的交易中,外国一般是画廊将有一定名气的艺术家委托给拍卖行进行艺术品的二级市场销售,其中最大的两大拍卖行-苏富比和佳士会根据成交金额不同收取13.5%-26%的佣金率。在与画廊合作过程中,一般通过艺术家的名气来决定议价权,知名艺术家在与画廊博弈中可以获得更高的85%比例,而如果没有知名度的艺术家可能仅获得约50%收入。

图表由Cyberfunkz制作
图表由Cyberfunkz制作

从下面CyberFunkz平台整理了现在最火的NFT交易平台的相关数据可以很直观的看出。当艺术品在NFT交易平台上销售,用零售市场的常用语就是减少中间商赚差价,艺术家所获得的收入比例自然会增加。例如平台中手续费较低的是OpenSea,一般仅为售价的2.5%,远低于画廊的30%。NFT为艺术家提高了直接的收入比例。

图表由Cyberfunkz制作 *上述费用不包含Gas Fee,此费用由以太坊收取,价格取决于网络拥堵和交易的复杂性,而艺术品的销售Gas Fee高昂,高达100美金,成为创作者的入门门槛之一

解决艺术家的二次销售的版权收入问题

在艺术品交易市场中,还有一个一直受艺术家们非议的问题。在藏家获得艺术品之后如果再想进行二次销售,这部分的收入却基本与艺术家无关。艺术家们多年来一直在争取获取二次销售的版税,以争取应有的利益。在美国几乎每年都有人提出过为艺术家设立剩余权利的法案,但却没有一个通过。而且即使规定艺术家可以获得部分二次销售的收入,但执行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司法管辖区不同而不同,而且往往需要让法律层参与进来才能收取。

传统的视觉艺术家在美国获得了 0% 的二次销售收入,在其他国家,情况要好一些。欧盟国家有艺术家转售权(又称「追及权」,Artist Resale Right or Droit de Suite)最早诞生于1920年的法国,用意在于透过立法规定公开转卖艺术品的交易行为,须按照一定比例(通常为售出艺术品增值部分的3%至5%)征收,但是买方/卖方/拍卖行支付仍是一个难题,佳士得在2009年时由于在拍卖时将转售费用移嫁个卖方的问题被告上法院,直到2019年才胜诉。

而当艺术家在上传NFT平台销售艺术品时,大多平台可以的二次销售的收入比例都可以自己进行设置,一般的NFT交易平台建议设置为10%。而其中Nifty Gateway交易平台还可以由创作者决定增加至50%。即使最近大家在诟病OpenSea平台的以太坊Gas fee*高达100美金,但长远而言对艺术家的职业发展提供了种的变现模式,为艺术家增加了收入来源。

建立公开透明的艺术品交易体系

NFT出现的意义不仅在收入比例的增加,更重要的是打破现有的艺术品交易体系,给新晋艺术家将艺术品直接面向大众的机会,创造了一个相对更公开透明的平台。在传统的社会中,定价权掌握在画廊或者拍卖行手中,艺术家甚至都不知道最终的价格,而在NFT交易平台,每笔交易过程都有迹可循。NFT基于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技术而产生,在NFT平台中,减少幕后黑手的操纵机会,将公平交易还给大家。

也有人在争论着现在的NFT交易平台混沌现象,随便的几幅数字艺术品就是2ETH以上(约3500美金)的交易存在胡乱定价现象,和高价的NFT作品背后都是有幕后推手在操纵,最后发现拍卖的钱包地址归属于同一个人。无可否认现在NFT还在开荒阶段,很多规则还未制定,大家都趁着这机会赚取额外的收益,但这同时也证明着NFT的交易可以让大家查看到背后的证据,也仅有被看到,才能有被大众监管的可能性。

总结

任何形式下的改革都源于不满,NFT的出现也是如此。传统艺术行业毕竟是一个影响局部人群的小圈子,遗留的诸多问题总是无人问津。既得利益者们建立的“规则”,让新生的艺术家们毫无议价权可言。

NFT的诞生给底层的艺术创作者注入一剂权益再分配的希望。从现有的NFT运作的规则来看,它不仅增加了创作者的收入比例,保障了二次售卖的版权收入,更重要的一点是它正在尝试将话语权更多的交在创作者和他们忠实受众的手里。虽然,改革期间会遇到既得利益者的不屑甚至阻拦,但艺术民主化、艺术平民化是谁也无法抗衡的趋势。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