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備份
大家備份

騰訊大家已在2020年2月被中國網信辦勒令關閉,故希望在這裡把部分文章救回來。歡迎各位留言交流。【2024年起此處不只備份騰訊大家文章,唯會註明。】如備份文章作者想撤下稿件,請留言通知。

閭丘露薇:搖搖欲墜的言論自由

2015-01-09 *法國的《查理週刊》遭到槍手襲擊,這已經不是假設,而是擺在面前的現實了。⋯⋯而因為言論讓政權不高興而遭受牢獄之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多太頻繁,大部分人早就不關心了,也許同樣是見怪不怪。比如到現在,半島電視台在埃及的記者們還在扣押中,泰國軍政府要求學者和媒體人要慎言慎行……調查顯示,全球新聞自由在惡化。

索尼公司因為遭到黑客威脅,因此決定不放映諷刺金正恩的《The interview》。喬治·克魯尼(港譯佐治·古尼)看不過眼,草擬了一封公開信,要向這種扼殺言論自由的行徑說不。結果,好萊塢(港譯荷李活)的大腕和大佬們,沒有人願意簽名。

喬治·克魯尼在接受採訪時很憤怒,他提出這樣一個假設:「今天是有人看不慣一部電影,用這樣的方式阻止公映,那如果以後有人看不慣媒體的新聞報道,用同樣的方式威脅,那是不是也要低頭呢?」

法國的《查理週刊》遭到槍手襲擊,這已經不是假設,而是擺在面前的現實了。

好萊塢的綏靖,歷史悠久,雖然擁有批評美國政府的傳統,但是在其他市場,則顯得有彈性得多。從二戰的德國,一直到現在,為了進入更多市場而在內容上進行修正以及妥協。

為了金錢收益、票房、廣告,而進行自我審查或者接受被審查,大家早已經見怪不怪,不僅僅在好萊塢,也存在於各大小媒體。為了生存和發展嘛。

而因為言論讓政權不高興而遭受牢獄之災,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多太頻繁,大部分人早就不關心了,也許同樣是見怪不怪。比如到現在,半島電視台在埃及的記者們還在扣押中,泰國軍政府要求學者和媒體人要慎言慎行……調查顯示,全球新聞自由在惡化。

但是,因為漫畫而遭到殺害,這讓很多很多人憤怒了。人們對於言論自由的邊界或者應該承擔怎樣的責任和後果會有不同看法,但是只要是文明社會的一員,至少應該認同:一個人因為言論而失去生命,或者遭到肉體傷害,是不能接受的。

這已經是不能再低的底線,是文明和野蠻的區別。

只是,守住這條底線,已經不是理所當然。

有一些聲音指責這份報紙,認為死去的漫畫家們是咎由自取,甚至有人覺得,正是因為有這些爭議性的聲音存在,導致了社會的不和諧,刺激了矛盾,引發了暴力行為。

這些人貌似在尋找深層次原因,其實只是在為暴力行徑尋找合理藉口。如果這些人本身就是威脅和暴力行動的實施者,策劃者,或者支持者,倒是可以理解,因為這就是他們的思維邏輯。

恐怖行徑會讓很多人恐懼,覺得,沈默,是最安全的。

不去質疑、批評或者諷刺,難道就不會成為目標了嗎?

悉尼咖啡館裡的人質,他們同樣是極端暴力行為的受害者。

還有波士頓馬拉松的死傷者,911的死者……

那些崇尚用暴力來壓制不同聲音的人,你不會知道他們的標準,誰都可能成為他們的目標。

這個世界上,依然還有人、組織,甚至政權,對於自己看不慣的人和言論,就要從肉體上消滅對方。伊朗政府開過一個不好的先例,追殺作家薩爾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因為他所寫的題為《撒旦詩篇》(The Satanic Verses)的小說。最新的例子是朝鮮。歐洲最近遭受的最嚴重的恐怖襲擊,是2011年,挪威的極端右翼狂熱分子貝雷維克的槍擊事件,造成77人死亡。在緬甸,信奉伊斯蘭教的羅興亞人,遭受極端佛教徒的暴力對待,就連當地的華人穆斯林也受到牽連。

指責使用暴力的人,支持堅持對抗的人,必須是堅定不移的。

分享一幅漫畫,這是Charlie Hebdo在2012年9月,因為刊登諷刺先知的內容遭到抗議之後,美國紐約客雜誌的漫畫家Robert Mankoff用漫畫進行的聲援,上面寫道:「請負責任地好好欣賞這幅文化、種族、宗教和政治都相當正確的漫畫。謝謝。」

ALL RIGHTS RESERVED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