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74 articlesIn total 242860 words

在中国用Metamask连接不上BSC该如何解决

游虫斜会

前段时间,我发现我在 Metamask 上配置的 BNB Smart Chain(BSC)钱包连接不上了,但 Binance Wallet 却能继续使用。但因为很少用,也没在意。昨天偶然想起,研究了下,找到了原因。这个问题估计很多中国人会遇到,所以在这里分享一下。

Netflix影剧标签含义

游虫斜会

这些英语标签词都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丁克?总结归纳人们自愿无子的原因

游虫斜会

人类是心智的彩虹。不同的人都有不同的境遇和期待。我们丁克族也是如此,不同的人选择丁克的原因也各不相同。本文将做一些粗略的梳理,归纳总结人们各不相同的丁克原因。当然,由于我不可能了解每一种生活状态和每一个灵魂,自然也不可能让这份总结详尽无漏。

火山脚下的橘猫少女

游虫斜会

一 欧阳SOS铁辛空气总是有一种味道。一个人在空气里久了,自然也就会染上这种味道,它会渗进毛孔,将皮肤连同血肉一并入味,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让人无法察觉。在离开城市,除了巨大的信号塔和他乘坐的越野车便看不见任何人造设施之后,欧阳SOS铁辛闻到了自己身上的味道——一种像是塑料、金属与化学药品融合的气味。

这个夏天

游虫斜会

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火 火人死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火 火死人人人死火火火火火火火火人火 火人人死人人火      火人火 火人人死死死火  无水  火人火 火死人人死人火      火人火 火火火火火火火      火人火           火火 火人火     ...

我构想的一些NFT项目

游虫斜会

作为一个 Cardano NFT 投资者,项目参与多了,也难免会产生一些自己的想法:要是我也做一个 NFT 项目会怎么样?偶然之间,我也会有一些「奇思妙想」。但由于我既不懂技术,也不会美术,也没有能力运营一个团队,因此这些想法也仅仅会停留在构思阶段——最多也就只可能出现在我写的故事中。

乌克兰接受数字货币捐款

游虫斜会

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的侵略战争遭遇了顽强抵抗。乌克兰也已经得到了世界上绝大多数人的同情和支持,据我所知已经有不少国家和组织正在为乌克兰提供实质性的帮助,其中包括提供武器及其它物资。现在,乌克兰政府已经开通了数字货币捐赠渠道,如果你也有意愿支持乌克兰抵御俄军,可以向其钱包捐款。

人民的面目

游虫斜会

元宵节后两天,他来到我家做客,说有了一个想法,打算搞点行为艺术。我看着他的黑框眼镜、浅蓝色羽绒服、深蓝色牛仔裤和白色运动鞋,感觉实在过于普通,很难想象这幅身体中有任何艺术的成分。我问他为何突发奇想,莫不是中年危机到了。他摇头否认,说自己只是实在难以接受。

ta——关于汉语中的第三人称代词,我有个想法

游虫斜会

「张三亲了李四一口,他哭了。」 在上面这个句子,究竟谁哭了?根据上下文的不同,我们其实可以有多个不同答案:①张三②李四③其他人。就我所知,自然语言普遍存在代词指示模糊的问题,期望实现精确语义表达的逻辑语(la lojban.)为此也进行了相当复杂的设计和定义,比如通过回溯方式确定...

净化王子

游虫斜会

这颗星球上有七十四万个王国,几乎每个王国都有自己的公主或王子,他们形成了异彩纷呈的王二代多样性生态系统。任何一位王室学研究者都不可能完整详尽地描绘他们之间的互动,甚至光是要选出其中最为特别的十大公主或王子就曾让我的老师、王室学当今第一泰斗拉·塞尔塔德尼(la seltadni.)爵士纠结头痛了六年时间。

我投资的一些CNFT项目

游虫斜会

上一次谈 Cardano NFT 还是在去年九月份,经过了一个季度的蓬勃发展,CNFT 生态的规模已膨胀到让人目不暇接的程度,我个人持有的 CNFT 数量也已超过 1000 枚。新年已来,今日无事,就分享下我这几个月投资的 CNFT 吧。本文仅会涉及我购买过的 NFT, 不会谈到...

如何替代豆瓣?

游虫斜会

铡刀坠下,豆瓣可能会死,形在神灭。对一些用户来说,豆瓣是很难替代的;但豆瓣是可被替代的。究其根本,豆瓣的核心服务有三个:标记评论、小组论坛和社交;其它比如 FM、同城、市集、日记(博客)等非核心服务很容易找到替代品。对于标记评论和社交,现在都已经有了相当不错的分布式替代服务。

2

现代家庭

游虫斜会

导读:本文译自 Vox 文章《The modern family》,作者 Emily VanDerWerff。本文是 Vox 的 The Highlight 中的家庭问题(Family Issue)系列文章中的一篇,其中描述了现代社会中一些人在家庭方面做出的不同于核心家庭结构的选...

菜田观察

游虫斜会

一个月前,我的一位久未联系的朋友打来电话,请我帮他整治菜田。我自然疑惑。一来虽然我在农村长大,但其实并无有效的务农经验;二来我也从未有过系统性地学习过农业技术,我种在阳台上那些瘦小的多肉植物能为此作证;三来我们久未联系,为何请我呢?对于这些疑问,我的那位朋友给出了无论怎么解读都不符合逻辑的回答。

我看好或投资的一些Cardano DEX和NFT项目

游虫斜会

Cardano 区块链已经具备运行智能合约的能力,一些项目正在进行编写代码、测试、审计等工作。本文将介绍一些我个人有所了解或较为看好或已经投资的 DEX 和 NFT。分布式交易所(DEX)说到区块链和智能合约,DEX 是绕不开的核心话题。一般一条公链都会有一个核心 DEX,比如以...

自踢己踵

游虫斜会

  海因莱因时间旅行中篇科幻小说。

意外

游虫斜会

事实证明,我们随时会死于意外并将重复死于同一意外。要说原因,大概是人类总是无法从过去的意外中获得教训或者为防止这种意外而做的预防工作会损害有能力做这种工作的人的利益吧。周浩在看了一个多小时的郑州水灾视频后对我发表了这样的感想,然后他又接着说:「意外都是人祸,看看郑州政府,和疫情初期的武汉政府有何差别?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游虫斜会

男人已被逼到墙角,再无退路。杀手说出了那个他总是会在完成任务之前会提出的要求:「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然后你就会放过我吗?」男人已然绝望。「只要你的理由让我满意。」杀手的语气毫无感情。「听着。」男人语气急促,仿佛看到了生机,「我才刚刚结婚,我爱我的丈夫,我们刚刚才领养了一个小女孩,她虽然有点残疾,但很可爱。

舔头娃娃

游虫斜会

夏至日那天早上,我坐在观音桥的猫咖店,思考我该怎样将正在写的长篇故事引导至早先预想的结局,或者说我其实在忧虑我还究竟能不能写完那个故事,又或者说我在找寻着某个借口——连载更新不适合我或我需要一个人来催促才行。总之,任何人都看得出来,我进展很慢,算得上是辜负了那如果有也最多不过两人的读者。

观音桥躺平者

游虫斜会

那天,一个穿着普通白色短袖衫、灰色齐膝短裤和深蓝色运动鞋的二十六岁人类走到了观音桥那个人造的假山前面,在一池子机器搅动着水面前方,在被烈日加热到让人难以忍受的地面之上,躺平下来。重庆观音桥他躺得非常平,仿佛是躺平一事上与生俱来的专家。他躺得如此之平,几乎与地面融为一体,化为一步阶梯,成了建设这广场的不起眼基石之一。

我发行了第一个 NFT!

游虫斜会

非同质化代币(NFT)发展正盛,我打算也来凑个热闹,自己发行一个 NFT 玩玩。

01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天之使,何人书?》

游虫斜会

本文为《豆瓣阅读长篇拉力赛》参赛作品《天之使,何人书?》第一章。成都的天气已经阴郁了两天,在这湿冷的夜里,就连空气都仿佛是被洗过一样,充盈着厚重的水汽。小笙酒楼下,妖玲摘下了口罩,对着路边停着的一辆车的后视镜检查了一下自己原本就很简单的妆容。

近况及其它一些或真或假的琐事

游虫斜会

上一次发文已经是去年 12 月初了。那时候同时忙着多项工作而且猫生了病并且死去(猫传染性腹膜炎,据说是因为猫冠病毒引起),我也在忙碌中疏忽了身体保养,加上空气总是不佳,生了一场病。这些工作做完后已经休息了近一个月,加上有规律的锻炼,现今总算差不多恢复了过来。

1

黑暗 #微剧本

游虫斜会

一片漆黑,只听见些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在讨论房价、iPhone 和养老保险。突然一声略带犹豫的喊叫。诶!黑暗中闪现了一瞬间暗淡的光,隐约中看见无数黑色的人影。安静了一阵之后那窸窸窣窣又回来了。喊叫声再次传来,而且比上一次更大声、更坚定。诶!

我为什么选择丁克?

游虫斜会

之前因为计划丁克,一度和父母关系僵硬,于是写了一篇文章向他们解释我这么选择的原因。虽然最终大概未能真正说服他们,但终于使他们相信我的想法已然确立。现在重新将这篇文章编辑整理了一下,去除了其中的私人信息,发在这里。因为原本是写给父母看的,其中一些比喻和案例解释可能显得有点幼稚可笑,请勿见怪。

如何通证化文艺创作

游虫斜会

许多自由职业的文艺工作者在进行创作时面临着一个问题:穷。也就是说创作过程需要较长时间(比如制作独立电影、开发独立游戏、写作长篇小说),而在结果出来之前,他们是没有收入的。针对这一问题,现有的策略无非四种:已经拥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支撑自己的创作;(有钱人的生活,没啥说的。

绝食

游虫斜会

九月十五日,一个用户名为「普通公民4937」的账号在微博上被创建,随即便发了一条微博:「我将在十月一日绝食一天。」然后这个账号又显然胡乱地关注了一大批账号,直到操作受限。起初,完全没人注意到这个账户和那条微博,直到某几个被关注者突然想要看看这个头像为一根油条和一根香蕉的新关注者的...

2030回忆漫谈

游虫斜会

最近忙于工作或者说赚钱,而且似乎也有了女朋友,就失去了一些用于写故事的时间。偶尔在有时间写故事时,却又看着文件夹里几十篇写了部分的残篇,不知从何入手,去继续哪个故事。犹豫之下,最后又创建了一个新文件,开启了一个新的残篇。人生似乎就要这样循环往复下去了,就像无可救药的怀疑世界疾病,...

The World is Fucked

游虫斜会

甲: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e world?A: It's fucked!甲: How about you?B: It's fucked!甲: And you?C: It's fucked!甲: Your opinion?

写给你和地球的信

游虫斜会

亲爱的阿真与蓝色的地球; 计算机已经发出了最后的警报,飞船剩余的能量已经不多,所以这是我写给你们的最后一封信。阿真,计算机推算出当你收到这封信时你已经快接近 70 岁了,已经超过了我的年龄的两倍,但那时我大概早已经死去了吧——在这艘大概永不停止的近光速飞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