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備份

騰訊大家已在2020年2月被中國網信辦勒令關閉,故希望在這裡把部分文章救回來。文章歡迎Share至社交媒體,也歡迎各位留言交流。如你是備份文章作者而想撤下稿件,請留言通知。

張明揚:新加坡執政黨為何總能打贏選戰?

2015-09-14*人民行動黨又贏了。

事實上,新加坡大選的懸念從來就不在於人民行動黨會不會贏,而是贏多少的問題。在9月11日的大選中,李顯龍和人民行動黨獲得了一次讓國際輿論看走眼的壓倒性勝利:接近70%的總得票率,幾乎比2011年大選高了10個百分點。

在2011年那次得票率創了新低的大選後,外界輿論傾向於將此視作人民行動黨進入半衰期的標誌,認為選票優勢的逐漸減弱乃至最終變天只是時間問題。而人民行動黨這一次勝利的最大意義或許在於,否認了上述所謂大趨勢的存在。

在我們的思維定勢中,選舉政治似乎必然導致政黨輪換。但至少從理論上而言,民主選舉與一黨執政並不矛盾。拿日本自民黨來說,從1955年到1993年,自民黨曾連續38年保持了一黨執政的狀態。

而在新加坡,算上此次的勝選,人民行動黨則是創下了56年不間斷執政的紀錄。

在民主制度的大框架之下,人民行動黨在獲得選舉合法性的同時,為何總能贏得大選,造成了事實上的一黨執政?

這肯定與選舉舞弊無關,即使是最苛刻的西方觀察家,也不會拿舞弊去指證人民行動黨。人民行動黨的一貫行為模式是,充分承認選舉的合法性,然後用一系列「陽謀」儘量確保自己能打贏選戰。

在人民行動黨的必勝訣中,最沒有戲劇性卻最公正的一條應當是「人才戰」了。李光耀曾有一句名言,「我們把最好的人才延攬進來,這樣能使得反對黨找不到傑出的人」。李光耀曾精心計算過本國的人才資源:在1950—1960這10年間,新加坡每年有5萬到6萬人出生,而其中高智商的只有千分之一,即50—60個。再加上意志、人格這道坎,新加坡每年能產生的潛在的頂尖政治人物也只有寥寥十幾名而已,只要人民行動黨盡最大努力把這些政治精英延攬到黨內,剩給反對黨的只有二三流人物了。《聯合早報》甚至還就此發過一篇為執政黨背書的評論,《反對黨缺乏人才進入國會沒有作為》。

更何況,一流人才也不願意加入反對黨。一位反對黨候選人曾說,他加入工人黨時曾遭到妻子激烈反對,甚至以離婚來要挾。

如果說「人才戰」還算得上光明正大的話,人民行動黨其他一些必勝訣就很明顯的具有「陽謀」性質了。

比如,媒體的一邊倒,新加坡的媒體雖不是「黨媒」,但在歷次大選中基本都是偏向人民行動黨的,不僅為之鼓與呼,為執政黨一方的候選人提供充分的正面報道機會,而且在反對黨候選人出現一些狀況時,往往輿論監督得特別起勁。再比如,制定如突擊大選這樣的選舉規則,雖然新加坡大選時間應當是5年一次,但人民行動黨往往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時間窗口提前進行大選,今年的時間就乾脆選在建國50周年大慶之後,讓沉浸在愛國情緒的國民為執政黨投上一票。

不過,人民行動黨受爭議最大的應該是以下兩種陽謀了。

第一,用法律「斬首」反對黨的代表人物。

這一手法應當算是大律師出身的李光耀首創,他回憶錄中曾坦言:「有一件事是非做不可的,那就是跟指責我貪污或濫用職權的人直接對質。對於這樣的指責,我向來都是正面迎戰,從不閃避。」李光耀曾在法庭上無數次地毀掉了包括鄧亮洪、戈麥斯和徐順全等在內的反對黨大佬的政治前途,成為了法庭上的常勝將軍,以至於反對黨都自嘲稱:「每次大選都有一個反對黨人士在政治上消失。」

有一位外國評論家這樣評論:「在新加坡,通過法律程序迫使一些批評者破產,從而使他們退出政壇。使用誹謗罪起訴來搞倒政敵,是新加坡政界高層慣用的方式。」

2001年,民主黨秘書長徐順全在競選期間,指責總理吳作棟和資政李光耀隱瞞國會、向印尼前總統蘇哈托提供總值170億新元貸款。很快,吳作棟和李光耀就向法院提起訴訟,指控徐順全誹謗。法院作出判決,徐須分別向吳和李賠償20萬及30萬新元。至2006年,徐順全因未能付清款項而宣告破產,還因此入獄5周。

曾任職於BBC的新加坡「70後」媒體人李慧敏在新著《成長在李光耀時代》也寫到了新加坡獨立以來的第一個反對黨議員惹耶勒南的經歷。惹耶勒南是新加坡有名的律師,但自從加入了反對黨之後,經歷了多次被李光耀以誹謗為理由起訴的官司,不僅家財耗盡,和徐順全一樣宣告破產,還被指控做假賬,偽造工人黨賬目,結果被判坐牢一個月,並失去了國會議員資格。李光耀曾公開說過,要惹耶勒南趴着過來,跪着向他求饒。

第二,用組屋(新加坡的福利房)翻新來「捆綁」大選。

在選舉中,人民行動黨在某區勝出,那麼這個選區就有資格進行組屋翻新,得票率越高翻新的越早,反之,在失敗的選區,則短期內就別想獲得這項政府福利了。李光耀一向都喜歡說那種非常具有刺激性的大實話:「如果你有意和政府玩有遊戲,你其實是在和自己、自己的家庭和房子的價值玩遊戲。」

在外界看來,這是明顯帶有「利誘」加「恫嚇」的選舉策略。1996年12月,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在回答記者提問時,批評了人民行動黨將選票與組屋翻新掛鈎的做法。第二天,吳作棟總理就召開新聞發佈會,對美國的言論作出了強烈反擊,認為美國在干涉新加坡內政。吳作棟強調,「這是新加坡全民一心堅決抗拒外國不合理攻擊的時刻,如果我們沒有堅定的立場,像新加坡這樣的小國將任人擺佈,我們的前途將會完蛋」。最後美國竟然服軟,發表聲明沒有干預新加坡選舉的意圖。

針對反對黨利用美國人的質疑來攻擊人民行動黨,吳作棟在選舉大會上公開批評徐順全是「秦檜」,如果徐順全繼續幫助外國人批評新加坡的話,總有一天也會被新加坡人民稱為「油炸徐」。

對於人民行動黨這些有爭議的選舉陽謀,新加坡民眾可能是非常淡漠的。背後的關鍵問題在於,新加坡主流民意對於選舉的態度從來就無意於實現政黨輪換,讓人民行動黨下台,而是「利用」選票「敲打」「嚇唬」執政黨,希望國家多一些反對的聲音來制衡監督執政黨。反對黨得到支持的多寡,往往只是執政黨政策在民眾心中滿意度的晴雨表罷了。新加坡媒體人李慧敏就曾說到,一些朋友平日裏熱衷於批評執政黨,聲稱在大選中要投票給反對黨,可一旦大選真的來了,還是不敢冒變天的風險,乖乖地把票投給了執政黨。

最好笑的是,新加坡的反對黨可能也是世界上唯一不以執政為目標的反對黨。他們拉選票時最喜歡給出的理由是,多選幾位反對黨到國會中去,以便全面監督執政黨。

沐浴在此種「敲打」式的選舉政治中,人民行動黨的一黨執政大業應會長久地延續下去。新加坡選民也辛苦了,一面要敲打執政黨以免不把民意當回事,一面又擔心敲打過甚一命嗚呼。而反對黨的存在,就好像一位妻子經常會提醒老公,外面經常有男性向她獻殷勤,時刻讓老公保持討好獻媚的狀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